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我決定做你的妻子!  
   
續:我決定做你的妻子!

屋子里空蕩蕩的,仿佛周圍的空氣溫度都在急劇下降,明明是夏天,卻讓人感覺寒冬來襲.只因為,赫淑嫻的一席話,太現實,太殘忍,也太真實.

有時候虛假美麗的謊反而是一種安慰,而最最讓人難以接受的,往往是那可怕的真實.

這就好比是捅破了結冰的湖面,看到下邊暗流洶湧的水流湍急.

蘭芷芯此時此刻才發覺自己原來一直都在做著一個自欺欺人的夢……嫣嫣是亞撒的女兒,當亞撒成為王儲時,就徹底注定了嫣嫣今天的遭遇,注定了必定有一天她會跟嫣嫣骨肉分離!

一個國家的王儲,怎麼可能會被允許有骨肉流落在外?除非是不知道,一旦知道有這樣的存在,必定要想方設法接回或是安頓在一個極度隱秘的地方由皇室的人照看.

赫淑嫻得很對的一點就是……蘭芷芯,確實無法再保護嫣嫣的安危了,那已經不是一個人的事,背後可能有居心叵測的黑手在等著機會.一個普通的女人,僅憑自己對孩子的愛,是無法支撐下去的.

嫣嫣只有在文萊皇宮里才是最安全的.這是一個殘忍的事實.盡管蘭芷芯不想面對和接受,可心里也清楚.

而亞撒……操勞過度,加上惦記著她和孩子,不遠萬里到這來,結果就是舊病複發還雪上加霜.

蘭芷芯想起了亞撒上次因為胃病住院的時間,距離現在並不久,也就是,他本該在出院之後好好休養,然而卻因為哈吉突然病倒,接著讓他成為王儲……一系列的事發生,亞撒哪里有機會調養身體?

見蘭芷芯沉默,赫淑嫻知道她的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便不再逗留了.

"蘭芷芯,看在大家都是女人的份兒上,我可以允許你在明早六點以前,在我們走之前見亞撒一面.至于嫣嫣,你就別見了,孩子還,見到了你,只會更哭得傷心."赫淑嫻冷冷地丟下這幾句話,再也沒有多,絕然轉身離開.

蘭芷芯臉上全是淚痕,瑟瑟發抖的身體猶如風中凋零的落葉……心碎了,連靈魂也跟著破滅,就好像在瞬間已死去,成為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

兩眼腫,空洞無光,只有一片可怕的死寂.她的手很冷,嘴唇在哆嗦著……血液在凝固,心在凍結,只因她的意識漸漸在變得清晰……這一次,她真的要跟嫣嫣分離了.這一次,她將會和亞撒之間的距離更遠……

nike目睹了這一切的發生,可他卻笑不出來,只有深深地震撼和悲痛.他知道嫣嫣對蘭芷芯來有多麼重要,那是蘭芷芯命根子,如今卻硬生生被迫骨肉分離,而對方是一個國家的皇室,私人豈能與之抗衡?

nike心里苦笑,像文萊皇室這種頂級家族,誠如赫淑嫻所,就算蘭芷芯所有的朋友加起來都敵不過.

再了,嫣嫣的身世是個極度敏感的問題,哪怕晏季勻和梵狄同時干預,也無法起到扭轉的作用.

也就是,這一回,事已成定局,無力回天了.

亞撒還要跟他公平競爭,可現在,亞撒病發昏倒,要被帶回文萊去了.這場競爭究竟是誰贏了?

nike覺得,或許,蘭芷芯的心會隨著亞撒和嫣嫣的離開而死去,他以後即便是能跟她在一起,頂多也是得到她的身體而已……

這樣的悲哀,讓nike心痛,可他不能在這個時候丟下蘭芷芯.

nike倒了一杯熱水塞進蘭芷芯手里,溫柔低緩地:"喝點水……"

蘭芷芯猶如機械一般,木然地舉起杯子,咕咚咕咚灌了幾口,依舊是毫無反應.

看她這麼失魂落魄的樣子,nike很心疼,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理智地,嫣嫣確實是該去文萊皇宮生活,否則在外邊始終是太危險了.但這話,nike不能出來,就怕更刺激蘭芷芯.

蘭芷芯就這樣一不發地縮在沙發上,像個行尸走肉.

晚飯也不吃,人也不去樓上休息,就這樣呆呆地在沙發上抱著一只*兔公仔……這是嫣嫣喜歡的玩具,這上邊好像還有一絲淡淡的牛奶味道.

蘭芷芯抱著*兔不放,蜷縮在沙發上,神呆滯,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會兒又昏昏沉沉地睡去,一會兒又望著天花板出神.

在nike的印象中,蘭芷芯是個堅強獨立的女人,可今天的事對她打擊太大了,是致命的.所以,這個一直都在努力強撐著的女人終于倒下了,被現實狠狠地摧毀了她堅韌的心.

生離死別,這痛苦足以將人逼瘋.nike擔心蘭芷芯的精神狀況會出問題,因此也不敢離開,只能在這里守著她.

死一般的寂靜,這屋子被染上了悲憫的氣息.

nike就躺在沙發的另一邊,對面是蘭芷芯.她縮在那里很久都不會動一下,nike這樣無聲的陪伴,實際上算是很難得的了.在蘭芷芯最痛苦的時刻,還有一個死心塌地的男人堅守在身邊,關心她,緊張她,這何嘗不是一種幸運和幸福呢.

深夜,蘭芷芯的手機響了,是晏季勻發來了消息,內容是一段視頻,下邊還附上了一段話——"蘭芷芯,你那邊發生的事我已經知道了.現在什麼都是很無奈的.我這里有一段亞撒的視頻自拍,你拿去看看吧,希望對你有所安慰."

蘭芷芯如同一潭死水的心泛起了波瀾……亞撒的自拍?

蘭芷芯點開了晏季勻發來的視頻,她不知道將會是看到什麼,只是感到莫名緊張.

視頻里,亞撒對著鏡頭笑得很燦爛,自戀地整理著自己的發型,然後:"蘭芷芯,有些話我當著你的面不出來,但是我想錄下來,萬一什麼時候我遭遇不測了,你還能留下一段視頻作為紀念."

看到這里,蘭芷芯只覺得心髒猛地刺痛……這是亞撒什麼時候拍的?難道就是在前段時間文萊皇宮里出現危機的時候嗎?怎麼看起來像是他在留遺似的?

視頻在繼續播放,亞撒笑米米地:"蘭芷芯,我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上你的,總是,當我發現的時候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心了.你該感到榮幸和驕傲吧,我的眼光可不低,能被我愛上的女人,你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知道我最大的願望是什麼嗎?我想做個普通人,想跟你結婚,然後我們帶著孩子去環游世界……可能我就是這點出息吧,對于權力,我沒有興趣,可我身在皇室,不得不被逼著坐上這個位置……呵呵,如果被我們國家的人知道我這麼想,估計他們更要反對我了."

鏡頭里,亞撒露出一個自嘲的笑容,藍眸有一絲暗淡,看上去頗有點心酸,但很快他又調整緒,恢複常態,佯裝嚴肅地:"蘭芷芯,只要我還活著一天,我就不會放棄你和孩子.不過……假如我真的不幸玩完了,你就另外找個好男人嫁了吧,雖然要找個像我這麼好的,很難……另外還有,你要告訴嫣嫣,我是她爸爸,別讓我在墳墓里還孤零零的沒人來掃墓上香."

一段視頻幾分鍾,蘭芷芯看完之後,不知不覺已經淚如雨下,雙手捂著臉,淚水無聲地滑落指縫,身子抖得厲害.

nike也聽到了視頻里所有的話,心是不出的難受……他仿佛能體會到亞撒那種無奈.在危機四伏中,留下一段視頻,還不忘告訴蘭芷芯如果他出事,她就另嫁他人.可以想象,亞撒在拍這段視頻時,是怎樣的心痛,可他竟然能在鏡頭前笑得這麼沒心沒肺,他是壓抑了多少痛苦?

第一次,nike感受到了亞撒對蘭芷芯的愛有多厚重深刻.拋開敵這一層,實話,nike對亞撒的認識又發生了新的變化……在對待愛這件事上,亞撒是值得敬佩的一個男人,夠爺們兒.

這段視頻會給蘭芷芯帶來怎樣的沖擊?她的思想會有何變化?

nike現在無法預料,只能靜靜地觀察她.

蘭芷芯不知何時又沉沉睡去了,可能是哭得太累.今天,她已經是脆弱到極點了,不想再假裝堅強,任由自己隨著最真實的緒去吧.

這*,亞撒被赫淑嫻帶來的醫生照顧著,他確實是胃出血,前幾天就有症狀了,只是他不肯走.

今天他與父母的視頻通話,實際上那時候父母就在香港,昨天從文萊趕過來的.

不得不赫淑嫻太有先見之明了,做事非一般的果斷,比男人還要有魄力.

這煎熬的*總算過去,天蒙蒙亮的時候,蘭芷芯從沙發上起來,上樓去了,一會兒就穿戴整齊地下來……

nike看到蘭芷芯時,不禁有些驚詫……她穿著優雅的白裙,精神狀態竟然還顯得不錯.這是明她緒恢複了?這麼快?

"芷芯,你……"

"我去見見他."蘭芷芯淡淡地著,人已經走出了客廳.

怎能不去見亞撒?這一別,相見之日遙遙無期,她必須去!

蘭芷芯的沉靜,讓nike忍不住替她擔心,她到現在是一顆米都沒吃過,她撐得住嗎?

"芷芯,吃點東西再出去吧?"nike沖著她的背影.

蘭芷芯搖搖頭:"沒事,我還行.現在時間不早了,怕去晚了就錯過."

她纖細的背影在晨風中顯得那麼飄忽,裙擺飛揚,有種飄逸的美感,卻也透著一股令人心疼的悲涼之氣.

走出這條巷,蘭芷芯看見了停在後邊山坡處的一輛房車.車子前邊有兩個男人的面孔是她見過的……亞撒的保鏢.

一步一步,緩慢而堅定地往前走,她的頭發被風吹起,飄散在身後,襯托著她美麗無暇的容顏,在晨曦的薄暮中被蒙上一層淒絕的美感.

經過一晚的思索,蘭芷芯打起精神來見亞撒了.當保鏢打開車門,赫淑嫻已經坐在里邊了.

蘭芷芯鑽進去,看到的卻是亞撒躺在一邊兩眼緊閉,像是還在睡覺.

赫淑嫻瞄了蘭芷芯一眼,眸底閃過一絲詫異,隨即面無表地:"亞撒暫時還不會醒,你看看就行,我對你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蘭芷芯輕勾著唇角,狹長的美目還有些泛,視線落在亞撒沉睡的面容上……只能這麼看著嗎?連句話都不上,這也算是道別?

蘭芷芯突然想起一句話——"道別的時候就要好好道別,誰都不知道這一次道別會不會成為永別……"

蘭芷芯的目光里滿滿都是溫柔深,不再壓抑著緒,就像是在看自己的丈夫一般.伸手輕撫著亞撒的手背,含脈脈的眼神,是她內心最真實的表達.如果亞撒現在是醒著的,一定會高興得忘形.

以前蘭芷芯總是壓抑著自己的感,很少有真流露的時候,可現在,她不想再克制了,她只想好好的道別.

赫淑嫻擰著眉頭,盯著蘭芷芯的手,似是有些不悅,可還是忍住了,沒有阻攔她.

蘭芷芯握著亞撒的手,傾注了她所有的深,蒼白的雙唇微微開合,喃喃低語:"答應我,不管你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要好好保重自己……"

赫淑嫻靜靜地聽著,在她看來,蘭芷芯這是聽進去了她的勸,會對亞撒死心了,不會再奢望跟亞撒在一起了.赫淑嫻暗暗松了口氣……可是,她卻看見蘭芷芯緩緩舉起了一只手,那上邊,一顆耀眼的鑽石那麼醒目.

"亞撒,這是你給我戴上的戒指……你和nike的公平競爭就此作罷了吧,我是當事人,我可以告訴你,我的選擇……你才是我唯一愛的男人,這戒指,我戴上了就不會取下來.不管有沒有結婚證,不管多少人反對我們,從今以後,我都會跟你站在一起,無論你在哪里,我都是你的妻子,只要你不放棄,我絕不會背棄你.我愛你,就像你愛我那樣深,從前的我,勇氣還不夠,我也從來沒為你做過什麼,可現在,我想到我能為你做什麼了,那就是……勇敢地愛你."蘭芷芯猶如宣誓般的一番話,讓旁邊的赫淑嫻徹底驚呆了……【這章4千字,一會兒還有更新】

上篇:續:你應該離開他和孩子     下篇:續:放嫣嫣去皇宮里鬧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