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肉墩兒,你想爸爸嗎?  
   
續:肉墩兒,你想爸爸嗎?

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亞撒贏了,可他心里的喜悅卻不是因為這個.他是因為最終揪出了幕後黑手,保障了蘭芷芯和嫣嫣的安全,所以他此刻的笑容很燦爛,發自內心的笑.

派人去農家院抓蘭芷芯母女的人,幕後指使者,就是多迪.最近多迪的兒子桑達不在皇宮里,原來是去了中國大陸,c市,後來沒抓到人,任務失敗,桑達就坐飛機輾轉到了香港,跟蹤金虹一號,竟然被他摸到了蘭芷芯的藏身之處.因此才會有了多迪派狙擊手前去,以蘭芷芯母女的性命威脅亞撒.

亞撒在多迪等人被捕的時候,對那個狙擊手所的話,除了要對方放棄目標之外,還增加了新的目標——將桑達抓到,交給梵狄的手下,再由他派人前往香港,將桑達押回文萊……

這樣一來,皇室中的危機解除,蘭芷芯母女安然無恙,可以繼續過她們平淡安靜的生活.

就在多迪一群人被捕之後,財政大臣默罕默德收到了消息,這老狐狸一點都沒耽擱,趕緊地來找亞撒,以表示自己對皇室的忠誠,一改之前的態度,變成了支持亞撒.

默罕默德滿以為自己這麼快有所行動向亞撒效忠,就能掩人耳目,就能修複與亞撒的關系.可默罕默德這回是聰明反被聰明誤.當亞撒還未對外宣布多迪等人的罪行時,默罕默德先行動了,這不就正明他事先就知道多迪敗露了嗎?

實際上就是默罕默德暗中與多迪是同一陣營的,支持多迪,但因為多迪沒有在預定的時間里宣布就位,顯然是奪位的計劃失敗了,默罕默德這牆頭草立即就倒向了亞撒.盡管他心里是很不願,可形勢所迫,他不得不早早地來表忠心.

亞撒沒有直接將默罕默德撤職,只是消減了他一部分實權.多迪一伙已經伏法,黨羽是需要清除,可多迪的黨羽大都是皇室中人或者重臣,在這個君主制的國家,動輒就是可能牽涉到整個皇室的根基,所以亞撒不能見一個就抓一個,需要根據具體況來衡量.沒有直接參與今天那一幕的人,他會酌發落,像多迪和埃文,艾米丁,那就必須去蹲牢房了.

在默罕默德之後,陸續又有不少人前來見亞撒,都是之前反對他的,現在可是變得十分殷勤了,討好巴結,諂媚哈腰,就好像之前的事都是一個誤會,好像他們從來就是站在亞撒一邊的.

對于這些人的牆頭草精神,亞撒一一都記在心里,表面上盡量維持和睦,為的是不讓皇室一下子變得太動蕩不安.有的人不能逼急了,否則或許會適得其反.

亞撒現在需要時間來慢慢治理一些詬病,不宜操之過急,只能循序漸進,一點一點去清理那些毒瘤.好在多迪這罪魁禍首已經落網,其余一些人也無法再興風作浪,皇家護衛隊的掌控權已經重新回到亞撒和阿布耶手中,還有晏季勻和邵擎輔佐,在今後一段時間里,沒人再能對亞撒的安危起到威脅了.

多迪不甘心,在牢里還不忘問亞撒一件事……為什麼晏季勻和邵擎會跟阿布耶一起那麼湊巧地出現?分明沒有給亞撒機會通知外邊的人,他是怎麼做到的?

對于這一點,亞撒也很坦白地了,原來一切早有安排.他跟母親打的那一通電話就是在通風報信.

多迪和埃文的勾當,哈吉和亞撒早就有所防范,但沒有鐵一樣的證據就不能抓人,所以他們一直都在等,耐心地等待今天這樣的事發生,徹底揪出皇室中的叛徒.亞撒早跟母親約定好了,如果他什麼時候在電話里突然提到晏季勻帶來的陳年花雕酒,就明是他身處在危險中,需要晏季勻帶著護衛隊前來營救.

實際上根本沒有花雕酒那回事,晏季勻來皇宮時啥都沒帶,走得那麼匆忙……

這一切都是亞撒他們事先商量好的備用計劃.晏季勻在得到赫淑嫻通知之後,立即和邵擎一起出動了.兩人都有哈吉的任命書以及金屬盒子里的全息影像,護衛隊的另一部分士兵見到之後就要聽命于這兩人,剛好阿布耶也來了皇宮,穿著軍裝,准備要銷假複職,三人一拍即合,組成了一個臨時的營救組.

這些聽起來似乎很不可思議,但仔細想來,不得不佩服哈吉的遠見和魄力.敢用皇室之外的人擔當重任,那份膽量,不是一般的領導者會有的.

晏季勻和邵擎手里掌握的任命書和金屬盒子,使得他們擁有了指揮皇家護衛隊的權力,可假如他們有歪心,文萊皇室就完蛋了.所以哈吉的做法,站在他的角度,那是很冒險,也因此他才會在手術之前就跟晏季勻商議,要將晏季勻的兒子送進文萊皇宮以作為人質,防止晏季勻和邵擎萬一臨陣倒戈……

事發展到這一步,晏季勻和邵擎才算是真的松口氣了,連續多日來都沒睡安穩過,現在終于是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邵擎的住所,一座低調華麗而又充滿古典風格的宮殿里,花園中,那清澈的水池邊站著兩個風姿挺拔的男人.

一個是晏季勻,一個是邵擎.雖然一個年輕,一個已是中年,但彼此都各有風采,氣勢不相上下,往那一站,還真有些耀眼.

晏季勻悠閑地往池子里丟食物,水里有兩只烏龜.

邵擎負手而立,眉心淺淺的刀疤皺起,臉上卻是露出一抹探究的笑意:"季勻啊,大權在握的感覺怎麼樣?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和你聯合起來,利用護衛隊的指揮權,可以干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甚至可以讓我們被載入史冊,成就一門驚世的輝煌."

晏季勻啞然失笑:"輝煌?那怕是因為篡奪了王位而被世人唾罵吧.確實,如果我們有那個心思,這皇宮里的局勢就不是現在這樣了,或許文萊已不叫文萊……實話,這樣的權力誘.惑,確實是讓人很難把持住,如果換做今年前的我,還真不定會是什麼心思,可是現在,我可以很肯定自己不想那種事,不想站在最高點,因為……最高點也是最危險的一點.太過貪婪的下場往往是死無葬身之地.我有家有老婆兒子,老婆還懷著第二胎,我的生活都被這些填滿了,沒有空地容納其他的東西……爸,您不也是跟我一樣的想法麼?"

"哈哈哈……不愧是我邵擎的女婿,真是了解我!"邵擎爽朗的笑聲在飛揚,贊許的同時還有種找到知音的感覺,他想起了哈吉,不由得兩眼微微濕潤.

"哈吉……我的好朋友,真希望你在國外能早點把身體治好……當年我救你的時候,你曾過,我們到老了都還要一起去釣魚,現在我才五十多歲,健朗著呢,估摸著還能活上個一二十年沒問題,所以啊,哈吉老弟,你可不能食,早點回來吧……"邵擎在喃喃自語,眼中含著幾分祝福幾分悲傷,他這一生經曆得不少,對于權力和*早就看淡了,他只希望自己的親人和朋友再過十年二十年都還能健健康康地活著……

晏季勻也是在心里默默地為哈吉祈禱……他是個英明的領導者,因為身體的原因不能再繼續任蘇丹,實在是可惜可歎,祝福哈吉能真如他的名字一樣有吉利和幸運相伴,早日康複歸來.

花園里一時間變得很靜默,不一會兒,一個奔跑的身影過來了,是檸檬.

"爸爸……外公……"檸檬皺著臉跑過來,看上去很不開心,粉嘟嘟的嘴巴撅著,好像能掛個油壺了.

"怎麼啦?兒子?"晏季勻低頭,好奇地看著檸檬,這孩子很少這樣的表.

邵擎到是敏感,往身後那道門望了望,似乎有所猜測.

"那個……那個卡伊娜,她……她剛才趁我不注意的時候親了我一下."檸檬委屈地抱著爸爸的腿,紛嫩的臉蛋都成苦瓜了.

這家伙就是有個特點,對于除了嫣嫣以外的女生,他都不喜歡被人家親,而他對嫣嫣卻會主動的去親去抱.

"就這事兒?"晏季勻哭笑不得,卻又心疼兒子,只好蹲下來將檸檬抱起,放到池子邊上,手攬著肩,防止檸檬掉下去.

"兒子啊,卡伊娜親你,那明她喜歡跟你玩,你是男子漢嘛,大方點,別愁眉苦臉的."

邵擎也湊過來道:"檸檬,卡伊娜是亞撒叔叔的侄女,也是嫣嫣的妹妹……呃,堂妹.親一下沒關系的,我會告訴她下次不要再親你了,這樣行了嗎?"

檸檬聽了,黑寶石般的大眼眨巴眨巴,露出無奈的表點點頭:"那好吧,這次我就不生氣了,但是下次她要是再親我,我就……我就不跟她玩了."

"好好好……"晏季勻溫柔地安撫著兒子,可心里卻是有些擔憂的.如果換做是嫣嫣親了檸檬,這孩子高興還來不及呢,不會不開心的.

想到檸檬和嫣嫣的感,那是好得就跟親生兄妹似的,但嫣嫣畢竟是亞撒的孩子,也不會在外邊流落太久,始終有一天是要回到文萊皇室認祖歸宗的.到時候兩個孩子兒在面臨分別時,只怕都會很傷心難過.

就這才來皇宮幾天,檸檬除了每天都很想念媽媽之外,念叨得最多的就是嫣嫣……

此時此刻,遠在香港的蘭芷芯和嫣嫣對于某些事毫不知,正嬉笑著准備晚餐呢.

簡單的飯菜也是媽媽的愛心表現,全都是嫣嫣喜歡吃的,還有一盒可口的酸奶.

肉墩兒的身子還是那樣肉乎乎的,臉蛋圓圓,大眼亮晶晶,坐在桌子邊上晃著腿,望著酸奶流口水……

"媽媽我可不可以先吃酸奶再吃飯?"嫣嫣笑嘻嘻地抱著蘭芷芯的胳膊,輕輕蹭著,可愛極了.

蘭芷芯被孩子這稚嫩的聲音融化了,溫柔地揉揉孩子的卷發,誘哄:"如果你吃了酸奶,還會想吃飯嗎?所以啊,乖一點,先吃飯,然後再吃酸奶."

"唔……那好吧."嫣嫣也不鬧,乖乖地拿著勺子自己吃飯.

這一幕,被門口的男人全看在眼里,不由得有些羨慕,蘭芷芯有個這麼乖巧的女兒,真是很招人愛.什麼時候他才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呢,到時候他也會好好教導孩子的,就像蘭芷芯那樣……

"咦,nike?你什麼時候來的,吃飯了嗎?"蘭芷芯望著門口的男人,眼底略顯詫異.

nike大方地坐下來,充滿暖意的目光看著蘭芷芯:"還沒吃呢,不知道你有煮我的飯嗎?"

"呃……飯還有,你等著,我去給你盛."

蘭芷芯進去廚房了,餐桌上只剩下嫣嫣和nike.

嫣嫣對于這個叔叔的印象還不錯,因為知道是媽媽的朋友,所以她也會很容易接受nike的存在.

nike很喜歡嫣嫣,對這個宛如天使的孩,nike早在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就從路人轉粉了.

五歲的孩在想什麼,嫣嫣在想什麼,nike不太了解,而他最好奇的事就是怎麼從未聽嫣嫣提起過關于父親的話題,難道這孩子一點都不好奇自己的爸爸是誰嗎?

nike的臉色越發柔和了,親切地望著眼前的肉墩兒,柔聲:"嫣嫣,你一直都跟媽媽生活在一起,你……有沒有想過爸爸呀?"

嘴里正韓了一口肉,嫣嫣一聽,頓時停止了咀嚼的動作,睜大的澄藍的眸子盯著nike,好奇地嘟噥:"nike叔叔,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你見過我爸爸?"

nike一時語塞,想不到明明是他在問嫣嫣,現在卻成了嫣嫣把他問住了,真是好犀利的問題啊,讓他如何回答呢?【今天一萬字,希望千千明天接著加更的親們就踴躍投點月票吧,加更也是需要動力的!】

上篇:續:他的心已經飛向香港     下篇:續:麻麻是我的,你不可以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