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不相信緣盡于此  
   
續:不相信緣盡于此

香港,大嶼山.

這里還沒有被過度開發,有些村鎮還保持著一份難得的甯靜祥和,民風淳樸,像個溫馨的大家庭.

在村子的角落里有一戶是三層洋樓,已經很久沒有住人了,但最近幾天卻有了動靜,會看到一個素面朝天長得很美的女人出入.

這房子的主人姓倪,買下之後重新裝修過,前兩年還偶爾來住,今年可是一次都沒來過.他與周圍的村民也都不熟悉,買下房子純粹只是為了多一個休閑度假的地方.

現在,這空置的房子有了更大的作用,那就是容納一對從大陸來的母女——蘭芷芯和嫣嫣.

雖然這兒不是都市里,可村民們都是挺有素質的,不會有人冒失地前去打擾蘭芷芯,即使對她有點好奇,也沒人會去打聽什麼,只是私底下會猜測,興許這是房子的主人家里的親戚或者*的*?

不管別人的眼光如何,蘭芷芯都裝作看不見,依舊保持著低調的行事,除了買菜,很少會出去.

三天了,嫣嫣只有晚上才被媽媽帶出來走走,白天都是足不出戶的.

因為,與大人相比,嫣嫣這藍眼睛的萌娃,反而更容易引起人的注意.所以蘭芷芯都很心,盡量少讓孩子出現在別人的視線.

房子里的配置很齊全,日用品都是nike送來的,還有奶粉,童裝……

蘭芷芯覺得,住在這里已經是給nike添了麻煩,她不能再接受nike大包包的東西往這兒送,她會給錢,而nike也是拿她沒辦法,如果不收她的錢,不定她還真會不讓他進門了.

nike今天又來了,有重要的事告訴蘭芷芯.

嫣嫣在房里看動畫片,蘭芷芯隨nike到了樓下客廳里.

其實nike還是經過一番思想斗爭才決定向蘭芷芯這件事的,他如果不,任由蘭芷芯繼續誤會亞撒,或許他還能趁虛而入得到蘭芷芯的青睞,可他也不是卑鄙的人,那種事,他做不出來.

蘭芷芯平靜的目光看著nike,聽他了水菡讓他傳的話.蘭芷芯內心是有著幾分驚喜的,因為終于知道原來亞撒並沒有派人去抓她和嫣嫣,那是另有其人.知道亞撒之所以沒有按約定去接她和嫣嫣,是因為哈吉突然病發了……

心里的郁結總算解開了一個,可這並不代表蘭芷芯就會高興得跳起來.

亞撒沒有欺騙她,沒有故意傷害她,他是身不由己的,這些,她了解了,卻怎麼都無法讓自己的心再次歡騰起來……就算誤會解開又怎樣呢,事實擺在眼前,亞撒成了王儲,不久之後就要繼任蘇丹,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她不可能成為第二個赫淑嫻的.

赫淑嫻是文萊皇室中唯一一個中國女人.但她有著顯赫的背景家世,她娘家是經營連鎖酒店的,十幾年前又開起了旅游公司,成為第一個向文萊輸送游客的中國旅游公司……她能嫁進皇室,在皇室混得風生水起,其地位甚至不低于自己的丈夫,這跟她娘家有著直接的關系,如果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她和亞撒的父親是不會被允許結婚的.

蘭芷芯沒有像赫淑嫻這樣的幸運生在一個大富豪之家,所以她明白,如今的自己,與亞撒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如果亞撒只是親王,或許,兩人之間的艱難還能努力去克服一下,還有一絲絲渺茫的希望.而現在,他是王儲,很快就是國王了,他的妻子怎麼可能是普通人?就算他願意,皇室也不會同意的,那個國家的民眾也不會贊成……

蘭芷芯呆呆地出神,想了很多,蒼白的面容上浮現出苦澀的笑意,那失落和無奈,叫人看了都忍不住會心疼.

這個女人過得太苦了,就因為愛上了一個身份顯赫的男人,還為他生了個孩子,她的人生就不再是為自己而活著.她以為幸福會降臨的時候,偏偏命運的大手又將她推入了深淵,她只能陷在這冰冷的地底,仰望著站在云端的亞撒,與他遙遙相望……

蘭芷芯整個人看起來很憔悴,眼中的神采變得暗淡,蒙上一層陰霾,淡淡地"nike,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跟亞撒以後不會再有感上的瓜葛了,他是他,我是我.嫣嫣是我的全部,是我的命,只要嫣嫣能在我身邊,我沒有什麼可掙紮的."

nike聽著這些話,實在笑不出來,他只聽到一個對愛心灰意冷的女人在歎息.

nike是個積極開朗又樂觀的人,他不只是有溫潤的外表,還有著一顆溫暖的心.

"芷芯,那些不開心的事就別去想了,安心在這里住著,照顧好嫣嫣,有什麼需要就盡管,我已經辭去了在晏少店里的工作,最近我都會在香港."

"nike……我……我真的不知道該什麼了,你為做了那麼多,而我可能無法回報你對我的好."

nike聞,擺擺手,爽朗地一笑:"你又在跟我客氣了?是不是心里有負擔?我過,我不會住在這里,我只會有時來看看你,我也不會逼你要跟我交往,感的事,勉強不來,但我會耐心地等,我相信,金誠所至金石為開."nike燦爛的笑容里充滿了堅定,他不是死纏爛打的人,可他會堅持到最後,堅持到自己無法堅持為止.

蘭芷芯愣了愣,隨即微微一笑……她已經好些天沒笑過了,nike被這一抹絕美的笑顏所感染,只覺得心頭突突地跳了跳,像被電到一樣.

"好了,nike,我也不那些客套話,不會覺得心理負擔了,我們之間就順其自然吧."蘭芷芯沉靜的目光里有明顯的誠意.

順其自然?nike心里一喜,黑瞳閃爍著異樣的神采,他知道這是蘭芷芯在傷痛中所能做出的最好的回應了.順其自然,那就等于他還有希望.

這晚,nike留下來吃飯,蘭芷芯做了兩個拿手菜招待他.臨走時天還在下雨,但nike沒有以此為借口住下,冒雨開車離開了.

nike確實很了解蘭芷芯,像她這樣的女人,剛剛決定要跟亞撒斬斷絲,怎麼會這麼快就接受另一段感呢,如果他太心急,只會適得其反.他應該給她緩沖的空間,不能追太緊.

接下來的日子里,蘭芷芯和嫣嫣每天都過著規律的生活,很平靜,沒人來打擾.nike成了蘭芷芯外界聯系的中間人.為了安全起見,蘭芷芯暫時沒有用電話.座機手機都沒用,只是通過nike來傳話.

nike傳的話,水菡又傳給了晏季勻,然後亞撒知道了……亞撒知道蘭芷芯和嫣嫣是安全的,他也放心許多.可蘭芷芯的決定,亞撒也是氣得跳腳,恨不得能立刻飛去她那里挽回她的心.但現實不允許他這麼做,他只能忍,痛苦地忍著.

亞撒不會相信自己跟蘭芷芯緣份已盡,他只是暫時無法離開文萊,只要一些事處理好之後,他絕不會這麼隱忍,他要讓蘭芷芯知道,這輩子他都不會放手!

焦急與心痛,統統都要拋在一邊,眼下,亞撒最重要的事是去見一個人——皇家護衛隊隊長阿布耶.

阿布耶稱病在家已經半個多月了,到現在都還沒重回崗位,哈吉退位,亞撒成為王儲,這麼重要的格局變化,阿布耶居然還裝病貓,這就太讓人憤怒了.亞撒覺得是到了該親自走一趟的時候.

皇家護衛隊,是掌握在蘇丹手中的一只精英隊伍,主要負責皇宮的安全.現在哈吉退位了,皇家護衛隊的最高指揮官就是亞撒,可要指揮這只隊伍,還需要隊長的配合才行.阿布耶稱病之後,護衛隊的指揮權就交到了艾米丁中校手里.

阿布耶家里,亞撒坐在客廳,有人進去傳話了,阿布耶好一會兒才從臥室披頭散發的出來,滿嘴胡渣,看上去就像個糟老頭子.

但誰也不能看這個糟老頭子,他指揮皇家護衛隊已經有二十年了.

阿布耶的態度還算恭敬,可就是打定主意要繼續裝病,在亞撒面前叫苦,自己還需要再休養一段時間.

亞撒心里暗罵阿布耶這個老狐狸,定是知道了什麼風吹草動,所以才故意裝病想要避過風頭.

心里這麼想,表面上還是得給彼此都留點余地,話還得婉轉一點.

"阿布耶少將,我今天來,並不是催促你銷假,我只是來跟你聊聊天的……呵呵……我哥哥以前也經常跟你聊天,將你視為他的心腹和知己,在公,你是護衛隊長,在私,你是我哥哥的朋友,你知道嗎,我哥哥在動手術之前還提到你,如果他有什麼不幸,你一定會率領護衛隊將皇宮守衛得猶如銅牆鐵壁,哎……可惜啊,你現在也有病在身,無法繼續效力,我哥哥現在已經去了國外治病,他不知道自己寄予厚望的少將竟然不能如他所願……"亞撒邊邊不停惋惜地歎氣,眼角的余光卻還瞄著阿布耶的反應,果然,這老狐狸的臉色變了.

"哈吉國王真的這麼過?動手術之前都還惦記著我?"阿布耶明顯在抑制著激動的緒,可他這點心思又怎麼瞞得過亞撒那雙犀利的眼.

上篇:續:承認私生女     下篇:續:思念分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