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見到媽媽了  
   
續:見到媽媽了

誰都想不到卡伊娜會突然發脾氣推嫣嫣,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哎喲……"嫣嫣這身板被推下了她坐的椅子,但幸好沒有摔到地上,而是倒在了亞撒這堵肉牆.

"卡伊娜!"亞撒低吼,怒視著卡伊娜,眉毛倒豎的樣子還真有幾分嚇人.

檸檬更是氣憤,從椅子上下來站到地上,用力拉扯了卡伊娜一把,然後站在嫣嫣面前護著她,表嚴肅地瞪著眼前這個穿著一身金燦燦的女孩:"卡伊娜,不准你欺負嫣嫣!"

檸檬不發火的時候就是萌娃一個,但要真惹毛了他,這家伙的架勢就拿出來了,像是一頭獅子,還不忘要保護嫣嫣.

卡伊娜被吼得一愣一愣的,呆呆地看著亞撒,再望望檸檬,然後嘴巴一扁,哭喊著奔向了莎約……

"他們好凶……嗚嗚嗚,好凶……我要告訴我爸爸……"卡伊娜抱著莎約哭個不停,她感到很傷心,自己不過是推了那個"討厭"的朋友一把,為什麼亞撒伯伯和檸檬就要凶她呢?平時她可以皇宮里的霸王,人人都疼愛她,可是現在,她感覺自己的"地位"被一個新來的朋友威脅到了.

這可真是……分明是孩子耍脾氣蠻橫在先,現在卻表現得比誰都委屈.被推了的嫣嫣還沒哭還沒委屈呢.

莎約僵在原地,眼下這況叫人如何是好?她的心是向卡伊娜的,可亞撒是王儲,他的女兒就是公主,她總不能教訓公主吧?

卡伊娜這可憐兮兮的哭聲,聽起來確實有些讓人心疼.亞撒暗歎一聲,剛才的不快也隨之消失了.卡伊娜只是個孩子,他是成年人,若連這一點容忍度量都沒有,那他都會鄙視自己了.

晏季勻沒出聲,只是向亞撒投來一個默契的目光,然後了句:"堵,不如疏."

亞撒心領神會地點點頭,垂眸看著嫣嫣,見她並沒有被嚇到,更沒有要哭的跡象,不由得也有點好奇了,這孩子居然一點都不鬧?

她受了委屈,她才是應該有話語權的那個,可她卻跟個沒事的人一樣,重新坐到椅子上,捧著那一杯布丁,繼續用勺子往嘴里喂,睜著一雙澄澈的大眼瞄著卡伊娜.

這感覺就像是反了,好像受欺負的不是嫣嫣自己而是卡伊娜.

卡伊娜還在哭,嫣嫣卻若無其事.

亞撒按下心頭的詫異,輕輕拍拍孩子的腦袋,欣慰地笑笑,轉身走向了卡伊娜.

莎約以為亞撒要教訓卡伊娜,當即緊張起來,摟著卡伊娜護在懷中,略顯戒備地:"您不會真的要打算懲罰卡伊娜吧,她還這麼,不懂事,您……"

亞撒沒搭理莎約,只是親切和藹地為卡伊娜擦去淚水,溫柔地:"卡伊娜,嫣嫣她是你的親人,是伯伯的女兒,是你的姐姐,今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你和姐姐,還有檸檬,你們都可以一起玩,沒有人會丟下你的.所以你不要把姐姐當敵人好嗎?你們可以成為好伙伴的……乖,不哭了,過去吃點東西,有你喜歡吃的玉露糕."

亞撒溫和的態度,確實是有效的,卡伊娜聽了立刻就止住了哭聲,揉著眼睛,怔怔地望著亞撒,抽噎著:"伯伯的是真的嗎?檸檬不會不理我?我們還可以一起玩?"

亞撒嘴角抽了抽,而晏季勻也是一臉黑線地看著自己的兒子……這家伙才七歲呢,就這麼招女生喜歡了?

晏季勻佯裝沒看見亞撒的眼神,低頭在檸檬耳邊著什麼.

"呵呵……卡伊娜,你聽伯伯,只要你乖一點,只要你不再像剛才那樣亂發脾氣,皇宮里所有的朋友都會願意跟你玩的."

卡伊娜還是有些心虛,瞄著檸檬那邊,手攪著衣角,一副欲又止的神.

孩子這點心思,大人豈能不懂?

晏季勻戳了戳檸檬的肩膀,朝卡伊娜那邊嚕嚕嘴,意思是示意檸檬話.

檸檬像個大人似的兩臂抱胸,瞅著卡伊娜,清脆的童聲:"是啊,只要你不亂發脾氣,我們會跟你一起玩的."

這話當然是晏季勻教孩子的.孩子個個都很敏感,特別是在鬧矛盾時,如果大人不加以正確的引導,更會導致孩子之間的關系僵硬.

卡伊娜聽檸檬這麼,她才真正放心了,扁著嘴,不話,可是沒有再哭了.

莎約一直皺著眉頭盯著嫣嫣,她能看出來,這個長得精致漂亮的女孩十分受亞撒的重視,跟檸檬關系還很要好.今後皇宮里多了這麼一位公主,將會發生些什麼事,沒人能預料……

卡伊娜很被莎約帶走了,這屋子里又安靜下來.嫣嫣繼續吃著布丁,跟檸檬交談,好像剛才的事沒發生過似的.

不僅是亞撒,就連晏季勻都不禁驚訝,嫣嫣的心理素質怎麼這麼強?換做其他孩遇到被人欺負,不會這樣淡定的,她究竟是怎麼想的?

亞撒心有些複雜,也有幾分歉疚,他是卡伊娜的長輩,理當愛護幼,可他也是嫣嫣的爸爸,他不免有些擔心以後嫣嫣在皇宮里會不會再遇到不懂事的孩子對她不友善?

望著眼前這肉乎乎的臉蛋,亞撒好奇地問:"寶貝,告訴爸爸,為什麼你沒哭沒鬧?剛才卡伊娜推你,你不生氣嗎?"

嫣嫣嘴里含著布丁,聲嘟噥:"推一下算什麼,以前我在鄉下被朋友欺負時,我們還打架呢……好疼……剛才她推我,卻不疼……"

聞,晏季勻和亞撒都愣住了,嫣嫣這話的意思就是——剛才卡伊娜推那一下,比起她以前被欺負的程度簡直太菜了,所以她根本無所謂.

這要是放在一個大人身上的經曆,或許還覺得沒什麼,可嫣嫣只是個五歲多的孩子啊.晏季勻和亞撒不由得已經聯想到嫣嫣以前被人欺負時是怎樣的可憐和令人心疼.

嫣嫣雖然現在是公主了,被捧在手掌心里寶貝著,可她跟皇宮里那些養尊處優嬌生慣養的孩子一比,她以前所受的罪,是很多人都想不到的.

才來到這個世界幾年,便已經嘗到過什麼叫痛苦了.亞撒只覺得喉嚨發緊,心髒抽搐,默默地摟著嫣嫣的肩膀,心里暗暗發誓,以後絕不會再讓孩子吃苦.他會加倍地愛孩子,全心全意地照顧,任何人都不能欺負他的寶貝!

卡伊娜和莎約剛走不久,赫淑嫻和博西就來了.

博西沒見過嫣嫣,這是急切地想見自己的孫女,知道嫣嫣在亞撒這里,立刻坐不住了.

又是陌生的面孔……

盡管博西十分慈愛親切,可嫣嫣還是很難接受這樣一個陌生人是自己的爺爺.本來被帶到這里已經是很讓孩子傷心了,心靈脆弱,一時間哪里裝得下那麼多東西.

尤其是,博西跟赫淑嫻一起來,赫淑嫻是奶奶,博西是爺爺,而赫淑嫻是導致嫣嫣和蘭芷芯骨肉分離的主導者,嫣嫣嘴里的"壞人",自然就將博西也劃分到"壞人"的范圍里了.

亞撒的奶奶欣特也來了,見到嫣嫣,欣特高興得合不攏嘴,精神振奮,歡喜得很.

欣特是嫣嫣的曾祖母.一下子嫣嫣就多了三個親人,這對她來是比較難以消化的.跟這家人根本就不親,沒有一起生活過相處過,要想融入到一塊兒,不是件容易的事.

欣特祖母還好些,頭發花白,面目慈祥,嫣嫣至少不討厭她.可赫淑嫻和博西在嫣嫣面前的分值,那就堪憂了.

赫淑嫻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她也不著急,想著以後有的是時間和機會改善跟嫣嫣之間的關系.現在最重要的事是讓皇宮里這范圍之內知道嫣嫣的存在.

亞撒已經考慮到這點了,吩咐人准備,打算過幾天就邀請一些親戚參加家宴.這樣做也是有個好處,那就是……嫣嫣在皇宮里,人們知道她的身份了,至少見到這孩子就會有所顧忌,話做事都要注意點,不能傷害孩子.

這一晚,是嫣嫣來到皇宮的第一個晚上,也是最艱難的時刻.平時都跟媽媽一起睡慣了,現在突然分開,孩子無法適應,即使有檸檬陪伴,她還是心不美麗,想念媽媽太甚,兩只眼睛一直都是的.

亞撒不顧自己有病在身,寸步不離地守著嫣嫣.他住的宮殿距離嫣嫣住的很近,這樣方便他跟孩子親近.

給孩子洗澡,這對沒有經驗的奶爸來,是一件相當考驗的事.

嫣嫣坐在一個圓形的寬大的浴缸里,圓潤的身子有一半泡在水里……這可不是一般的水,享受的可是牛奶浴,上邊還漂浮著一層還有新采下的花瓣.看上去美美的,真像通話故事里的畫面.

可是,嫣嫣卻並不開心,她想念媽媽……

孩子低著頭,兩只亮晶晶的大眼睛氤氳著霧氣,的眼眶包裹著淚水,嘴嘟得老高,悶悶不樂.

她在皇宮里享受的一切都是特級待遇,可無論如何也無法讓孩子不去想媽媽呀.不管這個地方怎樣豪華漂亮,沒有媽媽在身邊,仿佛一切的美麗都打了折扣,蒙上了陰影.

亞撒穿著長衣長在為嫣嫣洗澡,開始有些手忙腳亂的,有點緊張,但看到嫣嫣臉上沒有笑容,他的緊張又被心疼所代替了.

孩子嬌柔的肌膚比花瓣還要細嫩,亞撒都忍不住陣陣心悸,好像自己面對的是一件絕世珍寶,稍不心就怕磕著碰著.他都不敢用力給孩子撮澡,只能輕輕的,生怕一用力會把孩子弄疼.

這精致白嫩的人兒就是他的骨肉,他做夢都想的寶貝,是他血脈的延續,是他和蘭芷芯的混合體縮版.

這麼跟孩子零距離,亞撒激動的心直到現在都難以平複,沉浸在做父親的喜悅里,一點不顧自己的身份和形象,圍著孩子團團轉,做鬼臉講笑話扮各種搞笑的動物……總之,一切能逗孩子開心的方法他都想嘗試.

"哎……真不知道上輩子是不是欠了什麼債,這輩子我才落得個奶爸的命……"嘴上這麼,可那雙燦亮的眼眸卻是在笑,流露出濃濃的*溺,動作很是輕柔.

在知道嫣嫣是他的孩子之前,他可沒想過自己這雙手有一天還能這樣輕輕的,如呵護至寶般地為孩子洗澡,難以置信自己可以做到這樣的耐心,這樣的溫柔,是在伺候孩子,可他卻在當中獲得了一份暖暖的親,他,甘之如飴……

一邊洗一邊講笑話,可嫣嫣就是不笑,繃著臉,看上去很失落.

亞撒很無奈,終于結束了洗澡之後,給嫣嫣穿上粉色的卡通睡衣,接下來他將面臨更艱巨的任務……哄孩子睡覺.

嫣嫣的房間是經過特別布置的,充滿童趣而又富有大自然的氣息,睡在這樣的地方,原本該是很舒適的,可嫣嫣躺在chuang上的時候卻是一副木然的表.

這太讓人揪心了.亞撒感到十分挫敗,不得不出動殺手锏……檸檬.

實在沒轍,只能將檸檬請來,跟嫣嫣一塊兒睡.

伙伴睡在一起,這是很多人都有過的經曆,是值得回味的美好童真.

檸檬也是剛洗完澡,香噴噴的一身,躺在嫣嫣身邊,兩個孩子唧唧咕咕聊著,亞撒就在旁邊眼巴巴地望……心里那個捉急啊,孩子你們還是快點睡覺吧,你們不睡,我都睡不著.

亞撒今天可算是初步體驗到了一點點照顧孩子的滋味,確實有些累人的,但他不會覺得厭煩,他只有開心和滿足.

亞撒為嫣嫣牽著被子,溫柔地:"還不困嗎?"

嫣嫣搖搖頭,純淨的大眼里露出失落,喃喃地嘀咕:"沒有媽媽講故事……"

呃?講故事?這……太?亞撒頓時有點頭大.他可從來沒給孩子將過故事哄人入睡,這突然間去哪里找故事素材?

難道蘭芷芯都是會在嫣嫣睡前將故事哄孩子?亞撒又一次感覺自己不如蘭芷芯的地方了.看來,怎樣照顧孩子,他需要學習的還多著呢.

檸檬咯咯地笑,也附和了一句:"亞撒叔叔講故事吧."

被子里的兩個人兒就這樣凝望著他,直把這堪稱臉皮巨厚的男人給瞧得臉熱.

兩個寶貝蛋這麼殷切的期盼,他如果不將故事,那會很掃興,也會很沒面子的.

喜歡在睡前聽故事,這是大多數孩的習慣.亞撒之前沒准備,現在想去臨時找點段子來,可又感覺太倉促……

"那就……講個你們沒聽過的故事!"亞撒得意地著,自己也鑽到chuang上去,跟孩子們一起蓋同一張被子……這樣顯得親近點嘛.

"你們聽的都是童話故事,最多也就大鬧天宮之類的,我今天給你們講個我親身經曆的事……聽著啊,來了!"亞撒為了逼真,連表都在不知不覺間變得神神秘秘的.

總算是成功地勾起了嫣嫣和檸檬的一點興趣,亞撒感覺壓力山大.他將的其實是他以前出去旅行時見到和經曆的趣事,被他這麼添油加醋誇張的講出來,再搞些魔幻色彩,頓時就能美化自己高大的形象,在故事里,他簡直就是個無所不能的英雄,就差穿上超人的衣服飛天了……

但是,亞撒的心思也沒白費,由于嫣嫣和檸檬都沒聽過他講的故事,這初次聽還是會感覺有些新奇的,時不時還會發出笑聲.

亞撒看見自己的心肝寶貝終于笑了,他心里那個感慨呀,總算松了口氣.

這講故事吧,亞撒還能算80分.將兩個家伙逗樂了,他也是有本事.可是,故事講完之後就傻眼兒了……兩個孩子還在眼巴巴看著他,像是一點都沒困意.

"你們……怎麼還不想睡覺嗎?連我都想睡了,你們居然還……"亞撒苦著臉,伸手輕輕捏了捏嫣嫣的臉蛋,心疼又無奈.

"我睡不著,我要跟媽媽視頻……我要媽媽……"嫣嫣嘴巴一扁,眼眶又了.

亞撒見狀,緊張地:"別哭……馬上就視頻,馬上……"

視頻……這麼重要的事怎麼給耽擱了呢?如果早點讓嫣嫣跟蘭芷芯視頻,不定這不點兒早就睡著了.

很快,視頻就接通了,屏幕上出現了熟悉的身影.

這個時候,蘭芷芯也孤枕難眠,想孩子都快想得發瘋了,所以在接到這視頻時,她的激動可想而知.

"媽媽!"嫣嫣捧著平板電腦,急切地呼喚媽媽的名字,豆大的淚珠噗噗噗往下掉.

蘭芷芯看見孩子哭,心都要碎了,可她不能哭,極力忍著眼淚,努力讓自己保持笑容.因為她知道,如果她也哭,孩子只會更傷心.

"寶貝……你在那里還好嗎?媽媽好想你……寶貝……"蘭芷芯對著電腦屏幕癡癡地,聲音略帶哽咽.

"嗚嗚嗚……嫣嫣也好想媽媽……嗚嗚……"嫣嫣委屈地哭訴,哭成個淚人兒,太讓人心疼了.

亞撒的心也是格外矛盾.一方面,他也激動,可更多的是痛心……看到蘭芷芯的臉色那麼蒼白,眼睛也是腫的,還有黑眼圈,他就知道,她准是到現在都沒休息過.她的心有多傷多痛?他雖能體會,卻因相隔太遠而無法給予最實際的安慰.如果現在能在她身邊,他一定會將她擁入懷中……

亞撒抱著嫣嫣,將這可憐的身子圈在懷里,這樣蘭芷芯能在鏡頭里看到他和孩子.嫣嫣的哭聲漸漸了,見到媽媽,她還是高興居多的.

亞撒的目光變得很溫柔,蘊含著濃濃的深繾綣:"芷芯……苦了你了."

輕輕柔柔幾個字,落在蘭芷芯耳朵里卻是讓她渾身一顫……她的苦,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不知道,但亞撒一定是要知道的.這一刻,她冰冷的心總算是有了一絲溫度.

"你……你的身體好些了嗎?"蘭芷芯略顯沙啞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哭了很久很久一樣.

亞撒又是一陣心疼,藍眸里折射.出疼惜的光芒:"我已經沒有大礙了,醫生再休息幾天就行."

"嫣嫣……你有沒有聽爸爸的話?有沒有乖乖的?"

嫣嫣撅著嘴嘟噥:"我乖一點,那是不是媽媽就能快點來皇宮接我?"

"……"

亞撒和蘭芷芯同時語塞,互相對望著,彼此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無奈.孩子的世界很簡單,可大人的世界太多這樣那樣的複雜,沒人能真正的達到隨心所欲,始終要顧及到的方方面面太多了.

"嫣嫣放心,爸爸過了,要不了多久就會讓你見到媽媽的."亞撒這話是在對嫣嫣,也是在對蘭芷芯.

果然,蘭芷芯驚喜地直起了身子,緊張地問:"真的嗎?亞撒你的可是真話?"

"當然了,過段時間就是繼任儀式,我會想辦法讓你過來的,具體的細節我還要再布置一下.你記住,要像昨天在車里跟我道別那樣,振作一點,千萬要保重自己,還有,最重要的是,你要堅定地愛我,相信我,不能趁我不在的時候被那個nike給拐跑了,否則,哼哼!"亞撒著著就流露出他的霸道了,最愛的占有,沒得商量,他的女人只能完全屬于他.

蘭芷芯忍不住發笑,沉痛的心消散了很多,只沉浸在眼前這一刻的溫馨中.

"你呀,別得nike那麼不堪,我已經跟他清楚了,我的身心都是你一個人的,他……我們只能是朋友."蘭芷芯心里也甜甜的,亞撒對她的愛和緊張,即使相隔這麼遠也還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她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他在感上這麼霸道的姿態.

亞撒頓時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nike確實是一個勁敵,但終究蘭芷芯才是關鍵人物,只要她堅定不移,nike也插不進來.

亞撒的心輕松多了,笑得很燦爛,美滋滋的.

"等等……你剛才什麼?"蘭芷芯忽地想了一件事,美目瞪著亞撒.

"嗯?"

蘭芷芯憤憤地指著屏幕:"好啊,原來昨天在車里,你是在裝睡?我的話你全都聽見了?"

蘭芷芯現在才反應過來,不禁漲了臉……當時的那些話太直白太露骨了,簡直就是愛的宣啊,她以前可從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那麼奔放,可現在知道了,原來亞撒這家伙當時全都聽見了,她怎能不羞憤.

亞撒得瑟了挑眉,桃花眼閃爍著異彩:"放心吧親愛的,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你愛我,你今後就是我的妻子,不管相隔多遠,你都不會放棄我……噢,太感人了……"

"你……不准了,可惡!要知道你當時會聽到,我才不會呢!"蘭芷芯滿臉通,只覺得耳根發燙,那些話直到現在還在她腦海里回響.

"嘿嘿,時光不會倒流,你已經了,我也已經聽見,總之,你別想抵賴,你這輩子都是屬于我的,你是我老婆,雖然暫時沒結婚證,可你表白的時候不可了麼,以後我退位了,我們可以去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登記結婚.你不愧是我的真命天女啊,對我很了解,我之前還即使沒有結婚證,我們也能相愛過一生,可我現在想想,世事無絕對,不宜過早下結論了.只要我們夠堅持,夠堅決,不准以後會發生什麼,也許有一天,我們國家的人民能認可一個平民王後呢……"亞撒晶亮的瞳眸里有著希冀的光澤,他的話,也更加明蘭芷芯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平民王後?蘭芷芯一愣,腦子里有那麼幾秒的混亂和震撼,但很快就平複下來,淡淡地笑著:"亞撒,那些太渺茫的希望,我暫時不想,我現在就只想好好規劃一下我的未來.既然嫣嫣在你那里,我相信你會盡全力保護她,我也不用擔心她的安全問題了.我想自己做點事,但還沒想好是要進職場還是做其他……"

亞撒欣慰地笑了,沖著屏幕拋來一個飛吻:"太好了,你能振作就好,我本來還擔心你會被打擊得一蹶不振,現在看來,我果然當初就沒看錯你,你是個不會被輕易打垮的女人!"

嫣嫣嘻嘻一笑,驕傲地:"我媽媽是女王,嘻嘻……"

"對,你媽媽是我們的女王,一輩子都是!"亞撒對著屏幕彎腰,做出行禮的樣子,十分逗趣.

蘭芷芯被嫣嫣和亞撒逗得樂呵了,感覺就像是籠罩在頭頂上的烏云散開,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

嫣嫣的緒在逐漸好轉,還不忘向媽媽彙報亞撒今天做的事……

"媽媽,他剛才講的故事沒有媽媽講的好聽……他好笨啊."嫣嫣著還瞄了亞撒一下.

亞撒頓時囧了……這是被自己的孩子鄙視了嗎?還沒人過他笨呢.

"嘿嘿,芷芯,我那是沒准備,沒經驗,第一次給孩子講故事……下次我會講得更好的."亞撒可不想蘭芷芯覺得他沒用,著還低頭對懷里的人兒咧咧嘴:"寶貝,你是我和你媽媽的孩,你都這麼聰明,我怎麼可能笨呢,明天,等明天晚上一定給你講個精彩的故事,就這麼定了!"

嫣嫣扁嘴,表示對他這"精彩"二字有懷疑啊.

愉快的視頻通話,是這一家三口目前能做到的最好的慰藉,但亞撒和嫣嫣都沒提今天卡伊娜推人的事.嫣嫣不是個愛告狀的孩,她也不氣,早就將那件事拋到九霄云外了.

檸檬也會加入到這聊天中,賣萌逗趣十分可愛.蘭芷芯很欣慰檸檬能在皇宮里,就算是暫時的也好,至少能陪伴嫣嫣一些日子.

一家三口都舍不得結束這次視頻通話,聊到很晚,直到嫣嫣的眼皮在打架,熬不住沉沉睡去了……這孩子一天都沒睡覺,早該休息了,可因為想媽媽,遲遲不能入睡,現在可好,問題解決了.

檸檬早就進入夢鄉了,睡在嫣嫣身邊,兩個人兒並排著,像是通話里的王子公主,恬靜純美.

亞撒這初級奶爸總算能消停了,倒在一邊疲倦地睡去,臨睡前還不忘對著電腦屏幕親幾口,點肉麻的話.他也是需要治愈的,而今晚,這視頻通話就等于撫慰了他焦躁的內心.有了愛的滋潤,他連睡覺都是帶著笑意入睡的.

蘭芷芯還沒睡,結束視頻之後還對著電腦屏幕良久,回味著剛才的感覺.

很奇妙,兩個人明明是相隔萬里,可那濃蜜意沒有絲毫的減少,反而還感覺更加深了.心里滿滿都是他,他的每句話都像蜜糖似的,是她心底的陽光,照得她暖烘烘的.她想象自己在對著屏幕的每一刻都是上揚著嘴角,胸膛里猶如塞進了棉花一般柔軟……

這就是愛到深處的感覺嗎?這是nike無法給予她的,也是她除了在亞撒身上,之外體會不到的.

雖然相隔那麼遠,可這戀愛的滋味那麼濃,甚至蘭芷芯覺得,比之前兩人見面時還更融洽,親切.思念變得透明,她能感受到他也在想著她.

最美好的感動莫過于此,心貼心的溫暖,你堅定地知道,你在想念他時,他也在想你.這就是兩相悅的美妙.

蘭芷芯緩緩閉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一口氣,腦海里,亞撒和嫣嫣的身影在不斷閃現.

愛有了寄托,人生目標有了方向,蘭芷芯會變得更加自信,她骨子里那些壓抑已久的東西也會逐漸顯露出來.

蘭芷芯不知道,此時此刻,她房門外站著一個穿睡袍的男人……是nike.他這兩天都住在這里,因為不放心蘭芷芯一個人,怕她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

nike顯然是剛洗完澡,穿著睡袍,頭發還有點濕.這種時候他會自然流露出一種慵懶的美,俊秀的面容在月光下被鍍上一層淡淡的誘.人光暈.只是,眉宇間隱隱透著一絲悵然之色……失戀的男人,當然不好過了.

就在昨天,亞撒和嫣嫣離開之後,蘭芷芯已經向nike明了她的決定.對nike來,這就意味著他失戀了.

用盡全力去追,結果卻是這樣令人遺憾,nike的傷心痛苦,不會寫在臉上,他會找個地方靜靜的自己去消化掉.

可是,感這東西不是斷就斷,用了心的人,放手時,也需要時間去治愈傷口.

佇立良久,nike再三猶豫,還是敲響了蘭芷芯的門.

蘭芷芯有些詫異,這都深夜了,他還沒睡?

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nike熟悉的面容.

"nike,還沒睡?"

"來看看你,然後准備睡覺."nike的目光里依舊是難掩幾分柔,盡管他已經在刻意收起來了.

nike嘴角噙著一波苦笑:"芷芯,你明天走了之後,我們還能見面嗎?"

蘭芷芯微微一愕……nike的神色語氣都明一件事——他還沒有放下她.或許,他需要的是時間.

對于這個男人,蘭芷芯有很深的歉疚,可她知道,自己沒辦法三心兩意,既然決定了要跟亞撒風雨同舟,她就再也不能有其他念頭.

"nike,如果你不會討厭我,那我們以後當然可以見面.你對我的照顧,你為我做的每件事,我都銘記在心.不管以後怎樣,你都是我最好的男性朋友."蘭芷芯真誠的目光閃動,美目在月色中顯得格外亮堂.

nike知道,她已經徹底想通了,他不需要擔心她會走入思維的死胡同,不用擔心她會傷心過度了.這樣……很好.

"芷芯,你回去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還沒有.我先回去再計劃吧……很想念父母,是該回去看看了,這些日子,他們也挺擔心我和嫣嫣的."蘭芷芯起父母,自然就有些鼻頭發酸,時常想起父母在鄉下思念她和嫣嫣時,該是怎樣的一番心痛啊.

沒錯,蘭芷芯決定要去的地方就是……回到c市.那里是她的根,同時也是一個很發達繁榮的城市.不管是進職場還是自主創業,c市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她的人生將會翻開新的一頁,她不會再寂寂無聞地過下去了.她想要拼盡全力去搏一搏,看看究竟有沒有能耐成就屬于自己的穩固的事業.

30歲的女人又怎樣,未婚媽咪又如何?她骨子里不服輸的精神徹底釋放出來,她要活出最燦爛精彩的自己,為孩子,為亞撒,為她這不平凡的人生!【9千字,求點月票!】

上篇:續:嫣嫣被欺負     下篇:續:嫣嫣的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