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誘拐皇帝  
   
誘拐皇帝

定王府安排的大楚驛館就是距離定王府隔了不過兩條街的地方.例如西陵北戎南詔等過在璃城都是有各自的使館的.但是大楚卻一直沒有,一來是因為大楚和定王府的關系尷尬,二來無論是墨景黎還是墨景祈都不願意承認定王府是一個單獨的勢力.所以每一次大楚來了使者都是由定王府安排的.不過這一次,墨景瑜卻主動跟墨修堯表示了大楚有意在璃城建立一處使館的事,其中示弱的意思顯而易見.

驛館里,墨隨云擺脫了墨景瑜和一眾侍從官員,走進了自己的房間.原本來帶著一絲懦弱和稚嫩的臉頓時陰沉了下來.走到一邊的桌邊坐下默然出神.

在登基之前,墨隨云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一國之君.跟之前死去的皇兄墨夙云一樣,他的母親也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宮婢.甚至比起墨夙云他被無視的更明顯,就連他的名字都是母親取得.也或許,他比墨夙云更幸運,因為他沒有被墨景祈選中,在當初那個時候去繼承皇位.這些年,身為皇帝的墨夙云在宮里過的是什麼日子,他冷眼旁觀卻也是看得明明白白的.原本他以為自己會默默無聞的做一個不起眼的皇子,成年之後搬出宮去平平淡淡的過自己的日子.卻沒想到有一日出征在外的墨景黎突然被廢了,然後太皇太後和所有的皇親國戚文武官員們發現他是最合適的人選,接著他就成了大楚的皇帝.

墨景黎被廢了確實讓他松了一口氣.雖然只是為數不多的見過墨景黎幾次,但是每一次見到這位王叔都會給他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非常清楚的感覺到墨景黎想要殺了他,不,應該,墨景黎想要殺了所有先皇留下來的皇子.而他,並不像死.

等到坐上了皇帝之位他才知道自己那位皇帝弟弟真正的苦楚.在太皇太後和王功權貴們眼中,他這個皇帝不過是他們博弈的一顆棋子罷了.墨隨云知道,自己不想那樣.他不想被這些人束縛著過一身.他聽過很多關于定王的事跡,他想成為他那樣的人.

所以,面對定王的時候他的恭敬並不是假裝的.他是真的尊敬並且推崇這位威震天下的王爺,所以在跟他行禮的時候他忍不住抬頭看了定王一眼.然而對上那白衣白發的俊美男子深邃淡然的眼睛的時候,他不由得有些慌了.那樣淡漠的眼神仿佛根本就沒有看到他又仿佛一眼就將他心中隱藏的最隱秘的心思都看的明明白白一般.他連忙裝作害怕的低下了頭,但是他知道,自己肯定已經引起了定王的懷疑……

墨隨云輕咬著唇角走起了眉頭.雖然頗有心計和膽量,但是他到底還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而且這些年並沒有誰認真教導過他,所以遇到這種意外的況一時之間也忍不住慌了神了.如果……如果定王想要殺了他的話……

"啟稟皇上,外面有位公子求見."門外,侍衛低聲稟告道.

墨隨云心中正是煩悶的時候,不悅的皺了皺眉道:"什麼公子?不見!"

"但是……"侍衛猶豫著,墨隨云沒什麼耐性的道:"有什麼事去找瑜王叔,別來煩朕!"門外很快就沒有了聲音,墨隨云心中冷笑一聲,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將他這個做皇帝的放在眼里,不過是例行通報一聲罷了.雖然有些奇怪在璃城為什麼會有人找自己,但是現在墨隨云根本沒有心去考慮這件事.

"哚哚哚……"墨隨云正出聲,窗口傳來輕輕的敲擊聲.墨隨云皺了皺眉,剛剛站起身來就看到窗戶被人從外面打開,一個俊美的男兒從窗口探了個頭進來.

墨隨云微微皺眉,盯著那男孩兒打量了半晌才問道:"剛剛是你要找朕?"

男孩兒癟了癟嘴,利落的從窗口爬了上去,輕輕挑落到地上點頭道:"對啊,你為什麼不見我?"墨隨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認識你麼?

再打量了一便,才發現這男孩長得極為俊美,年齡倒像是比自己一些.身上穿著一身極為尋常的衣衫,卻掩不住仿佛與生俱來的尊貴氣勢.墨隨云在心中默默地盤算了一遍,才問道:"你是……墨禦宸?"

墨寶翻了個白眼,笑嘻嘻的湊到墨隨云身邊打量著他笑道:"你果然很聰明,你怎麼猜到本世子的身份的?"墨隨云忍住想翻白眼的沖動,整個璃城,除了定王府的世子還有幾個人敢闖大楚皇帝下榻的驛館?

"世子大駕光臨,有何貴干?"墨隨云擺出皇帝的姿態,一臉嚴肅的問道.

墨寶眨了眨眼睛,有些古怪的看著墨隨云道:"貴干?你看我這樣……能有什麼貴干?"他才十歲好不好?就算想要有什麼貴干也得等他有權利了之後.現在他只是被討厭的父王提出來見見未來的敵人的可憐孩子而已啊.

墨隨云默默地看著一點兒也不見外,自己坐下來拿起桌上的水果擦了擦就開始啃的墨寶.只覺得額頭隱隱作痛,長期在宮中生活的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笑得一臉純善的子很麻煩.

墨寶看著站在一邊沉默不語的墨隨云,招招手道:"過來坐啊."

墨隨云走到墨寶對面坐了下來,看著他吃的不亦樂乎的模樣,心中暗暗揣測定王是不是從來都不許世子吃飽飯,"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墨寶對著他粲然一笑道:"找你去玩兒啊.父王我是主人家,要招待好客人.我怕你一個人孤單,特意來找你去玩兒啊."

"玩?"墨隨云有些茫然.

不是墨隨云這做客人的不知道好歹,而是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跟眼前這個定王府世子什麼時候交好到可以一起去玩兒了.

墨寶養著下巴,有些驕傲的看著他,"怎麼樣?去不去啊?"

對上墨寶仿佛有些挑釁的目光,墨隨云突然一咬牙,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去就去!"朕還帶也是個皇帝,還怕你一個世子不成?所以,皇帝你就是篤定了墨寶不敢弄死你,才跟他一塊兒出去玩兒的麼?

走就走,膜隨云起身就要就要開門出去.墨寶連忙拉住他道:"你干什麼?"墨隨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不是出去玩兒麼?"墨寶翻了個白眼,指了指還半開著的窗戶道:"我是從那兒進來的,你要怎麼跟別人本世子怎麼會出現在大楚的驛館里?要是被父王知道了,我可是要倒大黴的."

"那你想怎麼樣?"

墨寶笑容純善無比的指了指窗戶笑道:"咱們翻牆出去."

"翻牆?!"墨隨云險些驚呼出聲.

墨寶已經自顧自的跳上了窗戶,一手攀著窗戶往外面看了看才回頭道:"你不會是害怕吧?"墨隨云深深的吸了口氣道:"誰怕了?走就走!"

"這還差不多."墨寶點點頭,輕巧的從窗戶上躍了下去.墨隨云嚇了一跳,連忙爬上去看,就看到墨寶正一臉不耐煩的靠在牆角邊上對著自己招手.墨隨云不會武功,有些狼狽的從窗戶上爬了下去.跟在墨寶身後躲躲藏藏的在驛館里走著,居然還真的讓他們完全沒有被人發現的摸出了驛館的後門.很明顯,墨寶做這種事絕對不是第一次了.

驛館的後門外,兩人一出門就有幾個身影圍了過來,拉著他們一陣狂奔.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停下來,墨隨云才有空打量眼前的幾個人,這才發現眼前這幾個居然都是比自己還的孩兒,在看一看比自己還矮了半個頭的墨寶,一種大人的感覺和使命感油然而生.

"寶哥哥,這個就是大楚來的皇帝?"穿著白色錦衣的冷君涵雖然年紀還,卻已經很有幾分他父親當年的風范了.手里一柄折扇慢悠悠的扇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的紈绔子弟.

旁邊,同樣繼承了自己父親一臉肅然的徐知睿看了看墨隨云皺了皺眉道:"沒換衣服,會被人發現."墨隨云只覺得被眼前這兩個還不到自己下巴的蘿蔔頭盯得出了一身冷汗.

旁邊,已經改名秦烈的沐烈隨手扔過一個包袱,道:"就知道你們會忘記,衣服."

墨寶不屑的揚眉道:"沒換衣服,本世子不是一樣從里面走出來了?什麼守衛森嚴……不堪一擊."父王的沒錯,玩的就是心跳.從驛館里拐走大楚的皇帝,多麼好玩兒啊.扮成仆人什麼的溜出來,太沒有挑戰性了.

冷君涵笑眯眯的望著墨隨云直流口水,"皇帝啊,第一次看到真正的皇帝.活的……"墨隨云一頭冷汗,從他他只覺得楚宮里處處危險,但是這會兒他突然覺得比起面對這幾個腦子明顯有問題的孩兒,他甯願回去面對太皇太後和那些大臣.眼前這個穿的白嫩嫩的包子以為他是烤鴨嗎?那副垂涎三尺的模樣……墨隨云決定已經一定要里這個白嫩嫩的傻子遠一點.

如果冷君涵知道墨隨云在想什麼的話,一定會大叫冤枉的.他只是沒見過皇帝而已啊,誰讓他這輩子見過的最大的人就是王爺呢?雖然這個王爺是讓許多皇帝都要害怕的絕頂人物,但是那也不是皇帝啊.好不容易看到一個活生生的皇帝,好奇心極重的冷君涵當然要好好的研究研究了.

秦烈似笑非笑的掃了一眼有些不安的皇帝,看起來是比墨夙云要好一點兒,不過也沒看出來有什麼提別的啊.隨隨便便就被世子給拐出來了,難道他就沒考慮過大楚的皇帝突然從驛館里失蹤了會嚇到多少人麼?

不過對此秦烈並不在意,世子喜歡怎麼玩兒是他的事,他只需要負責保護他們的安全就可以了.

在墨寶的催促下,墨隨云去換了秦烈准備的一身尋常的衣衫.這樣一來,這幾個孩子看起來就像是一群尋常的富貴人家的孩子了.璃城如今云集了許多的權貴世家名門富商,平常街上自然有不好權貴之家的孩子玩耍,所以即使走在大街上也沒什麼人在意.

墨隨云生下來就在皇宮里,平生唯二的兩次出門,一次是跟著大楚朝廷南下,一次就是這回北上倒璃城來.自然是看什麼都感到新奇,墨寶這一行人不見多識廣的秦烈,就是冷君涵和徐知睿也是到處跑著長大的,早就稀松平常了.是出去玩兒,不如是幾個孩子遷就這沒什麼見識的土包子皇帝墨隨云,再加上到處逛逛.等到墨隨云剛剛感到肚子有些餓了的時候,墨寶很是大方的將他領到璃城里最好的酒樓去用膳了.

酒樓的伙計顯然對墨寶這一群人十分熟悉,一看到他們進門便熟練的上前來將他們領到了二樓上最安靜的一個廂房.墨隨云坐在廂房里,極力忍耐著自己的好奇和不自在,問道:"世子,你們經常來麼?"

墨寶笑眯眯道:"也不算經常.偶爾來一次,不過這里的菜可好吃了.不用客氣,這酒樓是秦烈他們家的,不會收咱們錢的."

秦烈默默的翻了個白眼,就算是吃白食也不要這麼光明正大的出來好麼?世子你還記得眼前這個皇帝是你的敵人麼?

墨隨云有些羨慕的看著他們道:"向你們這樣真好."

冷君涵眨了眨眼睛,偏著腦袋看著他道:"你喜歡的話,可以留下來跟我們一起玩兒啊.我們不會欺負你的."這一群人中,以冷君涵對墨隨云的觀感最好.雖然這個好是建立在他是他見過的第一個皇帝上的.

墨隨云愣了一下,搖搖頭道:"我不能留下來."

冷君涵理解的點頭道:"我知道,你是大楚的皇帝麼.當皇帝好玩兒麼?"墨隨云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道:"不好玩兒,一點兒也不好玩."

"不好玩兒?"冷君涵摸了摸腦門問道:"寶哥哥,你還要當皇帝麼?皇帝當皇帝不好玩兒."墨寶不屑的哼了哼道:"本世子以後是定王,當皇帝有什麼了不起的.本世子要做定王,知道麼."

"皇帝比定王大."徐知睿淡定的為表哥普及基礎知識.

墨寶斜了他一眼,"哪個皇帝敢比父王大?"

眾人面面相覷,最後聳了聳肩.確實,這天底下至少現在大概還沒有哪個皇帝敢跟定王叫板.徐知睿堅持的道:"就算是這樣,還是皇帝比較大."

墨寶皺著眉想了想道:"好吧,那我還是要先當定王!"不把父王踩下去,他要怎麼站起來,當皇帝什麼的就更不用想了.墨寶信心滿滿的在心中盤算道.

墨隨云一邊吃著桌上香噴噴的飯菜,一邊道:"萬一不是你當定王,怎麼辦?"

墨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為什麼會不是我當定王?"

"定王府不是還有以為世子麼?"墨隨云隨意的道:"就像皇位不一定是傳給皇太子一樣,定王之位也不一定是傳給長子吧."

"嗯……"墨寶思索著,點頭道:"你得有道理.多謝你提醒,我會努力的鞭策麟兒做個乖乖的好弟弟的."墨隨云淡淡一笑道:"不用客氣,我只是隨意提了一句而已,你不用放在心上."

"對了,墨隨云.聽大楚的太皇太後可凶了,你皇奶奶對你好不好?"墨寶眼睛一轉,關心的問道.墨隨云握著筷子的手頓了一下,笑道:"皇奶奶對我很好."

"你真幸福,我父王對我可凶了.你是皇帝……別人都要聽你的.我這個世子……父王成天欺壓我."墨寶羨慕的歎氣道.

墨隨云笑容略有些苦澀,他這個皇帝哪兒有那麼幸福.就連自己身邊的下人有時候都指使不動,更不用別人都聽他的了.看著眼前一臉天真無邪的拉著自己問東問西的墨寶還有旁邊吃得不亦樂乎的冷君涵徐知睿和秦烈,墨隨云頓時覺得自己心中生出了幾分嫉妒的感覺來.憑什麼他們可以這麼無憂無慮的幸福生活,而他卻要在楚宮里如履薄冰的心翼翼的過日子?

"我以後一定會比父王更厲害的!"墨寶一拍桌子大聲叫道.

旁邊坐著吃飯的冷君涵等人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沒有理他繼續埋頭苦吃.墨寶頓時不依了,大叫道:"我一定會比父王更厲害的!"

墨隨云看看他惱羞成怒的模樣,笑道:"我相信你,一定會的."

聽了他的話,墨寶頓時高興起來.一拍他的肩膀道:"這才對嘛.我就知道咱們是**的.以後你也一定會比你父王厲害的!我們一起努力!"

墨隨云唇角抽了抽,有些拿不定墨寶這話到底是祝福還是詛咒.雖然他對自己的父皇沒有什麼印象,但是卻還是知道作為一個皇帝他是極為失敗的.但是看到墨寶一臉真誠的抓著一只水晶肘子使勁啃的模樣,決定還是將這當成是祝福好了.

等到墨景瑜將整個璃城鬧得人仰馬翻終于找過來的時候,幾個孩子早已經吃得杯盤狼藉了.一開門,就看到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被糟蹋了不少,只有殘羹剩飯亂七八糟的擺在桌子上.冷君涵吃撐了躺在一邊的榻上揉肚子,其他幾個正圍在一起熱火朝天的唧唧咋咋的些什麼.當然大多數都是墨寶在,冷面的徐知睿偶爾補上幾句,剩下兩個純粹是聽眾.

"皇上!"墨景瑜沉聲叫道.

墨隨云一愣,這才想起來自己從驛館里跑出來的事墨景瑜並不知道.連忙想要站起身來,旁邊墨寶低聲道:"別怕他,你是皇帝,不用怕他."

墨隨云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眼,才站起身來道:"王叔,有事麼?"

墨景瑜眉梢挑了一下,還沒話他身後鳳之遙笑眯眯的走了出來道:"瑜王,你看在下不是了麼,皇上在璃城怎麼會出事呢?"

墨景瑜忍住心中的怒氣,朝鳳之遙點了點頭,才問道:"皇上,您怎麼會在這里?"

墨隨云低聲道:"我……朕跟世子出來玩兒."

墨景瑜深吸了一口氣,道:"皇上以後要出來玩兒,還是帶著人好些也免得下面的人擔心."墨隨云點點頭道:"王叔,朕知道錯了."見他確實知道錯了,墨景瑜這才點點頭這件事算是過了.墨隨云向來聽話,今天突然從驛館里失蹤了確實將大楚眾人嚇得不清.幸好很快定王府就傳來消息墨隨云跟著墨寶幾個在這里用膳.

墨景瑜朝著里面望去,只見那幾個孩子都趴在軟塌上一臉無辜的望著自己.墨景瑜實在有些不敢相信,就這麼幾個比墨隨云還要好幾歲的孩子就能將墨隨云這個一貫心翼翼的皇帝給忽悠的偷跑出驛館來玩兒.

莫寶覺得自己應該些什麼,眨了眨眼睛,對墨景瑜道:"瑜王,你別生隨云哥哥的氣,都是我不好.本來我想去驛館探望隨云哥哥的,不過……他不肯見我.我一時生氣就偷偷跑到他房里去了.隨云哥哥是經不住我求才跟著我們一起出來玩兒的."

墨景瑜淡淡一笑道:"世子重了,世子以後可以直接到驛館來找皇上玩兒就好了.不過,現在整個驛館的人走在找皇上,我們該回去了."

墨隨云乖巧的起身,跟著墨景瑜走了.墨寶還不忘戀戀不舍的送到門口,並許諾明天還去找他玩兒.

鳳之遙倚在門口,笑容可掬的看著四個鬼,問道:"怎麼樣?大楚皇帝好玩麼?"

冷君涵搖搖頭道:"不好玩兒,傻乎乎的."

徐知睿偏著腦袋想了想道:"不好玩兒,虛偽."

秦烈翻了個白眼,"比墨夙云還討厭."墨夙云膽懦弱,到時不那麼膽,不過心眼太多了.

墨寶笑眯眯的摸著下巴道:"好玩,傻乎乎的,心眼還不少,居然還想玩離間計.我家弟弟還不滿一歲呢."

上篇:談判與和平     下篇:瘋狂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