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瘋狂的計劃  
   
瘋狂的計劃

被墨景瑜帶回了驛館的墨隨云自然不知道幾個屁孩兒對他的評價,他也沒有心思去想這些.作為一個目前來比傀儡好不到哪兒去的剛登基的皇帝,回去之後自然免不了被墨景瑜勸告外加訓斥了一頓.因此,墨隨云也明白了,在自己沒有能夠掌握實權之前,是沒有資格去抄心墨寶的.就算他看玩得沒心沒肺的定王府世子和那幾個狐朋狗友再不順眼,再不以為然,除非他能夠掌握大楚的實權,否則他都是沒有那個資格和定王府的世子一較高下的.所以,很快墨隨云便將今天的事放下了,將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應付墨景瑜和大楚的臣子上去了.

此時的皇帝墨隨云卻沒有想過,被自己看不上眼的沒心沒肺的墨寶三兩句就忽悠出門的自己,是不是比某人更加的沒心沒肺,以至于後來在某人手里吃了無數的虧.

酒樓里,墨寶幾個送走了墨隨云這個外人和鳳之遙這個疑是定王*細的大人,關起門來又開始議論紛紛.墨寶托著下巴望著秦烈問道:"父王貌似很看好這個墨隨云,秦烈,你最後墨隨云會贏還是會跟墨夙云一樣倒黴?"

秦烈思索了一會兒,搖搖頭道:"不太好.墨隨云肯定比墨隨云有膽量有心計.就是不知道墨景瑜有沒有野心了."

冷君涵趴在軟榻上,懶洋洋的道:"大楚不是還有一個老妖婆麼?她肯定要幫自己的孫子啦.除了墨隨云,大楚應該也沒有幾個皇子了吧?不能隨便換來換去了."

"大楚的太皇太後年紀也很大了."徐知睿冷著臉一本正經的道.

墨寶眨了眨眼睛,幽幽道:"這麼……墨隨云的贏面兒還是很大的?"

"只要他不是傻子.不過……他好像真的有點傻乎乎的."冷君涵有些擔憂的道,在他看來能被墨寶耍的人都是傻乎乎的,墨寶這種人根本就連一個表都不能相信嘛.

墨寶眼珠子轉了轉,道:"那我們提醒他一下好了,我們是好朋友嘛."

"隨便."冷君涵和徐知睿不以為意,冷君涵繼續揉肚子,徐知睿端坐在一邊捧著書看的津津有味.秦烈幽幽的掃了三個比自己好幾歲的孩子一眼.剛剛認識這幾個家伙的時候他就覺得,自己果然是好人.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很懷疑自己將來還會不會是好人.

另一邊的廂房里,葉璃和墨修堯悠然的坐著聽著隔壁的幾個孩子有模有樣的討論著大計.鳳之遙和冷皓宇等人坐在一邊要笑不笑的望著墨修堯.等到他們討論完了,外面傳來幾個孩子離去的腳步聲,鳳之遙才忍不住笑出聲來,有些痛苦的搖頭道:"這個天下事做了什麼孽了,才生出這麼幾個妖孽來?"

這才幾歲的孩子啊,就在琢磨怎麼算計別國的皇帝了.就是他們在這個年紀的時候還在打架逃學玩兒呢.等到再過幾年,可怎麼得了?

冷皓宇有些無奈的歎息道:"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們家君涵都被教壞了."想當年他的寶貝兒子可是個軟軟嫩嫩的可愛包子啊,當然現在他兒子也很可愛,只不過……性格稍顯扭曲.這絕對是是近墨者黑,冷皓宇有些愧疚,都是他沒空照顧兒子才讓他和定王府的墨寶走得太近了啊.當真是近"墨"者黑!

"的好像你兒子多無辜似的."墨修堯懶懶的瞥了冷皓宇一眼.墨寶是看上去蔫兒壞,冷家那子倒是披著一層傻乎乎的外衣,陰死人不償命.

鳳之遙有些好奇的道:"看墨寶的意思,是想幫著大楚那個皇帝.這沒問題麼?"要知道,那個皇帝可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年紀就知道挑撥離間了,而且還正中心.雖然稍顯稚嫩了一些沒有騙過墨寶,但是要知道,那皇帝剛登基還不到兩個月,在此之前都是放養著沒人管教的.從這方面看來,只要稍有人點播,那皇帝將來的成就也不可限量了.

墨修堯無所謂的道:"能有什麼問題,就算有問題也是他的問題.難道本王能替他將所有有威脅的人都給殺乾淨了?"他可不是慣孩子的爹.

你可真能放心.鳳之遙和冷皓宇對視一眼,不贊同的看向葉璃.葉璃淺淺一笑道:"那皇帝想要掌控住大楚的實權,就算資質再得天獨厚,沒有十年時間只怕也是不行的.現在用不著擔心."

比起花十年時間來讓墨景瑜或者任何一個成年人掌控大權,還不如給那皇帝十年時間來爭權.十年後,無論是墨寶還是整個定王府都應該已經從這兩年的戰爭之後恢複了元氣.而那個時候,墨隨云卻未必就真正能夠百分百的掌握大楚的實權.白了,墨寶並沒有幫著墨隨云的意思,只是不想讓墨隨云這麼快完蛋了而已.不得不,從某方面來,墨寶已經初具他父親的雛形了.

"現在的孩子……真是了不得."鳳之遙歎息道.還是定王府的孩子格外的變態?

"王爺,王妃."瑤姬在門口求見.

自從回到了璃城,瑤姬重新回到了自己經營了幾年的酒樓,安然度日.不過也偶爾收集一些消息給定王府,總的來還是平平淡淡的過日子.

"瑜王似乎暗地里派人跟長興王接觸過."瑤姬低聲稟告道.

墨修堯擺擺手道:"意料之中,長興王什麼態度?"

瑤姬道:"長興王並沒有間瑜王派去的人,應該是不想與他們有過多的牽扯."墨修堯點點頭道:"那姐弟倆也不是笨蛋,只要他們沒有異動,就不用管他們了."

冷皓宇沉吟了一下道:"我記得……長興王和珍甯公主還有一個弟弟在南京,到時候會不會又什麼麻煩?"大楚如今即使偏安江南,只怕也絕對不會就這麼安安分分的下去.不定就會拿那個皇子搞出什麼事來,還是不得不防.

墨修堯淡然道:"他們安分的過日子,本王自然不會虧待了他們.若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也別怪本王不留面.盯著一些吧."

瑤姬點點頭,猶豫了一下道:"好像有人看到墨景黎出現在了西北."

"墨景黎?"眾人皆是一愣,突然聽到這個名字倒是有些意外.自從溧陽被破之後,墨景黎就失去了蹤跡.不是沒想過斬草除根,但是剛開始是飛鴻關告急,根本抽不出空閑來.之後等到展示平定了墨景黎早就不見了蹤跡.這世上,人海茫茫如果真的想要躲藏起來,要找到一個人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何況墨景黎被廢了帝位,手上既沒有兵馬又沒有什麼勢力,自身武功也沒高到哪兒去,倒也沒有太多的人在意他的去向了.

"確定?"墨修堯凝眉問道.

瑤姬搖了搖頭道:"暫時還不能確定."

墨修堯想了想,道:"將這個消息透露給墨景瑜."如今掌握大楚大權的墨景瑜想必比他們更不想見到墨景黎再出現吧?

"屬下遵命."瑤姬點頭應道.

璃城外某處隱秘的村落里,一個穿著粗布衣衫滿臉胡須幾乎看不清容貌的男子神色扭曲的坐在簡陋的房間里出神.

"皇上."一個同樣穿著平凡的男子走了進來,低頭拜道.

男子扭頭看著他,冷聲道:"璃城里有什麼消息?"

男子沉聲道:"瑜王已經帶著新登基的皇帝墨隨云到了璃城了.同時到達的還有西陵新任的鎮南王雷騰風.今天……定王府的世子暗中帶著墨隨云偷跑出去,墨景瑜險些將這個璃城給掀翻了.最後在一家酒樓找到了皇帝."

布衣男子,墨景黎眼中閃現出一絲戾色,冷笑道:"墨景瑜倒是看重這個墨隨云!朕沒想到……最後在背地里捅了朕一刀的居然會是他!"其實在背地里捅了墨景黎一刀的又何止是墨景瑜,還有太皇太後,朝中的大臣權貴,甚至整個大楚宗室們.由此可見,墨景黎有多麼的不得人心.

男子猶豫了一下,心的問道:"皇上,咱們要不要……"

墨景黎冷笑一聲,道:"不,你去傳信給墨景瑜,就朕要見他."

"這……皇上,這會不會……"他們現在可算得上是逃亡在外,無論是被定王府還是大楚朝廷抓到,都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皇上這時候還想要主動送上門去,怎麼能不讓人擔憂.

墨景黎沉聲道:"朕只有分寸,你去辦吧."

猶豫了一下,男子還是點點頭轉身出去了.

墨景黎垂眸盯著跟前顯得有些簡陋汙穢的桌面神色變幻不定.如果兩個月前有人跟他他會有一天穿著簡陋肮髒的粗布破衣,住在這樣連遮風擋雨都有些勉強的破屋子里,他一定會將那人碎尸萬段.但是這一個多月來,墨景黎可是吃盡了苦頭.為了躲避定王府和大楚朝廷的搜捕,他不僅扮成普通百姓,吃著粗食糙糧,甚至連乞丐流浪漢都扳過.吃盡了苦頭不知走了多少險路才避開了所有人的耳目潛到了璃城附近.目的自然不會只是過來看看而已.

雖然現在已經如此落魄,但是墨景黎到底是當了幾十年的王爺又當過皇帝的人,手里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暗牌的.也正是因此,他才有勇氣敢潛入西北,摸到了墨家軍的大本營璃城來.但是他並沒有急著進城,現在璃城必定是守衛森嚴,雖然真正能認出他的人並不多,但是墨家軍的暗衛的厲害墨景黎早已經領教過了,所以他並不想太過心急的去冒險.

至于墨景瑜……墨景黎面上露出一絲冷酷的笑意.他敢光明正大的去見墨景瑜,自然有足以自保的籌碼.

璃城某處不起眼的茶樓里,墨景瑜一推開廂房的門便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布衣男子,挑了挑眉道:"你膽子倒是不."確實是不,換一個人只怕絕不敢忘墨家軍的大本營里鑽.

墨景黎輕哼一聲,上下打量了墨景瑜片刻嘲諷的道:"你現在倒是大權在握了.朕當真沒想到,最後……占便宜的竟然是你."

墨景瑜也不在意,拱手笑道:"客氣了,適逢其會罷了.你找我有什麼事?"墨景瑜並沒有太將墨景黎放在眼里.從前他是位高權重的黎王,楚皇,而現在,他才是大楚的輔政王爺,而墨景黎只不過是一個狼狽的東躲西藏的喪家之犬罷了.想到這里,墨景黎的眼底閃過一絲快意.

墨景黎道:"自然是有事.我要你幫我辦一件事."

"你憑什麼以為我會答應?"墨景瑜挑眉道.

墨景黎看著他問道:"那麼……你想不想要大楚的玉璽?"

"果然是你帶走了玉璽!"墨景瑜臉色一沉,冷聲道.自從墨景黎失蹤之後,無論是在南京城里還是溧陽都沒有找到大楚的玉璽.玉璽象征著至高無上的皇權,雖然也不是不可以另外再做一個,但是玉璽流落在外,對于大楚皇室來就是一個天大的笑柄.若是將來誰再拿著玉璽出來鬧事,更是麻煩.所以大楚皇室暗中派人搜尋墨景黎,一是為了斬草除根,另一個就是為了找到玉璽的下落.

墨景黎笑道:"你可以不幫我,朕也可以將玉璽交給別人……當然,還有瑜王的一些笑眯眯一起."這個別人,自然就是墨景瑜的政敵.比如自從新皇登基之後就漸漸的起來想要跟他爭鋒的幾個兄弟,或者是太皇太後.現在墨景祈死了,墨景黎又流落在外.太皇太後年老皇帝年幼,有些別的心思的人也就漸漸地多了起來.若是玉璽落在了別人的手里,對墨景瑜來可不是什麼好事.

"你想要我做什麼?"墨景瑜沉聲問道.

墨景黎冷然道:"我要你幫我……除掉墨隨云和墨禦宸."

"你瘋了!"墨景瑜站起身來轉身就走.

"你真的不考慮麼?"墨景黎的聲音從身後悠悠的傳來.墨景瑜轉身,冷笑道:"考慮?你以為我傻了麼?在璃城里殺墨禦宸?別是殺了墨禦宸,只怕是動他一根汗毛我也會死無全尸."玉璽是很吸引人,但是就把皇位給他,也得有命去享用才行啊.

"你覺得我做不到?"墨景黎並不緊張.比起墨景瑜他確實不必太過緊張,能失去的他都已經失去了,唯一還剩下的大概就是只有自己這條命了.但是他墨景黎不能永遠這麼躲躲藏藏的苟且偷生,與其如此,還不如拼死一搏來得痛快!但是墨景瑜不一樣,他隱忍了半輩子,如今終于重權在握,自然是步步心,生怕行差踏錯.

墨景瑜冷冷一笑,根本就不屑回答這個問題.早在墨修堯和大楚劃清界限之後,他就從來沒有以為墨景黎或者是墨景祈斗得過他.曾經身為一國之君的墨景黎都不行,何況如今這個東躲西藏的墨景黎.

對他的輕蔑墨景黎也不在意,笑道:"既然如此,朕可以先給你看看我的誠意.墨嘯云怎麼樣?"

"什麼意思?"墨景瑜警惕的道.

墨景黎道:"墨嘯云和珍甯在璃城過的倒是十分逍遙.也是,他們是墨景祈的皇子皇女,卻投靠了定王府.定王府就算是為了天下人的看法,也必然會好好保護他們的.你,如果墨嘯云和珍甯在定王府的保護下突然死了,會怎麼樣?"更有趣的是,還是死在了定王府世子和公主的周歲宴前夕,墨修堯的臉色一定會變得很好看!

"如果你覺得不夠的話……再加上一個南詔女王如何?"墨景黎繼續道,眼睛里閃動著一樣的神采.墨景瑜不動聲色的看著他道:"你想破壞定王府的宴會,這有什麼意義?"定王府的宴會之前死了在定王府保護下的長興王和珍甯公主,自然是狠狠地打了定王府的臉面.而南詔女王若是在璃城出了什麼事,定王府只怕更要給南詔一個法.

"意義?朕想要看看墨修堯變臉可不可以?"墨景黎愉悅的笑道.

"你真是瘋了."墨景瑜沉聲道.

墨景黎臉色一邊,怒道:"沒錯!朕是瘋了!這都是被墨修堯逼的!被你們逼的!你們這些……你們這些叛徒!亂臣賊子!"

墨景瑜冷笑一聲,看著墨景黎瘋狂扭曲的神色,漠然道:"得好像你就是忠君愛國似的?你以為滿朝文武為什麼會異口同聲的同意廢了你?墨景黎,就算你現在回到江南,也只能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了.以南疆秘藥害死兩任先皇,如此喪心病狂誰敢認你為主?"

"太後!"墨景黎咬牙道,知道這些事真相的只有太後.

墨景瑜笑道:"可不是麼?;連你自己的親生母親都背棄你,可見你有多麼的失敗.你還有什麼資格叫嚷別人是亂臣賊子?這算是什麼背叛?我們這最多算是驅除逆賊,匡扶正統罷了."

出乎意料的,墨景黎並沒有暴怒.沉默了良久,才開口道:"朕不想跟你這些廢話,到底要不要幫忙?"

墨景瑜搖頭,"恕我無能為力,告辭."

"三年前……收北戎那三十萬兩銀票是怎麼花出去的?"身後,墨景黎的聲音陰森森的傳來.

"你!"墨景瑜猛然轉身,臉色鐵青的瞪著墨景黎,"本王不知道你在什麼!"

"不知道沒關系……別人知道就心里.比如王叔或者是……其他幾個王兄?你呢?"墨景黎冷然笑道.墨景瑜沉默了許久,終于還是重新走回來坐了下來,盯著墨景黎打量了半晌道:"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騙我的?"

墨景黎笑道:"你可以試試看,等你回到南京的時候,是不是跟我一樣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你,弑君奪位和賣國比起來,哪一個更讓人恨?"

墨景瑜臉色陰沉如墨.半晌才道:"你什麼時候……"

墨景黎輕哼一聲道:"自然是遷都江南以後才知道的.否則,你以為朕能容你?當時朕也不想容你,不過……當時朝堂上已經亂成一團了,你還算聽話朕就先留著你了.現在看來……朕還是留對了的."如果這一次換一個沒有把柄被他抓住的人來,只怕轉頭就把他賣給墨修堯了.

墨景黎看著他,笑容陰鷙,"你可以去向墨修堯告密,大不了咱們一起死.反正,朕也沒什麼好牽掛了."

"我需要考慮."墨景瑜閉了閉眼,沉聲道.顯然心中正在激烈的掙紮著,墨景黎聳聳肩做了個隨意的手勢.墨景瑜道:"本王若是幫你,本王自己要怎麼脫身?如果都是一個死,比起死在墨修堯手里,本王甯願回江南去."墨修堯折磨人的手段他也略有耳聞,但凡稍有選擇的人也絕對不會願意落在墨修堯手里.

墨景黎眼中閃過一絲冷笑,淡淡道:"你放心,本王不需要你做太多的事.只要你自己處理的好,不會有人發現的.到時候你自然可以安安穩穩的帶著玉璽回到江南去做你的瑜王."

墨景瑜深吸了一口氣,終于下定了決心道:"好,本王答應你."

墨景黎滿意的點點頭道:"那就好,等到朕准備妥當了,自然會通知你的.你先回去吧."墨景瑜站起身來,往門口走去.走到門邊又停了下來,盯著墨景黎道:"你最好心的一點.若是出了什麼意外……大家一起死!"

看著墨景瑜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墨景黎臉上的笑容更甚也更加扭曲猙獰起來.

"呵呵……當然是要一起死!不然本王找你干什麼?可惜你不知道,墨修堯最擅長的不是折磨人,而是……遷怒."無論是不是跟墨景瑜有關,無論有沒有證據,只要墨禦宸出了事,墨修堯勢必會遷怒所有的人.包括……遠在江南的大楚皇室.既然你們背叛了朕……那就一起死吧!只是可惜……如果能拉著墨修堯和葉璃一起死,就更加美妙了.

上篇:誘拐皇帝     下篇:南詔女王遇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