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他的心已經飛向香港  
   
續:他的心已經飛向香港

一群全副武裝的士兵沖進來,為首的是阿布耶司令!

阿布耶高舉著那一把象征著榮譽的槍,氣勢如虹,威風凜凜地率領著他手下的兵,頗有一種所向披靡的架勢,一下子就將艾米丁等人給震住了!

吼叫,怒嚎,混雜在一起的聲音,還有驚恐的呼聲,形勢立刻發生了逆轉!

艾米丁臉色慘白,他看到阿布耶領著的兵全都是皇家護衛隊的,是之前他安排在門外守衛的士兵,但現在這些士兵全都倒戈相向,將他帶進來的四個士兵還有多迪等人全都包圍了……

武裝的力量是很直接的,沒有花俏,誰槍杆子硬,誰就是老大.

現在,多迪和埃文再也沒有剛才的得意,驚恐地看著阿布耶,難以置信,這個稱病的司令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還有,晏季勻和邵擎怎麼來了?

這是武裝力量的沖突,艾米丁更有發權.在多迪和埃文嚇呆了的目光中,艾米丁強忍著心頭的恐懼,沖那群士兵怒吼:"你們干什麼?我才是指揮官!"

"我呸!"阿布耶一口唾沫噴在艾米丁臉上,如獵豹咆哮:"狗崽子,叛徒!你等著被軍法處置吧!"

此時的阿布耶再也不是那個病怏怏像糟老頭子的人了,他現在可精神著,光滿面的,正值中年不惑,阿布耶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劍.

"全都抓起來!"阿布耶一聲令下,身後的士兵提著槍,面無表地將艾米丁給綁了.

但多迪和埃文是皇室的人,阿布耶沒有立即吩咐抓人,而是看向了亞撒.

亞撒的目光卻是看向了晏季勻和邵擎……三人相視一笑,那輕松愜意的樣子,敢剛才那副慷慨赴死的架勢簡直判若兩人.

多迪這才後知後覺到……事太順利了,順利到不正常.原來亞撒早就有所准備,亞撒根本就是被逼得走投無路要簽字!

"你們……你們居然勾結在一起?亞撒,你讓外人干涉文萊的內政?"多迪義正辭的表,不知道的還會以為他真的那麼正義,實際上卻是個罪惡的人.

亞撒一直沒話,直到現在才慢悠悠地站起來,將手里的筆一扔,將那只簽了三分之一名字的文件一點一點地撕毀.他眼中兩道精光如同帶刺的刀刃……

"多迪,這話你可是錯了,我的朋友晏季勻,他可不是外人,他是有我哥哥授權的特使.而邵擎,也是文萊的功臣,誰是外人?誰是自己人?你呢?"亞撒嘴角噙著森冷的笑意,眸子里燃燒著陰狠的藍焰,拿起多迪的手機,撥弄幾下就打通了那個狙擊手的電話……

"你的雇主已經無法給你傭金了.現在,我願意出比你原來的傭金多三倍的價錢,換那個女人和孩子的平安."亞撒連眼睛都沒眨一下,更沒問多迪到底花了多少錢雇用那個狙擊手,直接就出了三倍的價格,這還真是財大氣粗啊.

多迪請的狙擊手一定不是便宜貨,而亞撒為了保住蘭芷芯和嫣嫣的安全,根本不在乎花多少錢,只要她們沒事就好.

果真,只有當誘.惑足夠時,才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電話那端的狙擊手在聽到亞撒這麼之後,很干脆地了聲ok,他的狙擊槍便放下.他不必擔心自己收不到錢,因為他很清楚,文萊皇室的人有多麼富有……

亞撒這顆心總算是可以放回肚子里了,一場危機就這麼被化解,頃刻間恢複到平靜,可空氣里充斥著的冷意卻依舊在骨子里肆虐.

可多迪怎麼會甘心,艾米丁更不甘心,轉眼成為階下囚,這是他不能容忍的恥辱!

"阿布耶,亞撒,你們別亂來,放了我!我才是指揮官!"艾米丁到現在還嚷嚷,殊不知在阿布耶眼中,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多迪怨毒的眼神死死盯著亞撒:"你,這到底怎麼回事!"

埃文也是慌了,眼下的局勢,大勢已去,意味著他和多迪已經失敗!

亞撒走到了晏季勻跟前,伸出手與他相握,互相點點頭,一切盡在不中.

晏季勻手里像變戲法似的多個精美的盒子,舉在胸前,打開,拿出里邊的一份文件.

晏季勻清了清嗓子,墨眸中布滿睿智的光芒,不急不慢地:"這是哈吉國王在離開之前交給我的,是撤銷艾米丁職務的命令,同時還有一份委托書,上邊寫明,如果艾米丁勾結叛徒圖謀不軌,我就自動成為皇家護衛隊的副指揮,可以命令護衛隊的全體士兵為保衛皇室而采取必須的行動."

一席話,將多迪一群人驚得里焦外嫩,像見鬼一樣看著晏季勻,沒人會願意相信這是真的,尤其是艾米丁,他死都不信哈吉會將皇家護衛隊的指揮權交給一個外人?

奪權,就是武裝力量的較量,誰能掌握皇家護衛隊,誰就是贏家.而今天的一切,早就在哈吉和亞撒的算計中.亞撒也是皇家護衛隊的指揮官,但皇室里某些人有異心,必須還要有一招令人意想不到的棋,才可能在危機重重的皇室斗爭中獲勝.

晏季勻就是這一顆出奇制勝的棋子.有他跟亞撒里應外合,亞撒怎麼都不會被困死的.

"不……不可能!"艾米丁大吼,軍帽都掉下來了,露出他所剩無幾的頭發,樣子十分狼狽.

多迪也是無法置信自己所聽到的,冷笑著:"你們就編吧,我絕不相信哈吉會將護衛隊的指揮權交給一個外國人,我不信艾米丁會被撤職!"

"對,你們一定是偽造文件!"埃文的吼聲中難掩一絲顫抖,嘴上那麼,可還是心驚膽戰的.

跟著艾米丁一起的四位士兵也是面面相覷,雖然被抓,可心里不服氣啊,紛紛表示不相信艾米丁被撤職.

"這群人,不到黃河不死心."邵擎冷笑著,摸出一個圓圓的亮亮的金屬,放在桌子上,對著滿屋子的人:"看清楚了,別眨眼啊."

下一秒,只見邵擎按了一下那個金屬上的按鈕,立刻就有圖像從金屬中升起來,就像是科幻電影里的立體全息影像一樣,哈吉的身影在光束中冉冉升起.

只有巴掌那麼大,但卻是哈吉本人的縮影,還有他為人們所熟悉的聲音.

圖像中,哈吉的表有些痛惜,但也有著堅決:"如果需要動用到我留給邵擎的金屬盒,那就明我預料的事成真了.多迪,埃文,還有艾米丁,你們太讓我失望了.你們真以為我病糊塗了什麼都不知道嗎?你們私下勾結,企圖奪得王位,而我為什麼會將亞撒立為王儲,那是因為,多迪,在你的背後,還有一股境外的勢力在支持你,那是你的憑仗,也是隱患.一旦你成為下一任蘇丹,我們國家就會成為那股勢力的傀儡,重蹈從前的覆轍,淪為沒有主權的國家.你不要以為那股勢力對你的幫助是為你好,與虎謀皮,怎會有你的好果子吃?他們不過時利用你,而你卻執迷不悟,以為自己可以再登上王位的同時還能抵抗那股勢力對文萊的侵蝕?多迪,埃文,你們都是我的弟弟,艾米丁,你原本也是我的軍官,可是你們的心太大太野,我甯願相信皇室以外的人也不願信你們.從現在起,晏季勻和邵擎同為皇家護衛隊的副指揮,護衛隊的所有士兵均須遵從兩人的調遣,直到亞撒認為皇室的局勢已經穩固為止."哈吉的圖像漸漸淡去了,模糊了,只留下一室的寂靜.

艾米丁以及他帶進來的幾個士兵全都傻眼了,腸子都悔青了……原來還有境外勢力在多迪背後支撐?這麼來,一旦多迪奪位成功,他們幫過多迪,就真成了國家的叛徒了,是助紂為虐,而不是僅僅皇室內部奪權而已.牽涉到境外勢力,性質都變了!

哈吉竟是這麼高瞻遠矚,運籌帷幄,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備和鋪墊,等著多迪他們來跳.哈吉交給晏季勻和邵擎的特權也是他的明智之舉,正是晏季勻跟邵擎兩人調動了守在外邊的皇家護衛隊士兵,加上阿布耶的配合,才能沖進來這議政大廳,扭轉局勢.

一切都塵埃落定,沒什麼可掙紮的,在絕對的權力面前,在鐵一樣的事實面前,皇家護衛隊的指揮權跟艾米丁沒有任何關系了,他現在只是一個囚犯.

沒有了皇家護衛隊的支持,多迪和埃文也只能束手就擒.

這一天,是亞撒一直在等著,撒網那麼久,就等著收網了.皇室內部消停之後,局勢穩定下來,亞撒就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或者,他可以不必每天都困在這皇宮里.他的心,早就已經飛到了香港大嶼山……【接下來的節會更精彩,該是亞撒追妻女的時候了!】

上篇:續:他要死了     下篇:續:肉墩兒,你想爸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