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王府夜宴  
   
王府夜宴

看到軟榻上昏迷中的錦衣男孩兒,眾人都不由得大吃一驚.驚恐的瞪向站在一邊的趙哲方.一人有些激動的上前一步,道:"你瘋了嗎?在璃城綁架定王府世子!"只要一想到這些年定王手上沾染的血腥,就讓他們這些人不寒而栗.定王府還有那無孔不入的暗衛和麒麟,若是被定王知道了這件事,不只是他們這些人,只怕就連他們的九族和貓貓狗狗也難逃一死.

趙哲方有些無奈的苦笑道:"我哪兒有本事綁架定王府世子?"

"那是怎麼回事?"眾人神色凝重的看著趙哲方.

趙哲方歎了口氣道:"這些天有什麼人來照顧你們,不用我猜吧?"聽了他的話,三人神色都是一遍,只聽趙哲方繼續道:"他已經跟我了,所以我才找你們過來.定王府世子失蹤的消息肯定瞞不了多久,到時候定王府的侍衛和墨家軍不定會挨家挨戶的搜查,到時候……只怕就藏不住了."

三人臉色都有些難看,盯著趙哲方道:"這件事,你找我們來有什麼用?"他們原本都是大楚舉足輕重的高門大族,但是投靠定王府之後根本不受重視.這一次定王大肆分封官員,卻明顯的將大多數名門世家排除在外.而之後,各家為了一個虛待的左相之位險些搶破了頭,最後定王卻將左相之位交給了一個外來的陳秀夫.那時候他們就已經明白了,定王根本不需要他們,跟著定王這些傳承了數代的高門大族注定了只會走向衰落.所以,當墨景黎來找他們的時候,他們很快就動心了.不只是因為墨景黎許給他們的好處和未來,更因為他們必須奮力一搏.

趙哲方有些蒼老的臉上擠出一絲冷笑道:"你們以為若是這件事被定王發現,你們就能逃得掉?現在定王府正在到處找那位.萬一他被抓住了,你覺得他會不會供出我們?"

聞,眾人不由得一陣陣冷汗直冒.暗暗後悔起當初答應墨景黎的事太過沖動了.或許他們都是被定王府的冷遇和左相之位的旁落氣暈了頭了,跟著墨景黎這樣的人真的會有錢途麼?但是事到如今,卻也由不得他們走回頭路了,不定王絕對容不下背叛者,就他們這些人或多或都被墨景黎捏著一些把柄,他們就沒辦法回頭了.

"那你打算怎麼辦?"

趙哲方低眉沉思了許久,搖頭道:"世子還有大用,不能動.但是……放在我這府里不安全."眾人對視幾眼,紛紛點頭.趙府並沒有什麼秘密的地方可以藏人,如果將世子放在這里,時間長了確實不安全.

"那要怎麼辦?"

趙哲方想了想道:"我們一定要先找個隱秘的地方將世子藏起來."

"那皇帝怎麼辦?以那個人的心性,只怕也不會留著他了,不如……"

"還不行,晚上的宴會皇帝入宮不出席的話一定會引起定王府的懷疑的."趙哲方搖頭道.

"啟稟老爺,大楚瑜王求見."門外,有侍衛低聲稟告道.

門外的屋簷下,墨寶坐在屋簷下的雕梁上,彎著腰趴在窗戶上方偷聽這里面的計劃,精致的臉上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

過了一會,幾個人從書房里面魚貫而出.離去前,趙哲方吩咐門口的侍衛看好里面的人,便跟著其他三人一起離開了.今天璃城里稍有些臉面的人都聚集在定王府里,如果他們不出現,反而更加的惹人懷疑.

看到趙哲方等人離去,墨寶悄無聲息的從房簷上落了下來,看了看守在門口的兩個人皺了皺眉.很快便眼珠兒一轉從袋中取出一個玲瓏巧的玩意兒,對著其中一人輕輕一按.

嗖的一聲輕微的響動,門口的一人砰然倒地.另一個人吃了一驚剛剛開口想要叫人,卻是眼前一黑也跟著倒在了地上.徐知睿冷著臉站在柱子後面瞪了墨寶一眼.墨寶朝著他嘿嘿一笑,拉著他一起溜進了書房.外面,兩個黑衣的暗衛無聲的落在院中,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侍衛對視一笑.不一會兒,兩個侍衛便被搬到了隱秘處,書房門口出現了兩個穿著侍衛服侍毫不起眼的男子.

"王爺心可真好,這種時候還有時間鍛煉世子."

"估計這種難度,王爺根本就不屑出手吧."

"世子膽子也正不,就是忘了善後."要是有人突然來了,發現門口躺著兩個人豈不是就曝光了麼?所以,身為暗衛還要隨時隨地的為主子善後啊.

"以世子和徐公子的身量,根本處理不了這麼大的東西."

兩人對視一眼,不由得有了一個想法:世子大搖大擺的進去,是不是篤定了他們會來幫著處理?

書房里,墨寶愉悅的手舞足蹈,一邊歡快的東翻西找,不一會兒就找出了不少有趣的東西.這個府邸趙家也沒有搬來多久,自然也就沒有太多的秘密地方了.何況,就算有什麼機關暗道也未必瞞得過從就機靈古怪所學甚雜的某人的眼睛.

徐知睿坐在軟榻上,一邊看著某人翻箱倒櫃,一邊看著軟榻上倒著的兩個人直皺眉頭.許多時候,徐知睿當真不知道這個只打了自己兩歲不到的表哥是怎麼長成這副德行的.表姨明明溫婉優雅,定王姨夫也是氣勢非凡有王者之風,但是這個表哥卻長成了個四不像.除了那張漂亮的臉蛋還能看,就沒有一刻消停的時候.

"你是不是來看看他們兩個?"徐知睿不悅的問道.

墨寶抬頭瞥了他一眼,隨手扔過去一個瓷瓶道:"有什麼好看的?他們中了迷藥,給聞聞就能醒.這是云歌姐姐給的,能解所有的迷香."完,便頭也不抬的繼續翻看從趙哲方的一個鎖起來的櫃子里取出來的信件冊子.

徐知睿無的將藥瓶放在秦烈和墨隨云鼻下讓他們聞聞,果然不到片刻功夫秦烈就率先醒了過來.看到徐知睿倒也不驚訝,沉默的坐了起來.又過了一會兒,墨隨云也醒了,他卻沒有秦烈那麼淡定,險些叫出聲來.卻被秦烈和徐知睿一左一右雙雙捂住了嘴.

墨寶從書櫃邊上站起身來,隨手將一個薄薄的冊子塞進自己懷里,顯然他已經找到了自己要找的東西.揮揮手道:"不用怕,外面是自己人."墨隨云看了看一身布衣的墨寶,再看看身邊跟墨寶長得一模一樣一身墨色錦衣比墨寶更像定王府世子的秦烈,一時間不出話來.

墨寶卻完全不在意墨隨云的震驚,笑眯眯的上前搭著墨隨云的肩膀笑道:"好兄弟,這回多謝你了."墨隨云再傻也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沒好氣的掀開墨寶的手,指著秦烈問道:"他是誰?"墨寶笑道:"這個不重要,是不是很像啊,像不像孿生兄弟?這個可不好弄了."

墨隨云又打量了秦烈許久才道:"如此出神入化的易容術,難怪定王叔能夠騙過西陵鎮南王和黎王了."墨寶笑容滿臉的抬手扯了扯秦烈的臉笑道:"這玩意兒特別難弄,尋常人根本學不會.我也不會……"

秦烈抬手,啪的打掉墨寶在自己臉上作亂的手.

"他比你矮."墨隨云仔細打量了半晌才終于道:"他是秦烈."一到矮這個字,秦烈周身的氣息頓時陰冷了下來,雖然因為易了容看不出來臉色,但是光看那眼睛里射出的冷光就知道這是秦烈的痛處了.也是,論年齡,秦烈是他們中最大的一個,但是論身高卻才不過堪堪與徐知睿差不多高.要知道,徐知睿還不滿十歲呢.長不高,每一個男人的痛楚,男孩兒也一樣.

看到秦烈要發飆了,墨寶連忙撲過去壓著他討好的笑道:"別生氣,別生氣……皇帝是口誤嘛打死了咱們賠不起……沈先生也了,你是練武太早發育的晚,過了十六歲就會使勁兒長了."被一個自己了好幾歲的鬼哄著安慰了,秦烈覺得自己一點也沒有感覺到安慰.

徐知睿站在旁邊,抱胸看著他們不悅的道:"你們到底走不走?以為這里是你們家啊?"墨寶笑道:"走……你和秦烈走,我跟皇帝留下."

"胡鬧!"徐知睿冷冷的瞪著他,頗有幾分徐家二公子的風范.墨寶耷拉著臉,"知睿弟弟,我們都走了等趙哲方回來發現了,後面咱們還怎麼玩兒?"

徐知睿道:"你不是找到東西了嗎?回去交給定王姨夫,直接過來抓人就行了."

"抓什麼人啊,墨景黎也不知道躲在哪個耗子洞里,我要是跑了,他肯定要不不出來,要不不知道要搞什麼破壞.要是他直接在璃城發火殺人亂搞一通,攪壞了心兒和麟兒的周歲宴怎麼辦?而且父王今晚要演一出好戲嚇唬嚇唬那些不知道輕重的老頭子,萬一戲沒了,我會死的很難看的!"墨寶義正詞嚴的道.徐知睿翻了個白眼,"那你想怎麼樣?"墨寶逃出懷里的冊子塞進徐知睿懷里,"你跟秦烈先回去,把這個交給我父王和娘親.我留在這里,看看這個墨景黎到底有什麼厲害的."

墨隨云不依,"要留下你自己留下,我可不要留在這里陪你玩命."

墨寶皮笑肉不笑的瞅著墨隨云,"兄弟,你這就不對了,咱們明明就是一條船上的人.你怎麼可以臨走脫逃?"墨隨云道:"我只答應跟你合作把你帶過來,可沒答應還要陪你去抓墨景黎."墨寶精致的臉頓時猙獰了,抓著墨隨云的衣襟使勁搖,"哼!上了本世子的賊船還想下去?干不干?干不干?不干是吧,信不信我大聲叫,告訴墨景黎你跟我合伙兒騙他?"

墨隨云氣急敗壞的揮開他的爪子,"你這個瘋子!你不要命了!"

墨寶盯著他笑的略有些猥瑣,"要是墨景黎真的來了,我是可能逃過一命,你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墨隨云咬牙切齒的瞪著墨寶.

墨寶滿意的點頭道:"這才乖,你乖乖的留下陪我,我保證你安全無虞.有句話那怎麼的……為了兄弟兩肋插刀對吧?咱們不是好兄弟麼?"

呸!誰跟你是好兄弟?攤上你這個個兄弟只會被你反插幾刀.

搞定了墨隨云,墨寶坐在軟榻上對徐知睿和秦洌揮揮手道:"行了,秦烈你跟我換換衣服.然後你們倆先回去吧."秦烈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我留下,你回去."

墨寶鼓著包子臉,瞪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道:"我才是世子!我了算!你偷偷扮成本世子跑出來,本世子還沒跟你算賬呢!"

秦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什麼事是你能辦而我辦不到的?不用你親自留下."除了沒某人猥瑣惡劣心理陰暗,他哪一樣都不必墨寶差,大幾歲的年齡也不是白長的.

"不行!"他還要見一見墨景黎那個變態呢,父王告訴他一件很好玩兒的事,他要親自證實一下不然太可惜了.

秦烈懶得再開口,隨手拔出徐知睿防身的匕首抵到自己脖子上,"走."

墨寶一愣,還想要什麼,只見秦烈將匕首再往下壓了壓,只差一點就要刺破脖子了,"走不走?"墨寶目瞪口呆,平生第一發現自己居然被人威脅了?而且威脅他的人還用的是他自個兒的命,真是莫名其妙你又不是我媳婦兒.墨寶在心中腹誹著.但是這穿鞋的怕光腳,光腳的怕不要命的.跟以作弄人為樂的墨寶比起來,顯然秦烈才是那個不要命的.

呆了片刻,墨寶終于還是敗下陣來.只得心有不甘的瞪了秦烈一眼,走到徐知睿身邊.看到墨寶吃癟,墨隨云反而高興起來了,"朕總算知道你為什麼這麼瘋癲了."因為你們這一群都他娘的不是什麼正常人!

出了書房的門,墨寶看著挺立在門口的兩名侍衛,絲毫不感到意外,"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都是屬下應該的."一個侍衛正色答道.心中默默道:"世子你少折騰一點就是對咱們最好的安慰了."墨寶很有派頭的點點頭道:"保護好里面的人,知睿,咱們走."徐知睿無語的跟著墨寶走了.就算這個書房地處偏僻又少有人來,你也不用當成是自家後院那麼自在吧?

今晚,整個定王府燈火通明.定王府前院專門宴客的大殿上也是高朋滿座.坐在最上方主位上的自然是墨修堯和葉璃.旁邊右手邊是清云先生和徐家中人,左手邊是陳秀夫和徐清塵以及定王府的一干重要的文臣武將.再往下一點的客座上才是各國的賓客使臣.

下方,墨隨云和墨景瑜坐在大楚賓客的文字上,只是兩人的神色都有些恍惚.他們對面的西陵使團的位置上,雷騰風身後一個官員低聲在雷騰風耳邊道:"今天一天都沒有看到定王府的世子."

雷騰風抬眼望去,果然看到墨修堯和葉璃下方,屬于世子墨禦宸的位置還一直空著.而今天中午兩個孩子抓周的時候似乎也沒有看到墨禦宸.雷騰風看了一眼神色自若的墨修堯和葉璃,挑了挑眉笑道:"咱們來者是客,不用管這些事."

雷騰風不在意,卻不代表別人不在意.一個西域模樣的男子站起身來,有些好奇的道:"定王,怎麼沒看到貴府的王子?"不怪這些西域使者好奇,西域跟中原往來本就不多.別的人多少還是見過墨寶一兩次的,但是這些西域使臣卻是真的沒有見過墨寶.自然對這個定王府的未來繼承人十分的好奇.

墨修堯淡淡一笑道:"世子身體略有些不適,晚一些才會過來."

只是淡淡的一句話,聽到在場個人耳中卻是能理解出無視個意思和想法,于是有人臉色微變,有人若有所思,有人面帶擔憂.

墨修堯淡淡的掃了一眼下面的眾人,目光再墨景瑜和墨隨云身上略停留下片刻.墨景瑜和墨隨云頓時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壓力恍如實質一般的壓迫而來.墨隨云臉色一白連忙低下了頭,墨景瑜手中的酒杯一晃,一些美酒從杯中溢出灑到了衣上.顧不得旁邊的人一樣的目光,墨景瑜連忙放下酒杯,放在桌下的雙手緊緊的握起.

墨修堯站起身來,端起一杯酒笑道:"今天是犬兒禦風和女毓雅的周歲生辰,多謝諸位遠道而來.本王和王妃敬諸位一杯."墨修堯身邊,葉璃也同時端起了酒杯,朝著下面眾賓客遙遙一敬.眾人連忙起身,起身道:"我等恭祝世子和公主生辰才是."賓主痛飲一杯,大殿里的幾分頓時熱鬧起來.墨修堯一揮手,立刻有穿著定王府服侍的侍女上前來為眾人斟酒,大殿里絲竹聲也幽幽響起,美麗的舞姬翩翩起舞.整個大殿里一邊觥籌交錯,熱鬧非凡.

上篇:寶計劃     下篇:夜宴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