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終于梵狄也當爸了!  
   
續:終于梵狄也當爸了!

原本蘭芷芯只想著來一趟就火速閃人,但由于秦女士夫婦的出現,一時間,蘭芷芯還不能走,耽擱了去跟水菡和童菲見面的時間,她只能先發短信過去請假了,自己晚點到.

在跟秦女士聊天的過程中,蘭芷芯也發覺對方是個挺健談的人,並且還不像有的闊太太那般擺架子.秦女士謙虛和藹,大方得體,談笑風生,給人的感覺這哪里像是昨晚要鬧自殺的人?

不得不感歎,愛的力量好神奇,這個深愛著自己丈夫的女人,在丈夫回心轉意浪子回頭之後,她的整個人生都亮了,不再是黑暗的,她立刻找回了從前的自己,不再想著自殺了,精神十足,笑容滿面.

蘭芷芯一邊跟秦女士聊著一邊不由得心中感歎……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區別就在于——女人將自己的婚姻視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業去經營,但在婚姻當中,女人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值得嗎?將丈夫看成是自己的全部,這固然是深的表現,可一旦婚姻的堡壘出現裂痕甚至崩塌了,女人又該何去何從?脆弱一點的就想到了自殺,像昨晚的秦女士.即使堅強一點的,不自殺,但那種痛不欲生的傷口卻又需要多長的時間來愈合?

婚姻,女人,家庭……這些觀念,從過去到現在,似乎都有一根看不見的繩索在捆綁著女人的靈魂.付出自己的所有,全身心地投入,將一切都奉獻給丈夫和家庭,女人,做出的犧牲很大,可往往在很多觸礁的婚姻中,女人也是受傷最多的.

蘭芷芯想到這些,感慨萬千,身為女人,她了解女人,同時也深深地為女同胞而感到心疼.像秦女士,她已經原諒他老公了,可誰又能保證在今後的幾十年中,不會再有類似的杯具發生呢?

蘭芷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心難以平靜,聯想到了很多關于女人以及婚姻的問題.她總覺得,雖然現代社會進步很快,人們的思想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但是,女人,在某些方面始終有著弱勢的存在,那似乎就是在婚姻中大多數人太過依靠男人了.這種依靠可以是經濟上,也可以是心理上的.正是這種依賴,導致了女人的婚姻一旦觸礁,就會感覺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女人啊女人,你的代名詞不該是"弱者"或"可憐".

"心姐姐……心姐姐……"秦女士的手在蘭芷芯面前晃了晃.

蘭芷芯趕緊地回神,禮貌地一笑:"我在聽著,你請繼續."

秦女士興許平時也沒幾個能知心話的朋友,所以遇到蘭芷芯,感覺很親切,話也隨意,沒有那麼多的顧忌,像是對著一個老朋友一樣.這就叫一見如故吧.

蘭芷芯很耐心地在聆聽,當一個安靜的聽眾,有時也插上幾句.她能理解秦女士為什麼這麼能聊,應該是長期壓抑的緒,心事,太多了,需要找到一個傾訴的對象,而蘭芷芯就是這個人.

女人之間有著莫名的共鳴,所以蘭芷芯並不覺得難熬,對秦女士夫婦,她還是有好感的,甚至可以是感激.她雖是救人一命,可對方怎麼做,那是人家的自*.慶幸的是秦女士和她先生都是知恩圖報的人,所以才會前來感謝蘭芷芯,送來錦旗,還有一份極具價值的廣告合約.這就是對蘭芷芯一種很好的報答了,等于是悄悄然打了台長一耳光,蘭芷芯暗暗都感覺很解氣.

秦女士夫婦離開時還不忘邀請蘭芷芯有空去家里做客,還塞了一個精美的盒子給蘭芷芯.

蘭芷芯想拒絕都不行,人家直接就塞包里然後走人……

盒子里是一串珍珠項鏈,精美圓潤飽滿,是頂級優質的珍珠,純淨的光芒讓人心顫.比起蘭芷芯現在脖子上戴的這一根,那價值起碼是多了幾十倍.

不愧是做奢侈品生意的,出手好闊綽!

蘭芷芯只覺得受之有愧,可這對夫妻早就走得沒影兒了.

一回頭,蘭芷芯面前就出現了一張笑得格外燦爛的臉……是台長.

"呵呵……蘭芷芯,坐下,坐下來咱們好好談談."台長灼熱的目光帶著異常的溫度,居然伸手去拉蘭芷芯的胳膊.

蘭芷芯心頭一緊,本能地閃開了,避開這只肥膩的咸豬手,徑自坐在了距離台長三米之外的椅子上,清冷的眸子仿佛在:台長請自重.

你有話就,干嘛拉拉扯扯的像話麼?這台長分明就是想借機摸一把蘭芷芯白.皙的肌膚.

"呵呵……"台長見蘭芷芯這樣,頓時臉上的笑意也淡了三分,緩緩坐下來,向陶老師招招手……

"來來來,都坐下."

陶老師表嚴肅,直接開門見山地:"台長,蘭芷芯的工作問題,現在到底是怎樣?"

台長干咳兩聲,習慣地用手撫摸著自己下巴那顆痣,狡猾的目光看著蘭芷芯,頗有深意地:"你還真是一顆福星啊,我哪里舍得開除你,昨天只是個誤會,從現在開始,你照常上班吧."

福星?

蘭芷芯覺得好笑,這台長話還能再諂媚一點麼?不就是因為她招來了"瀾奇"的廣告嗎?若不是如此,台長會收回成命?

蘭芷芯不動聲色,微微勾了勾唇,淡淡地:"我可不敢當福星這頭銜啊,我昨天處理那件事,不守台里的規定,是個不聽話的新人菜鳥,台長你現在這麼抬舉我,我真的有點……不太適應."

這不咸不淡的幾句話,含著對台長的諷刺,也是在表達內心的不滿和憤怒,只是表達的方式很委婉,卻也夠台長尷尬的了.

果然,台長老臉一僵,隨即又哈哈地笑著:"這個……新人有新人的優點,今夜星辰節目就是需要新鮮血液才行.不管怎樣,蘭芷芯你就繼續當好你的主持,陶老師很看好你,別讓她失望啊."

這老狐狸,將話題扯到陶老師身上去了,不就是希望蘭芷芯順著台階就下來,別太給他難堪,抬出陶老師擋面子了.

陶老師雖然對台長的做法很是不屑,但不可否認,她希望蘭芷芯能留下來繼續當主持人.這畢竟是她招進來的人,她發掘的人才,她當然是很珍惜的.

"蘭芷芯……"陶老師的臉色和藹,含著幾分親切和期盼:"留下吧."

簡單三個字,陶老師也沒再多,她相信蘭芷芯如果真的想留下,是不需要多廢話相勸的.

確實如此,蘭芷芯有自己的主見,留下或是離開,她早就有了決定.

蘭芷芯美目流轉,閃動著光華,迎上台長的目光,眼底掠過一絲狡黠:"好,我答應留下來,不過……這播音室里的器材和辦公用品實在太陳舊了,我覺得在那樣的環境里上班,很影響心."

陶老師心頭咯噔一下,欣慰地笑了,望著蘭芷芯,默默點頭……自己沒看錯人,蘭芷芯不僅是個人才,並且還是個很將義的人,不忘利用現在的優勢向台長提出條件,改善節目組的資源狀況,這份心思,值得她豎起一個大拇指了.

台長兩眼一亮,立刻干脆地:"沒問題,我馬上安排換一批新的辦公用品和器材."

"ok,希望台長話算話."蘭芷芯可沒心思跟台長閑扯,話間已經站了起來.

"等等……"台長略顯急切地叫住了蘭芷芯.

"嗯?還有事?"蘭芷芯疑惑地看著台長,心想這人還有什麼指示嗎?

台長又露出了那種虛偽的笑容,兩條稀疏的眉毛動了動……又在算計什麼了.

"還有件事忘記通知你們了,今夜星辰將會增加一位實習主持人,以後,你們多一位同事,至于做節目是同時兩個主持一起上還是輪流一人一天,你們去商量決定就行了."台長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得很自然,好像一點都不覺得這安排很令人……反胃.

剛才還很熱地挽留住了蘭芷芯,讓她繼續當主持,不到三分鍾就還有一個實習主持要來,這男人虛偽得惡心.

蘭芷芯和陶老師同時怔住了,還未開口,就聽見辦公室門外傳來敲門聲.

"進來!"台長中氣十足地喊了一聲.

門開了,蘭芷芯和陶老師下意識地回過頭望去……

只見一個穿著墨綠色緊身裙踩著十寸高跟鞋的女人一步三搖地走了進來,她妖豔的唇張揚著自信的笑容,眉宇間隱含媚態……但是,當她看到蘭芷芯時,臉上的肌肉就瞬間繃緊了,笑意凝固在嘴角.

"你?怎麼還在這里?"盧潔瑩一邊一邊走向台長身邊,看向蘭芷芯的目光充滿了嫌惡.

蘭芷芯也很意外,想不到在這里還遇到盧潔瑩了,這真是所謂的冤家路窄麼?

蘭芷芯的臉色冷了下來,清冽的語氣里含著質問:"你怎麼在這里,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才對吧.這是我工作的地方,可你又是為什麼……"

台長見這形不太對勁,急忙上前打圓場,將盧潔瑩往身後一帶……

"蘭芷芯,陶茂華,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盧潔瑩就是新來的實習主持人,是你們的新同事,呵呵……"台長暗暗在嘀咕,怎麼盧潔瑩看起來像是跟蘭芷芯舊識?但現在不是他問的時候,只能暫時按捺住.

盧潔瑩一聽,表頓時變得很難看,忍著火氣,瞪著台長:"怎麼回事?"

難怪盧潔瑩會生氣了,昨晚和台長一起,她親眼看到台長打電話開除蘭芷芯的,可為什麼現在蘭芷芯還能在這里上班?還跟她同事?

台長心里叫苦,生怕盧潔瑩一怒之下會出什麼不得體的話,只能佯裝嚴肅,沉聲:"盧潔瑩,這是今夜星辰節目組組長陶茂華老師節,主持人蘭芷芯.你們以後好好合作,多花點心思在節目上."

"我……你……"盧潔瑩氣不打一處來,此刻的她,真想沖台長甩一巴掌!

"行了,新同事也見過了,蘭芷芯,陶茂華,你們下去做事吧,我還有工作上的細則要跟盧潔瑩交代一下."台長一本正經地著,實際上眼睛在往盧潔瑩胸前瞄.

蘭芷芯心里也是十分不爽快,可她隱約猜到幾分盧潔瑩和台長之間的關系恐怕非比尋常,心中冷笑.

陶老師對此也是莫名其妙,事先根本毫不知,半路怎麼殺出個實習主持?可這台長明顯就是在支開她們,她也只好暫時退下去,安撫一下蘭芷芯吧.

所謂一山不容二虎,這若是一個正式主持,另一個安排為實習主持,這還得過去,可蘭芷芯本身也是在試用期,非正式主持人,現在又來了個盧潔瑩實習主持,那過段時間誰走誰留?這算是有誠意挽留蘭芷芯麼?

最奇怪的是,盧潔瑩怎麼會來當主持的?

回到播音室里,陶老師也問了蘭芷芯是否認識盧潔瑩,蘭芷芯沒有隱瞞,坦誠了跟盧潔瑩早就認識,只不過關于亞撒的事,蘭芷芯沒.

走出廣電的大門,蘭芷芯還感覺心里壓抑著什麼,回頭望望這高樓大廈,金字招牌,想想這幾天奇異的經曆,心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服輸的豪——不就是競爭嗎?她怎麼會懼怕盧潔瑩?她如果心浮氣躁,那就是未戰先敗了.所以,最好的應付方法就是保持穩定的狀態和平靜的心,不要被盧潔瑩影響.以不變應萬變,這樣才有可能讓那個慣用花招的盧潔瑩無計可施.

蘭芷芯很快收拾起心,出發往附近的咖啡廳去了.水菡和童菲還在等著她呢.

來到熟悉的地方,一眼就看到角落里坐著兩個談笑風生的女人,其中一個還是孕婦,一臉孕相,卻並不丑,而是一種帶著嬰兒肥的甜美.這當然就是水菡了,穿著孕婦裝,笑容里都散發著母性的光輝,看上去清新俏麗,真是個美美的孕婦.

坐在水菡旁邊的是童菲.經過一段時間的產後恢複,童菲的體重明顯下降了不少,前段時間是連腰都看不出來了,現在卻已經減到了112斤,身體的曲線臉部的輪廓都變得清晰,活脫脫一個美人胚子,豐盈的嬌軀,潤的蘋果臉,笑容明媚,卻又隱隱比以前多了幾分嬌俏嫵媚,是快樂時尚的辣媽一枚.

看到兩位好姐妹,蘭芷芯的心立刻變得愉快輕松起來.而今天,水菡和童菲也化身成為了蘭芷芯的粉絲,興奮地向她訴著昨晚聽節目的感受,還把朋友圈里的各種評論給蘭芷芯看.

水菡的感觸尤其大,因為她昨晚打進了熱線電話去點歌,為老公和孩子點了一首,當時的心到現在還記得.

水菡靈動的大眼閃爍著一絲俏皮,笑得有點羞赧:"昨晚我老公給我打電話,我覺得他好像在電話里哭了,只是他很隱忍,不想被我知道,但我還是發現了.哈哈,是我點的那首歌發揮的作用,讓我老公更加想念我了,在電話了好多肉麻的話……"

這個幸福的女人,典型的是沉浸在愛河中的神.跟晏季勻結婚好幾年了還能保持現在如戀愛般的狀態,實在羨煞旁人也.

蘭芷芯聞也禁不住啞然失笑,心疼地看著這個美麗的孕婦:"你呀,肚子也都幾個月了,可你老公卻因為一些特殊原因不得不留在亞撒那邊,也苦了你,不過還要,還有最多半個月,你老公和孩子,還有你父親,就能回來了."

水菡的眼眶微微一熱:"是啊,我可是在一天天盼著……可惜我懷孕了,老公不讓我坐飛機,不然我真想去觀摩一下亞撒的繼任儀式.蘭姐,你到時候會去的吧?"

"嗯,亞撒已經安排好了,我到時候是會去的."蘭芷芯腦子里又浮現出了嫣嫣的臉,不由得神變得越發柔和起來.

童菲就垮著臉悶悶地:"我去不了,家里寶寶還太,我還得每天喂奶呢."

"沒事,晏少肯定會帶照片回來的."

"咯咯……是啊,照片那是必須的."

三個女人在熱聊著,親如一家人,氣氛溫馨恬靜.

關于昨晚的節目,水菡和童菲對蘭姐佩服得不得了,她是主持的天才,做夢都夢見她話的聲音.這確實不誇張,還真有這檔子事,可見這兩個女人已經是今夜星辰的粉絲了.

不管是好事壞事,有閨蜜一起吐槽吐槽,這感覺是很爽快的,也是她們之間一種溝通方式,以免某些事在心里憋壞了憋出毛病了.至少這三個女人是沒心理病的,這還要歸功于三人經常聊心事.

蘭芷芯也沒隱瞞,將昨晚台長開除她,以及今天又有秦女士夫婦前來感謝,況峰回路轉,這些全都了出來,當然也提到了盧潔瑩.蘭芷芯這也是等于提前跟水菡和童菲打招呼,因為盧潔瑩既然是實習主持了,那麼就在最近一兩天將開始在節目里聽到盧潔瑩的聲音.

聽到這種事,水菡和童菲都是義憤填膺,大家都不是傻子,都猜測興許盧潔瑩跟那台長之間有點什麼,不然盧潔瑩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廣電,並且還不是按正常渠道,而是台長親自推薦進來的.

一個過氣的電台節目的實習主持,用得著台長大人來操心?這其中沒有貓膩……才怪.

童菲憤憤地鼓著腮,黑白分明的眸子露出憤懣:"那個盧潔瑩還真是陰魂不散,我覺得她一定是故意的,哪兒不好去,非要去跟你搶著當主持人,她怎麼可能是那塊料!"

"我也覺得這事兒有點荒唐,盧潔瑩怎麼跟支持沾上邊兒了.不過,如果她真是沖著蘭姐來的,如果她還恰好跟台長勾搭著,那麼,蘭姐以後在工作上只怕會有些阻礙,盧潔瑩肯定會使壞的,她要是安安分分,豈不是白去了電台?她的目的該不是這麼簡單."水菡一邊一邊喝著杯子里的果汁,這嬌憨的模樣很有幾分可愛,一點都看不出是生過孩子的女人.

蘭芷芯聽著這些話,感覺心里暖烘烘的……這就是好姐妹,對她的事就像是自己的事一般地緊張,關切,這種純純的友誼,讓她感覺信心又多了些.

"菡菡,童菲,不用為我擔心,我會見機行事的.盧潔瑩確實是擺明了故意來搶主持的位置,可我相信,競爭當中,誰的工作表現更好,更受聽眾歡迎,那都會是一目了然的事.如果我真的能力不如她,那我被刷下去也是理所當然,如果我各方面都能做得很好,最起碼台里也要顧忌到聽眾的感受吧,不會輕易就將我開掉.難道你們對我還沒信心麼?覺得我會輸給盧潔瑩?"蘭芷芯故意苦著臉,這表看著很逗趣.

"怎麼會呢,我們只支持蘭姐,盧潔瑩,靠邊站,到時候看她怎麼出丑!"

"就是,她要自己撞上來,那只能她是來秀下限的,哈哈哈……"

"我打賭她會在主持中出錯!"

"嗯,我也這麼認為,哈哈……"

就在三人笑之際,忽聽一個調皮而又清脆的聲音:"姐姐們,在什麼這麼熱鬧呢,我錯過什麼了嗎?"

"穎來啦,快坐下!"

"來來來,我們告訴啊……剛才我們在……"水菡拉著穎的胳膊,簡單地了幾句,穎睜大了眼睛,驚訝又氣憤的表跟她們如出一轍.

"太可惡了,安排個關系戶想要取代蘭姐?哼哼,我們可不是好欺負的!你們知道嗎,昨晚在我的粉絲群里還有微博上,好多人都在昨晚蘭姐在節目里救人的事,嘿嘿,我告訴那些人,蘭姐是我的好朋友,她們更是熱高漲,會支持蘭姐到底.所以啊,如果台長太過分的話,我們可以發動輿.論的力量,到時候……嘿嘿嘿……總之,想要擠走蘭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蘭姐加油,支持你的人,比你想象得多!"穎調皮地眨著眼睛,忽閃忽閃的光亮清澈,白里透的臉蛋洋溢著明媚的笑容,如一朵嬌美的芙蓉,瀲灩卻不妖嬈,自有她奪目的光輝.

"對呀,昨晚我在群里也看到了,哈哈,沒錯,支持蘭姐的人很多."童菲在幫穎打理粉絲群,這事她當然也知道.

蘭芷芯很欣慰,這幫姐妹們都是她的精神支柱,純粹的不帶任何功利和利益的友,就是這樣溫暖滋潤著她的心.

這一聊就是快到晚飯時間了,可穎卻不能留下來和大家一塊兒吃,因為……梵狄剛出遠門一個星期回來了,穎要回家去為老公做晚飯.

真是個幸福的女人.

車子在咖啡廳外等著穎,是梵狄的一個心腹手下開車,負責接送穎的.

算算時間,梵狄差不多該到家了,穎告辭了水菡她們,走出咖啡廳,一頭鑽進車里……

"啊……"穎的身子被一只強健的手臂拉進了懷中.

穎驚喜地看著梵狄,歡快地送上一個香吻:"老公,你怎麼來了,我還以為你會直接回家."

梵狄這妖魅惑人的俊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唇角勾起的弧度真是不出的勾人:"我路過這里,順便就來接你一塊兒走了,怎麼,不喜歡我給你的驚喜?"

"怎麼會不喜歡呢,這明你心里一直惦記著我,哈哈……"穎清脆歡暢的笑容就像是一抹陽光照在梵狄心上.出門一星期,雖然不長,但還是有些想家.尤其是穎不在身邊,他會感到總是缺少點什麼.或許是沒吃到她做的飯菜,或許是少了人嘮叨,或許是不習慣呼吸的空氣了沒有她清新的味道……

總之,這兩口子也屬于感甜蜜期,何況梵狄還要積極造人,本來還可以過幾天回來,可他提前回來了.

司機很懂事,開車又快又穩,很快就到了梵氏公館.

回家的感覺真好.這是梵狄每次從外邊回來之後都會有的感觸.

熟悉的一草一木,熟悉的兄弟們,熟悉的一切,還有身邊的美麗**.這些都讓他的心會莫名安定下來.

兄弟們像往常一樣熱烈地迎接梵狄歸來,然後又都自覺地迅速"隱身"了……這是留給老大發揮的空間啊.回來了第一件事那當然是安撫他寂寞多日的心了.

很快的,臥室中的浴室里就傳出了隱約的異樣聲音,**的喘息,急促而又充滿誘.惑的低吟……從磨砂門上依稀透出兩個身影,深深地教纏,激.如火,燃燒著彼此……從浴室轉戰到沙發,穎酡的臉頰羞澀而又似虔誠的信徒,將自己完全交給這個深愛的男人,接受他烈火般的疼愛,激動時,她的手緊緊抓住他結實的臂膀,雪白的身子泛著淺淺粉的光澤,如同精致的藝術品,讓他整個人都禁不住沉醉,只想要更加深刻地占有著美好……

他這副古希臘雕塑般的健美身軀,極富力與美的視覺感,完美的線條,健康的麥色,還有沐浴後的薰衣草香味……迷醉了身下的女人,她整顆心都是在沸騰著,渴望著被他帶領著升騰到最美麗神秘的頂端.她感覺自己好像是一葉海上的舟,時而被拋向半空,時而又落下在浪尖,這致命的美妙,讓她好幾次都忍不住發出羞人的聲音.

沙發又輾轉到了那張寬敞的大chuang,他興致勃勃,熱如火,她也在全身心地投入到這醉人的時刻中.心靈和身體最深切的契合,是時間絕妙的美.

終于,在一時後,梵狄消停了,而穎還在喘著氣,靠在他身邊,迷離的媚眼如絲,粉的嘴張著在呼吸,累得手指頭都不想動了,腦袋還有點暈乎乎的.

"阿凡……你……太強了……"穎嘀咕著,可眼神里滿滿都是柔蜜意,手還攬在他腰上舍不得松開.

"嗯?"梵狄垂眸,抬手捋了捋她濕潤的發絲,沙啞著聲音:"你的意思是我太強了,你不喜歡?可剛才你的反應明你很愉快啊,怎麼現在還嫌棄我了,真是個沒良心的……"

穎臉皮薄,聽他這麼一,臉更是得滴血,嬌嗔地瞪著他,手在他腰上捏了一把:"我發現你越來越可惡了,哼哼……"

某男聞,不但不生氣,反而笑得邪肆:"我可惡?我看你是越來越愛了吧."

"誰……誰愛呀,我……我只想抽你!"穎故意板著臉鼓著腮,可她的眼神還是會出賣她,濃濃的深藏都藏不住.

"你抽我?我抽你還差不多……嗯,看來剛才我抽得還不夠,所以你現在還有精力跟我犟嘴.來吧,我休息好了,我們再做個飯前熱身運動!"梵狄邪魅地一笑,翻身就將穎按住.

"唔……你……你還抽我?我都快散架了,你就不能憐香惜玉一點?"穎不由得聲音變得柔軟起來,身子也不敢亂動,就怕把這男人給惹到了,她又要被吃得渣都不剩.

見她白玉般的嬌軀上一點一點泛的痕跡,正是被他疼愛過的證據.再看看她帶著乞求的眼神,梵狄心里一動,興起了逗她的念頭,壞笑著:"我們可以探討一下新的東西,想不想嘗試嘗試?"

"老公……你是想把我累趴了一會兒不能給你做飯吃了……"穎摟住梵狄的脖子撒嬌,水眸越發溫柔了.

梵狄忍不住哈哈大笑,伸手在她臉蛋上捏捏:"你呀,還真以為我這麼霸道啊?看你緊張的樣子,放心吧,我不會再折騰你的,知道你累了,暫時先放過你."

"嘻嘻……老公真好!"穎甜甜地在他下巴親了一口,像只乖順的貓咪.

其實他也不是真的還要,她也不是真的累到不能承受,這些一來二去,都是夫妻間的趣,是默契的體現.因為快樂是需要自己去制造的.

穎沖個澡之後就下樓去做飯了,而梵狄就在臥室里整理自己的行李.這次出遠門帶了很多禮物回來,有大人的,也有檸檬的.

想起檸檬這萌娃,梵狄下意識地看向牆上,那里掛著兩張孩兒的照片,放大的,很清晰醒目.粉紛嫩嫩的天使純淨可愛,萌化人心,看著都好想上去抱著親一口……這倆孩兒,赫然正是檸檬和嫣嫣.

梵狄這貨在孩子這個問題上,某些想法令人哭笑不得,也不知在哪里聽的女人要經常看一些長得很漂亮的孩照片,以後生出來的孩子才會漂亮.所以,梵狄也不管這是迷信還是真的,去要了兩張照片掛起來,這樣穎時常都能看到了.

"嘖嘖……這倆娃娃長得忒好了,我梵狄以後生的娃也絕不會差的……額不,不是我生,是穎生."梵狄在望著牆上的照片自自語,可眼里還是有一絲無奈.

他這段時間挺勤奮的,辛勤耕耘,怎麼還不見穎有動靜呢?為了能生個健康的寶寶,梵狄老早就已經戒煙戒酒了.

梵狄急,梵頂天比他還急.

梵頂天都九十幾歲了,幸虧是身體還撐得住,才能活到現在,他如今最大的心病就是還沒看著梵狄和穎生孩子.

穎雖然不是太著急,可是她知道梵狄和老爺子急,她就跟著盼著自己能早點懷上.

穎的這種想法,看似是理所當然,可若仔細想想,還真難得.

首先,穎很年輕,今年二十歲,事業正處于巔峰時期,自從當上了美食交流大使之後,她的人氣在行業里已經是越來越鼎盛,尤其受到年輕一輩的喜愛,可謂是蒸蒸日上,火火.

這種況下,大部分女人會選擇先顧好事業,起碼再過幾年才考慮生孩子的事.但穎卻在這人生的黃金時期做好了當媽的准備.一旦懷孕,她的事業必定要停滯一段時間,等到她懷孕,生孩子,哺乳……之後再複出工作,社會環境工作環境又將是怎樣的局面呢,她還能適應麼?

這確實是一種冒險,也是一種犧牲和風險.但很多女人也都會如此,為了家庭,為了婚姻和愛,她們會在自己人生的顛覆時期義無反顧地回家生孩子.

用偉大一詞來形容女人,一點都不為過.女人的某些懷和精神力量,是男人很難理解或者企及的高度.

梵狄對穎過,一旦懷孕,立刻暫停工作.但即使這樣,穎也無怨無悔,因為她知道,梵狄會懂她,心疼她.到底,這個家,這個男人,才是她這輩子最最想要去照顧好的事業.

穎在廚房里已經洗好了菜,穿著圍裙忙碌的樣子,梵狄在她身後站著看了好一會兒了.

女人窈窕的身影在淡淡燈光下透著一股溫甯,她切菜的聲音聽在梵狄耳朵里也是很動聽的……腦子里浮現出一幅久遠的畫面,那時候,他還,最喜歡在媽媽做菜的時候去守著,好奇地問今天吃什麼.

如今,母親早已經離世多年,沒能有那麼福分看著梵狄結婚生子,可梵狄有時在看穎做菜時,總是會感覺似乎母親的氣息就在眼前.

同樣是女人,同樣的溫柔,同樣的賢惠勤勞,不同的是,母親給予他的是親的愛,而穎給予他的,是男女間的愛.不同的愛,來自兩代女人,卻都讓梵狄感受到了女人感的神奇之處……那就是,女人如水,能融化男人的心.

家的感覺真好,溫馨,恬靜,讓他的心得到滿足.

本來這梵氏公館里有傭人有廚師,可穎因為梵狄喜歡吃她做的菜,所以很多時候她都會親自下廚.

"讓我來吧."身後一個悅耳的男聲,隨即,他的大手圈上了她的腰.

"嗯?"穎心里一甜,順勢將頭靠在他寬厚的胸膛,聲嘟噥:"怎麼今天想通了要做菜給我吃?"

以前穎只吃過一次梵狄做的飯菜,還惦記著呢.

"今天想展示展示我的手藝,你出去等著吃飯吧,這里交給我就行了."著,梵狄已經取下了穎的圍裙,轉而套在自己腰上.

這貨洗手,拿到,快速地切菜,有模有樣的,還真像那麼回事.

"哈哈,好啊,我就等著你的大餐咯!"穎歡喜地沖他揮揮手,果真出了廚房.

不一會兒,只聽廚房里傳來了梵狄的歌聲,在哼著曲兒呢,時不時還變換成口哨聲,明他在做菜的同時心還不錯.

穎眼巴巴地坐在餐桌前等待,有梵狄親自下廚,這機會多難得啊,她想起上次吃梵狄做的菜……宮保雞丁,回鍋肉.味道還不錯,不知道這回怎麼樣.

殊不知,廚房里,梵狄一邊回頭張望著廚房門口,一邊心翼翼地在手機上翻著什麼……

仔細一看,原來這貨是在翻看網上的菜譜,搜索該怎麼做這道菜——爆炒蝦仁.

在吃的方面,梵狄是大行家,但是要到做菜,那是兩碼事.會吃的人不一定會做,做起來還是有點難度的.

梵狄是覺得穎經常做菜給他吃,也辛苦,剛才看著她的背影,他一時心里感觸,就他來做,實際上他沒做過爆炒蝦仁,上次做的兩道菜穎吃了誇他手藝不錯,這回,他心里沒底.

老婆是個廚藝專家,梵狄當然不希望自己做的菜太難吃了,那樣多沒面子啊,所以,求助網上的資料菜譜,那是相當明智的.

廚房里傳來炒菜的聲音,穎聽著都忍不住嘴角上揚,露出幸福的笑意.老公這麼體貼,知道她先前在樓上折騰得辛苦,現在又下來做菜,那是更累,所以他才會他做菜吧.

甜蜜的感覺在心頭縈繞,還沒開吃呢,穎已經像喝了蜜糖似的甜.

歲月如此美好,真希望每一天都能這麼安甯恬淡地過下去啊……

穎緩緩閉上眼睛,腦海里回想起了她和梵狄在那座島度過的洞.房之夜,她還盼著再去那里呢.

穎想得正入神,忽地,鼻息里傳來了一股誘.人的香味.

"哇……"穎睜眼一看,面前是一盤色澤鮮美金黃金黃的大蝦.

穎兩只眼睛都笑彎了,瑩潤如玉的臉頰露出動人的微笑,饞嘴地吞吞口水:"老公,你這盤菜的賣相真不錯!"

梵狄得意地挑眉:"那當然了,必須的.你是美食專家,我的手藝要是差了,那能得過去麼?嘗嘗怎麼樣,嘗了再點評點評."

梵狄這法還真謙虛.

"嗯嗯,我都忍不住了,看起來太好吃了,流口水啊……"穎食指大動,毫不掩飾對這盤爆炒蝦仁的渴望.

穎夾起一粒蝦仁送到嘴里,一臉幸福的笑,一邊吃一邊稱贊:"唔……好吃,不愧是我老公……嘻嘻……好吃……"

梵狄一聽,心里頓時松了口氣……實話,他不是真那麼有把握的,畢竟是第一次做,而且還是看網上的菜譜臨時取經學習的.

梵狄舉起筷子,隨即也送了一粒蝦仁在嘴里.可是,下一秒……他燦爛的笑容就有點僵住了,眉頭倏然皺起,臉色有點不太明朗.

"這……這哪里是好吃,炒得太過火了,炒老了,蝦仁不鮮嫩了,你還好吃?"梵狄瞪著穎,感覺自己被忽悠了,同時心里對自己也有點失望.

可穎卻一點都不失望,笑得更甜了,坐到了梵狄身邊,靈動的大眼俏皮地望著他,柔聲:"老公,我沒謊,我是覺得好吃啊,雖然蝦肉是稍微過火了一點,不太鮮嫩了,可是味道真的不錯哦.最難得的是,你肯親自做菜給我吃,這份心意才是最珍貴的,我吃起來就是感覺甜,好吃,爽口還爽心.況且,你第一次做這個菜嘛,能有這水平,其實真的不算錯了."

這女人,誰20歲的女人就不懂事了,看看穎,多麼善解人意,怎能不讓人由衷地喜愛呢.

果然,梵狄經過穎這麼一安慰,他臉上也舒展開來,大手攬著她的肩膀,痞痞地笑著:"你得沒錯,第一次做,沒什麼經驗,下次會更好的,瞧著吧.不過,既然你好吃,那我們就得把它吃完,別浪費了啊."

"好!"

"吃點這個,清炒菜心."

"嗯這個挺脆的,香……"

"嘿嘿,炒青菜我還不差吧."梵狄又開始得瑟了.

穎鼓勵地點頭:"你這菜心炒得確實有水平,明天再炒給我吃啊."

梵狄眼一瞪,佯裝沒好氣地:"你這是開始喘上了?我可不是每天都會炒菜的,得看本少爺的心."

"那就是你心好就炒菜,難道跟我在一起,你心不好?"

"呃……"梵狄覺得,自己這個**怎麼越來越伶俐了呢.

誰炒菜又有什麼關系,梵狄其實不介意這個,但他就是喜歡跟穎逗趣,這樣的生活才有滋味.

夫妻倆吃得歡歡喜喜的,氣氛好,心好,吃著飯菜都是美味.

這個家,應有盡有,可以在物質上,幾乎是完美的,兩口子的感也在穩定中不斷鞏固,但美中不足的就是少了一點——少個孩子.

血脈的延續,愛的結晶,是梵狄盼啊盼啊心心念念的.就連他手下那些弟兄們都在暗暗為老大加油,祈禱,希望老大能早生貴子……最好多生兩個.

這一晚,梵狄還是沒再蠢動,摟著穎睡了個安穩覺.

第二天.

穎起得比梵狄早,在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她就已經醒了.

睜眼就能看到自己深愛的男人在身邊,看他得這麼恬靜安詳,她感覺心里很充實,踏實.光線還比較朦朧,可他的面容早已經印在她心里,如此清晰.

舍不得吵醒她,穎悄悄地,心翼翼地掀開了被單,下地,穿上拖鞋走到了梳妝台面前,拉開抽屜,從里邊拿出了一個長方形的盒子.

是早.孕檢測棒.

穎望了一眼正在酣睡的他,輕手輕腳地走進了浴室.

這已經是第幾次檢測了?穎掰著指頭算算,嘴角不由得也露出一絲絲歉疚的表……阿凡那麼想有個孩子,可她遲遲沒動靜,這讓她每次在懷著希望檢測時得到結果卻都更加失望,失落,甚至是內疚.

還有公公梵頂天,他老人家也是日盼夜盼吧.還有她的母親,經常打電話都會問起這個事.這些雖是穎的壓力,但她從不會感到煩,她珍惜親人和愛人,她知道,他們盼得比她苦.

晨尿,是檢測的最佳時期.

穎將驗孕棒放在洗手台上,人卻蹲在一邊,靜靜地等著時間到……是一根線還是兩根線?穎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怕的是得到再一次的失望.

一秒一秒地過去,感覺這時間挺難熬.

終于,穎站起來了,伸長脖子看去……

時間就在這一刻停止了,穎的呼吸不由得摒住,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渾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如果不是這一秒,她都不知道原來自己一直這麼緊張.

靜……寂靜.深深的寂靜.

片刻之後,外邊睡著的梵狄模模糊糊睜開眼,循著耳邊傳來的隱約哭聲,他的視線投向了浴室……怎麼回事?

身邊的位置已空,穎早就起來了?

梵狄心里咯噔一下,感覺不妙,蹭地從chuang上起來,又在仔細聽了聽,確定哭聲是從浴室穿出來的.

這下梵狄可不淡定了,直奔向浴室,砰地將門推開!

"穎……"梵狄愣住,他看見穎蹲在地上哭得稀里嘩啦的,兩只眼睛都了,眼淚汪汪的太可憐.

梵狄心里一疼,大手將穎抱起,徑直走向外邊,將她放到了chuang上,這才緊張地問:"出什麼事了,一大早的干嘛哭成這樣?"

穎嚶嚶地哭泣,嘴唇在哆嗦,顯得很激動,兩手緊緊抱著梵狄,身子在顫抖,好半晌,唇里才溢出含糊的字句:"我……嗚嗚嗚……老公……我剛才用了驗孕棒……我……懷孕了."

"什麼?你再一次?"梵狄猛地抓住了穎的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我……懷孕了,老公,這次是真的,兩條線,懷孕了,我們有寶寶了,嗚嗚……終于懷上了……"穎是喜極而泣啊.

好幾秒之後,梵狄胸膛里爆發出一陣爽快的笑聲:"哈哈哈……太好了,懷上了,哈哈哈!"【一萬三千字更新,求月票!】

上篇:續:工作,又回來了     下篇:續:幸福越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