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寶寶抓周記  
   
寶寶抓周記

"王妃."卓靖走進偏廳來看了看葉璃和葉文華,恭聲叫道.葉璃點頭,含笑問道:"有什麼事?"卓靖道:"王爺,世子和公主的抓周儀式快要開始了,請王妃過去."葉璃點點頭問道:"世子可過來了?"卓靖搖搖頭道:"沒有看到世子."

葉璃有些無奈的示意卓靖先去找墨寶,一邊起身跟葉文華笑道:"父親,我們也過去吧.快要開始了."葉文華微怔了一下,連忙點頭道:"好,咱們過去吧."

進了大廳,大廳里已經熱鬧沸騰了.定王府專門准備了一張五六尺長的一張大桌子,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兩個寶寶被徐清炎和徐清鋒一人一個抱在手中.看到葉璃過來,立刻歡騰著朝葉璃伸出手.葉璃含笑摸摸寶寶的臉問道:"開始了麼?"

旁邊墨總管沉聲道:"吉時已經到了,世子和公主可以開始抓周了."

葉璃拍拍手,笑道:"讓他們過去吧."

徐清炎笑嘻嘻的將麟兒放到桌面上,旁邊徐清鋒也跟著將心兒放了上去.兩個寶寶好奇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雖然被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但是兩個寶寶誰也沒有怯場,反倒是興致勃勃的擺弄起桌上的東西來.

之間心兒拿起手里的一只黃金做成的算盤好奇的撥弄了兩下,旁邊韓明晰不由得笑道:"難道公主將來想要做一個大富商?"話還沒完,就將心兒咯咯的笑了起來,然後飛快的將算盤塞進了麟兒的懷里.麟兒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玩意,似乎偏著腦袋想了想,扭過身子將算盤放在身後,然後抓起身邊的一本書塞進了心兒懷里.

心兒似乎也不敢示弱,咯咯笑著抓起不遠處的一支筆塞給麟兒.于是姐弟倆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玩起了你一件我一件的休息.

鳳之遙睜目結舌的望著眼前兀自玩得高興的姐弟倆,"他們這是在干什麼?"葉璃看了看姐弟倆身後各自堆成一堆的東西,也忍不住莞爾一笑.她也不知道他們是再干什麼.想了想,葉璃拍拍手對兩個寶寶笑道:"麟兒,心兒,選一樣喜歡的來過來給娘親."

兩個孩子也不知道聽明白葉璃的話沒有,只是看到葉璃朝他們攤開了手,猶豫了一下之後麟兒率先爬了起來.之間他在長長地桌子上走來走去,不一會兒又抱回了一對的東西.其中有一把精致的劍,有一個巧的紫檀木盒,還有一副畫卷.只是他的兩只手根本保不住這麼多東西,剛走了幾步就掉了一地.他想了想,將畫卷推向心兒的方向,自己抱起劍和紫檀木盒繼續往前走,走到一半又隨手將木盒丟了,撿起了一個青玉的印璽,然後一手拎著劍一手拎著印璽朝葉璃的方向走了過去.

"恭喜世子將來武功蓋世,統領千軍萬馬!"原來,麟兒最後撿起來的印璽是一枚軍中的帥印.

麟兒撲進葉璃的懷中,將帥印交給葉璃,"娘親……麟兒乖乖……"葉璃含笑抱著兒子,低頭親親他的腦門笑道:"嗯,麟兒乖."

依舊坐在桌子上的心兒見弟弟走了,撇了撇嘴.淡定的看了一眼周圍圍觀的眾人慢慢的也開始動起來了.雖然是姐姐,但是她走路卻還不如麟兒穩當,走了幾步就停了下來然後依然在桌上爬來爬去.看到喜歡的東西就往自己剛剛坐著的地方扒拉.不一會兒她身邊就對了一大堆東西.男孩兒喜歡的兵器玩具,女孩兒喜歡的首飾珠寶文房筆墨應有盡有.等到她覺得夠了,便坐在那里不再動彈了.

葉璃有些哭笑不得,"心兒,選一樣你喜歡的拿過來."

心兒看了看葉璃,猶豫了一下低頭看看自己跟前的一大堆東西.水靈靈的大眼睛轉了轉,又爬起來朝著桌子邊上爬去,眾人怕她跌下來,連忙上前.只見心兒抓住離她最近的徐清炎的衣就往回爬去,一直將徐清炎帶到自己堆好的東西跟前,然後就睜著大眼睛啞巴吧的望著他.

徐清炎一陣無語,見眾人都望著自己只得無奈的摸摸鼻子問道:"心兒,你想要舅舅幫你拿?"心兒咯咯一笑,徐清炎只得問道:"要哪一件?"

心兒開始一件一件的將東西往徐清炎跟前推.徐清塵無奈的望向葉璃和墨修堯,哭笑不得,"璃兒姐姐,你們這個公主可真夠貪心的."

旁邊的人看到公主這一番動作也覺得十分有趣,墨景瑜笑道:"看來公主是興趣廣泛,將來必定一生富有天下什麼都不愁了."

眾人也齊聲恭喜定王和王妃好福氣云云,最後只有徐清炎被迫幫公主將所有的東西都替她收起來,因為他不收起來公主就趴在一對東西上不肯動.

抓周儀式其實也很簡單,兩個寶寶抓完了就被人抱下去了.來觀禮的賓客們被請到花園里賞景品酒閑談,順便等待晚上的夜宴.

定王府眾人則聚在花廳里,兩個寶寶還抓著自己的戰利品在大人懷里玩的不亦樂乎.徐清炎一臉好笑的抱著心兒,他身邊的桌上還放著心兒的戰利品.心兒手里正抓著一個精致華麗的珠寶盒子專注的研究著.

"寶還沒有回來?"葉璃皺眉問道.

徐清鋒皺了皺眉道:"還沒有,知睿和君涵還有秦烈也不再府中.不過他們應該沒事,如果真的有什麼事,跟著他們的人也會回來稟告."葉璃看向墨修堯,墨修堯含笑點了點頭道:"阿璃放心便是,寶他們不會有事的."

葉璃點點頭,看向秦烈問道:"南詔女王怎麼樣了?"

秦風皺眉道:"安溪公主雖然易了容,不過並沒有到我們認不出來的地步.她被人帶著在城里亂轉,墨景黎應該不是想要對安溪公主做什麼,而是想要借著安溪公主引開我們的注意力."葉璃沉吟了片刻,道:"看准機會,不管怎麼……先救出安溪公主再."

"王爺,王妃,不好了."門外,墨總管匆匆來稟告.

"出什麼事了?"墨修堯淡然問道.墨總管沉聲道:"普阿王夫不知道從哪兒聽了安溪公主的消息,帶著人沖出王府去救安溪公主去了."

"胡鬧!"葉璃皺眉,對方敢大搖大擺的帶著安溪公主在城里到處走動,不會沒有絲毫准備,普阿就這麼沖出去未免太過冒險了一些.想了想,葉璃道:"卓靖,你帶人去……"

"不,阿璃,我們親自去."墨修堯站起身來,拉著葉璃的手輕聲道.

葉璃微微蹙眉,如今定王府賓客如云正是需要定王坐鎮的時候,何況這種事也沒有嚴重到需要定王和王妃親自出馬的地步.墨修堯微笑道:"走吧,普阿和安溪公主來者是客,咱們去瞧瞧."

葉璃無奈的輕歎了一聲,道:"你去就去吧.三哥."徐清鋒笑道:"璃兒放心,定王府的安慰交給我們便是."

璃城某處不起眼的街上,因為今天時候特殊日子,璃城里顯得格外熱鬧,但是一些比較偏僻的街道也就比尋常更加冷清了.等到葉璃和墨修堯趕到的時候,普阿帶來的南詔侍衛已經跟墨景黎的人動上了手.雖然墨景黎的人並不多,但是每一個卻都身手不俗.最糟糕的是,他們被普阿的侍衛逼近了街邊的一個酒樓.而且將酒樓里的酒全部砸碎了,只要眾人敢踏入酒樓一步,他們就會立刻放火與安溪公主同歸于盡.

"定王,定王妃!"看到葉璃和墨修堯到來,普阿連忙迎了上去有些焦急的明況.葉璃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現在的況不是他們打不過這些人,而是他們投鼠忌器.這些人敢這樣做明顯是存了必死之心,只要他們敢輕舉妄動這些人一點燃火種,整個幾乎被烈酒澆透了了酒樓就會離開變成火海.萬一傷到了安溪公主,那就弄巧成拙得不償失了.

普阿也知道是自己沖動了,但是妻子和兒子失蹤這麼多天,讓這個本來就不擅長忍耐的男人已經忍耐到了極限了,一聽安溪公主的消息,哪里還能忍得住.

看著普阿愧疚又懊惱的神色,葉璃心中輕輕歎了口氣,平靜的安慰道:"王夫不用擔心,南詔女王福緣深厚,不會有事的."

普阿點點頭道:"麻煩王妃了,還請王妃……一定要救救安溪."

"王府放心,這里是璃城,女王的安危定王府自會竭盡全力."葉璃朝秦風使了個眼色,秦風點點頭上前一步朗聲道:"里面的人聽著,定王和定王妃親自駕臨,還不快放了南詔女王,可饒爾等一命."

里面沉默了一會兒,一個人影出現在二樓的窗口,看了看下面的眾人,方才道:"先要我們放了安溪公主可以.讓定王和定王妃親自進來交換."

"放肆!"秦風厲聲道:"你們好大的膽子,真的以為定王府拿你們無可奈何?"這些人顯然也知道事到如今差不多也只有死路一條,或許是破罐子破摔,但是膽子更大了一下而已,笑道:"我們自然之道.只要定王下令放箭,不用費一兵一卒就可以將我們全部都殺死.不顧……有一個女王給他們陪葬,也算是賺到了."

墨修堯剛要開口,葉璃抬手拉住了他上前一步含笑道:"本妃若是真的同意和定王一起上來,你們敢麼?"

對方默然,定王武功蓋世這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若是真的讓定王上去他們還真不能肯定會發生什麼事.片刻之後,男子冷笑一聲道:"多謝王妃提醒,那就只要王妃一個人上來就可以了."雖然風聞定王妃的身手也不錯,但是卻還遠沒有到會讓一般的武林高手畏懼的地步.他們也都算得上是一二流的高手,對付定王妃一個自然是不在話下.

"好啊."葉璃含笑道.

"阿璃."墨修堯不悅的皺眉,雖然知道葉璃心中有數,但是墨修堯就是不高興看到葉璃在自己面前又任何冒險的行為.即使是為了南詔女王也不行.就算南詔女王和王子都死在璃城又怎麼樣,一時半刻南詔就算與定王府交惡也不能對他們怎麼樣.

葉璃輕輕握了下他的手,安撫的笑了笑道:"放心,不會有事的."

墨修堯抿唇,不悅的盯著她.葉璃微笑道:"一刻鍾保證出來."

過了片刻,墨修堯才放手看著葉璃離開往酒樓里走去.

進了酒樓,果然一股濃濃的酒仙撲面而來.大堂里到處都是打碎了了酒壇隨便,地上也是濕漉漉的酒水.葉璃漫步走上二樓,就看到幾個男子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安溪公主坐在一張桌子邊上,一動不動的看著她眼睛里寫滿了焦急,"定王妃……別過來.墨景黎帶走了朔兒,請你救救朔兒."

葉璃微微一笑,道:"安溪公主,不用擔心.朔兒不會有事的."

想起被墨景黎抱走不知所蹤的兒子,安溪公主忍不住了眼睛,"定王妃,不用管我.只要……只要朔兒沒事……"

葉璃歎息道:"女王和王子這一次也算是因為定王府遭了這無妄之災,本妃怎麼能不管."走到安溪公主不遠處的一張桌邊坐下,葉璃從容的看著掃了一眼眼前的幾個男子,有些面熟但是卻叫不出名字,這些應該都是墨修堯身邊侍衛,以前可能打過照面.

"幾位,以女子和無辜的嬰兒做要挾,墨景黎的手段,倒是越來越上不得太面了."

為首的男子上前一步,打量了葉璃一番,道:"到了如今這個地步,還管什麼上不上得了台面?定王妃敢為了毫無相干的人孤身涉險,我們也很是佩服.可惜,立場相對還請王妃海涵."

葉璃饒有興趣的打量了他幾眼笑道:"你話倒是有些意思.你這樣的人,會到現在還忠心耿耿的跟著墨景黎,倒是讓本妃有些驚訝."

男子有些苦澀的一笑,道:"忠臣不事二主,何況,陛下對在下有知遇之恩."

"知遇之恩,倒是個忠烈之士."葉璃歎道.

男子看著葉璃道:"以王妃的身份孤身涉險,才讓在下驚訝.若是在下現在點火……燒死一個定王妃可比燒死一個南詔女王要劃算的多.而且現在……只怕王妃要和南詔女王一起陪葬了吧?"

葉璃悠然的看著他,微笑道:"第一,閣下真的肯定你點了火之後我就逃不出去麼?第二……你們帶著南詔女王在城里轉悠了這麼久,被圍住了之後又做出這副排場來,是真的先要殺安溪公主麼?橫豎你們都知道必死無疑了,若是真的想要殺了安溪公主何不直接抹了她的脖子,然後不定還能拼死殺出去.現在這樣……安溪公主如何本妃不知道,但是你們幾位,怎麼看都像是沒有活路了,這又何必呢?"

男子眸光一沉,"你是什麼意思?"

葉璃掩唇笑道:"你沒聽懂麼?我在勸你要動手就快點."

男子懷疑的看著眼前的白衣女子,肯為了安溪公主冒險進來,卻勸他盡快動手,這絕對不在他們的意料之中.不過對于定王妃的狡猾,他跟在墨修堯身邊時日頗長,自然也早有耳聞.雖然看不透葉璃的想法,卻也警惕的盯著葉璃的一舉一動.

葉璃含笑道:"你不用這麼緊張.本妃知道,你現在根本不想殺安溪公主,甚至……恨不得她活得越久越好."

男子沉默不語,葉璃笑道:"你想用安溪公主拖住本妃和王爺,墨景黎是暗地里還有什麼安排,想要調虎離山麼?不過……墨景黎真的認為本妃和王爺會為了安溪公主拋下所有的事被絆在這里?"

男子冷笑道:"王妃現在在這里,不是已經明了一些麼?"

葉璃無奈的歎了口氣道:"本妃進來,只是想告訴你們,一刻鍾之後,定王府的暗衛就會開始強攻."

男子臉色一百年,沉聲道:"你不怕我殺了南詔女王."

葉璃道:"是死是活重要有個交代不是麼?今天定王府賓客如云,我和王爺怎麼可能長時間的留在這里?"看著男子神色凝重的盯著自己,葉璃悠然的坐著,一邊打量著酒樓里的陳設,一邊漫不經心的道:"墨景黎是想要跟墨景瑜合作麼?你們覺得墨景瑜能夠辦成什麼事?"

聞,男子終于變了臉色.葉璃卻仿佛沒有看見,繼續道:"還有璃城里一些大楚的老臣和名門貴族暗中相助.就算如此……他們又能如何?璃城的一兵一卒都握在定王府的手里,他們……還能將璃城翻個天不成?"

"定王妃果然厲害非常."男子盯著葉璃沉聲道,"定王妃進來,想必也不是跟我們這些閑話的,王妃想要如何?"

葉璃笑道:"放了安溪公主,本妃可以考慮既往不咎."

男子唇邊勾起一絲嘲諷的冷笑,顯然根本就不相信葉璃的話.就算相信,他也不會考慮.

葉璃也不在意,沉思了片刻道:"第一個選擇本妃陪你們等半個時辰,放了安溪公主本妃放你們走.第二條路……一刻鍾之後,定王府開始強攻."

"你怕安溪公主沒命了?"

葉璃看著安溪公主,略帶歉疚的道:"安溪公主,你放心,我以定王府的聲譽發誓,一定救出王子."安溪公主顯然明白葉璃的意思,含笑道:"王妃你走吧,立刻讓定王府的人動手便是,多等一刻鍾還是半刻鍾也沒有任何意義."

葉璃定定的忘了安溪公主一點,點頭道:"好."

上篇:周歲宴前     下篇:寶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