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盛世嫡妃 王子獲救  
   
王子獲救

這一個夜晚似乎十分的漫長,在許多沉浸在歡樂中的百姓們不知道的地方,暗暗的醞釀著一場腥風血雨.原本讓墨景黎暗暗得意引以為依仗的暗樁一個一個的被拔除,等到第二天,就會有許多人發現原本生活在自己身邊的人,一夜之間突然失去了蹤跡,從此以後再也找不到他們的痕跡了.

此時的墨寶自然不會知道在他挖空心思琢磨怎麼折騰墨景黎玩兒的時候,他的父王已經做完了多少事.此時的墨寶正笑眯眯的趴在房頂上,隔著瓦縫往下面偷窺.趕在這個被重兵防守的地方爬一個武功不算低的人的房頂,足以明墨寶對自己的輕功已經有了不的信心.跟在他身後暗中保護的暗衛們肯讓他去爬墨景黎的房頂,也證明他們對自家世子的能力還是頗為肯定的.

墨寶此時正一臉*笑的盯著下面正在暴怒中的男人.整個房間里的東西都被砸的一干二淨,原本想要狠狠地打墨修堯的臉,甚至要了他的命,結果卻不盡如人意,反而讓自己成為了別人的笑話,這讓墨景黎怎麼能不怒?狠狠地發泄了一場之後,墨景黎終于冷靜下來了一些,沉聲道:"拿酒來!"

不一會,就有人端著酒走了進來放在桌上.墨景黎厭煩的掃了一眼送酒進來的侍衛,沉聲道:"出去!"自從在溧陽被墨修堯傷了之後,墨景黎就很不喜歡跟人接觸,除了必須的時候,一般都是一個人帶著.這自然也讓身邊的人感到奇怪過,畢竟墨景黎從前雖然算不上什麼色中惡鬼,但是身邊的女人也不算少.只不過他們一直在逃難,所以墨景黎的不近女色倒爺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墨景黎坐在桌邊倒了一杯酒狠狠地灌了口中,烈酒火辣辣的刺激讓他的眼睛有些充血.今晚巨大的挫敗和內心深處隱約的惶恐,讓他忍不住一杯一杯的往自己的口中灌酒.

房頂上,墨寶聞著有些刺鼻的酒味皺了皺鼻子.笑眯眯的從懷中摸出一口極的藥丸成粉末從瓦縫里投了進去.淡淡的粉末隨意的飄灑,有的落在了酒杯里,有的落在了墨景黎的身上.墨寶有些失望的皺了皺眉,無奈的歎了口氣.如果直接將藥丸投進墨景黎的酒里,肯定會被墨景黎發現,捏成了粉末雖然不容易被發現,但是只怕藥效不夠.其實如果不是墨景黎心煩躁的猛灌烈酒的話,只怕他撒的這些藥粉也是會被人發現的.現實如此,墨寶也只得無奈的接受,看了看底下的墨景黎,悄悄的離開了房頂.

不多時,原本寂靜的院突然熱鬧起來了.後院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起了一把火.原本起火自然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在現在這個分外敏感的時候,任何一丁點兒的不尋常都很有可能會引來定王府的暗衛.整個院頓時亂成了一團,除了門口駐守的人,其他人都開始忙碌著滅火,尋找可以蹤跡.

原本正在喝酒的墨景黎突然聽到嘈雜聲更是不悅,猛地拉開門出去,厲聲道:"怎麼回事?!"一個侍衛連忙上前來稟告道:"啟稟王爺,後院突然失火……"

"後院失火?"墨景黎皺眉,很快反應過來快步朝管著秦烈的房間沖去.一腳踢開門,果然里面空蕩蕩的哪里還有秦烈的蹤跡?

"蠢貨!還不快去找!"墨景黎回頭甩了跟在身後的侍衛一個耳光,厲聲吼道.這里是璃城,是定王府的地方.只要一出了這個院,他們想要再抓住墨禦宸根本就是難如登天.想了想,墨景黎還是決定盡快離開這個地方.

院外,墨寶和秦烈將睡得正香的南詔王子交給早就等候在外面的冷君涵和徐知銳,吩咐兩人將家伙送回定王府.徐知睿一把抓住打算遁走的墨寶,問道:"你還要去哪兒?"

墨寶笑道:"看戲啊,後面沒咱們什麼事兒了."他點了一把火通知了定王府的暗衛墨景黎的確切位置就算是完成任務了.父王總不能指望他一個十歲的孩兒大展神威滅了墨景黎吧.

"既然沒事了,就一起回定王府."徐知睿認真的道.

那怎麼行?!墨寶大驚失色,徐知睿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已經蹦出了幾丈遠,對著徐知睿干笑道:"知睿表弟,表哥還有事.你和冷呆把這鬼送回去給安溪阿姨.這是命令喲."完,墨寶也不管徐知睿答不答應,直接翻過牆頭再一次消失在巷子里.秦烈端著一張和墨寶一模一樣的臉,拍拍徐知睿道:"不用擔心,我會看著他的."完,也跟著翻牆而去.

白嫩嫩的冷呆穿著一身黑色的夜行衣依然是白白嫩嫩的,心的瞄了一眼神色陰郁的徐知睿聲問道:"咱們怎麼辦?"徐知睿發愁的看了一眼冷君涵手里的寶寶,沉聲道:"來人!"

一個黑衣人出現在徐知睿身後,"公子."

徐知睿揮揮手道:"送君涵和南詔王子回定王府."完,也跟著越牆而去.雖然出身書香世家,但是徐知睿的輕功依然是很可觀的.巷子里,只剩下黑衣的暗衛和冷君涵面面相覷.半晌,冷君涵將孩子放在暗衛的手中道:"那個叔叔……"

暗衛默默的翻了個白眼,"知道,送南詔王子回定王府."

冷君涵滿意的點點頭,跟著爬牆而去.有些幽暗的巷里,很快就只剩下了抱著嬰兒繈褓的暗衛,默默的看著空蕩蕩的牆頭.略有些……蕭瑟.

黑暗處,兩個身形修長俊挺的男子站在房頂上,好笑的看著底下的一幕.

韓明晰指了指底下抱著嬰兒的暗衛,笑得前俯後仰,"哥……咱們這世子還有這幾個鬼,很有趣啊."他身邊明月公子依靠著房簷,淡淡的月光照在俊美的容顏上也映出了淡淡的笑意.看著韓明晰道:"世子的輕功很不錯,平時沒少費心啊."

韓明晰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干笑著望著自家兄長.不知道自家大哥是怎麼看出來世子的輕功是他指點的,明明……沒有他的痕跡啊.風月公子的獨門輕功獨步天下是不錯,但是風月公子當年的名聲也不是那麼的好聽,雖然這些年早已經沒有人再提起風月公子這個名字了,但是韓明晰還是不想讓自己的名聲對墨寶有什麼不好的影響.所以米寶來求指點輕功的時候,韓明晰還特意將自己的輕功改進了不少.只可惜韓明晰不知道,數年以後,某人在江湖上的名聲只會比他更渣絕對不會比他更好,白費了風月公子的一番苦心.

韓明月搖搖頭,含笑看著底下孤零零的暗衛道:"你的不錯,這幾個子都有點意思.將來必定會成為世子的心腹和最信任的兄弟."幾個孩子這樣的交,很容易讓他想起少年時和墨修堯之間的交.雖然他們認識的時候已經比這幾個孩子的年齡都要打了,但是卻真是實打實的比親兄弟還要鐵的關系,只可惜……

韓明晰也知道大哥想起了什麼,上前拍拍韓明月的肩膀道:"大哥,已經過去了.墨修堯不是已經不怪你了麼?"韓明月含笑點點頭,站起身來道:"走吧,過去看看.到底還是孩子,別出了什麼意外."

"定王沒有生命危險就不用管他們."

"我知道,我也想看看……世子到底想怎麼折騰墨景黎."總覺得墨寶離開的時候的笑容有點詭異,韓明月暗暗在心中為墨景黎祈禱.

璃城大不大也不,要找一群人的目標或許很容易,但是要找一個人,特別是在晚上又要不驚動普通百姓還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墨景黎很快變察覺到了院里的火不對勁,再加上墨寶和南詔世子的失蹤,立刻便明白他們所住的地方已經暴露了.不再多停留,只帶了自己最心腹的兩個人便在一片混亂中離開了那座暫時落腳的院.

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一件事,原本大楚在璃城的暗樁幾乎在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里被統統拔除了.無論是大楚皇室原本就存在的還是後來墨家軍自立之後墨景祁安插的或者是墨景黎自己的.全部都已經在定王府的掌控之中.而且墨修堯似乎並不在意墨景黎知道這個消息,他們每到一處看到的都是定王府的重兵虎視眈眈.于是只得再一次落荒而逃,忙了近一個時辰幾乎跑遍了整個璃城卻連個落腳之處都找不到反而累的氣喘籲籲,天色卻已經接近三更天了.

最後,墨景黎被逼無奈之下,決定豁出去了往定王府的方向而去.

而此時的墨寶和秦烈等人,同樣正氣喘籲籲的在璃城的各處奔跑著.一不心跟丟了墨景黎這件事讓墨世子暴跳如雷,"反正都要死!跑那麼快干什麼?現在怎麼辦?咱們到哪兒去找?"

玩兒了一晚上,有些累了的冷君涵有些意興闌珊,"反正都要死,臨死還要被你看笑話,我是墨景黎也要跑快點啊."

墨寶白了一眼,回頭看秦烈.秦烈聳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墨景黎跑到哪兒去了.墨寶有些哀怨,整不到墨景黎,他會死的很難看.

"喲,世子,這麼晚了怎麼還在外面呢?"一個笑吟吟的聲音從牆頭傳來,四人一抬頭就看到韓明晰悠閑的坐在牆頭上笑眯眯的看著他們.墨寶眼睛一亮,"韓叔叔,你知不知道墨景黎跑到哪兒去了?"

韓明晰偏著頭看著他,"韓叔叔?世子在叫我麼?真是受寵若驚啊."

墨寶撒起嬌來一點兒也沒有心理障礙,直接躍上牆頭坐在韓明晰身邊笑道:"韓叔叔,你最好了.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這里?你肯定看到墨景黎往哪兒跑了對不對?"

韓明晰含笑看著他,"我看見了又怎麼樣?"

墨寶眼巴巴的看著他,一雙清澈的大眼睛里寫滿了"求答案".韓明月有些無奈的抬手揉揉他的腦袋,道:"他往定王府的方向去了."

"定王府?"墨寶皺眉,"他現在跑去定王府不是自尋死路麼?"

"現在是晚上還好,再過一個多時辰就該天亮了.到時候他還是死路一條."韓明月出現在牆頭上,看著墨寶淡淡笑道:"既然橫豎都是死,何不放手一搏?"

墨寶歪著腦帶想了想,點點頭道:"好吧.我先回去了."希望墨景黎能撐到再一次闖進定王府啊.利落的躍下高牆,墨寶拉著幾個朋友就往定王府的方向飛奔而去,生怕去晚了墨景黎已經被他父王弄死了.一邊飛奔,墨寶一邊抽出空閑在心中低估著.他下的藥到底有沒有效?難道是時間太長失效了還是真的太少了對墨景黎沒效果?

雖然已經三更天,但是定王府卻依然還是燈火通明.大殿上,諸國的賓客依然在賞舞飲酒,大殿里一派歌舞歡娛的盛況.橫豎定王的意思很清楚,今晚璃城里的事肯定不少,萬一遇上什麼事只能算自己倒黴.既然如此,何不就呆在定王府,飲酒作樂什麼都不管,定王府總要負責他們的安危.

所以出了一些年齡太大太或者是女眷意外,各國的使臣都依然還在推杯換盞不亦樂乎.

"父王,娘親,寶回來了!"定王府內院,墨寶歡快的蹦蹦跳跳的沖進花廳,撲進了葉璃的懷中.坐在一邊的墨修堯不悅的皺了皺眉,抬手將墨寶從葉璃懷中拎了出來,"也不看看你多大了,還往阿璃懷里撲.撞傷了你娘親怎麼辦?"

墨寶不爽的掙紮,"我才不會撞傷娘親呢,寶最愛娘親了."

看著兒子平安回來,葉璃也松了口氣.連忙從墨修堯手里將兒子解救下來,摸摸他的臉道:"一整天野到哪兒去了,有沒有受傷?"墨寶不屑的撇撇嘴道:"墨景黎那個白癡,連本世子的面兒都沒有見到.哪里能受傷?不過被他跑掉了,韓明晰他跑到定王府來了,娘親,他是不是已經被你們弄死了?"

葉璃無奈的輕歎了口氣道:"他還沒有來,你做得很好了,後面的事娘親和父王處理,你乖乖的就好."墨寶連連搖頭,"不行,我一定要看到墨景黎."身上的藥到底有沒有效果.

墨修堯坐在一邊,挑剔的看著兒子對葉璃道:"阿璃,你別安慰他了,他做得好什麼啊都到了眼前了還能讓墨景黎跑掉,早知道這樣,之前在王府就直接殺了墨景黎,咱們這會兒都可以安心歇息了."

墨寶大怒,"明明是你的暗衛來得太慢了,難不成你覺得本世子能打得過墨景黎還有他那麼多的侍衛?"墨寶比比自己的身高,再虛比了一個高度怒瞪著墨修堯.墨修堯不屑的嗤之以鼻,"不能力敵難道還不能智擒?本王十四歲上戰場的時候也沒比你高多少."這話倒不是假的,墨寶這半年抽條兒一樣的瘋長,長得連原本圓潤潤的包子臉都不見了,雖然才十一歲但是比起尋常十三四歲的孩子也不低了.

"智擒?"墨寶皺了皺眉,開始考慮這個可能性.其實他不是沒法子智擒墨景黎,而是當時玩心正盛,根本沒考慮過還有更省力的法子.心翼翼的瞥了墨修堯一眼,眨巴了一下大眼睛,墨寶羞答答的道:"可是……父王……那不就不好玩兒了麼?"

墨修堯恨鐵不成鋼的掃了墨寶一眼,道:"笨蛋!你就不會……"定王難得的湊在兒子耳邊竊竊私語.墨寶越聽眼睛越亮,旁邊的葉璃看的只覺得眼皮直跳.只看墨寶笑得邪惡的讓人不忍直視的模樣,就知道墨修堯絕對沒有教他什麼好東西.

實在看不下去了,葉璃輕哼了一聲,一大一兩個連忙乖乖的做好,眼巴巴的望著葉璃.葉璃歎了口氣,對墨修堯道:"不要教他亂七八糟的東西,他還是個孩子."墨修堯對著葉璃一笑,"我知道,阿璃,我沒教他亂七八糟的東西."

父子倆難得的共同進退,墨寶重重的點頭,"嗯嗯,父王在教兒子怎麼對付壞人!壞人!"墨修堯暗地里朝墨寶揮揮手,墨寶頓時會意,"娘親,兒子累了先去睡覺了.娘親晚安喲."完,墨寶一陣風一般的沖了出去.墨修堯含笑看著葉璃,笑得格外的無辜,"寶輕功還真不錯,阿璃,這個不是我教的."

看著他笑得一臉純善,葉璃無奈的歎了口氣道:"我聽到你跟他什麼了."亂七八糟簡直都是客氣的,到底有那個做爹的會教兒子用那些下九流的手段對付敵人?

墨修堯笑容可掬,"手段和辦法之分有用和沒用,不分上流和下流.墨寶這個年紀,跟墨景黎本來就沒有可比性.斗不過墨景黎,再上流的手段都沒用."定王府的未來繼承人,絕對不可能是個品德高尚的謙謙君子啊.

上篇:瑜王的結局     下篇:塵埃落地(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