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他要死了  
   
續:他要死了

視頻中的女人素面朝天,五官精致,氣質清雅,她臉上有種母性的光輝,微笑中流露出溫柔的母愛,就好像整個人都會發光一樣.那個被她抱著的萌娃,粉嘟嘟,肉乎乎的,時不時還咯咯地笑,天真無邪,無憂無慮,像天使,像精靈,像從童話里走出來的人兒.

這畫面溫馨而美好,能觸動人的內心深處,可是,女人和孩子並不知道自己處于什麼樣的危險中.不遠處的另一座房子的天台上,藏身著一名狙擊手,正用一種特制的手機在對著蘭芷芯和嫣嫣所在的方向,通過鏡頭將她們的一舉一動傳輸到遠在文萊的多迪的手機上.

這本該是現代科技的一種跨越和進步,然而用在這里,卻讓人感到悲憤.那女人和孩子何罪之有?她們為什麼要被卷入這場爭斗和血腥?

亞撒滿腔怒火,猛地抬眸,高大的身子竄上去,突然拽住了多迪的衣領,赤的雙眼怒視著多迪:"你這個歹毒的王八蛋!"

亞撒的咒罵,惹來艾米丁的叱喝,欲要上前去,卻被埃文攔住了,示意他暫時別管.

多迪被勒著脖子,但卻沒有太過慌張,因為現在他有艾米丁在側支持,而亞撒是單獨一個人,他不必害怕自己會受到傷害.看到亞撒這麼激動,多迪反而笑了……

"我的好侄子,有話慢慢……我這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既然這樣,我們是不是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了,只要你在文件上簽字,一切都好."多迪殲詐的笑容與他平時的低調和斯文形成了反比,實在惡心.

亞撒瘋狂的憤怒並沒有緩解下來,盯著自己的親叔叔,他真想能撕爛這張偽善的臉!

亞撒額頭上青筋暴跳,嘶吼:"多迪,你tm真是卑鄙到家了,你就不怕遭報應!"

"哈哈……報應?這種話你還真信?蘇丹的位置本來就該屬于我,哈吉退位,我是他的弟弟當中最年長的一個,本該由我繼承下一任蘇丹,可哈吉病糊塗了,將王儲傳給你,那本來就是屬于我的東西,我拿回來,憑什麼報應我?"多迪眼里露出怨毒的神色,起哈吉,多迪就感到一肚子的怨氣.

亞撒怒發沖冠,猶如一頭暴怒的獅子,可他卻不能真的對多迪做什麼……他不怕死,可他不能讓蘭芷芯和嫣嫣有事.眼下的況,實際上無論怎樣都是以卵擊石,亞撒處于下風,蘭芷芯和嫣嫣被威脅,他的處境也相當危險.

亞撒放開了多迪,兩手捧著手機,癡癡地看著屏幕,心如刀絞,呼吸都跟著窒悶了.

他知道,假如真的他簽字讓位,等待他的下場就是死.多迪是不可能還留著他的,必定會心狠手辣地將他殺死在這皇宮里……可悲的是,他還沒能親耳聽到嫣嫣叫一聲爸爸,那孩子甚至都不知道他就是她的父親.

他還想能有機會抱著孩子,摸摸孩子白嫩的臉蛋,親親孩子的額頭,陪孩子玩耍,給孩子講故事……他想的很多,可這些,不會實現了,他今天是在劫難逃,他會無聲地死在這華的宮殿里,到死都沒能見著蘭芷芯和嫣嫣.

不想死,因為還想要跟那個女人和孩子一起生活,想要像天下所有幸福的老爸那樣……可他還有選擇嗎?皇宮已經被多迪占據了,護衛隊也被把持,他無論簽不簽字,都是死路一條.

只不過,有了他本人的簽字,多迪就有了一個理由登位,但就算他不簽,多迪還是可以將他殺了,自己登上蘇丹的之位.

橫豎都是死……

亞撒臉上的憤怒漸漸轉為悲涼,在椅子上坐下來,雙手都在顫抖,心痛得要命.他也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掙紮的余地了,簽字看來是必須的,否則蘭芷芯和嫣嫣會有危險……

他不僅是一個男人,他更是一個父親.以前體會不到當父親的滋味,現在雖然依舊沒能體會到可至少他有著當父親的責任感和對孩子厚重的愛.望著屏幕上那個身影,他的目光會變得無比柔和,充滿愛……

"寶貝,你不知道爸爸在看著你呢……你長得真可愛,爸爸真想親親你的臉……寶貝,如果你長大了知道爸爸已經早早地離開這個世界,你會不會想念爸爸呢?寶貝啊寶貝,爸爸真想每天都陪在你身邊,看著你長大……蘭芷芯,我過要娶你,到現在我依然沒有改變想法,只可惜,或許我真的要食了……"亞撒手里捏著筆,心里在默默地叨念著,那雙微微泛的眼睛里飽含著對孩子的愛,還有對蘭芷芯深深的.

多迪和埃文以及艾米丁,此刻見亞撒拿著筆,一個個都顯得很興奮……看來那個女人和孩子對于亞撒來真的很重要.還以為他會極力反抗,沒想到這麼容易就簽了.

多迪他們難內心的激動,眼巴巴地盯著亞撒的手……

有皇家護衛隊的人拿著武器對著他,還有女人以及孩子的命威脅他,他能不簽麼?

"磨磨蹭蹭干什麼,快點簽!"埃文不耐煩地催促.

亞撒垂著眼簾,一臉憤恨之色,抬眸望著多迪,嘶啞的聲音:"我知道,簽了之後我就會死,不過在死之前,我有一個要求."

"一個要求?哈哈,那簡單,你看."多迪看似爽快,也不掩飾自己那歹毒的心了,等于是默認了亞撒所.

這個多迪真是陰險,先前還不會殺亞撒,現在還是忍不住承認了內心的邪惡,他原本就是打算的在亞撒簽字之後將其殺害.

亞撒露出悲傷的表,長歎一聲:"我想跟我母親通個電話,想最後聽聽我母親的聲音……我都快要死了,這要求不算過份吧?"

多迪還沒發話,埃文立刻反對:"不行!現在你不能跟任何人通話!亞撒,勸你別耍花樣了,我們不會上你的當!"

多迪不語,似是在考慮究竟讓不讓亞撒打電話.

"你們不是有狙擊手在盯著我的女人和孩子嗎?怎麼還怕我會耍花樣?我只是想在臨死前聽聽我母親的聲音,否則我死不瞑目,否則,真神也不會原諒你們今天所做的惡行!"亞撒得很重,抬出"真神",這是信仰宗教的人特別在意的,有時候甚至比威脅更有作用.

多迪眼睛一眯,心底也跟著抽了抽……是啊,真神在上,他的所作所為,真神都看著呢……

多迪蹙著眉頭:"我可以允許你跟你母親通話,但是你要記住,如果你敢在電話里透出半點異常,我的狙擊手就會向你的女人和孩子開槍!"

亞撒苦笑一聲:"你放心,我絕不會關于這里的況,不會讓我母親聽出異常."

"好……"多迪咬咬牙,遞了一只手機過去.

亞撒撥通了母親的電話,果真是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常,就像是平時閑聊一樣.

"媽媽,您吃過午飯了嗎?哦……吃過了……我也吃過了,正在午休."

"媽媽,您有沒有將晏少送來的酒開封啊?那是專門送給您喝的花雕酒,陳年花雕,是他珍藏多年的好酒……"亞撒平靜淡然的語氣在講電話,果真像他所,沒有透露自己目前的處境是多麼危險.

聽起來,他的每句對話都是正常的,無害的.

"好的……媽媽,我會回去陪您喝那壇花雕,到時候您再做幾個家鄉菜……就這麼定了,媽媽,晚上我會早點去您那里……媽媽再見……"亞撒結束了跟赫淑嫻的通話,眼眶有些濕潤,卻還是盡量在忍著.

整個通話過程都是免提狀態,每句話都被多迪他們聽得清清楚楚,見亞撒沒有耍花樣,他們也在心中冷笑……這就是亞撒跟赫淑嫻最後一次的通話了,只要他一簽字,等待他的就會是……死亡!

多迪的耐心也耗光了,其實從他們進來到現在也才不過十多分鍾而已,但這種謀權奪位的事,當然是速戰速決為好了.

"亞撒,現在可以簽了吧?別考驗我們的耐心."多迪冷冷地,伸手指了指文件上的簽字處.

亞撒的神有些呆滯,讓人感覺到他那種走投無路的悲哀,他的筆就懸在簽字處的上方不到一厘米,蒼白的嘴唇在碎碎念:"多迪……你只是想讓我死,我死了之後,你就放她們一條生路……她跟邵擎的女兒同姐妹,而我的孩子也被晏季勻收為干女兒……你們也不會希望得罪邵擎吧,所以,我死了之後,一切都煙消云散吧,別傷害她們.還有,別為難我的父母,他們奪不了你的權,不會對你造成威脅的……"

此刻的亞撒就像個嘮叨的老太婆,有些啰嗦了.

看著他的筆停在那里,多迪和埃文心里那個焦灼啊,不耐地低吼:"真是廢話多,啰啰嗦嗦跟個婆娘一樣,你煩不煩啊?"

艾米丁是軍人,見狀,更是急躁地拔出了槍……

"快簽!"

亞撒眼皮一抬,表竟變得有一絲怪異,瞄了一下艾米丁,然後只見他的手就在文件上開始劃動……

文萊人的名字比較長,像亞撒這樣皇室人員更是比普通人的名字長些,他就這麼慢慢寫慢慢寫,當寫到三分之一時,忽地,只聽門外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和狂暴的吼聲——"都給老子滾開!"

這聲音,正是阿布耶司令,跟他一起前來的還有晏季勻和邵擎!【晚飯時還有更新】

上篇:續:以她和孩子的命來威逼     下篇:續:他的心已經飛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