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放嫣嫣去皇宮里鬧騰  
   
續:放嫣嫣去皇宮里鬧騰

原以為蘭芷芯經過昨天的事之後就會"醒悟",會放棄跟亞撒的這場苦戀,老實本份一點,可赫淑嫻沒想到的是,蘭芷芯居然出這樣一番話?

還有,她手上那個戒指,是亞撒送的?

赫淑嫻只覺得氣不打一處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蘭芷芯這樣,不等于是在打赫淑嫻耳光麼?她叫蘭芷芯來,只是道別而已,可是卻成了蘭芷芯愛的宣了.

"蘭芷芯,你……太不知好歹了!"赫淑嫻咬牙,死死盯著蘭芷芯手上的戒指,心里很不是個滋味……那是兒子對蘭芷芯的承諾,是一個王儲的承諾,非同可!

蘭芷芯並沒有因為赫淑嫻的憤怒而動搖,她現在覺得自己比誰都清醒,堅定的決心無人可以撼動!昨天的事,確實是致命的打擊,可也讓蘭芷芯思考了很多,尤其是在看了晏季勻發的那段視頻之後,蘭芷芯才算是真的醒悟了——亞撒對她的愛,比她想象的還要深刻,他處在那樣巨大的壓力下還能義無反顧地愛著,她如果還要放棄,她就太對不起亞撒,也對不起自己.

亞撒比她勇敢,比她積極主動,她卻什麼都不曾為他做過.這讓蘭芷芯感到愧疚和心痛……既然她愛亞撒,就該竭盡全力去爭取,不到最後不罷休!只有這樣一往無前的決心才有資格得到真愛!

沒有全力付出過的人,沒資格愛,沒資格痛,沒資格得到同樣的深愛!

赫淑嫻做夢都沒想到,對蘭芷芯的打壓和殘忍,換來的竟是蘭芷芯徹底的反彈,爆發!

蘭芷芯抬眸望著赫淑嫻,迷人的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微笑,恬淡自然而又充滿了自信:"我現在不反對你把亞撒和嫣嫣帶走,你得沒錯,現在的形勢,亞撒和嫣嫣只有在皇宮里是最安全最合適的,但是,亞撒他愛我,他不會因為暫時見不到我而變心.只要他還愛著我,總有一天,我能有機會跟他在一起的,而他一定會想辦法讓我跟嫣嫣見面,並且絕不會只一次.我承認,跟嫣嫣分離,我會很痛苦,但是赫淑嫻,別以為這樣就能打垮我,我會好好活下去,我不會一蹶不振.因為只有好好活著才能跟亞撒和嫣嫣有重聚的一天,除非我死,否則,這信念絕不會消失!"

"你……"赫淑嫻氣得不出話來,突然有種無力感,面對軟弱的人,她有辦法,可是蘭芷芯如此堅決,她就沒轍了.

因為蘭芷芯的也是事實……亞撒愛她,在乎她,就憑這點,想要拆散她和亞撒,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分開兩地,兩人還是可以聯系,感依然還在.甚至亞撒還可以抽空去看蘭芷芯,等以後他繼位蘇丹了,不定會將蘭芷芯接到文萊也有可能.

而只要亞撒還愛著蘭芷芯,他就不會娶別人,更不會不讓蘭芷芯見嫣嫣.

赫淑嫻太低估蘭芷芯的意志力了,以為能讓蘭芷芯知難而退,事實卻剛好相反,對方是知難而進!

赫淑嫻隱忍著怒火,凌厲的眼神鎖住蘭芷芯:"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嗎?非要等到亞撒娶了老婆,你才會死心?文萊皇室以及大臣們,還有民眾,都不會願意看著國王娶一個不信奉伊斯蘭教的異國女人做他們的王後,你是不可能嫁到皇室的,難道你願意一輩子無名無份地過?你不會真那麼傻吧?"

"一輩子無名無份?"蘭芷芯臉上的笑意更深了,眼底的光芒卻更亮:"赫淑嫻,一輩子還長著呢,亞撒根本就不喜歡當國王,他最喜歡喝向往的是平民的生活,你知道嗎?我敢打賭,就算亞撒現在迫不得已繼位,不出五年,他就會想辦法將位子讓出去,那之後他又變成親王了,比現在自*多了,至少他可以離開皇宮,帶著嫣嫣跟我生活在一起,甚至我們可能去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登記結婚.你覺得這個可能有沒有呢?"

有,當然有,必須的有!蘭芷芯在飽受打擊之後竟然能變得這麼清醒,好像之前的種種困惑都消散了,迷霧不見,她能站在高處看到事最本質的一面.

赫淑嫻臉色鐵青,像被人掐住了喉嚨,一時間難以應對了.

如果蘭芷芯真的被打擊到,被嚇到,然後灰溜溜地退縮了,那她才是最傻最蠢的.唯有像現在這樣堅定不放棄,相信亞撒,與亞撒同一條心,她才有可能熬出頭,才可能有幸福的一天.如果不能跟亞撒齊心協力,遭遇打擊就退縮,那她就是活該了.

就在兩個女人僵持之際,躺著一只沒動的亞撒,忽地伸了伸腿,翻了個身,但並沒有睜開眼睛,像是又陷入昏睡中了.

赫淑嫻冷眸一沉,立刻打開了車門.

"蘭芷芯,時間到了,你走吧."赫淑嫻一邊一邊向保鏢打眼色.

保鏢當然懂了,伸手來抓蘭芷芯,卻被她毫不客氣地拍開.

"別碰我!我自己會走!"蘭芷芯慍怒的聲音蘊含著幾分少見的威儀,沒有懼色,只有無畏.

站在車外,蘭芷芯回頭看著赫淑嫻,清冷的眸子異常黑亮:"好好照顧嫣嫣,別把她當成是無知孩童.還有,我要善意地提醒你一下,在你們皇宮里,最好不要有人想欺負嫣嫣,否則……呵呵……"

後邊的話,蘭芷芯沒有繼續下去,只是笑容里不但沒有擔心,反而是帶著一點同……是的,同.假如皇宮里有孩子欺負嫣嫣,蘭芷芯覺得,到時候吃虧的還指不定是誰呢.嫣嫣是她的女兒,她清楚得很,那不點兒看似可愛無害,但誰要是惹到她,她就會揮著腹黑的爪子……

"蘭芷芯,你這是什麼意思?"赫淑嫻很不喜歡蘭芷芯這樣的表,對方越是笑,她就越感覺不踏實.

"沒什麼,我只是在為你們皇宮里的孩子祈禱而已……"蘭芷芯冷笑著,最後望了亞撒一眼,滿懷著愛與心痛,慢慢轉身……

赫淑嫻猜不透蘭芷芯的話是指的的什麼,當然不會知道,蘭芷芯話里的意思就是——嫣嫣寶貝在皇宮里,誰惹誰倒黴!

蘭芷芯頭也不回地走了,她臉上的悲痛褪去了幾分,取而代之的是對未來的期望.她仿佛能想象出嫣嫣在皇宮里會帶去怎樣的影響,對此,她深感自豪……我和亞撒的孩子,既然要回皇宮去,那就去使勁搗騰,不把皇宮給攪個翻天覆地那還真浪費了赫淑嫻的一番手段!

蘭芷芯對于嫣嫣那是充滿了信心,不再將這分離看成是結束,而是她和孩子以及亞撒,三人另一種人生的開端.誰又能那不是另一種精彩呢?

朝著藍天上那一輪初生的太陽,蘭芷芯在低語:"嫣嫣……去皇宮里盡鬧盡玩吧,媽媽也要好好規劃一下自己的未來.我們不久之後一定會重聚的!孩子,媽媽期待著你去皇宮里大放異彩,讓那些人看看你有多了不起,你永遠都是媽媽的好寶貝!"

這些話,赫淑嫻是沒聽到,否則一定會衡量一下,將嫣嫣帶回皇宮去,將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這房車開走了,經過蘭芷芯的身邊,她的視線跟著車子在跑,直到看不見……

車里,亞撒還躺著沒動,緊閉雙眸,臉色慘白得嚇人.可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長長的睫毛在微微顫動,覆蓋在被單之下的手也緊緊攥在一起……他真的一直都沒醒麼?真的沒聽到蘭芷芯剛才跟赫淑嫻的對話嗎?

良久,亞撒又翻個身,面朝著車窗外,這時,在赫淑嫻的視線無法企及的角度,亞撒的眼皮動了動,緩緩睜開眼……這雙湛藍的眸子竟是這樣清澈,一點都不像是剛醒來的人.

但他沒有出聲,眼角悄然滑落一點晶瑩的液體,唇邊一絲絲笑意浮現出來……原來,男人帶淚的笑容也可以如此淒美動人.

是的,亞撒早就醒了,聽到了蘭芷芯和赫淑嫻的全部對話.可他卻要裝睡,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只因為,這樣的道別,是他和蘭芷芯之間最好的方式.他已經聽到了蘭芷芯的決定和她的堅強決心,他知道,今後的路,無論身在何處,都有她的愛伴隨著他,他會盡一切努力去做到如她所的那樣,等國家穩定之後,將王位讓出來,然後的然後,就是實現彼此承諾的時候.

這本來也是亞撒的打算,蘭芷芯跟他不謀而合,這默契,讓亞撒流下了喜悅的淚水……今生能有蘭芷芯,夫複何求?【晚上還有一章加更,求月票!記得在客戶端投才翻倍啊!】

上篇:續:我決定做你的妻子!     下篇:續:離開媽媽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