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寶計劃  
   
寶計劃

聽完安溪公主的回答,葉璃就站起身來准備回下樓去了.似乎真的絲毫沒有將安溪公主的生死看在眼里.這樣的反應,倒是讓在場的幾個男人都是一愣.畢竟他們所得知的都是定王冷酷無但是定王妃為人卻極重輕易,按理根本不可能丟下安溪公主不管.

"慢!"男子沉聲道.

守在樓梯口的一個男子聽到首領的聲音,立刻伸手去攔葉璃.卻見葉璃嬌顏微沉,抬手一抓,扣住男子伸過來的手臂反手一扭,只聽咔嚓一聲,攔住去路的男子一聲悶哼便被退到了一邊的地上.葉璃回頭冷眼看著那為首的黑衣男子道:"本妃敬重諸位忠義,但是諸位最好也適可而止."

"等等."黑衣男子道:"我們可以放了安溪公主,但是……我憑什麼相信你半個時辰你不會做什麼手腳?"葉璃挑眉問道:"那你想怎麼樣?"黑衣男子道:"請定王妃和王爺一起在這里等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後我們自會放了安溪公主.另外,這半個時辰內,兩位不能見定王府的任何人."

葉璃垂眸想了想,點頭道:"可以.先讓本妃將安溪公主帶走.我們到外面等."

黑衣男子皺眉,想要拒絕.葉璃淡淡道:"閣下想的倒是不錯.若是本妃和王爺陪你們耗了半個時辰,但是臨了你卻一把火將安溪公主給燒了,本妃向誰喊冤去?"

男子掙紮了許久,葉璃看著他猶豫不決的模樣,搖搖頭轉身向外走去.

"定王妃……"

"同意就出來,不同意就繼續帶著.一刻鍾本妃不出去,定王就要親自進來了."

看著葉璃的身影悠然的消失在樓梯口.樓上的眾人面面相覷,"頭兒,我們怎麼辦?"領頭的黑衣男子沉思了良久,終于歎了口氣道:"我們出去."

"但是萬一……"萬一定王妃是騙人的,他們在這里還能挾著這間澆滿了烈酒的房子讓他們投鼠忌器,一旦出氣,埋伏在外面的墨家軍就足夠讓他們被射成刺猬.黑衣男子有些無奈的苦笑道:"剛才定王妃已經來我們沒有立刻殺了她就已經輸了.而且,定王妃的沒錯,南詔女王是死是活,跟定王府有多大的關系?就算南詔因此要和定王府交惡,想要找定王府的麻煩也要先越過西陵和大楚."而且他很懷疑現在到底還有哪一國敢找定王府的麻煩.

"難道,我們就這麼出去?"

黑衣男子咬牙道:"就賭一次定王妃信守諾,反正都是一死,能夠替陛下拖延半個時辰……也算是盡了忠了."

其他人都沉默無語,不管是為了盡忠還是別的什麼原因,走到這一步他們也都沒有退路了.首領的不錯,橫豎都抵不過一死,比起被燒死他們還是甯願一箭穿心死的干脆.

酒樓外,葉璃站在墨修堯身邊,普阿站在兩人身後緊張的望著里面.過了片刻,終于看到安溪公主被人押著從酒樓里慢慢走了出來.

"安溪!"普阿焦急的叫道.

安溪公主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墨修堯淡淡的掃了眾人一眼,道:"既然已經出來,就放人吧."幾個男子警惕的望著墨修堯並沒有動.墨修堯不屑的輕哼一聲,道:"王妃已經跟本王了.若是本王想要毀約,你們剛出門就已經死了.還不放人!"

壓著安溪公主的黑衣男子頓了一下,終于送來了鉗制著安溪公主的手.一得到自*,安溪公主立刻朝著這邊奔了過來,"普阿……"

普阿激動地將安溪公主擁入懷中,"安溪,你沒事吧?"

"我沒事……"安溪公主激動的道:"但是……但是我們的孩子……朔兒被墨景黎帶著了."妻子的平安回歸,讓普阿心中安定了許多,雖然對兒子的失蹤同樣焦急,但是看向墨修堯和葉璃的目光卻也更多了幾分敬佩和信心,"別怕……別怕,朔兒不會有事的."

旁邊,墨修堯早拉著葉璃在定王府侍衛不知道從哪兒搬來的椅子里坐了下來.墨修堯難得的對敵人也遵守約定,就坐在淡淡的陽光下等待著半個時辰的過去.

對面的黑衣人看著一頭白發的定王靠著定王妃閉目養神的模樣,臉上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那其中擔著敬畏,無奈,遺憾還有信息.其實即使是他決定出門的時候也不能確定定王就一定會遵守諾,現在能有這樣的解決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同時,也一再的顯示出了定王和黎王的區別.他知道如果這件事換成是他的主子墨景黎的話,墨景黎是絕對不會遵守約定的.

"王爺,王妃."一個暗衛匆匆前來低聲道:"清塵公子命人來,請王爺立刻回府."

墨修堯睜開眼睛,淡淡道:"什麼事?"

暗衛猶豫了一下,低聲道:"現在還沒有找到世子."

墨修堯坐起身來,淡淡的掃了一眼站在不遠處警惕的盯著他們的一眾黑衣人,平靜的垂眸道:"本王知道,讓清塵公子先看著辦吧."

"這……"畢竟是世子出事了,但是王爺卻絲毫不為所動讓暗衛有些擔心.只是一對上墨修堯平靜的眼眸,暗衛心中一個激靈,連忙道:"屬下明白,屬下告退."

聽到墨寶還沒有找到,葉璃微微皺了皺眉.低頭看著墨修堯握著自己的手,干燥而穩定,不由得也放松了許多.慢慢的重新靠回椅子里,陪著墨修堯一起等著時間到來.

半個時辰,有人覺得如白駒過隙,有人覺得度日如年.當時間終于到了盡頭,墨修堯拉著葉璃慢慢站了起來.平靜大哥看著眼前的黑衣人道:"本王留你一命,回去告訴墨景黎.別忘了……他的兒子還在本王的手里."完,墨修堯頭也不回的拉著葉璃拂而去.

看著墨修堯離去的背影,黑衣男子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面對面的時候,定王給人的壓迫絕對是讓人難以承受的.抬手抹了一把,額頭上汗水早已經打濕了大半的頭發.

"嗖嗖嗖!"

幾聲羽箭破空的聲音響起,黑衣男子警惕的往另一側躍去,一落地,一支羽箭正好釘在他的後腳跟邊.再回頭時,原本跟在他身邊的幾個男子全部都已經倒在地上.不遠處,房頂上坐著一個手握弓箭的黑衣男子,淡淡道:"不用怕,王爺了饒你一命,我們不會對你放箭的."

看著那人迅速的消失在房簷後,黑衣男子只覺得渾身發冷.好半晌,才轉身往路口狂奔而去.

墨修堯和葉璃回到王府中,徐清塵正焦急的等在書房里.

"大哥."

徐清塵俊顏陰沉,不悅的道:"你們怎麼現在才回來?"墨修堯淡然道:"出什麼事了?"徐清塵拿起桌上的一張帖子遞過去,道:"寶落到墨景黎手里了.墨景黎讓人送來的帖子."

葉璃接過帖子一看,果然是墨景黎的筆跡.字里行間都透著惡毒和得意之意,徐清塵坐下來,不悅的看著他們問道:"到底怎麼回事?讓那麼多人看著寶,他怎麼還會落到墨景黎手里?"

墨修堯看過葉璃遞過來的帖子,平靜的道:"不用擔心,寶不會有事."

徐清塵打量了墨修堯半晌,冷哼一聲道:"又是你設的局?心聰明反被聰明誤,反而把自己套進去了."墨修堯有些無奈的苦笑,"這可不是我設的局."墨修堯眼巴巴的望著葉璃,我怎麼覺得我那麼怨呢?

徐清塵微微皺眉道:"墨寶?"

墨修堯無辜的眨了眨眼睛,所以……真的跟本王沒關系嘛.

徐清塵看看墨修堯,冷笑一聲道:"你就由著他胡鬧,若是出了什麼事……"

"清塵兄."墨修堯淡笑道:"寶馬上就要十一歲了,他不是孩子了.如果我們不放手讓他去做,就永遠也無法放心.何況,有人看著他不會出事.若真的有什麼事,他身邊的人不會不回來稟報的."徐清塵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歎了口氣道:"罷了,你這個做爹的都不擔心,我擔心什麼?"

"大哥自然是為了寶好."葉璃淺笑道,秀眉微蹙,"我也有些擔心寶,他們這對父子……還真不愧是父子!"平時誰都看誰不順眼,真到了有大事的時候有志同道合的讓人生恨.

被妻子遷怒的定王無辜的摸了摸鼻子,決定把這筆賬記載某個膽大妄為的鬼身上.

"阿嚏!"某處陰暗的角落里,某個穿著一身不起眼的布衣的鬼輕輕打了個噴嚏.他傍邊,立刻有人捂住了他的鼻子,低聲道:"你干什麼?"

陰暗的光線中,露出一雙機靈的大眼睛,"抱歉抱歉……好像感冒了."

"你倒黴不要緊,不要拖累了秦烈."同樣穿著一身布衣的徐知睿低聲道.墨寶委屈的撇撇嘴道:"我明明可以自己去,秦烈為什麼一定要搶著去."

"閉嘴!"徐知睿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君子不立危牆你不知道?回去想被定王姨夫咒是不是?"墨寶眨眨眼睛,眼巴巴的望著徐知睿道:"知睿表弟,你暴躁了."

徐知睿直接甩了一個眼刀給他.他真是瘋了才陪著墨寶來干這麼危險的事,這個瘋子到底知不知道他們才幾歲啊?!要不是秦烈搶先一步去了,墨寶就要自投羅網把自己送進某個瘋子的手里了.

墨寶很委屈,"明明是秦烈太著急了嘛,人家都已經決定改變計劃了,他卻商量都不商量一聲就跑了.我們現在還得辛辛苦苦的去救他."

徐知睿默默的瞥了墨寶一眼,半晌才道:"當初表姨生下你的時候,怎麼沒把你給掐死算了?"忘恩負義的白眼兒狼的就是墨寶這種人.人家秦烈是為了誰去冒得險啊.

墨寶十分得瑟的嘿嘿一笑,摸摸鼻子道:"娘親最愛我了,舍不得唄."

徐知睿輕哼了一聲不再理他.等你丫回去被定王姨夫折磨的時候,絕對不會有人可憐你的!徐家公子在心中默默的腹誹著.不過徐公子不知道,這世上有一種人就像打不死的強,越被折騰越能折騰,越折騰越變態.完全不知道自己身邊趴著一個正在進化中的變態的徐知睿心翼翼的爬起來,沿著長著茂密的爬藤的牆角慢慢向前移動,他們現在最要緊的事是找到被抓走的秦烈,而不是在這里跟沒心沒肺的墨寶拌嘴.

跟在他身後的墨寶沒好氣的向天翻了個白眼,徐知睿到底知不知道他才是哥哥啊?!

徐知睿和墨寶雖然還,但是墨寶雖然從就備受徐家和定王府所有人的寵愛,但是該學的卻是絲毫也沒有含糊.而徐知睿作為墨寶唯一的表弟,自然也就理所當然的陪著墨世子受罪了.于是徐知睿朋友成為徐家繼徐清鋒之後第二個習武的人.兩人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勝在名家教導身法靈活,打不過跑起來一般人也追不上.

好半天,兩人終于移動到了院子的門口.墨寶看了看地上不遠處秦烈留下的標記,有些疑惑的問道:"這里不是大楚驛館啊,這是什麼鬼地方?"

徐知睿一邊煩著白眼,一邊道:"好像是趙家的後院."

"趙家?"

"就是五叔那個想把女兒嫁給定王姨夫的趙哲方家.還帶著一群人去驪山書院找過太祖父的那個."徐知睿道.墨寶眼睛一轉,終于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原來是他啊."別以為墨寶每天就知道調皮搗蛋了,該知道確是一點兒也沒有漏掉.至少哪些人想跟他娘親搶男人這件事墨寶一直記得清清楚楚.雖然他也看他那討厭的父王不順眼,但是暫時還沒有換爹的想法.就算有,也要看娘親的意思.娘親還沒有不要,誰敢搶墨世子弄死誰!

"你又想干什麼?我們是來救秦烈的."徐知睿警惕的道.

墨寶望天,"誰我們是來救秦烈的?要救秦烈直接讓暗衛和麒麟來救不是更方便?要是秦烈受傷了,咱倆誰能把他帶出去?"就算他們兩個比起大人來武力值也不差太多,但是到底都是孩子的身形,如果秦烈行動不便,誰也把他扛不回來.

"我總覺得有一點會被你害死!"徐知睿低聲嘟噥道.墨寶笑的像一只偷吃了魚的貓兒,"知睿表弟你放心,表哥會保護你的.咱們進去以後,你去找找看秦烈和皇帝在不在一塊兒,我去看看趙府還有沒有什麼秘密,那個趙哲方我也見過,以他的膽子一個人絕對不敢背叛我父王."墨修堯想要折磨人的時候,那簡直就不是人能想出來的法子.趙哲方一個人就是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在璃城背叛定王府.要不是他被人抓住了什麼不得不為的把柄,要不就是他有絕對的把握事後可以脫身.

徐知睿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道:"你自己心."

看著徐知睿貓著身子離開,墨寶才站起身來朝著隱藏在暗處的暗衛打了個手勢低聲道:"保護好知睿."感覺到暗處有人離開,跟上了已經離去的徐知睿.墨寶才笑眯眯的躍上圍牆消失在牆後.

暗處,低聲問道:"世子進去了,咱們怎麼辦?"

"不用管,王爺了只要世子沒有生命危險,都不用管他."另一人答道.

"好吧,我們也進去,希望里面守衛不是太森嚴."想要保護世子就必須隨時跟著,但是一進來院子還想要寸步不離的暗中跟隨困難就大多了.

片刻後,話的地方恢複了寂靜.

趙府隱秘角落一處有些陰暗的書房里,趙家的家主趙哲方正坐在書案後面神色陰郁的不知道在想寫什麼.正出神的時候,門外有下人低聲稟告道:"老爺,李大人,朱大人王大人來了."

"讓他們進來!"趙哲方猛然起身道.

不一會兒,書房們被打開,幾個中年模樣的男子魚貫而入,為首的一人邊走邊笑道:"趙兄,今天這個時候你將我們叫來做什麼?"

趙哲方看看的看了他們一眼道:"我想讓你們見一個人."

"什麼人讓趙兄如此慎重?今天可是定王府世子和公主的周歲宴,咱們這些人雖然不起眼,但是如果不再終究是不好啊."到不起眼三個字時,男子話語中嘲諷的意味深厚.

趙哲方沉默不語,只是轉身往里走去.其他三人對視了一眼也跟著跟了上去.進了書房,專門隔出來供人休息的隔間里,軟塌上躺著兩個十歲左右模樣的孩子.其中一人有些好奇的道:"趙兄,這是……這是大楚的皇帝?!"倒不是他對墨隨云熟悉,而是墨隨云身上穿著的龍袍讓人一見便知.

趙哲方扯出一絲僵硬的笑意,道:"你看看另一個孩子."

三人齊齊的看向躺在墨隨云身邊的錦衣孩童,不由得同時驚呼出聲,"世子?!"

上篇:寶寶抓周記     下篇:王府夜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