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清柏歸來  
   
清柏歸來

南詔女王在璃城外不遠的地方失蹤的消息並沒有徹底隱瞞住,定王府也沒有刻意隱瞞.正如墨修堯所的,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而此時在璃城的這些人都是各國的權貴甚至執掌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自己的隱秘渠道.就算不能探知定王府內的形,但是璃城里的一些大事還是瞞不過他們的.

而其中,最震驚的便莫過于墨景瑜了.他原本以為墨景黎要對南詔女王動手只是跟他而已,卻沒想到那個瘋子竟然真的動手了,而且還成功了.幾十年的謹慎微,讓墨景瑜直覺的感覺到自己現在的處境有些危險.但是那麼重要的把柄還是玉璽的誘惑又讓他無法安然而退.聽到屬下稟告的消息,墨景瑜深深的吸了口氣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揮手讓稟告的樹下退下.

"王叔,出什麼事了麼?"坐在一邊的墨隨云有些好奇的問道.

墨景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聽到了麼,有人綁架了南詔女王和王子."磨碎與眨了下眼,有些疑惑的道:"為何要綁架南詔女王和王子?這里是定王府的地盤,如果和南詔女王有仇……在別的地方幫人不是更好麼?"

墨景瑜打量了他幾眼,笑道:"皇上倒是想得多."

墨隨云低下頭,有些羞怯的道:"王叔和皇祖母不是……不能招惹定王府麼?定王叔好像很厲害……那些刺客不怕他麼?"墨景瑜輕聲歎了口氣,低聲呢喃道:"或許是他瘋了也不定呢."

他的聲音雖底,墨隨云坐的卻離他很近.自然聽得清清楚楚,墨隨云低著頭並不答話,仿佛根本沒聽見墨景瑜的話一般.看似茫然無知的眼底卻閃過一絲怪異的亮光.

雖然定王府的暗衛暗中幾乎搜遍了璃城附近的所有地方,但是卻始終沒有安溪公主的下落.之後徐清柏隨同的西域諸國使團也平安到達了璃城.因為遠遠地就是定王府的暗衛護送,一路上倒是沒有遇到什麼麻煩,不過定王府派去的暗衛卻也傷了幾個.

定王府書房里,徐清柏喝著茶一邊看了看坐在上方的墨修堯和葉璃,問道:"可是發生什麼事了?"若不是有什麼事,就算西域這些使者遠來是客,也沒有必要派暗衛迎出百里之外去.經過這幾年的獨當一面,徐清柏也越加的成熟穩重起來.雖然在定王府一眾的文武官員中,年紀已經是太輕,但是氣勢上卻已經很有幾分徐大先生的風采了.

葉璃點點頭,將安溪公主失蹤的事了一邊.徐清柏挑了挑眉,並沒有露出驚訝的神色.想了想才道:"墨景黎就算是為了發泄怒火,也不會找跟他沒什麼恩怨的南詔女王的.以他的性格,最後……要找上的只怕還是定王府."

葉璃點點頭,徐清柏所的他們自然都明白,有些擔憂的輕歎了一口氣道:"我只怕,墨景黎故意想要定王府難堪,而下手對安溪公主和王子不利."

"這兩天都沒有消息,應該不會.而且,墨景黎可不是不顧性命的人,有安溪公主和王子在手,至少咱們會投鼠忌器.所以,安溪公主暫時應該不會有危險."徐清柏冷靜的分析道.他跟安溪公主毫無交,甚至可以完全不認識.分析起事來也更加客觀一些,"璃兒不用太擔心,墨景黎要殺她當場就殺了,又何必費心思擄走還要找地方隱藏."

墨修堯看著葉璃笑道:"本王也是這麼,但是阿璃非要擔心.現在清柏也這麼認為,你總該放心了吧?"葉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徐清柏道:"四哥,西域使節下榻的住處和接待都交給二哥負責了,也請你多費費心.另外,我有些擔心墨景黎可能會對這些西域使節下手,有什麼問題,你去找秦風或者卓靖都可以."

徐清柏神色肅然的點了點頭,西域使節遠來道賀,不管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思,終究是遠來是客.如果在璃城出了什麼問題,還真是有些不好交代.一個不慎,不定西域邊境又要再起烽煙了.

"既然確定是墨景黎,那麼……他會不會跟大楚來得人有聯系?"徐清柏想了想,放下手中的茶杯問道.葉璃淺笑道:"四哥果然敏銳,我們確實懷疑墨景黎跟墨景瑜見過面了.而且……墨景瑜只怕是被墨景黎抓住了什麼把柄."

"所以,你們打算守株待兔?"徐清柏挑眉道,"不過還是要心才是,墨景黎敢現在潛入西陵,而且還沒有被定王府的暗衛抓住,可見手里還是有一些底牌的."墨修堯點頭道:"你放心,他手里還能有些什麼東西,本王心中也有數."

"墨景瑜為人素來謹慎,他能被墨景黎抓住什麼把柄?"起這個,徐清柏也有些好奇.他曾經也在楚京帶過一段不短的時間,甚至還做過大楚的官員.對于大楚宗室的這些王爺們自然也都略有些了解.墨景瑜能在墨景祈那麼多疑的人手底下一直安穩無事,之後到了墨景黎手里還能得到重用,現在墨景黎倒了甚至還能手握重權,可見也不是個省油的燈.這樣的人,能被墨景黎抓住什麼讓他受制于人的把柄.

墨修堯凝眉道:"以墨景瑜現在的地位,一般的把柄也沒人能動得了他.能讓他忌憚的……叛國,謀反,弑君?墨景祈和墨夙云的事沒有他什麼事,謀反……墨景瑜不是這麼沖動的人,他手里也沒有兵馬.那麼就是……叛國!"話落間,墨修堯眉宇間閃過一絲銳氣.

"叛國?"葉璃和徐清柏都有些意外,墨景瑜身為大楚的王爺,叛國這一點比謀反和弑君更讓人意外.

墨修堯輕觸著額頭,一邊思索著一邊道:"應該也不算叛國……很有可能是將大楚的一些什麼東西出賣給了……"皺眉想了想,才慢慢的吐出兩個字,"北戎."

"你確定?"葉璃皺眉,賣國賊,無論是在什麼時代都是被世人唾棄的存在.若真是如此,倒也不怪墨景瑜會受制于墨景黎了.

"不確定,我猜的."墨修堯淡淡道:"不過,是真是假,很快就會知道了."早在知道墨景瑜和墨景黎有過接觸之後,定王府就已經開始派人調查墨景瑜了.想必過不了多久,墨景瑜的生平所有事跡都會擺在他們的面前.如果連墨景黎都能發現的秘密,定王府沒注意到也就算了,若是認真去查不可能查不到.葉璃只希望這不是真的,若是墨景瑜真的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只怕這一次無論他怎麼做都是無法活著走出璃城了.

"啟稟王妃,北境赫蘭公主到了."門外,侍衛來稟告道.

聞,葉璃不由莞爾一笑.對于那個敢愛敢恨瀟灑明快的北境公主,葉璃是很有好感的.起身對墨修堯道:"我去迎一迎赫蘭公主."雖然赫蘭公主有公主之稱,但是現在的北境還算不上一個國家,勉強算起來也只算是一個部落而已.墨修堯身為定王,自然沒有必要親自去迎接這樣一個公主,即使這個公主有可能是將來整個北境的掌權人也一樣.

墨修堯點頭道:"也好,我還有些事要跟清柏."

葉璃也不羅嗦,站起身來便走了出去.書房里,因為葉璃的離開有短暫的甯靜.好一會兒,墨修堯才淡淡的開口道:"清柏有什麼話要?"徐清柏微微點頭道:"聽……璃城的官員對璃兒頗有微詞?"

墨修堯不由得挑眉一笑,"那些老學究是什麼樣的人,徐四公子又不是沒有打過交道,還能不明白麼?"徐清柏垂眸,點了點頭道:"確實如此,那麼王爺有什麼想法?"

墨修堯滿意的勾起一絲笑意道:"此事還要仰仗徐四公子才行啊."

"我知道了."徐清柏點頭道.墨修堯臉上的笑容更加愉悅起來了,跟聰明人話就是舒服.徐四公子看上卻長善舞,溫文爾雅,其實卻是個睚眦必報的主兒.若不是性格之中帶著絕對的強勢,就憑徐清柏這樣溫雅書生的模樣,又豈能在短短兩三年內就將西陵那些大家族收拾的服服帖帖.雖然徐家五位公子現在都是以徐清塵為首,但是墨修堯卻明白徐大公子太過超然,其實是很難長留官場的.所以,真的要辦什麼事兒,還是得找徐家四公子.

至于那些煩人的老家伙會被徐四公子折騰成什麼樣子,定王殿下表示毫不在意.如果以為之前那些事就是定王的懲罰,那麼就大錯特錯了,定王這兩個字同時也可以代表著氣,記仇,遷怒等等等等.

"赫蘭."定王府大門外,葉璃含笑看著眼前穿著一身北戎特有服飾,明豔如花的衣女子笑道.

"定王妃!"赫蘭公主帶著明豔的笑容沖上前來,對著葉璃就是一個熱的擁抱,"定王妃,好久不見你還是這麼漂亮."葉璃有些無奈的給了她一個回抱,笑道:"不及公主美豔動人."在這個時代待久了,葉璃發現自己都有些不習慣如此熱的見面禮了.

"真的麼?"赫蘭公主喜悅的望著葉璃道.稱贊她美麗的人自然有很多,但是又什麼樣的稱贊比得上自己眼中的美人的贊美更讓人歡喜的?

葉璃笑道:"自然是真的.看來公主這一年多也過的很愉快."

赫蘭公主笑道:"還不錯,雖然你們中原很好,但是我還是更喜歡北境.我也聽了,你這一年也過的很精彩啊.哪一天我真的要跟你比一比武功,我們一路走來,中原的百姓可是將定王妃傳的像是女戰神在世呢."

"歡迎之至."葉璃笑道:"公主一路原來,先到府中歇息吧.請進."赫蘭公主也不客氣,挽著葉璃的手就往定王府里走去.走到門口,葉璃突然停住往府門外的某處望去.赫蘭公主不解的道:"怎麼了?"葉璃淡淡的微笑道:"沒什麼,公主請."在不起眼的地方,抬手朝秦風打了個手勢.她剛剛分明感覺到那個方向有人盯著她.秦風微微的點了點頭,目送兩人進了定王府大門,才揮手指揮侍衛往葉璃指的方向去搜查.

王府里,赫蘭公主挽著葉璃一邊往里走,一邊低聲道:"定王妃,是不是有什麼再跟定王府作對?"

葉璃有些驚訝的挑眉,沒想到赫蘭公主的感覺竟然如此敏銳.赫蘭公主連忙搖頭道:"不是,是我們來的路上遇到過一群刺客.是還沒進飛鴻關之前的事兒.開始我還以為是任琦甯手下的余孽想要找我報仇呢,後來又感覺不太像.剛到璃城就聽有刺客綁架了南詔女王,剛才……"剛才赫蘭公主並沒有發現什麼,只不過是從葉璃的反應猜到葉璃可能發現了什麼.想到此處,赫蘭公主也有些沮喪的承認自己確實是比定王妃差了一些.

葉璃輕歎一聲,簡略的將事了一邊.赫蘭公主倒是並不在意,笑道:"這個墨景黎膽子倒是不,若是有機會,本公主倒是想會會她."葉璃無奈的搖頭笑道:"我可不希望你遇到他."墨景黎能夠在赫蘭公主來的路上就設伏刺殺赫蘭公主,可見是真的瘋了,完全不在意自己可能成為各國追殺的目標.

璃城中,一處昏暗的巷里.穿著樸素布衣的中年男子慢慢抬起頭來,眼中閃爍著凌厲的鋒芒.不愧是葉璃,差一點就被發現了!想起在定王府門外看到的那個一身白衣,淺笑嫣然的溫婉女子,中年男子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片刻間,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色又變得猙獰而扭曲起來,"葉璃,墨修堯!我不會放過你們的!不會放過你們的!"

大楚使者驛館里,墨景瑜陰沉著臉推開自己的房間大門.剛剛他又聽北境的赫蘭公主一行人在路上遇到了行刺.不用想他也知道這是什麼人干的,如今這個定王府勢力如日中天的時候,還敢跟定王府對著干的,除了墨景黎那個瘋子不作他人想.

剛一進門,就發現有什麼不對.墨景瑜警惕的猛然抬頭望去,卻見一個人大搖大擺的坐在自己房間的軟榻上看書.墨景瑜愣了一愣,連忙回身關上了大門,低聲怒吼道:"你瘋了!這個時候你居然還敢大搖大擺的跑到這里來!"

墨景黎冷笑一些,不屑的挑眉道:"你害怕?不用擔心,定王府的人發現不了我."

墨景瑜定睛一看,這才發現墨景黎的大半和上一次又很不一樣了.原本引人注目的大胡子已經被替的干乾淨淨,原本有些蠟黃消瘦的臉也白淨的有些過分.身上還穿著一件大楚瑜王府的侍衛的衣衫.看上去倒是不像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而像是一個二十多歲有些病弱的青年人.

"你……"墨景瑜走上前來盯著墨景黎,靠得近了才發現墨景黎臉上的白有些不自然,原來是塗了一層粉.墨景黎這段日子過的並不舒服,想要養回原本養尊處優的模樣也不是短時間能夠辦到的,自然只能塗脂粉掩飾了.但是一個大男人,即使墨景瑜身為皇室中人同樣慣愛附庸風雅,卻也有些受不住他這一臉的脂粉.不由得皺了皺眉道:"你倒是無所不用其極."這樣的裝扮,不是熟悉墨景黎的人,只怕就是站在面前也未必能認得出來.難怪墨景黎有恃無恐了.

墨景黎臉上扭曲了一下,很快又恢複了平靜.

"你找我有什麼事?"墨景瑜問道,有把柄捏在別人手上的滋味並不好過,所以墨景瑜一點也不想看到墨景黎.墨景黎笑道:"自然是有事了,再過兩天就是定王府的宴會了.我要你幫我辦的事也是在那一天."

墨景瑜挑眉,等著他話.墨景黎道:"我要你在那一天,將定王府的那個墨禦宸帶出來."墨景瑜淡然的看著他,"你覺得我有能力將定王府的世子從守衛森嚴的定王府中帶出去?更何況,就算帶出去了,事後我要怎麼脫身?"

"這是你的問題."墨景黎事不關己的道,"辦法總是人想出來,只要你想自然會有辦法的."

墨景瑜斷然拒絕,道:"我沒有辦法."

墨景黎沉默了一下,沉聲道:"沒有辦法?那我提醒你一下……你沒有辦法,或許你帶來的那個皇帝有辦法."墨景瑜神色微變,"你想要利用皇上?"的確,墨隨云才十一二歲,都是孩子自然不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

墨景黎冷笑一聲道:"皇上?你叫的倒是順口!不要告訴朕你在擔心他,反正是墨景祈的兒子,就算是死了也跟你沒什麼關系.不是麼?"

墨景瑜沉默了許久,道:"我知道了.但是……你最好確定你真的有那個本事,若是半路上翻了船……定王府的暗衛和麒麟也不是吃素的."

墨景黎笑道:"你放心,真到了那一天,他們還有的忙.另外,還有一件事."

"墨景黎,你不要得寸進尺!"墨景瑜大怒,低聲吼道.看著他怒火中燒的模樣,墨景黎愉悅的笑了起來,悠然道:"不用擔心,這件事更加容易.定王府宴會那天,我要跟你一起去定王府."

"你瘋了!"墨景瑜咬牙道.

墨景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反駁.墨景瑜深吸了一口氣,粗聲道:"我知道了,但是你手里的……"墨景黎點頭道:"你放心,只要看到墨禦宸,朕自然會將你想要的東西全部給你."

"你最好而有信!"墨景瑜恨恨道.

"咔……"門外傳來一聲低沉的響聲,墨景黎臉色一變飛身撲了出去,"什麼人?!"大門被打開,一個明黃色的聲音匆匆轉過走廊,墨景黎冷笑一聲,趕上前幾步將人拎了回來.

看到被扔進屋里的墨隨云,墨景瑜臉色也難看起來.看著墨景黎問道:"怎麼辦?"墨景黎冷哼一聲道:"什麼怎麼辦?既然被他聽到了,殺了就是了."

墨隨云臉色慘白的坐在地上,驚恐的望著眼前的兩個人.他不心看到有人進了墨景瑜的房間,就悄悄過來想要看看是什麼人.卻正好看到墨景瑜回來了,卻沒想到聽到兩人的密謀,一時不慎撞到了牆壁,被墨景黎發現了.

"瑜王叔……"墨隨云驚恐的望向墨景瑜.墨景瑜皺了皺眉,道:"皇上若是突然死了,會引起定王府的懷疑.到時候……"

墨景黎想了想,也贊歎了墨景瑜的話.定王府現在對墨寶肯定是重兵保護,想要將他騙出來並不容易.至少在大楚來的人中,只有墨隨云的機會最大.但是……

"我……我什麼都不會的……黎王叔……"雖然墨景黎變化不,不過墨隨云還是認出了墨景黎.臉上的恐懼之色更重了,對于這個弄死了前任皇帝墨夙云的王叔,墨景祈留下來的無論是公主還是皇子,沒有人不怕他.

墨景黎眯眼,盯著墨隨云看了半晌,淡然道:"不想死……就給朕乖乖的聽話."

墨隨云連連點頭,抹著眼淚道:"我聽話……黎王叔,別,別殺我……"

看著他驚恐的模樣,墨景黎滿意的點了點頭,伸手將他拉了起來.墨隨云畏懼的站了起來,在墨景黎如刀鋒一般的目光下忐忑不安.墨景黎看著他問道:"知道要做什麼麼?"

墨隨云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點了點頭.

"能不能做到?"墨景黎問道.

"能."墨隨云飛快的點頭道:"墨禦宸,墨禦宸要我找他玩兒,這幾天我沒……沒去.我回頭去找他出來玩兒,他一定會跟我來的."

墨景黎唇邊勾起一絲陰冷的笑容,抬手拍了拍墨隨云的腦袋道:"很好,王叔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只要你在定王府宴會那天,將墨禦宸從定王府里帶出來.你就還是大楚的皇帝,王叔不會傷害你的."

墨隨云忍不住打了個寒戰,低聲道:"王叔,我知道了……"

上篇:南詔女王遇刺     下篇:寶受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