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承認私生女  
   
續:承認私生女

端坐在議事大廳正中央的亞撒,此刻緊緊攥著椅子的扶手,嘴角掛著一絲冷笑,深不可測的藍眸卻燃燒著熊熊怒火.有人觸及到了他的底線,他不能再繼續保持沉默,否則對方還真以為他是軟柿子隨便捏.

在眾人的注視下,亞撒緩緩從椅子上站起來,修長的雙腿一步一步邁向埃文.他每踏出一步都好像是扣在人心坎上的節奏,令人不由自主地會產生一種壓迫感.

埃文是第一次見到亞撒這樣威嚴的氣勢,心里微微一顫,略有點失神了,轉瞬之間,亞撒已經走到了埃文面前.

冷若冰霜的視線緊緊鎖住埃文,如刀刃出鞘,凜冽凌厲:"你還真費心,能查到這些事,下了不少功夫吧?沒錯,我是有女人和孩子,但那又怎樣?別拿皇室丑聞來事,就算你們再找出一百條理由都好,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我現在是王儲,不久之後將會即位蘇丹,你們不怕我到時候跟你們清算,那現在就可以繼續折騰,看看等我即位之後,你們的日子好不好過."

一番話,讓在場的人全都倒抽一口涼氣……這……亞撒得太直接了,毫不掩飾,一針見血.

領導者在即位之後通常都會大刀闊斧地整頓,首當其沖要倒黴的當然就是曾經想要阻止他推到他的人.而這樣大家都知道的事實,在即位之前,一般都是不會明目張膽出來的.可亞撒卻反其道而行之,干脆就擺在明處來,讓某些暗中搞鬼的人知道他的想法,從而產生威脅和震懾.

這也是一種魄力,明亞撒對于即位的決心,明明白白告訴這些人,做事別太過分,否則將來會招來他的報複和打壓.

最讓大家震驚的還是亞撒對私生女的事竟然沒有辯解就直接承認了,難道他不知道這會對他的聲譽造成多大的影響嗎?批判他的聲音會有多少?他都不考慮這些嗎?

可亞撒得也對,無論有人怎麼反對,他已經是王儲了,除非他們能讓哈吉改變主意將亞撒廢除,否則,亞撒成為下一任蘇丹,那就是鐵板上釘釘的事.

亞撒之所以變得這麼強勢,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現在無路可退了,一方面是哈吉已經將責任和希望都交予亞撒身上,另一方面,蘭芷芯和嫣嫣的存在已經暴露,亞撒唯有坐在至高的位置上才能有更強更大的力量去保護她們.如果這個時候退縮,讓對手繼承王儲甚至是蘇丹,亞撒都不敢想象對方會下什麼樣的命令來打擊報複他,到時候蘭芷芯和嫣嫣必定受到傷害.

如果必須要成為蘇丹才能保護她們,亞撒就算是一萬個不願,他也會坐上那個位置……

埃文綠豆似的眼睛迸發出狠色,提高了聲音在吼:"亞撒,你……你簡直太無恥了!皇室的臉都被你丟盡了,你有什麼資格當王儲?皇室絕不會對你的丑聞坐視不理,我們一定會彈劾你!"

一個人帶頭,其他反對亞撒的人也開始嚷嚷起來……

"對,你的丑聞那麼多,憑什麼讓你這樣的人繼承蘇丹?"

"就算輪到你叔叔也輪不到你即位!"

"……"不知誰那麼嚷了一句,這才是爭斗的核心……亞撒的某位叔叔想要篡位,想要成為下一任蘇丹,當然會不遺余力地鬧事了,不惜揭亞撒的底,明知道私生女的事會觸及亞撒的底線,卻還是當眾爆出來,唯恐天下不亂,巴不得越多人反對亞撒越好.

但支持亞撒的人還是很堅定的,並沒有為這件事而影響到.

新一輪爭吵又開始了……

這樣的場面,亞撒真的看得厭煩了,反正他要的話已經完,再也不想在這議事大廳停留,在一片爭吵聲中,他離開了,現在他只想去找晏季勻,吐槽吐槽這顆煩躁無比的心.

晏季勻正在給家里打電話,已經兩天沒和家里聯系了,他也是很想念老婆孩子,他知道關于亞撒成為王儲的新聞已經出了,無須再隱瞞消息,他現在可以向水菡明一些事.

水菡了解到了這些況,可是,蘭芷芯和嫣嫣已經在香港了.

其實就算蘭芷芯和嫣嫣還在金虹一號,也是無濟于事的,因為亞撒現在是不可能離開文萊皇室,暫時必須留在那里主持大局,那麼蘭芷芯和嫣嫣依舊是需要一個安全的藏身之處.

知不知道真相,結果並沒有多大差別.

亞撒想向水菡打聽蘭芷芯的消息,但水菡目前也不知道蘭芷芯的聯系方式,頂多只能聯系到nike,由nike去傳話.

水菡也向亞撒告知了蘭芷芯和嫣嫣差點被抓的事,質問是不是亞撒干的.

亞撒對此一無所知,聽了之後,除了震驚就是深深地憤怒.水菡見亞撒否認,她也不知是否該相信,但是老公所的跟亞撒是吻合的,所以,水菡最終相信了亞撒,可她也覺得,即使蘭姐知道了事真相,只怕也不會再跟亞撒有感上的瓜葛了……一介平民和王儲,那之間的鴻溝,想想就讓人有種無力感.

亞撒怒氣沖沖地去找母親了,他認定是母親派人去抓蘭芷芯和嫣嫣的.想到蘭芷芯可能已經恨透了他,他的心就會痛得要命!

赫淑嫻的住所就跟其他皇室成員的住所一樣,金碧輝煌,極盡奢華,只是母子倆吵架的聲音破壞了這和諧的環境,充斥著一股火藥味.

赫淑嫻這幾天也是煩躁無比,剛才在議事大廳又被埃文那個老狐狸爆出亞撒私生女的事,赫淑嫻這心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現在,兒子又怒不可遏地來質問她,她就算涵養再好也不免有些緒激動了.

"亞撒,你怎麼連自己的母親都不信任?我那不是我派去的人,你為什麼就不相信?在你心目中,母親的信任度就這麼低嗎?如果真是我做的,我根本不會否則!"赫淑嫻氣得臉都了,聲音都在發抖.

赫淑嫻的態度和反應,讓亞撒犯迷糊了,難道真不是母親做的嗎?可除了母親,還會是誰?

亞撒將信將疑的眼神看著母親,語氣格外冷:"莫怪我會懷疑到您身上,在c市的時候,是您最先要抓嫣嫣的,我們剛回到皇宮沒幾天,蘭芷芯和嫣嫣就出事了,這真的只是巧合嗎?難道不是您留在c市的人干得?"

赫淑嫻的聲音陡然提高了八度,猛地拍著桌子:"我再一次,跟我無關!不是我派去的人!"

這是亞撒第一次跟母親吵得這麼激烈,好比兩顆硬碰硬的石頭,這樣的爭吵,雙方都會痛,沒人會好過.

最後,亞撒黑著臉從母親的住所離開了,也沒回自己的宮殿,直接去了邵擎的住所.

邵擎雖然人不在皇宮,可他曾經居住的地方現在是晏季勻在住.

亞撒這幾天被煩得夠嗆,只有跟自己的好兄弟在一塊兒的時候能感覺到難得的輕松,才可以幾句真話.厭煩去看皇宮里那些人丑陋的嘴臉,他甚至不想回自己的宮殿,因為一回去就會有皇室成員或大臣要求見他……

以前都是哥哥在執政,亞撒不管國事,可現在不同了,他是王儲,哈吉將重任交給他,他需要面對的不是生意場上的對手,而是一個個不知安什麼心的重臣.

哈吉退位,亞撒成為王儲,這件事已經在文萊本國以及國際上掀起軒然大波,無數雙狼眼盯著皇室,風起云湧,暗流不息,在這種況下,亞撒哪里還有時間和機會去見蘭芷芯和孩子呢.

兩個大男人在花園里對飲,看上去心都不太美麗.亞撒多喝了幾杯之後就開始吐槽了,覺得自己最近這是什麼都不順,尤其是在感上,怎麼就那麼艱難呢?

"該死的,不知道是誰去抓蘭芷芯和嫣嫣,不是我,也不是我母親,還會是誰?我……我真的想不通……晏少……你想得通嗎?"

晏季勻無奈地搖頭,舉起酒杯跟亞撒碰了碰:"是誰干的,這個還真難琢磨,你們皇室里,想推到你的人不少,依我看,個個都有可能……不過,我想到一個問題,你在回皇宮之前,在c市用的那張手機卡和蘭芷芯通話,會不會是被別人查到了你的通話記錄,從而追蹤到了蘭芷芯的下落?"

亞撒嘴里那口酒差點把他嗆到,眼睛亮了亮,露出思索的神:"對啊……這確實是個漏洞,假如有人查到通話記錄,就可以逐一篩選出可疑的號碼,而只要蘭芷芯的手機一開機,對方就能追蹤到她的信號……"

"沒錯,這是最大的可能,但怎麼找出這個藏在暗處的敵手?"

"有辦法!梵狄的手下見過那兩個去抓蘭芷芯的人,我們只要找到這兩個人,應該就能找出幕後黑手了!必須要將這個隱患揪出來,這樣蘭芷芯和嫣嫣才會安全……我母親不會再派人去抓她們,現在只剩下那只幕後黑手了,我要盡快將這只手鏟除,這是我現在能為她們母女做的……"亞撒低喃的聲音含著幾多無奈和痛楚,他知道自己現在是被束縛住了,但他不會停止對蘭芷芯和嫣嫣的愛護.哪怕是遠隔天涯,他也要盡全力為她們做點什麼……【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     下篇:續:不相信緣盡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