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敢欺負我女人?  
   
續:敢欺負我女人?

成年男女,又都是單身,男方喜歡女方,女方也不討厭對方,互相接個吻,在現代社會來那才多大點事兒呢,可有的人思想本身並不太放得開,面對眼前的狀況,蘭芷芯只覺得渾身有點僵硬,就像是出于本能的反應,她縮著脖子,腦袋下意識地往旁邊一偏……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冒出來,站在兩張椅子面前,氣呼呼地鼓著腮:"你們玩親親都不叫我……哼!"

這……nike囧了,從未這麼丟臉過,不但沒親到佳人,反而被孩兒給擠兌了.就這樣,他的第一次索吻宣告失敗.

蘭芷芯顧不上尷尬,趕緊地摟著嫣嫣的身子,低聲安慰:"寶貝,媽媽和nike叔叔沒有親親……"

聽媽媽這麼一,嫣嫣緊緊皺著的臉頓時喜笑顏開了.這不點兒對媽媽的保護欲還挺強的.

蘭芷芯的到是實話,雖然nike剛才是想親,但蘭芷芯已經偏過頭去,他沒親到.

nike當然知道蘭芷芯先前的動作其實就是一種下意識的拒絕,這讓他感到有些受傷,卻也使得他頭腦清醒了幾分.

"對不起,芷芯,我剛才差點冒犯你……你,不會生氣吧?"nike略顯不安地看著蘭芷芯,在他心里,這女人就是一朵純美的花兒.

nike這麼干脆,主動道歉,這讓蘭芷芯反而覺得歉疚……男人普遍都很好面子,而她剛才那關鍵時刻的一避,確實有一點傷人的.

"不……我沒生氣,nike你別放在心上.其實是我沒准備好……應該是我抱歉才對."

nike心里微酸,蘭芷芯連抱歉都這麼誠懇,難道她就真的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nike感到挫敗,苦笑著:"算了,我們都別對不起,有些事……順其自然吧.時間不早了,我去睡覺,晚安."

完,便不等蘭芷芯的回答,他已經轉身進屋去了.

他不是生氣,只是無奈,只是覺得此刻有點難以面對蘭芷芯,或許睡一覺起來就沒事了.

望著nike的背影,蘭芷芯也只能滿懷歉意……nike不是不好,他是個難得的好男人,剛才她避開了他的親吻,他也沒有惱羞成怒.這份涵養,足以明他的人品不錯.

可為什麼自己就是愛不起來呢?就好像一顆心已經荒蕪,激.不知去了哪里,面對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她居然還不快點下手,起來還真有點不可思議.是她腦子壞掉還是什麼原因?

亦或是,有一個男人在她心里住太久,雖然她決心要跟他了斷,重新開始新生活,可她目前還未成功地將他趕出心房,那又怎麼會有其他男人住得進來呢?

蘭芷芯也只能在心里歎息,看來她還需要繼續"修煉"啊.

"媽媽……我困了……"嫣嫣軟綿綿地靠在蘭芷芯懷里,腦袋搭在媽媽的勁窩,聞著媽媽身上的清香味,眼皮就在開始耷拉著,看樣子是瞌睡了.

蘭芷芯臉上掛著一抹*溺的笑,這是她的孩子,她當然了解孩子的心思了.剛才嫣嫣准是在旁邊悄悄地看了好一陣子才會在nike剛好要親下去時冒出來的否則怎麼會那麼巧呢,時間剛好.就算她當時沒有躲開nike,嫣嫣的出現也會讓那個吻難以實現的.

蘭芷芯心里暖暖的,嫣嫣這麼就知道要保護她了,真不愧是她的貼心棉襖.

第二天.

蘭芷芯醒來的時候,nike已經離開,在桌子上留了張紙條,他有急事要處理,先走了.

蘭芷芯不知道這是nike在逃避尷尬呢還是他真有事要急著去處理,總之,她不會那麼氣地因為昨天的事就對nike產生不好的印象,實際上nike已經算很尊重她了,平時那麼多獨處的機會他都沒有亂來過……

蘭芷芯拿著紙條正在院子里出神,忽聽有人在敲門,一個女聲似乎不太友善地在叫嚷……

"開門……快點開門!"

蘭芷芯眉頭一皺,心想這是誰啊?警惕之下,她並沒有立刻開門,而是打算進屋去抱孩子……萬一是有危險呢,首先得保護孩子啊.

可就在蘭芷芯轉身時,門外的女人又嚷道:"我是倪嘉樂的媽……誰住在里邊,快點開門!"

倪嘉樂?

蘭芷芯心頭一抽……倪嘉樂不是nike的文中名字嗎?他的媽媽來了?

但這樣並不能讓蘭芷芯放心去開門,誰知道這女人的是真是假呢.

可這女人顯然不是個好打發的,緊接著又嚷……

"我兒子昨晚沒回家住,是不是住在這里的?開門……再不開門我就報警了!"女人的聲音拔高,頗有誓不罷休的架勢.

蘭芷芯不會粵語,但她能聽得懂大部分.此刻聽外邊的女人連nike昨晚在這里住都知道,到是有幾分可信了……

看來,不開門是不行的,就怕這女人真的報警可不妙.

蘭芷芯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門打開……

nike的母親猛地沖進來,在看到蘭芷芯時,一下子愣住了,似是想不到兒子藏起來的女人會長得這麼美.

但下一秒,這中年婦女的臉色就變得十分難看,趾高氣昂地指著蘭芷芯:"你……你是誰?為什麼會住在這里?"

來者不善!蘭芷芯腦子里清晰地浮現出這四個大字……可起碼的禮貌還是要有的,畢竟這是住的nike的房子.

"伯母……"

"嗯?還是個大陸妹?"倪母眼里露出明顯的不屑,略顯干瘦的臉頰掛著冷笑.

"別叫我伯母,我可受不起!"這話,她又是用國語的,只是稍顯生硬.

對方如此不客氣,蘭芷芯不由得蹙了蹙眉頭,美目閃過一絲淡淡的惱色,卻還是隱忍著,禮貌地:"您請坐,我給您倒杯茶."

倪母往椅子上一坐,手叉著腰,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不必了,你好好回答我的話就行."

這女人皮膚黑嘴又大,鼻子還比較扁平,可氣勢也挺凌厲的,高高在上的架勢,一臉嫌惡之色,好像蘭芷芯是闖入這里的外星人一樣.

"我問你,你跟我兒子是什麼關系?來這兒多久了?你是怎麼跟我兒子認識的?這房子是我兒子買下來的,你打算在這里住多久?"一連串的問題,句句都帶刺,傷人.

蘭芷芯忍著心頭那一股火苗,盡量讓自己的表別那麼僵硬,畢竟這是nike的母親,她也確實是借住在這里,當然底氣比較弱了.

明顯的,倪母對于兒子金屋藏嬌的事,十分反感和排斥.盡管蘭芷芯美麗大方又有禮貌,可倪母是不會對她有好感的.

"我跟nike是朋友,在這兒住進來沒多久,將來也不會住很久的.給你們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請見諒."蘭芷芯得很委婉,但並不卑微,目光直視著倪母,不卑不亢.

"呵呵……不會住多久?"倪母不屑地扁嘴,冷哼,白眼一翻:"難怪我兒子最近不對勁,總是往這邊跑,開始我還覺得沒什麼,可巧的是,這附近也住著我一個熟人,告訴我,我兒子這房子里住了一個女人和一個孩兒,我就奇怪了,我兒子什麼時候學人家金屋藏嬌,原來,藏的還是個大陸人!"

蘭芷芯的一只手攥緊了,心里窩火……對方如果僅僅只是看不起她,她還可以看在nike的面子上隱忍著,可現在是人家一而再再而三地輕視,甚至還對大陸人嗤之以鼻,這就讓蘭芷芯有些憋不住了……

"這位……阿姨,大陸和香港還不都是屬于中國麼,難道還要分三六九等?還有,我要糾正一下您的一個錯誤,nike不是金屋藏嬌,我只是他的朋友."

蘭芷芯的這番話,讓倪母有點詫異,想不到蘭芷芯還會"頂嘴",一點都不害怕?倪母在家中可是一只母老虎,全家人都得讓她三分,可現在蘭芷芯卻不會一味地忍讓著她,這就讓她有種很不服氣的感覺.

倪母牛鈴似的眼睛一瞪:"年輕人,懂不懂尊重長輩啊?好歹我也比你年長一些,況且,你住的是我兒子的房子,你在我面前有什麼資格大聲話?"

蘭芷芯氣得想大笑,這就是nike的母親麼,nike那麼紳士,可他的母親卻像個潑婦,這談話是沒法兒繼續下去了,越越來氣.

想送客,可這女人不好打發……

"你叫什麼名字?"倪母終于想起問蘭芷芯名字了.

"蘭芷芯,蘭花的蘭,草字頭那個芷,鎖芯的芯."蘭芷芯回答得很詳細,耐著性子.

倪母倨傲地抬著下巴,一邊打量蘭芷芯,一邊不客氣地:"你別以為我是那麼好忽悠的,我兒子的脾氣我太了解了,他把你安頓在這里,一定是對你有點意思,否則,不會把他喜歡的地方讓給你住.這房子,連他哥哥想來渡假住幾天,他都還不同意呢,可你卻可以住在這兒……實話了吧,是不是看上我們家的錢?沒錯,我們倪家確實有些財力,但我們家是不會同意nike娶個有孩子的女人回來當老婆的.大家都是女人,我就這麼提醒你一下,免得你稀里糊塗的……泥足深陷."

怪腔怪調的語氣,加上一通令人反胃的話,實在讓人很難壓下心頭的火啊,要不是因為她是nike的母親,蘭芷芯一定會拿著掃帚將她趕走!

可蘭芷芯此刻有些走神,不知道想到什麼了……

此此景,有些似曾相識,記憶里,曾經赫淑嫻也登門跟她過一番類似的話.當時那種心酸和憤怒,那種自尊被人踩踏的感覺,猶如在昨天一般.

而現在的蘭芷芯,比那時更加憤慨……她原以為會有相當長一段時間的平靜生活,沒想到就這麼被打破了.怎麼這世界上就有那麼多自以為是的人呢,她從不想攀龍附鳳,可總是會有人汙蔑她,還真以為普通人的尊嚴就是可以隨意踐踏的嗎?

憤怒,忍無可忍的時候無需須再忍!

蘭芷芯蹭地一下站起來,清冷的眸子睥睨著倪母,凌厲的眼神含著怒意:"我尊重你是nike的母親,所以才聽你這麼多話,但不代表你就可以隨便侮辱我的人格.像你這樣的人,滿腦子都是想著人家會懷著企圖接近你兒子吧?幸好nike跟你不一樣,他是個有風度的人,光明磊落的人,跟他做朋友,我很開心,不過我想,既然清靜的日子結束了,我也是時候離開.請你轉告nike,我會盡快搬走.這樣,你滿意了嗎?你可以走了……慢走,不送!"

最後那倆字,蘭芷芯的聲音鏗鏘有力,毫不掩飾內心的憤怒……都到這份上了,無需掩飾,因為眼前的女人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主兒,蘭芷芯越忍讓,她越會覺得好欺負.

果然,倪母氣得臉都青了,憤憤地站起來,嘴里罵罵咧咧的,可她沒有再繼續糾纏……聽到蘭芷芯會盡快搬走,她算是達到目的了,沒必要鬧下去,如果惹惱了兒子,會影響到母子關系.

蘭芷芯不是軟弱,她會搬走,只是因為覺得這里不會再安甯了.nike的母親來了一回就有可能來二回……

倪母才剛走一會兒,還不到三分鍾,蘭芷芯就聽到外面隱約傳來罵聲,像是從巷子盡頭傳來的?

蘭芷芯沒聽錯,這罵聲就是nike的母親……她剛出去看到自己的車子輪胎居然被人放了氣……

"哪個混蛋王八蛋該死的竟敢戳我的輪胎!氣死我了——!混蛋,有種給我滾出來——!"尖銳的吼聲怒發沖冠,可就是周圍半個人影都沒有,她去哪里找?這兒又沒監控設備……

某個角落里,探出一個男人的身子,瞄了這邊一眼,然後又縮回去,捂著嘴笑得快抽筋了……"哈哈哈……活該,誰讓你欺負我女人的?戳你輪胎已經算是仁慈的了."

男人在碎碎念,藍色的瞳眸光彩瀲灩,懷著期待和思念,悄悄地往另一條路繞過去……【今天又是一萬字,乃們忍心不投月票嗎?在手機安卓和蘋果客戶端投月票現在是翻倍,月底一變三,請大家在客戶端投吧,謝謝!】

上篇:續:親她     下篇:續:突來的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