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暴力女很虐啊  
   
續:暴力女很虐啊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許多稀奇古怪的病例都不是大家所熟知的,就比如洛琪珊這種心里疾病,她若是不,誰會知道?盡管有幾年在國外治療的過程,可也沒能根除,始終心理陰影沒有完全去掉,她一受到白酒那種刺激,喝醉之後就身不由己了,並且第二天腦子里可能只剩下零散的片段,如果沒人告知,她或許都想不起自己昨晚干了什麼.

此刻晏錐正在浴室里洗澡.愛乾淨的男人是不會讓自己一身酒味睡覺的,哪怕下午洗過了,可還是要再洗一次才行.

晏錐雖然也喝了些,可他只是微醺,算不上醉,意識還是比洛琪珊清醒.

從浴室里出來,晏錐還是只裹著一條浴巾在腰間.他認為洛琪珊已經醉過去,下意識的就不會再防范了,所以只圍浴巾就出來……

洛琪珊睡在地上的身體一動不動,兩眼緊閉,晏錐經過她身邊時,更是連正眼都懶得去瞧.站在衣櫃前邊,准備穿上內睡覺.

然而,就在這時,驀地,晏錐眼角的余光似乎瞄到旁邊有點動靜?晏錐倏然一轉頭,看向洛琪珊,卻見她還是睡得像死豬般沉寂.

"嗯……是我太敏感了,她哪里還會有動靜,醉成這樣,真是不自量力,誰讓你喝那麼多的,我不會護著你,你就不知道自己少喝點?"晏錐心里念叨了幾句,只是,他也不由得皺眉,她喝得這麼醉,這房間里的酒味怕是一時難以消散了.

晏錐從衣櫃拿出自己的內,黑色的.這男人身材健美,常年健身,比例勻稱,線條優美,確實是堪比頂級男模那般出色,再加上他這精致柔美如詩如畫的五官,組合在一起,就仿佛是一尊精美的藝術品.但他清澈明朗的眼神以及淡然如水的氣質,使得他身上沒有半點脂粉氣,不妖豔,也不會顯得娘.他就像……一幅出自名師的水彩畫,行云流水,韻味悠長,自有一股風雅與斑斕.

曾有女人晏錐長得像某國外男星金范,但晏錐卻連金范是誰都不知,因為他不看那種類型的電視劇.

此時此刻,這樣一具足以令女人噴血男子身軀曝露在空氣中,燈光下散發著極致的誘.惑力……

晏錐的手剛拿起自己的內,便陡然間感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還沒來得及穿上,下意識地回頭一看,卻見洛琪珊已經從地上坐了起來,正笑米米地看著他.

"該死的女人!"晏錐肺都氣炸了!她什麼時候醒的?

晏錐在盛怒之下忙不迭地穿上內,可是,就在他急于完成這個關鍵的動作時,洛琪珊卻有了可趁之機!

時遲那時快,洛琪珊不知道怎麼突然變得很敏捷,一下子竄起來沖向晏錐,並將他重重一推!

晏錐由于只顧穿內了,失去防守,一個不心竟然被洛琪珊得手,踉蹌後退跌坐在椅子上!

"可惡的男人!"洛琪珊抱怨地嚷著,直沖上來按住晏錐.

這一刻,洛琪珊的力氣大大超越了平常,連男人都難以與她抗衡,加上晏錐是被偷襲的,實在太倒黴了,被洛琪珊坐在他身上而他竟然無法掙脫.出自本能的自衛,兩手伸出來企圖將身上這沉重的軀體推開,然而他一時忘記了,她是女人啊!

這可好,晏錐的兩只手這麼一伸,不偏不倚落在了她胸前……

"嘶……"空氣中響起了晏錐倒抽涼氣的聲音,這一秒,全世界都安靜了.

洛琪珊呆呆地低頭望著男人放在她胸前某處的兩只手,她赤的眼神里露出一絲絲懵懂和迷茫,還有幾分羞惱.

而晏錐也呆住了……他發誓自己絕不是故意的!

手中傳來的異樣觸感,激起了他身為男人的某些自然反應,喉結一陣滾動,一絲心悸在掠過.

晏錐是男人,並非神仙,他若是此刻能當作自己觸到的是一馬平川般冷靜,那他一定是某方面有嚴重問題.可他是正常男人.因此,難免出現幾秒鍾的呆滯.

就在這緊急的當口,在晏錐即將收回手之前那一秒,他的兩只手腕上突然多出了一根領帶!

"你敢!"晏錐一聲低吼,但已經太遲了,狂躁症發作的洛琪珊,縱然還不是重症患者,但*力傾向已經足夠一個身強力壯的男人吃個大虧!

力氣和速度都是超越平常數倍,一舉將晏錐的手腕捆綁!

"嘻嘻嘻……咯咯……"洛琪珊開心地笑著,仿佛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可憐的晏錐,使出全身力氣都無法脫離領帶的禁錮.

最讓他抓狂的是,這領帶……不是他晚上吃飯的時候佩戴在脖子上的嗎?先前被他丟在沙發上……

"洛琪珊,你是在找死嗎?"晏錐徹底怒了,恨不得將這女人一腳踹開!

可是,他踹不開……他居然被綁住了,領帶的結牢牢抓在洛琪珊手里,她還在笑!

"你瘋了嗎?放開我!"晏錐壓抑著聲音,盡管氣得七竅生煙了,但他還能理智地控制著不驚動隔壁.

洛琪珊亮晶晶的眼神變得很純淨,燦爛又無害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拽著領帶在晏錐眼前晃悠:"我抓住你了,我要懲罰你,誰讓你那麼可惡……"

晏錐胸口一股血氣翻滾,雙眼如刀般戳在洛琪珊身上:"我怎麼可惡了?你忘記下午是誰救了你?現在跟我發什麼酒瘋?我警告你,不要玩火**!"

"救了我?"洛琪珊一愣,烏溜溜的大眼一轉,像是想起了什麼,蹙著秀眉:"下午你是救了我,我記得啊……我還記得你在亭子里放了一首歌……單機游戲天之痕的主題歌……唔……我好喜歡那個歌,我想上去亭子問問你,是在哪里下載的鋼琴版.可是……可是我掉進水里了,好冷……"

洛琪珊可憐巴巴的,像個無辜的孩子,哪里像是個*力女?可這表看下晏錐眼里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股股火苗往腦門兒竄!要不是因為被洛琪珊壓制住,他一定會將這個女人扔出去!

"我救了你,你卻這麼對我?你……"晏錐忽然停住了,因為他發覺洛琪珊有點不對勁.

終于是發覺了!

她的眼神有些渙散,還帶著一點迷茫,她話的神態語氣跟平時兼職判若兩人.此刻她天真的樣子很像個純真的少女,但她的行為卻是相當*力,為什麼會這樣?

晏錐心頭一驚,腳底竄起一縷寒氣.

該不會真的神經錯亂了?發酒瘋也不至于這樣吧?晏錐那個憋屈啊……洛琪珊一點都不胖,但這力氣在喝酒之後怎麼這樣離譜?反應力更是驚人,居然將他綁了,這……太丟臉太無法接受了!

晏錐強壓下心頭的暴怒,讓自己冷靜下來,仔細觀察著洛琪珊,狐疑地問:"你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你不是已經爛醉如泥,怎麼會起來了?"

洛琪珊扁扁嘴,像孩子那般鼓著腮,哼哼地:"我沒有喝醉啊,我只是感覺腦袋有點暈乎乎的……我記得……下午你……我和我父親串謀,哼,你冤枉我!我根本知道我爸爸會把我跟你安排在一個房間.我本來很感激你救了我,我想跟你謝謝……想跟你成為朋友的,可是你卻冤枉我.我最受不了就是被人冤枉.還有……在我和梵狄的婚宴上,他跑了,我找你臨時充當我的新郎,可是你事後看見我在天台,以為我要自殺,你居然讓我改天再死,怕我當時死了會影響炎月的股價……嗚嗚,你太可惡的,你怎麼可以枉顧一個人的性命呢?"

洛琪珊憤懣地表像極了一個正在向家長訴苦的孩子,連聲音都顯得比平時更稚嫩了.

晏錐只覺得心跳在加速……原來洛琪珊是心里有怨氣,才會在酒後對他發難.但她現在的話是真的嗎?她真沒有跟洛凱旋串通一氣?事先她真對房間的事不知?

這麼,因為她受冤枉了,還因為以前他過讓她生氣的話,現在就報複?

晏錐的臉色越發陰沉了,就算她被冤枉了,就算有怨氣,也不至于要綁著他吧?

堂堂一個董事長,一個大男人,被女人綁了,這……這讓他尊嚴何在?

晏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表變得柔和一點……因為他意識到,此刻的洛琪珊緒已經變異,若他再惹惱她,形勢會更加不利.他不能硬碰硬,只能假裝服軟……

"洛琪珊,你聽我,其實都是誤會……"晏錐還還沒完,洛琪珊已經將領帶的一端綁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咦……這是什麼?"

在晏錐的震怒中,一聲怒吼還沒出口,洛琪珊卻好像發現了新鮮的玩具,玉手往晏錐的身下一探,那里早已經因她的壓制而蓄勢待發了,洛琪珊感覺自己像握住了烙鐵……【還有一章加更會比較晚,親們可以明天來看】

上篇:續:危險的夜     下篇:續:火燒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