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寶受罰  
   
寶受罰

墨隨云回到自己房間里,立刻關上了門.掀開被子將自己塞了進去,躲在厚厚的錦被下簌簌發抖.他並不是特別淡笑的人,但是對于這位黎王叔,相信他的所有兄弟姐妹印象都是一樣的深刻.當初在南京的宮中,他們親眼看著墨景黎是怎麼折磨墨夙云的.還有他時不時掃向他們的陰鷙眼神,每一樣都給當時還年幼的墨隨云留下了深刻的陰影.這一次……墨隨云狠狠的抖了抖,更加抱緊了被子.剛剛他清楚的感覺到,墨景黎並不是嚇唬他而已,而是真的想要殺了她.

"不……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墨隨云低聲呢喃著,"要怎麼辦……怎麼辦?"將墨禦宸騙出來讓墨景黎殺死?墨隨云狠狠的搖了搖頭.雖然他不喜歡墨禦宸,潛意識里更是將他當成未來的敵人.但是現在……他還沒有資格跟墨禦宸還有定王府相提並論.所以,他現在的敵人絕對不是墨禦宸.還有定王……那個可怕的白衣白發的定王.如果他害死了墨禦宸……/墨隨云忍不住又抖了抖,不行……絕對不能惹到定王!但是……他該怎麼辦呢?

"誰要你死了?"一個笑嘻嘻的聲音傳入耳中.墨隨云怔了怔,半晌才回過神來猛然掀開被子,就看到墨寶正笑眯眯的坐在床邊好奇的看著自己,"你怎麼在這里?!"看到墨寶,墨隨云的臉頓時白了.連忙起身想要看看外面有沒有人.墨寶偏著頭笑道:"不用擔心,外面沒有人."

墨隨云微微松了口氣,盯著墨寶默默出神.墨寶也不在意,悠閑地坐在一邊看著站在床邊發呆的墨隨云.其實墨寶也知道,比起墨隨云,自己絕對算得上是幸福了.至少他從到大都是再所有人的保護之中快快樂樂的長大的,而不是像墨隨云這樣在後宮里戰戰兢兢的長大,如今還被大楚的朝臣和權貴當成傀儡一樣的擺弄著.這樣的況下,墨隨云還能心隱藏自己的心思,也難怪父王會對他另眼相看了.

墨隨云同樣也在打量著墨寶,心中反複的掙紮著.他知道,現在墨景黎很有可能還沒有走.如果他現在叫人來……很快,墨隨云搖了搖頭,墨寶絕不可能一個人來這里.就算他自己調皮定王府的人也會暗中保護的.就算墨景黎殺了墨禦宸,最後倒黴的承受定王的怒氣的還是他們.除非……墨景黎能夠殺了定王!但是,墨景黎能殺得了定王嗎?當然不可能,如果墨景黎有這個本事,這會兒皇位也輪不到他來坐了.

所以……不能傷墨禦宸!至少,不能讓墨禦宸死在這里!

"走!你快走!"墨隨云回過神來,拉著墨寶往窗邊推去.

墨寶有些驚訝的看著他道:"你這是干什麼?我來找你玩兒你就這麼趕我走?"墨隨云有些惱怒的道:"我今天不舒服,你先走!"

他越著急,墨寶越悠閑,笑眯眯的趴在桌子上道:"你不舒服就休息啊,我又不會打擾你."墨隨云急的簡直想哭,若不是他沒那個本事,簡直想要直接拎起墨寶扔出去了.墨寶輕輕地扇動著長長地睫毛,笑容可掬的望著他,慢悠悠的道:"你這麼著急干什麼?好像害怕別人知道我在這里似的.你放心,這里是璃城,就算瑜王知道我悄悄來這里,也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瑜王算個屁!墨隨云在心中暗罵道:"總之,你快點走!我今天不想跟你玩兒."

"我想跟你玩兒就行了,不如咱們出去玩吧?"墨寶眼睛一亮,笑眯眯的道.

"墨世子,我求您先回去行麼?"墨隨云忍不住呻吟,他這是為了誰的命啊.墨寶挑了挑俊眉,拍拍墨隨云的肩膀,低聲笑道:"好了,不逗你.兄弟,有什麼難處告訴我,在璃城的地面兒上還有本世子搞不定的事麼?"墨寶一副咱們是哥們兒,為兄弟兩肋插刀大包大攬的模樣.

墨隨云有些不屑的瞥了墨寶一眼,這麼一個比自己還要矮一截只知道玩兒的毛孩子能夠搞得定什麼?別讓墨景黎知道他在這里,然後被墨景黎給宰了他就謝天謝地了.墨隨云沒好氣的道:"總之,你給我快點走!"

見他不肯開口,墨寶也不再勉強,聳了聳肩道:"那我先回去了,有什麼事讓人到定王府來找我哦."

"我知道了,快走!"見他終于肯走了,墨隨云自然是滿口答應,連拉帶推的將他往窗戶邊上推.墨寶沒好氣的拍開他的手道:"一個地方走一次就差不多了.再走窗戶我等著被人抓麼?"走到房間的一角,墨寶縱身往一躍往牆上一個借力,就穩穩地坐在了房梁上.回頭對著墨隨云揮了揮手,墨寶便從房頂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揭開的地方鑽了出去.

看到墨寶露了這麼一手輕功,墨隨云還是愣了一愣.雖然他見過不少輕功比墨寶高明的,但是那些人都比墨寶大的多.這麼的年紀,能有這樣的身上難怪墨寶敢大白天的偷跑進大楚驛館了.總算將墨寶送走了,墨隨云也暗暗的松了口氣.

"皇上."門外傳來墨景瑜的聲音,墨隨云身子一僵很快有恢複了過來,走過去打開了門,"瑜王叔."墨景瑜站在門口,有些奇怪的看著墨隨云道:"怎麼把門給拴上了."

墨隨云咬了咬唇角,低聲道:"瑜王叔,我……我……"

墨景瑜了然的看著他道:"你害怕?"墨隨云重重的點了點頭,墨景瑜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道:"事到如今,我們卻是不得不為.皇上,你也不是孩子了,許多事應該明白的."

墨隨云臉一黯,低聲道:"我知道了,瑜王叔.黎……黎王叔走了麼?"

"走了!"墨景瑜沉聲道,提起墨景黎他的臉色也不太好看,低聲咒道:"那個瘋子!誰知道他又去干什麼去了!皇上不用害怕.後天……你只要按照王叔的辦法去做,不會有事的."

墨隨云乖巧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王叔."

見他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墨景瑜也知道剛才他肯定嚇得不輕.在墨景祁剩下的這些皇子里,墨隨云的表現已經算是不錯了.如果是已經駕崩的墨夙云碰到這樣的事,只怕已經嚇得哇哇大哭了.

"王叔不打擾你了,你好好休息吧."墨景瑜輕聲道.

"是,王叔."墨隨云低聲道.

墨景瑜拍拍墨隨云的肩膀,轉身走了出去.看著墨景瑜離開,墨隨云松了口氣,關上門回頭看了看已經沒有任何異樣的房頂,將自己重新摔進了厚厚的錦被里.

墨隨云的房間房頂上,兩個身形瘦的人影一動不動的趴著,因為選的位置正好在房頂的雕簷之下,又有樹枝當著,如果不是有人上了房頂走到跟前來也根本發現不了他們.墨寶毫無形象的趴在房頂上,笑眯眯的道:"原來是這樣啊."

旁邊的秦烈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低聲道:"還不走?你沒聽見麼,剛才那個墨景黎就在這里."墨寶有些遺憾的道:"只可惜咱們知道的太晚了,人都跑了."

"難不成世子還打算身先士卒,親自卻抓住那個家伙不成?"秦烈刻薄的嘲諷道.

墨寶翻了個白眼,"你聽過墨景黎武功很高麼?他潛進驛館來本世子就不信他還帶著侍衛不成?直接叫人撲上去咱們人多還怕抓不住他?"

秦烈聳聳肩道:"計劃很不錯,可惜人已經走了.我們還要趴到什麼時候?"墨寶抬頭看了看天色,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怎麼著也得等到天黑吧?"萬一被抓到了,雖然光天化日之下被發現了肯定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也肯定會打草驚蛇啊.

秦烈無所謂,挑了下眉道:"墨隨云似乎並不想照著墨景瑜的意思辦."

墨寶摸著下巴道:"只要他還沒傻徹底,就不會願意吧.墨景瑜是被墨景黎抓住了把柄,墨隨云可沒有.干什麼要陪著墨景瑜送死.無論最後成不成功,他都必死無疑."墨寶趴在房頂上托著下巴出神.看著他一臉怪笑,秦烈有些無語的撫平胳膊上的雞皮疙瘩,問道:"你又想干什麼?"秦烈深深的覺得,被派來陪伴這個定王府的世子簡直就是上天給自己的一個巨大考驗.墨世子性多變,風就是雨,熱衷挑釁定王,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樂此不疲.這也就罷了,膽大妄為行事莫測的時時刻刻都在考驗這他的心髒.

墨寶笑眯眯的戳了戳秦烈道:"你咱們能不能策反下面那個皇帝?"

秦烈望天,淡定的道:"人家拿你當假想敵,你覺得您能策反他麼?"

"這不一樣嘛."墨寶道:"我娘親了,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墨隨云現在不想跟定王府做對,現在跟定王府做對他得不到任何好處,而且還會倒大黴.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可以跟咱們合作?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啊,我覺得非要選一邊的話,他肯定甯願選擇跟定王府合作."

"可惜人家剛剛把你推出來了."秦烈悠悠的提醒道.

墨寶抬手抓了抓自己的腦袋,皺著俊俏的眉頭思索了半天,才道:"他不相信我."之前演戲演過頭了,在墨隨云眼里他大概就是一個什麼都不懂,只會吃喝玩樂的孩兒.

"那你想怎麼樣?"秦烈問道.墨寶道:"你在這兒等著,我再下去."秦烈也知道自己根本不過墨寶,默默無聲的趴會了原處,看著墨寶將剛剛才放回去的琉璃瓦再一次一片一片的扒開,然後從洞口又跳了下去.

等到晚上夜幕降臨,墨寶才帶著秦烈一臉愉悅的回到了定王府中.才一進門就看到站在門口等著他們的墨叔投來一個憐憫的眼神,墨寶頓時覺得大事不妙.連忙蹭到墨總管跟前,乖巧的笑道:"墨爺爺……"

墨總管連忙道:"老奴不敢,世子稱呼老奴總管就可以了."

墨寶可不在乎這個,笑眯眯的問道:"墨爺爺,我父王和娘親在哪兒?"墨總管道:"王爺和王妃都在書房等著世子呢."墨寶的肩膀頓時垮了下來,哭喪著臉道:"完蛋了."早上出門的時候忘了跟娘親和父王要晚點回來.墨寶堅決不承認自己是沒有考慮到大楚驛館好進可能不好出這一現狀.另外和某人勾搭上一時有些得意忘形忘了時間.

墨總管憐愛的拍拍世子的肩膀道:"王爺和王妃正等著世子呢,世子快去書房吧."

我能不去麼?墨寶可憐巴巴的望著墨總管.

墨總管給他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墨寶只得耷拉著腦袋往書房的方向慢慢的走過去了.

"喲?咱們的世子回來了啊."書房里,墨修堯正斜倚在軟榻上拿著一卷書懶洋洋的翻開著.看到墨寶進來,投給他一個似笑非笑的眼神.墨寶心翼翼的看向坐在另一邊的葉璃,臉色更加苦悶.只見葉璃端正的坐在凳子上,神色淡然的看著他.除了在他進門的時候眼底閃過一絲放心以外,竟然沒有絲毫別的表.墨寶嘴里發苦,娘親生氣了比父王生氣了還要糟糕.

"娘親,寶回來了."走到葉璃跟前,墨寶聲的道.

葉璃淡淡的看著他,輕聲問道:"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墨寶低聲道:"孩兒去大楚驛館找皇帝玩兒了."

其實這些事葉璃和墨修堯怎麼會不知道?就是墨寶偷偷跑出去,身邊也還是跟著不少人的.而且墨寶一向也很有分寸,一般不會故意甩掉跟隨的暗衛.若不是這樣,墨寶這麼晚沒有回來,整個定王府早就已經鬧翻了.

葉璃含笑看著他道:"看來大楚驛館很好玩兒?讓你忘了時間回府?明天娘親就去問問瑜王,他大楚驛館里到底有什麼東西這麼吸引我們的世子."

葉璃一向不愛太過約束孩子,所以墨寶一直都是自己自*自在的在璃城里到處跑的.但是有一條,除了在驪山書院以外,日落之前必須回家.就算是去徐家暫住,也必須提前派人回來通知一聲.但是今天墨寶到了這個時候才回來不,從頭到尾就沒有跟任何人過他干什麼去了.若不是有暗衛跟著,在尋常人家這會兒一家人早就急死了.

"娘親……是寶思慮不周,寶知道錯了."墨寶苦著臉認錯,他急匆匆的潛進去找墨隨云,確實是什麼都沒有交代過.也可能是知道有暗衛跟著自己,所以才這麼的有恃無恐吧.

"哪兒錯了?"葉璃問道.

墨寶乖順的低下頭,"寶不該偷跑出去不告訴娘親和父王,不該太晚回來還忘了讓人回來稟告讓娘親擔心,不該偷偷跑去找大楚的皇帝……"

看著兒子低著頭可憐兮兮的模樣,葉璃心中一軟.抬手揉揉他的腦袋道:"璃城里的大事娘親和父王也沒有瞞著你,南詔女王和王子被墨景黎挾持的事你也是知道的.如今墨景瑜和墨景黎也是不清不楚的,你還自己送上門去.萬一墨景黎拼個魚死網破傷了你,到時候要怎麼辦?"

"娘親,孩兒錯了."感受到娘親的擔心,墨寶更加愧疚了.他一心覺得墨隨云很傻很呆,想要找他探聽點消息.只認為光天化日之下,就算墨景瑜和墨景黎勾結也不敢對他怎麼樣.卻忘了狗急跳牆,萬一墨景黎理智全失想要跟定王府拼個你死我活,自己跑進大楚驛館的他就是最好的籌碼.

葉璃抬手敲了下他的腦袋,淡淡道:"既然知道錯了……禁足三個月.每天寫書法三十篇,拿給你大舅舅檢查."

"娘親……"墨寶真的想要哭了,禁足是所有懲罰里面墨寶最討厭的.不能出自己的院子,也沒有人會去找他玩兒.只有老師每天輪流來上課.更不用還有三十篇的書法字了.跟抄書不一樣,練書法的要求就要嚴格許多了.而書法極好的大舅舅對這個要求更是極嚴,墨寶剛剛開始練字的時候,有時候十篇字里面也挑不出一篇讓徐清塵滿意的.也就是,娘親的三十篇他最後可能要寫四十五十甚至上百篇.

葉璃淡淡的看著他,含笑不語.墨寶頓時知道娘親這里沒希望了,只得眼巴巴的望著不遠處的墨修堯,"父王……"

墨修堯坐起身來,朝著一臉哀求的望著自己的墨寶挑了挑眉,淡然笑道:"阿璃,這樣罰寶不合適."葉璃秀眉微揚,有些意外的看著墨修堯.平日里若是看到她罰墨寶,墨修堯只會嫌罰的太輕,不火上澆油就算是很不錯了.會替墨寶求,倒還是頭一次.

"哪兒不合適了?"葉璃問道.

墨修堯輕聲道:"過兩天就是麟兒和心兒的周歲宴,到時候寶這個做哥哥的卻被禁足了,豈不是……讓外人看了笑話?"

葉璃凝眉,這樣的大型宴會,墨寶這個定王府的世子不參加確實不過去.不過這也不算什麼大事,到時候再放出來就是了.

墨修堯走到葉璃身邊坐下,笑道:"我知道你是擔心寶的安全,所以才想將他禁足.不過,寶已經不是孩子了,這一次應該也是意外.寶,是不是?"

見父王替自己,墨寶喜出望外,連連點頭道:"是啊,娘親.孩兒不是故意晚回來的,孩兒在驛館里聽到了很重要的事."

"看."葉璃點頭.

墨寶連忙把自己在驛館聽到的,還有和墨隨云的談話都了一邊,然後才道:"所以,孩兒是怕萬一被大楚的侍衛發現了,豈不是打草驚蛇了.所以……所以才等天黑了才跟秦烈出了驛館的.娘親,孩兒真的知道錯了."

葉璃臉色微變,"墨景黎在驛館里,怎麼不讓人出來稟告?萬一出了什麼事……"墨修堯抬手握住葉璃有些微涼的手,看著墨寶道:"所以,你跟墨隨云談妥了?"

墨寶有些無奈的道:"我隨云不相信我.必須在有人代表父王去一趟才行."

墨修堯沉思了片刻,點頭道:"回頭我讓韓明月去一趟."完,拍拍墨寶的腦袋道:"你做的很好,父王很欣慰.不過……還是稍顯魯莽了一些.阿璃,他的懲罰就移後半個月吧."

"父王!?"聞,墨寶哀嚎起來.父王不是替他求麼?為什麼……為什麼還是要懲罰?

墨修堯笑容可掬的看著兒子,柔聲問道:"怎麼?不滿意麼?那要不就依你娘親的,從明天開始禁足怎麼樣?"墨寶頓時蔫兒了,垂頭喪氣的搖頭道:"沒有,謝謝父王."

墨修堯滿意的點頭道:"這才是父王的好兒子,乖,回去用了膳休息吧."

卑鄙!墨寶在葉璃看不見的地方,以眼神凌遲墨修堯.

墨修堯回以一笑:是你自己做錯事被你娘親抓住了尾巴,關本王什麼事?

你明明墨隨云的事交給我辦!

本王沒你可以半夜才回家.

再一次敗在了父親的手中墨寶一邊默默的磨牙,一邊乖巧的告退,"娘親,父王,孩兒告退."葉璃點點頭,輕歎一聲,揉揉兒子的頭發道:"早些回去休息."

看著墨寶走出去,葉璃有些無奈的輕聲歎了口氣.墨寶太聰明,學得也多,她並不願意這樣束縛著他.但是他又實在是太了,性格里總還是免不了有幾分孩子的沖動和任性妄為,讓人不得不擔心.

墨修堯摟著她,柔聲安慰道:"別擔心,寶會慢慢長大的,本王跟他這麼大的時候,還不如他呢."這可算的上是墨修堯這個做父親的對兒子最高的贊譽了,可惜墨寶永遠也不會知道.

葉璃靠在他懷里,輕輕點了點頭.

上篇:清柏歸來     下篇:清塵公子的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