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周歲宴前  
   
周歲宴前

陳秀夫和雷騰風出了大門,走廊的轉交處轉出兩個人來.兩個男子一個白衣如雪,一個衣似火.鳳之遙望著不遠處兩人站過的地方皺眉問道:"王爺將西陵的事交給秀亭先生辦,會不會有問題?"不是他不相信陳秀夫對定王府的忠誠,而是陳秀夫到底原本是個西陵人,這事交給他辦本身就比給一般的定王府下屬來辦要麻煩的多.不得就弄得陳秀夫里外不是人.

徐清塵微微搖頭,淡然道:"以秀亭先生的能力處理這點事自然不在話下,他的人品也絕對可以信得過.所以定王才將這件事交給他處理.只要他將這件事辦好了,以後他就能夠坐穩左相之位,誰也不能多什麼了."

鳳之遙點點頭,反正對于人心揣度這些事,他是遠遠不如墨修堯和徐清塵的.既然這兩個人都覺得沒問題,自然就是真的沒問題了,"抓周就要開始了,這兩個做父母的卻不見人,咱們還是去提醒一聲吧.免得讓客人久等."

徐清塵淡淡一笑道:"他們在書房,我去內院帶麟兒和心兒出來,通知他們就有勞鳳三公子了."鳳之遙看著清塵公子翩然而去,聳了聳肩自己轉身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定王府抓周的儀式定在中午午膳過後,客人們來到王府觀看完兩位世子和公主的抓周儀式稍事休息就可以直接參加晚上的晚宴了.其實對于周歲的孩子來,所謂的晚宴也沒什麼重要的了,參與的還不都是這些大人,對于他們來最重要的也就只有抓周了.

內院里,華天香幾個正圍著兩個娃娃團團轉,因為擔心寶寶會犯困,上午的時候眾人哄著兩個寶寶睡了一覺,徐清塵到來的時候兩個寶寶剛剛醒過來,正是精神百倍的時候.特別是比較活潑的麟兒更是爬來爬去甚至想要爬上爬下,幾個姑娘加上孩子的奶娘只能一步不離的盯著他深怕他一個不心就磕著碰著了.

心兒倒是比較安靜,只是乖乖的坐在軟榻上,看著弟弟在地上走了走去,爬來爬去就拍著手咿咿呀呀的叫好.聽到姐姐的叫聲,麟兒更加興奮,也折騰的更加厲害了.

"呀呀……九,舅……"軟榻上,心兒指著門口高興的叫了起來.眾人看向門口,便看到徐清塵站在門口含笑看著心兒.墨無憂捏捏心兒的臉笑道:"你這丫頭到時機靈,都會叫舅舅了,還會認人呢."

徐清塵進來,俯身抱起心兒,笑道:"心兒,你在叫舅舅麼?"

"咯咯.久久.舅!"心兒顯然很喜歡這個大舅舅,坐在徐清塵懷里咯咯笑個不停.旁邊的麟兒看了看姐姐,再看看站在跟前的徐清塵,搖搖晃晃的走過去拽住徐清塵的衣擺晃了晃,"抱抱,姐姐……"

徐清塵看看自己手里的心兒,在看看拉著自己衣擺眼巴巴望著的麟兒,臉色不由的僵了僵.眾人看著風雅出塵的清塵公子一手抱著孩子,腳邊還站著一個孩子拽著衣角,頓時覺得這一幕怎麼看怎麼喜感.清塵公子和抱孩子這件事總感覺像是南轅北轍風馬牛不相及的.

墨無憂趴在華天香肩膀上,捂著嘴偷偷的悶笑起來.

徐清塵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跟前的兩個寶寶.雖然清塵公子名揚天下,但是徐清塵的孩子緣其實並不太好,比如徐家的徐知睿,還有人精一樣的冷君涵就不怎麼愛親近徐清塵.但是顯然定王府的這幾個孩子都會十分喜歡這個大舅舅的.

無奈,徐清塵只得將心兒放下來,自己蹲下來摟著兩個娃娃在自己懷里十分興奮的娃娃含笑安撫著.

"大哥,你怎麼也在這里?"門口,葉璃含笑看著眾人道.他身後,墨修堯掃了一眼在徐清塵懷里歡騰的兩個孩子,走上前來朝著心兒伸出手,"心兒."

心兒眨了眨靈動的眼睛,對著墨修堯露出一個純真的笑容,"爹爹……抱抱.娘娘……"墨修堯得意的將女兒抱在懷里,麟兒倚在徐清塵懷里,眨巴著眼睛看了看墨修堯,委屈的撇了撇嘴轉過身拿屁股對著墨修堯.孩子特別是一直在一起的孩子,總是一個做什麼另一個就也想跟著做什麼.麟兒未必真的喜歡墨修堯抱自己,但是看到墨修堯只抱著姐姐不理自己,還是感覺到不高興了.

墨修堯俯身,從徐清塵懷里將麟兒拎了起來,笑道:"臭子,這麼就知道和姐姐爭風吃醋了麼?"被拎著衣服提在手里,麟兒也不覺得難受反而有趣的晃了晃自己的身子咯咯的笑了起來.墨修堯抱女兒素來是輕柔憐愛的,但是抱男孩兒就沒那麼客氣了.包括墨寶時候一樣是被拎過來拎過去的.葉璃上前一步從他手里將麟兒抱了下來,責怪的瞥了他一眼,才看向徐清塵笑道:"大哥這會兒有空了麼,竟然到這里來了."

徐清塵沒好氣的掃了墨修堯一眼道:"哪兒有你們有空啊?外面有父親和二叔還有墨總管他們看著,我進來歇息一會兒.另外,吉時快要到了,我來看看麟兒和心兒准備好了沒有."

墨修堯不以為意,"他們有什麼需要准備的?"抓周不就是直接放到擺滿了東西的桌子上,隨便他們抓麼.

徐清塵含笑不語,走到一邊做了下來,看看房間里問道:"寶他們不是在這里麼?"華天香道:"剛剛他們內院里無聊,要出去看熱鬧."

徐清塵皺了皺眉,點頭道:"讓他們心一些,今天人有些多."

墨修堯笑道:"派人跟著他們呢,不會有事的."

不一會兒,抓周的吉時便到了.抓周的儀式定在定王府前院的大堂里.墨修堯和葉璃抱著兩個寶寶來的時候,大堂里已經坐滿了賓客.雷騰風墨景瑜耶律泓等各國使臣都已經悉數到場.就連剛剛受了傷,有因為擔心安溪公主和王子安危而神色蒼白的普阿也在場.還有定王府的文武官員,只要是在璃城的,夠得上品級的也都到了,坐在做上方的自然是須發皆白的清云先生.

看到葉璃和墨修堯結伴而來,眾人連忙起身見禮.

"外公."葉璃走到清云先生跟前,淺笑道.清云先生含笑接過她手里的麟兒笑道:"有一個月不見了,這兩個孩子有長大了一些了."葉璃點頭笑道:"孩子長得快,過不了多久就能到處跑了.麟兒,叫太公."麟兒雖然還,卻機靈的很.而且過去的一年也沒有少見清云先生,對這個白胡子的老公公自然是有印象的.歡喜的抓著清云先生雪白的胡須叫,"太公公……"

清云先生滿是皺紋的臉上也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好孩子,麟兒乖……"

"太公!"墨修堯懷里的心兒也不甘示弱.

清云先生臉上的笑容更深了,無論是徐家還是定王府女孩兒都是十分稀缺的,自然也就更加疼愛.清云先生連連點頭道:"好孩子,麟兒和心兒都長得好."清云先生取出一對玉佩給了麟兒和心兒一人一個.

葉璃低頭一看,這是一對麒麟和鳳凰玉佩.玉是極品的羊脂白玉,通體雪白瑩潤看不到絲毫的雜質.而且雕工十分精致,並且葉璃看著很有幾分眼熟.葉璃記得,她也有一塊這樣的玉佩,不過是青玉雕玉蘭花的.那是她出生的時候外公送的,據是外公親手雕琢的.世人只知道清云先生才絕天下,卻不知道清云先生還精通許多旁門技藝.就連一般的讀書人不會特別感興趣的雕刻之術也稱得上是大家.這兩塊玉佩顯然就是清云先生親手雕琢出來了.清云先生如今已經過了八十高齡要雕琢出這樣精致的兩塊玉佩實在是殊為不易.葉璃眼睛微,望著清云先生低聲道:"外公,麟兒和心兒還,你不必為他們……"

清云先生搖搖頭,一邊逗弄著懷里的麟兒,一邊道:"孩兒家帶古玉不好,這塊玉不錯,正好給兩個孩子做一塊玉佩怎麼了?"

心兒還在墨修堯的手里,一只手抓著玉佩揮舞著,興奮的朝清云先生招手,"公公……太公公……心心抱抱……"一邊著一邊就踢動著腿要往清云先生那邊去.墨修堯無奈的只得將她也放到清云先生的坐榻里.幸好這坐榻十分寬大,因為清云先生年紀大了還特意鋪上了厚厚的墊子,倒也不用擔心她磕著了.

看到外重孫女兒如此親近自己,饒是清云先生如此的人也忍不住笑開了顏.

底下坐著的眾人看著這一家子也不由十分感慨.無論是葉璃墨修堯還是徐家的一家子都是極為養眼的人物,如今這麼多人站在一起圍著清云先生笑晏晏,更是讓人覺得老天果真是有偏心的.再看看坐在清云先生身邊的兩個粉雕玉琢的娃娃,所有人都不由得露出又妒又羨的神色來了.

站在清云先生身邊,葉璃往下望去時卻是一怔.他看到殿下不遠處不起眼的角落里,葉文華獨自一人站在那里,神色有些複雜難辨的望著她……或者望著正抓著她的手咿咿呀呀個不停的麟兒.葉文華自從來到璃城之後一直很少出門,甚至也很少見外人,所以能夠認識他的人也並不多.

見葉璃怔住,墨修堯也跟著望了過去,自然也看到了葉文華.輕輕摟了下葉璃,墨修堯輕聲道:"阿璃,有什麼要的就去跟他吧."對于葉文華,墨修堯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喜惡.最多的厭惡也就是覺得當年葉璃在葉璃所受的委屈,雖然不能全是因為葉文華但是至少葉文華這個做父親的對葉璃這個唯一的嫡女確實不怎麼樣?這幾年葉文華在璃城也算是安分守己,並沒有仗著自己是定王妃父親的身份就有什麼妄想,所以墨修堯對他的態度也就好了一些.偶爾逢年過節也會讓人送些禮物到葉家去.畢竟葉璃就算跟徐家再親近,她也是姓葉的.比起定王府的娘家貧困潦倒無以為生,花點錢讓葉文華安享晚年明顯對葉璃的名聲更好一些.當然這些的前提都必須是葉文華安分,知道分寸進退.

葉璃微微歎了口氣,點了點頭.

對于葉文華這個父親,她確實是沒有什麼感覺,無論愛恨都沒有,只是有些為母親感到惋惜罷了.葉璃對葉文華的印象甚至比不上自己前世其實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的父母.即使前世的父母同樣忙碌,時候也沒怎麼相處,上了軍校入伍之後更是一年難得見一次面,但是也依然比葉文華給她的印象和感要深刻得多.

"父親."甯靜的偏廳里,葉璃平靜的看著眼前已經有些蒼老的葉文華.葉文華的年齡如今也不過剛剛五十出頭,但是鬢間已經滿是白發,穿著一身不起眼的儒衫,比起十幾年在楚京的時候倒是更有幾分讀書人的模樣了.只是一年多不見,葉文華也老了許多.也是,這一年多葉玥和葉瑩接連去世,這兩個還都是葉文華比較疼愛的女兒,無論如何也不能不感到傷心的.

"璃……璃兒……"看到葉璃走進來,葉文華的神色有些窘迫.曾經他以為不起眼的嫡女,曾經他怨恨過的女兒,曾經他想著就當沒有過的女兒,在不靠著他這個父親的地方已經成長為一個令全天下仰望的傳奇女子.其實……他這個做父親的原本就幫不上什麼忙.葉文華淡淡的苦笑.

"父親請坐吧."葉璃輕聲道.起來,這一次倒是定王府的屬下有些思慮不周,麟兒和心兒的周歲宴,竟然忘了給葉家發帖子.當然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也是葉璃和墨修堯的態度造成的.葉文華點點頭坐了下來,立刻又丫頭過來上了茶又退下.

兩人沉默的喝了一會兒茶,葉璃才問道:"許久不見,父親可還安好."

"好,都好.你祖母也很好."葉文華點頭道.葉璃淡淡一笑,如果她對葉文華沒有什麼感的話,對葉老夫人就更加談不上什麼感了.葉文華好歹她時候還疼過她,母親過世之後偶爾也還會幫著她,但是葉老夫人卻是在母親還在世的時候就對母親看不順眼,看著她的眼神里就沒有過除了算計和漠視以外的任何感.

葉文華也明白葉璃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抬手從衣中取出一個木盒放到桌上道:"今天是兩個孩子的生辰,這是……這是我送給他們的禮物."

葉璃從秦風手中接過木盒打開一看,有些驚訝的望向葉文華.有些陳舊的紫檀木雕的盒子里,放著一塊暖玉和一對玉鈴鐺.暖玉以前見過,據是葉家的傳家寶,確實是一塊價值不菲的極品暖玉.當初葉老夫人還拿著炫耀過據葉家祖上也是有名望的大家族.後來王氏生了葉容想要那塊玉,葉文華也沒有給.而那玉鈴鐺雖然沒有見過,但是其價值也絕不再暖玉之下.雪白的羊脂白玉雕琢出來的精致鈴鐺,鏤空的精致花紋隔著里面一個兩顆玉珠,輕輕一搖叮咚作響煞是好聽.

"這太貴重了……"葉璃道.葉家如今早已經不是當年楚京的葉家,何況葉家的家底本身就不厚.只怕葉文華送出的這兩件禮物就已經比葉家現在所有的財產加起來還要昂貴了.

葉文華擺擺手,拒絕了秦風送回來的盒子道:"我也就剩下這麼兩件能拿出來見人的東西了.給了兩個孩子還能當個玩意兒,留在葉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沒了.何況……這玉鈴鐺也是你母親的遺物,就送給心兒玩兒吧."

見葉文華如此堅持,葉璃無奈只得收了起來輕聲道:"我替兩個孩子多謝父親."葉文華搖了搖頭沒有話.

葉璃想了想,問道:"夙云可還好?"上次徐清塵從江南回來,便也將墨夙云帶了回來.只是墨夙云身體虛弱,膽子也.無論是定王府還是徐家都沒有人專門照顧他.之前葉璃也跟徐清塵商量好了將孩子送去葉家.

葉文華歎息道:"還好.他現在改名叫葉夙,那孩子吃了不少苦,膽子實在是不大.還有就是他的身體……"墨夙云的身體實在是被糟蹋的不成樣子,即使是沈揚和林大夫親自把脈都雙雙搖頭,表示沒有把握讓墨夙云活過二十歲.這半年來,墨無憂每隔半個月就上門為他看診一次,也只是不好不壞的拖著罷了.墨無憂並不知道墨夙云其實不是墨景祈的兒子,所以對這個可憐的異母弟弟也很是憐惜.

葉璃道:"若是他的身體需要什麼藥,盡管讓無憂來定王府取便是了."

葉文華點點頭,父女倆一時間竟是相對無.好半晌,才聽葉文華低聲道:"璃兒,瑩兒的身後事……"葉璃垂眸,輕聲道:"四妹並不願意離開黎王府,死後,黎王以王妃之力厚葬了她."葉文華長歎了一口氣道:"這就好……這就好……"他前半生汲汲于名利,接過唯一的兒子教的不成樣子,幾個女兒除了一個庶女平平淡淡的過日子以外,也只有葉璃這個嫡女過的幸福了.但是這樣的幸福也是葉璃經過了多少事才得來的.這些年,葉文華雖然足不出戶,但是該知道的卻也都是知道的.葉璃這些年經曆的事,別是尋常女子就是大部分的男人也難以承受的.作為父親,他除了驕傲也沒有什麼可的了.

看著葉文華這樣蒼老黯然的模樣,葉璃心中也不由得有些難受.歎了口氣,葉璃問道:"父親,可還記得趙姨娘?"

葉文華一愣,過了半晌才想起來自己當年還有這麼一個得寵的妾.趙姨娘當年也算是很得寵了一段時間,不然也不會被王氏認為對自己有威脅.但是她身份太低,在葉文華身邊的時間又太短了,轉眼過了十幾年,葉文華的印象也就不太深刻了.

"她……她不是去云州了麼?"葉文華有些疑惑的道,有些不解葉璃在這個時候提起這個已經十幾年沒有音訊的女人做什麼.

葉璃點頭道:"不錯,父親可還記得,當年她離開楚京的時候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

"你是……你是她……"葉文華不由得驚動的站起身來,在接收到秦風警告的視線之後才察覺自己的失態,但是孩子的事對他來沖擊實在太大了,"璃,璃兒?"

葉璃平靜的點頭道:"不錯,當年還沒有傳出那個消息之前我就知道了.她來求我王夫人會對她和孩子出手,但是我當時已經要嫁入定王府了,根本沒有時間管她.所以就給了她建議讓她去云州.在云州徐家多少也還能照顧一些."

"那……那個孩子是……"葉文華心翼翼的問道.葉容已經徹底讓他失望了,如果那孩子是個男孩兒,自然就是葉文華唯一的希望.但是如果是個女孩……葉文華有些忐忑不安.

葉璃垂眸,淡淡道:"是個男孩,今年已經十二歲了.當初孩子出生以後趙姨娘來信問過我,我為孩子取名葉子安."

"子安……子安好……璃兒,多謝你……我這個做父親的一直……"葉文華著眼睛,愧疚的望著葉璃.這些年,葉文華並不是沒有想起過那個孩子,但是等到他派人去找的時候葉家在云州的別院早已經易主,趙姨娘也不知去向.

葉璃搖搖頭,道:"那孩子現在在驪山書院念書,當年徐家到璃城之後不久,趙姨娘也賣了云州的別院到了璃城.現在驪山書院下不遠處置辦了一些田產在那里生活."

"多謝你,璃兒."葉文華不知道還能什麼,只能重複著道.葉璃嫣然一笑,淡淡道:"謝什麼,他也算是我的弟弟.父親若是有空可以去看看趙姨娘和子安,我也聽了……王夫人這兩年鬧得越發的不像樣子了."葉文華一愣,連忙道:"你放心,我會管束好她們,不會讓葉家在外面壞了你的名聲的."

葉璃淡淡搖頭,沒有再什麼.

上篇:西陵示弱     下篇:寶寶抓周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