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應該離開他和孩子  
   
續:你應該離開他和孩子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蘭芷芯還沒來得及反應,連嫣嫣的衣角都沒碰到,孩子已經被赫淑嫻的手下抱起,霎時,這屋子里便被孩子的尖叫聲填滿了.

"啊——放開我!我要媽媽……我要媽媽……壞人放開我!啊——!!媽媽……媽媽——!!"嫣嫣帶著哭腔的喊聲,狠狠地撕扯著蘭芷芯.

"嫣嫣!你們放開我女兒!"蘭芷芯嘶吼著,不顧一切地沖上去想要奪回嫣嫣,可是她如何能敵得過這一群訓練有素的保鏢呢,根本無法接近嫣嫣.

nike也怒了,這里是他的家,現在卻闖進一群人將嫣嫣搶走,這種事簡直太恐怖了!

"你們是什麼人?放下孩子,否則我就報警!"nike扶著蘭芷芯搖搖欲墜的身子,心疼又焦急.

"報警?"赫淑嫻冷哼一聲:"你該問問蘭芷芯會不會願意你報警?"

果然,蘭芷芯驚慌地拉著nike,一個勁搖頭:"不不不……不能報警,這是亞撒的母親……"

當然不可以報警,亞撒的身份太驚人了,嫣嫣是他的女兒,關系重大,報警的話,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蘭芷芯想都不敢想……關鍵還在于,報警只怕也無法奪回孩子了.

蘭芷芯兩眼噴火,如同一頭快要發狂的母獅子,整個人都充斥著暴怒的氣息,死死瞪著赫淑嫻,憤恨地:"你太卑鄙了!嫣嫣是我女兒,亞撒也過不會搶走嫣嫣的,你為什麼要做得這樣絕?"

怒吼聲,孩子的哭喊聲,保鏢的呵斥聲……全都混雜在一起,硬是將幾乎暈過去的亞撒又被激起了一點清醒,強撐著軟綿綿的身體,想要從保鏢手中掙脫……

"媽……你怎麼可以這麼做……你答應過會讓我自己處理嫣嫣的事……媽,你這是陷我于不義……"亞撒此刻正是很虛弱的時候,額頭上浸著冷汗,臉色比紙還白,話更是吃力.

如果可以,亞撒恨不得馬上去將嫣嫣搶過來,但是胃痛在折磨著他,連腰都直不起,全身的力氣像被抽干似的.

赫淑嫻面無表,只是眼底閃過一絲痛惜,隨即心一橫,冷冷地吩咐:"陳志剛,把大人孩子都帶走,去車上先讓醫生給亞撒檢查,我稍後就到."

"是!"陳志剛干脆應著,偷瞄了蘭芷芯一眼……愧疚又無奈地搖搖頭,意思是表示歉意,還有就是示意蘭芷芯別再掙紮了,沒用的,事已成定局.

"不要……嗚嗚嗚……我要媽媽……媽媽……"嫣嫣在保鏢手上奮力掙紮,用盡了全身力氣在哭,聲音異常響亮.

蘭芷芯差點當場昏厥過去,強烈的恐懼和絕望襲來,拼命往門口沖去!

"嫣嫣!嫣嫣!不要搶走我的孩子……不要……我的孩子!啊——!"撕心裂肺的慘叫,高亢而尖銳,聲聲震動著人的耳膜,聽著太催心肝了.

可是,幾個彪形大漢將蘭芷芯和nike攔住,nike想要沖過阻礙,卻險些被推倒……這些保鏢都是從文萊皇宮護衛隊里挑選出來的精英,普通人根本沒有力量與之抗衡.

"太過分了!就算你是亞撒的母親又怎樣,你拆散蘭芷芯和嫣嫣母女,等于是要了蘭芷芯的命!你也是女人,你也是一個母親,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nike怒斥赫淑嫻,激憤不已.

然而,無論怎麼吼怎麼罵,都無法改變嫣嫣被帶走的事實.亞撒在被人扶著往後退時,已經是氣得渾身戰栗,加上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很糟糕,竟然暈了過去,嘴角還溢出一縷細細的血絲……

在亞撒失去知覺之前,他滿腦子都是嫣嫣和蘭芷芯的哭喊聲,定格在他的腦海,鐫刻在他的靈魂.

眼睜睜看著嫣嫣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蘭芷芯瘋狂地怒吼,像只拼命想沖出牢籠的母獅.

骨肉分離,這比殺了她還難受,她怎能不發瘋!

太激烈的掙紮和嘶吼,使得蘭芷芯的力氣很快被耗盡,雙眼赤,頭發散亂,像看仇人一般盯著眼前的赫淑嫻,蘭芷芯嘶啞的喉嚨里發出猶如詛咒的低吼:"你會有報應的!"

對于這一切,赫淑嫻依舊是異常冷靜,不會因為被罵而失去她的理智.她的臉色更加岑冷,精細的妝容之下,是一顆堅若磐石的心.

轉眼這屋子里就只剩下三個人了,赫淑嫻冷眼看著那幾乎哭得暈倒的蘭芷芯,好一會兒才淡淡地:"你哭了嗎?我可沒多少時間耽擱,如果哭夠了就聽我為什麼要帶走嫣嫣的理由."

處于極度悲憤中的蘭芷芯,意識已經瀕臨崩潰了.失去嫣嫣是對她致命的打擊,她現在連正常的思考問題都困難,只有滿腔的痛苦和憤怒還有那該死的無力感!

旁觀者清,還是nike稍微清醒一點,心疼地扶著蘭芷芯在沙發上坐下,抬眸看著赫淑嫻,不屑地:"你是在給自己找借口嗎?"

"借口?"赫淑嫻倨傲地嗤笑:"我不需要對你們找借口,我要的都是事實."

話到這里,赫淑嫻犀利的眼神終于是稍微緩和一點,眼底還流露出歎息的神色.

"蘭芷芯,你冷靜想想,你真的適合再帶著嫣嫣一起生活嗎?你想得太簡單了!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不是你最大的敵人,我們共同的敵人是某些企圖得到嫣嫣的人!就在前不久,亞撒被人威脅,要他讓出王儲的位置,而對方用來威脅亞撒的籌碼就是你和嫣嫣……你們當然不會知道了,暗中有狙擊手埋伏在附近,用狙擊槍對著這邊,只要一開槍,你和嫣嫣就會……死.這件事,亞撒一定沒告訴你."赫淑嫻起這個話題,心更加沉重了,眼中的狠色也多了幾分.

這番話,太讓人震驚了.蘭芷芯原本是聽不進去赫淑嫻的辭,可當聽到這些,她滿腔的憤怒瞬間收縮,然後再砰——一下爆開!

"你什麼?赫淑嫻,你是在故意嚇唬人嗎?"蘭芷芯的哭聲止住了,可身體里新一輪的恐懼卻越發高漲!

難以置信這是真的,無法想象會有狙擊手盯上嫣嫣.蘭芷芯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腳底竄起一股寒氣直透背脊.

nike驚駭地望著赫淑嫻,他想從這女人的表里看出幾分真假.

赫淑嫻眼中精光一閃,凌厲的氣勢更烈:"我的都是事實,你不信可以馬上打電話問晏季勻,他很清楚整件事是怎麼發生的.皇宮里,亞撒經曆了差點被人奪權和殺害的危機,被人用孩子的命威脅,這些事,他都不會告訴你,因為他……或許真的太在乎你了,不想將那些灰暗的東西傳遞給你,不想讓你擔心.亞撒是我兒子,我太了解他了,他是不會狠心拆散你和嫣嫣的,所以我來了,我必須要帶走嫣嫣!現在亞撒的身份比從前還要更加敏感,明里暗里搞陰謀的人都會想要抓住他的軟肋……嫣嫣很容易成為那些人的目標.蘭芷芯,你別以為你那些朋友就能保住嫣嫣,某些勢力不是你們想象得到的,他們無孔不入,手段殘忍,如果嫣嫣落在那些人手里,會是什麼後果,你想過沒有?嫣嫣只有在文萊皇宮里才是安全的,你如果愛嫣嫣,就該明白我的用心良苦."

蘭芷芯本該是最憤怒的那一個,可現在,她卻啞口無了,耳邊嗡嗡作響,一顆心墜向了無底的深淵……她不是傻子,當然很清楚,假如赫淑嫻的都是真的,那麼,確實,她保護不了嫣嫣了,她就算是死了都無法保證孩子的平安.

有人想利用嫣嫣牽制亞撒,威脅亞撒……這種事,對于蘭芷芯來,以前並非沒有想到,只是當時還會抱著一絲僥幸,可如今,才知道,這個世界哪有所謂的僥幸?殲詐殘忍的人太多太多,為了權勢,有的人可以把靈魂出賣給魔鬼……

嫣嫣在她身邊,不會安全.而回到文萊皇宮,嫣嫣就會被保護得很好.這兩者之間,蘭芷芯會選擇哪一種?

蘭芷芯痛苦難當,破碎的心在哭泣,在滴血.赫淑嫻接著又了:"亞撒為了你和嫣嫣,瞞著大臣們,偷偷溜出皇宮,而你不知道的是,他最近因為疲勞過度,早就被醫生警告過要注意身體.陳志剛前兩天就向我彙報過,亞撒有胃出血症狀,我和他父親都勸他回去,可他執意要多留幾天,現在身體熬不住了……蘭芷芯,你到現在還沒清醒嗎?這一切都在告訴一個事實——你跟亞撒和嫣嫣分開,讓這父女倆回到本該屬于自己的地方,才是你對他們對偉大的愛."【今天又是9千字!客戶端現在投月票會翻倍哦!】

上篇:續:孩子,終于還是被帶走     下篇:續:我決定做你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