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我的身心都屬于你  
   
續:我的身心都屬于你

這一吻,猶如天雷勾地火,強勢而瘋狂,急切地啃咬,霸道的索取,攪亂的不只是她唇內的芳甜,同時也在摧毀著她的意志力,連帶著她的理智都在一起焚燒!

他的吻,帶著懲罰的力量,像是在宣泄他所受到的傷害和痛苦,用這樣近乎毀滅的氣息來告訴她,他有多痛多瘋魔!兩條火熱的she在抵死糾纏,她的手也在打著著他的胸膛,喉嚨發出嗚咽聲,用力掙紮卻換來他更加強硬地禁錮.

太危險!她想逃!他是噴發的火山,會將她燒盡!

可是,逃來逃去都在他的臂彎里,這陌生又熟悉的男子氣息將她整個包圍,空氣變得稀薄,她只覺得大腦缺氧,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亞撒卻已經陷在這魂牽夢縈的美妙滋味里,貪婪地汲取著她的甘甜……

她就算是冰,他也要用他強大的熱來融化!

她沒力氣掙紮了,被他吻到幾乎窒息,原本是在捶打著他的胸膛,可現在卻只能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摟著他的脖子,心底那個微弱的聲音在催眠她.

感受到她僵硬的身子變得柔軟了,他的心也跟著發疼,猛烈的攻勢不知不覺間就變得溫柔起來,疼惜地描繪著她的唇線,深地親吻著她,好似狂風暴雨之後吹來一陣春風,一點一點浸透到她的心深處,化作一只溫暖的手,撫慰著她的傷口,柔柔的,帶著珍惜與眷戀的味道.

他終于還是舍不得摧殘她的,一不心就讓感戰勝了憤怒……一只大手並不自覺地油走在她輕盈的腰肢,指尖竄起的火苗燃燒著她美玉無瑕的嬌軀……

蘭芷芯癱軟在他懷里,大口大口地呼吸,白希的臉頰得像三月的桃花,美得令人心悸.

亞撒低頭看著懷里這個還在顫抖的女人,意猶未盡地勾勾唇,一抹邪魅的笑意浮起:"看吧,你的身體可比你誠實多了,明你還是愛我的……"

"你……你胡,我沒有!"蘭芷芯羞憤地舉起手,可她這點力氣怎敵得過男人的強悍,一把就被抓住了.

亞撒握住這柔軟的手不放,微微眯起的藍眸里,那柔蜜意,濃得化不開……不知他從哪里摸出來一個亮晶晶的東西,也不管蘭芷芯同不同意,直接就套在她的無名指上了.

蘭芷芯呆若木雞,一時間懵了……誰會想到這貨竟然趁她被吻得全身乏力的時候將一枚戒指戴在她手上,連問都沒問她一聲,就這樣套住了,這……這算什麼?

"你……我……"

"看你興奮成這個樣子,我就知道你會高興得語無倫次的.其實這個戒指我早就准備好了,原本是打算去農家院接你和嫣嫣的時候就跟你求婚的,不過我看現在也不遲,你只是口頭答應了nike,你手上又沒有他的戒指,不算正式求婚,我這個戒指……訂婚我們就免了,娃都有了就直接戴在無名指吧……"亞撒在碎碎念,忍不住竊笑的表,俊臉上一片誘人的淺笑.

蘭芷芯是被亞撒這樣無賴的舉動給氣得不出話來的,不是興奮得語無倫次……當然了,此刻她的心髒是跳得有些快.

見過臉皮厚的,可還沒見過這樣耍無賴到這程度的.人家nike沒給蘭芷芯戴戒指就不算求婚,這要是nike在場的話,還不氣得當場打起來麼?

這貨還直接無名指,連訂婚該戴的位置都省略了……

"亞撒……我們不能這樣,我已經答應nike了……"蘭芷芯心中愧疚,慌忙著去取戒指,可也奇怪,這戒指就像是生在她手指上了,愣是娶不下來.

亞撒洋洋得意地:"看吧,注定你是我的女人,這戒指戴上去就生根了,別取了,這戴著多好看啊,是我親自挑的鑽石,親眼監督著完成制作的,就連這戒指的造型設計也是我一手完成的.如果覺得這個太,以後我給你換個大點的."

這顆鑽石在陽光下閃耀著純淨無瑕的炫目光輝,純淨度為if級,3ex切割,顏色接近無色透明,至少有三克拉……簡單大方而又優美至極的線條輪廓,真看不出來亞撒還有設計戒指的才能.最主要的是戒指上還有他名字的簡寫和蘭芷芯名字的中文拼音字母開頭……

蘭芷芯也被這顆炫目的戒指給震撼到了,但在短暫的失神之後立刻又開始要拔下來.

"蘭芷芯!"亞撒咬牙切齒地低吼:"都了別取了,你就不能勇敢一點面對自己的心嗎?明明愛著我,卻要去嫁給別人?還帶著我的孩子去嫁,你是不是想氣死我才甘心!"

蘭芷芯壓抑已久的緒也被亞撒這一吼而引爆了,悲憤的眼神看著他:"就算戴上你的戒指,可你覺得我跟你可能嗎?你的國家,皇室的人,他們會看著你娶我而什麼都不做嗎?他們會怎樣竭盡所能地反對,會有多少人去街頭抗議?這些你難道不比我清楚嗎?如果你還是跟以前一樣是親王,或許我和你還有一線希望,可現在呢?希望在哪里?全憑我們一腔熱血能行嗎?"

這哽咽的聲音,讓亞撒心如刀絞,而她的一聲聲質問,也是事實.他已不像從前那樣可以自己決定某些事了,他的婚姻,被"國家"二字所捆綁,不再是他的私事.

亞撒深眸一凜,堅定的目光再次凝視著她:"那又怎樣呢?婚姻,一張紙更重要還是婚姻里的兩個人更重要?我不能給你一張結婚證,可我能給你比結婚證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我的心和我這個人.沒有結婚證又怎樣?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的妻子了,你可以擁有我的全部,就算不能每天見面,可我除了處理必要的公務之外,我會完全屬于你和孩子,難道這些還不夠嗎?如果我們無法得到一張結婚證,那就讓我們成為事實婚姻,有什麼不可以?"

亞撒這番至至性的話,是他經過深思熟慮的結果,是他的心聲,每一句都是真誠的.他略微泛的眼眶里噙著一腔深,隱忍著苦,卻不曾叫苦……如果可以,他何嘗不願意牽著她的手走進民政局呢,他何嘗不想向全世界宣布他的妻子孩子是誰?但這世上本就沒有十全十美,有舍才有得,他和她,要在一起就注定要有所犧牲!

蘭芷芯徹底呆住了,美目圓睜,縱然是冰雪聰明的她,也需要一點時間來消化他所的話.

不要結婚證,卻像夫妻那樣生活?沒有字面上的名分,卻能擁有他的身他的心?

這樣大膽的想法,深深地震撼了蘭芷芯,她真的沒想到亞撒會有如此決定.一個男人該是深到什麼程度才會這麼牢牢抓住一個女人不放?絞盡腦汁只為要跟她在一起,不顧那些艱難險阻,甘當一個光禿禿的王儲,光禿禿的蘇丹?

亞撒垂頭,將他挺直的鼻子貼上她精巧的瓊鼻,呼吸著彼此的氣息,就像是融為一體,如夢囈般低喃:"你還在猶豫什麼?你最擔心的不就是我的身份和你懸殊太大嗎?身份那個東西能當飯吃啊?我都能放下所謂的身份,你為什麼就不能把我當作普通人?知道我為什麼會愛上你嗎?因為,以前的你一直都沒有因我的身份而對我獻殷勤,你只把我當一般人看待,你敢跟我吵架,頂嘴,敢跟我對著干,你讓我感受到了當普通人的樂趣.所以,請不要在這個時候拋下我,讓我繼續做你的普通人吧,我只是你追求者當中的一個……"

蘭芷芯禁不住鼻酸,她知道,著恐怕是亞撒最大的底線了,這樣耐心,這樣放低姿態只為她點頭,若不是深如海,怎麼能讓一個王儲放下身段?

有那麼一霎,蘭芷芯真的差點就脫口而出願意了,可混沌的意識中,一縷清明在質問她——nike怎麼辦?

感受到了她的猶豫和煎熬,亞撒的心痛又加劇了幾分,可他也知道蘭芷芯在想什麼.

有什麼辦法呢,他愛的就是這個看似清冷實際上內心善良柔軟的女人,以她的性格,她既然先答應了nik,這麼快就要她食,她心里會感覺對nike很愧疚的.

亞撒眼底精光一閃,一股豪油然而生:"好,我不逼你.我也不想看到你對nike還有愧疚,所以,從現在開始,我會跟nike公平競爭,看看誰才是你最後的選擇.別我沒給他機會,這已經是我最後的底線,我要讓你在做出選擇之後連對他的愧疚都沒有,全心全意地,安心當我的女人."

公平競爭麼?這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合理的,只是不知道nike會怎麼想?蘭芷芯此刻已經沒轍了,競爭這種事,本來穿了就跟女人沒多大關系,只要兩個男人點頭,那競爭就成立,他們要各自爭取,做出什麼行動,都是她難以干涉的了……

這已經是亞撒的最大讓步,他一個王儲來跟nike競爭,蘭芷芯若還no,那就太不近人了.何況,她內心深處的聲音是在呼喚誰,她騙得了自己嗎?【晚些還有一章加更,求月票!親們在客戶端投才有翻倍哦.】

上篇:續:強勢索愛!     下篇:續:親近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