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一家三口的團聚  
   
續:一家三口的團聚

靜謐的房間猶如夢幻的童話世界,散發著淡淡香氣的金絲楠木chuang被一片綠色包圍著,頭頂是月亮星辰的圖案,就像是置身在森林里美妙的夜晚.

半透明的蚊帳里,睡著一個可愛的身影,紛嫩晶瑩的臉蛋好似天使般純淨,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呼吸均勻,時不時還會動動嘴吸一下手指.

公主在睡覺,可她有踢被子的習慣,現在正露出了她肉肉的肚子,仰躺著,不知是夢到了什麼,公主蹬了一下腿兒,但卻沒有醒來,翻個身,繼續睡……

chuang前一個癡癡的身影看著這一切,心都融化了,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就好像世界都停止在這一刻.

"唔……"嫣嫣嘴里發出一聲含糊的嘟噥,睫毛眨了眨,緩緩睜開了眼睛.

混沌的意識還沒複蘇,嫣嫣看到面前的人時,還以為自己在做夢沒醒來.軟綿綿的,這孩子打個哈欠,揉著自己的眼睛,呆呆地望著.

可是,當眼前的人忽地湊近了,對著她溫柔地笑,低頭在她臉蛋上親了一口,愛憐地:"寶貝,媽媽來了."

這熟悉的呼喚,這動聽如天籟的聲音,讓嫣嫣一下子呆住了,下一秒,這不點兒猛地鑽進了媽媽的懷里……

"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嫣嫣重複著叫了好多次才停下,實在太開心太激動了.

蘭芷芯隱忍多時的眼淚不聽使喚地流下來,而嫣嫣也是哇哇大哭.這些這日以來,對媽媽的想念一直憋在心里,盡管有亞撒,有檸檬,有晏季勻,他們都在陪伴著她,可是,無論如何,媽媽的愛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

母女倆盡的哭著,這是喜悅的眼淚,是在宣泄那些分開的日子里所受的痛苦.

幸好侍女們都被邵擎支開了,不然這動靜可真不.

"嗚嗚嗚……媽媽……我好想你啊……媽媽……嗚嗚嗚……媽媽這麼久不來……"嫣嫣的哭訴,好委屈,她這心里其實一直都在念著為什麼媽媽還不出現呢.現在能窩在媽媽懷里,像從前一樣,這就是她最大的快樂和幸福了.

孩子的依賴,嚶嚶的哭聲,讓蘭芷芯心如刀絞,想到自己這些日子怎麼苦苦熬過來的,嫣嫣還,她又是怎樣度過每個想媽媽的夜晚?

即使見到了,也還是這般的心痛不已……

好一陣子,哭聲才漸漸了.蘭芷芯一邊安撫著嫣嫣,一邊為她穿衣服.

雖然不知道手里這衣服是什麼牌子,可摸在手里的質感卻是相當好的,如肌膚般柔滑細膩,可想而知必定也是很貴的了.

再打量打量這臥室,充滿了童趣和童話的色彩,玩具都堆積得如山那麼高,還有嫣嫣睡的這張chuang,竟然有股好聞的清香味,瞧這木質,多半就是傳中昂貴的金絲楠木了.

從這些都可以看出亞撒對嫣嫣的重視,這孩子現在是名副其實的公主了!

"寶貝,不哭了,看你眼睛都了……"

"媽媽的眼睛也是的,媽媽也不要哭了."嫣嫣一抹眼角,摟著蘭芷芯的脖子心疼的.

這貼心的人兒啊,總是會讓蘭芷芯感到溫暖,這麼就知道心疼媽媽,怎不讓人更加疼愛呢.

蘭芷芯擦干眼淚,笑著捏捏嫣嫣的鼻子,眼里的悲戚散去,閃爍著黑亮的光芒:"晚上都睡得好嗎,媽媽不在的時候,你爸爸有沒有每晚講故事給你聽?"

嫣嫣嘟噥著嘴:"他有講故事,還有……還有每天晚上是他帶著我和檸檬睡覺的,白天檸檬不睡這里,他讓我睡醒了去找他,今天我們要種花.

蘭芷芯聽嫣嫣這麼,放心了一些,看來亞撒還是對孩子很負責,知道孩子一到晚上就是最想念媽媽的時刻,所以,他每晚講故事也是有些難為他了.只是,聽嫣嫣這口氣,還是稱呼"他,"而不是喊的"爸爸",這點到是讓蘭芷芯暗暗有點擔憂,看樣子嫣嫣還沒完全接受亞撒嗎?還不肯喊爸爸,這可如何是好.

嫣嫣接下來又向蘭芷芯彙報了這段時間生活在皇宮里的況,包括亞撒的一些事,也都給蘭芷芯聽.

別看這不點兒才五歲多,可這心思機靈著呢,平時和檸檬一起都有偷偷留意亞撒身邊有沒有可疑的女人出現……在孩子幼的心靈里,這"可疑"就是跟亞撒太過親密的女人,那會讓孩子有種危機感,好像媽媽的地位要被搶走似的.

"媽媽……有個叫莎約的女人總是愛去找爸爸,還經常給爸爸送東西去,我都看見好幾次了……哼哼……"嫣嫣撅著嘴,鼓著腮,哼哧哼哧的模樣太可愛了.

蘭芷芯心里微微一顫,隨即問道:"那個女人長得漂亮嗎?"

嫣嫣立刻搖頭:"不漂亮,是個大胖子."

"噗……"蘭芷芯忍不住發笑,嫣嫣的表太有趣了,回答好干脆.

這要是莎約在場的話,一定會氣得半死.她其實不胖,只是身材比一般女人高大一點,而蘭芷芯是典型的東方女人的身材,窈窕纖美,所以嫣嫣拿兩者相比,就會覺得莎約是胖子.

"那你爸爸每次看到這個莎約,是什麼反應?"

嫣嫣歪著腦袋想了想,咬著手指做出思考狀……

"呃……我記得前天那個莎約給他送了一個很好看的瓶子,是酒,他好像很開心,兩個人在屋子里待了很久才出來,不知道在里邊做什麼."嫣嫣聲嘟噥,純淨無辜的大眼眨動,露出不解的神色.

聽到這里,蘭芷芯愣住了……莎約是什麼人?怎麼能這樣隨意進出皇宮見到亞撒?並且還跟亞撒單獨相處"很久"?

這到不是蘭芷芯心眼兒,但凡是聽到這種事,誰都會不由自主地皺起眉頭.

可憐的亞撒不知道嫣嫣在向媽媽打"報告"呢,此時此刻,他正跟一群大臣們在為明天的繼任儀式做最後的程序確認.

繁瑣的過程,亞撒需要一遍一遍地反複銘記,到時候是一點差錯都不能有.因此今天他還要忙碌到晚上才能消停.

亞撒的心早就飛去了嫣嫣哪兒,他知道這個時間,蘭芷芯該到了,可無奈,他還脫不開身去見她.

繼任儀式上宣讀的就職宣,洋洋灑灑幾大頁紙呢,亞撒必須背下來.這才是重點.如果到時候著著卡殼了,他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的.也不允許出現那樣的失誤.

禮儀,服裝,儀仗隊,各種程序都可以由專人輔助完成,唯有這就職宣只能靠亞撒自己了,沒人幫得了.

繼任儀式除了現場的人能親眼看到,還會通過電視直播在文萊的各家各戶,更有外媒也會在場……這可是全世界都能看到的,容不得半點馬虎啊.

亞撒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他本來就不喜歡這樣的生活,不喜歡受到萬眾矚目,不喜歡給君主這倆字給束縛了.可他沒有選擇的余地,身為皇室成員,前任國王親自定下的王儲人選,他的行為不僅是關系到個人,更是關系到皇室,國家.

即便是內心極度不願,他都必須要硬著頭皮上.

亞撒以前在打理集團公司的時候就是出了名的果斷和魄力,現在管理國家大事,他也是表現出了這方面出色的才能.每天打起精神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卻還是在努力地投入,力求做到最好.

亞撒在國事上的大決心大手腕,在這段時間里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和發揮.皇室中有異心的人已經被清除,一部分大臣的任命有變動,但還是在確保核心領導層平穩過渡的況下進行.

外有境外勢力在虎視眈眈,亞撒的鐵血手段卻在明確地告訴那些人,他絕不會給人有機可趁,文萊絕不會在他手里回到曾經那被某國控制的慘劇.

亞撒的心複雜,坐在一堆大臣面前,他垂著眼簾,腦子里思緒萬千,沒一刻安甯過.

越到臨近繼任的日子,他就越是感到無形的壓力,坐立不安.可這種緒他卻不可以在大臣們面前表現出來.他能展現出來的必須是鎮定從容大氣的一面,可誰知道他此刻最想的就是遠離這皇宮,帶著孩子和蘭芷芯去一個安靜的地方,去到一個不會被大臣們找到不會被人認得的地方……

亞撒時不時揉揉發疼的太陽穴,從早上開始一直到現在都快吃晚飯了,忙碌的一天還沒結束,皇宮里也充斥著緊張的氣氛,不到繼任儀式結束,是不會消失的.

直到暮色降臨,大臣們才散去了,亞撒的耳根子終于清靜些.

但他還不能馬上離開,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沒做——與哈吉哥哥視頻通話.

明天就是繼任儀式,遠在國外治病的哈吉當然也不放心了,時時刻刻都惦記著自己的國家,惦記著這個弟弟.

寬大的屏幕上,出現了哈吉的身影,只一眼,亞撒便感覺鼻子發酸……

哈吉躺在一片潔白的病房中,看上去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眼眶也凹陷了,臉色更是慘白異常.原本是正值壯年的哈吉,此刻看著就像是個五十歲的人一樣.

"哥……"亞撒沙啞的聲音略顯哽咽,但還是盡量露出笑容,不讓哥哥看出他的心酸.

哈吉笑了,目光溫和,如一個慈祥的長者,語重心長地:"亞撒,苦了你了,明天就是繼任儀式……實話,你有沒有怪哥哥把王儲的位置交給你?"

亞撒心里泛堵,可他卻毫不猶豫地搖頭:"不,我從來沒有怪過哥哥."

哈吉的眼神又暗淡了一分,歎息道:"你不怪我,可我這心里卻一直都在自責.若不是我把王儲的重任交到你身上,你現在或許還能在中國跟你的女人和孩子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亞撒堅定的目光直視著屏幕,跨步上前一步,露出他招牌式的燦爛笑容:"哥,你為國家操勞到病倒,現在也是該我擔起重任的時候了,我不能總是自私地讓哥哥承擔一切,我也是男人,是皇室的一員,我有義務有責任的.所以哥哥不要自責……那女人,既然是我的人,她會等我的,至于孩子,我更不會讓我的公主受委屈.其實……哥哥,今天她已經到皇宮了,是我讓她來的,哥哥不會認為我太沖動吧?"

哈吉驚愕,確實很震撼,想不到弟弟比他想象中更加富有冒險精神……明天就是繼任儀式,那個叫蘭芷芯的女人此刻進宮,必須是暗中進行的,不能明目張膽,否則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借此大做文章,那將會影響到明天的繼任儀式.

可哈吉卻沒有責備亞撒,他深深地知道.兩地相思是多麼痛苦煎熬.以亞撒的性格,這段時間能在皇宮里待著,盡心盡責地處理國事,這已經是很難得了,何必再對他苛求呢?

"既然如此,弟弟你要心為妙,在這個女人被皇室和民眾接受之前,別讓她暴露了,好好保護她和嫣嫣……你去吧,我也要休息了,真累……"哈吉著已經是軟軟地縮回了被單里,像是經過了劇烈運動般吃力了.

亞撒又是一陣心痛,囑咐哥哥要多保重,之後關閉了視頻,心還是沉重的.

收拾收拾緒,他該去嫣嫣那里了.

兩處地方隔得很近,幾分鍾就到.

亞撒輕手輕腳地靠近了門口,通過那透明的落地窗,他看到里邊有一大一身影……那是他魂牽夢縈的女人啊!

亞撒不由得心跳加快,摒住了呼吸,莫名緊張起來.她會激動地跑來抱著他嗎?她是胖了還是瘦了?她是熱如火還是冷靜如水?

這些問題都自動浮現在亞撒心頭,不知不覺就變得躊躇起來……期待已久的見面會是什麼感覺呢?為何他此刻心跳這麼的不受控制,呼吸也紊亂了,像個初涉場的青澀伙一樣.

亞撒沒有急著進去,走到這里見到人了,他癡癡地望著窗戶里的人影,只覺得心里像被一股暖流包圍著.蘭芷芯將嫣嫣抱在懷里,母女倆很親熱,臉上都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笑容.嫣嫣清脆的笑聲隱約傳來,時而還將腦袋靠在媽媽肩膀上撒嬌.

雖然聽不清楚她們在什麼,可亞撒的心是暖的,從她們的表看出,兩人都很愉快.特別是嫣嫣,這孩子自從來到皇宮之後,今天應該是笑得最開心的時候.

巨大的喜悅和甜蜜在亞撒心尖上蔓延,深濃的思念終于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她就在眼前,再也不是夢境,再也不是幻覺,是真真實實的活人出現了!

亞撒深深地呼吸一口氣,俊臉帶著欣然的笑意,抬手推開了這扇門……門內,有他的心肝寶貝,有他靈魂的寄托,心靈的歸屬……

亞撒輕輕走過去,站在蘭芷芯和嫣嫣身後,忽地伸出雙手,將這一大一身子全摟進自己懷里!

"啊……"

"唔……"

蘭芷芯和嫣嫣同時驚叫,當看到是亞撒時,母女倆竟然是同樣的表,都睜大的眼睛瞪著他.

咦?況不妙?怎麼感覺沒預期中的熱呢?

亞撒不由得心頭咯噔一下,但他還是湊上去親了嫣嫣一口,然後再沖著蘭芷芯笑著:"親愛的,終于等到你了……"

著就要去親,可蘭芷芯卻巧妙地躲開了他的狼嘴,站起身來,閃到一邊.

"哎呀,你還跑?害羞嗎?來來來,別羞澀,這兒沒別人,我們一家三口怎麼親熱都行!"亞撒急切地張開雙臂,眼看就要將蘭芷芯抱個滿懷,可她又及時閃開了.

這下,亞撒不淡定了,佯裝黑臉地盯著蘭芷芯:"怎麼了,還不讓親啊?"

蘭芷芯不搭理他,轉身將嫣嫣牽起,不咸不淡地:"你又不缺女人,干嘛這麼猴急……那個莎約今天沒進宮見你麼,天還沒黑你就來了,你舍得來呀?呵呵……"

這話……亞撒一聽,頓時呆住了,下意識地看向嫣嫣,卻見那不點兒正幸災樂禍地笑著.【這章5千字,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蘭芷芯初臨皇宮     下篇:續:別勝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