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火燒的夜晚  
   
續:火燒的夜晚

晏錐幾乎失聲呼痛,但是卻又有一種致命的刺激感傳來,讓他全身禁不住顫抖,冷汗直冒,可他還是憑借著強大的意志力忍了下來.

實際上晏錐之前是還沒來得及穿上內就被偷襲了,而洛琪珊直接沖過去按住他,還坐在了他身上……他盡管極力壓制卻也擋不住本能的反應,剛剛她發現了"好玩的東西",正是晏錐最寶貴的**.

晏錐全身都僵硬了,脖子以下不敢動,生怕洛琪珊一個發狂會將他廢掉,那他這輩子就別想再有後代了.而他的一張臉,全都憋成了醬紫色.

"該死的女人……你,放開……"晏錐狠厲的眼神充滿了戾氣,前所未有的憤怒,牙齒縫兒里擠出來的字,竟染上了陰森的氣息.

洛琪珊像是沒聽到他的話,只是低頭盯著他某處,露出好奇與困惑,嘴里喃喃:"這個……好奇怪……"

洛琪珊是醫生,對于人體,可以是了如指掌,對于此刻手中握住的,她並不陌生,但是……洛琪珊卻沒有過跟男人那個的經曆,只因為,從家教極度嚴格,加上她天生有種近乎偏執的狂傲,有一個會被很多人笑話的夢想——她要將自己的初次,交給心愛的老公.她心里有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純真的一面,再配上她的驕傲,以至于到現在都只有唯一一次交往的經曆就是跟梵狄.也就是,她還是冰清玉潔的身子.

再者,喝了白酒之後的洛琪珊簡直就是不可理喻的,做出平時她絕對不會做的事,就好像是將禁錮在靈魂深處的東西釋放了出來,對于任何新鮮的事物,她都可能想去探一探.這時候的洛琪珊只是一個隨意抒發緒的孩子,為所欲為.

晏錐此刻是羞憤到了極點,今晚發生的事,是他一生的恥辱,最可惡的是,他現在更不能惹怒了洛琪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他雖然還沒結婚,可他卻一直都很喜歡孩子,他將來還要生兒育女的,可不能被眼前這個神經病女人給毀了!

晏錐僵硬的臉部終于牽動了一下,盡量放柔了聲音輕輕地:"洛琪珊,你冷靜點,你知道嗎,你這樣會傷到我,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恩將仇報,快把你的手拿開……那不是你該碰的東西."

晏錐的聲音在不自覺的顫抖,心里在不停咒罵著洛琪珊,但他能保持著現在的鎮定,已經算是相當難得了,若換成其他人,只怕是會嚇得尖叫,更會觸怒洛琪珊.

果然,晏錐這麼輕細語的話,洛琪珊的緒暫時沒有波動,但卻還沒放開,瑩白的臉蛋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唔……這個我知道是什麼了……"洛琪珊此刻意識混亂,她依舊記得很多事,記得自己是誰,可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理智和清醒,她完全放松了,肆無忌憚,根本不會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危險,更不會計算對晏錐和對她自己的傷害.

晏錐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洛琪珊手上的力道是比剛才了些,可她不放手啊……晏錐是血氣方剛的男人呢,這樣是對他的折磨.即痛,可又有幾分難以喻的舒爽感傳來.痛並快樂著,他要留意洛琪珊,還要分出一部分心神來抵抗那種最原始的感覺.他不能讓自己*在這個女人的手中,就算他許久未曾碰過女人,可也不會任由自己在這樣的況下產生不該有的念頭.

窘迫的晏錐強忍著想罵人的沖動,心翼翼地跟洛琪珊周旋:"你……既然已經知道這是什麼,那就該放手……放了我,有話我們慢慢,不要這麼粗暴,你是女人啊,你不是暴徒,你文明一點……"

嘴上這麼,實際上心里晏錐已經將洛琪珊列入"極度危險人物".

洛琪珊迷茫的神終于有了變化,黑白分明的眸子轉了轉,光華流轉,閃動著狡黠.

"嘻嘻……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這個……好好玩的."洛琪珊話有氣無力,因為喝太多了,可她這樣軟綿綿的聲音帶著別樣的嬌媚,在此刻異常*的場景下,顯得有些勾人.

晏錐嘴角在抽搐:"這個……一點不好玩,你要玩的話,把我放了,我帶你去外邊玩,隨你怎麼玩."

晏錐從未這麼憋屈過,真是虎落平陽啊,話人都有疏忽的時候,這叫什麼,一物降一物.

可現在的洛琪珊,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維來揣度,可惜晏錐不知道.

"嘻嘻……不要玩別的,就玩這個,我看過電影,我知道怎麼玩……"洛琪珊又露出天真的笑容,但看在晏錐眼中,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什麼?你……你……竟然……"晏錐臉都要沖血了,得發黑,洛琪珊這是想要做什麼?

接下來,洛琪珊在晏錐驚愕的目光中,三下五除二就將自己身上的障礙物去了.

晏錐只覺得心髒處砰砰砰猛跳了幾下……她要怎麼玩?怎麼玩也不用這樣拼吧?

洛琪珊妖嬈的嬌軀刺激著晏錐的視覺,讓他有那麼兩秒的恍惚,但洛琪珊依舊將他壓制得死死的,他感覺自己的腿都快要斷了……因為喝了酒的她,好重.

人類的本能趨勢,洛琪珊現場為晏錐演繹了她所謂的玩是怎樣的驚人.

沒吃過豬肉,但也見過豬跑啊,觀摩過某電影大片呢.

洛琪珊還在笑著,不知道自己在玩火,興奮地看著晏錐……

"你……不要亂來……洛琪珊,你敢強……你這是刑事罪,你知道嗎?你真的瘋了!"晏錐又驚又怒,不敢相信自己今晚要栽在洛琪珊手里,被一個女人用強……

天啊,不……不可以!

"洛琪珊,你滾開!"晏錐終于不再假意隱忍,爆發出一陣憤怒的低吼,但同時,洛琪珊也感覺到他很討厭她這麼做.

他越是討厭,她越要做,誰讓他那麼可惡的?

她就像是在跟伙伴玩游戲,不知凶險,大腦都快當機了……

"你……"晏錐忽地全身一陣戰栗,在他驚怒的目光中,洛琪珊笑嘻嘻地與他合二為一.

轟!晏錐的大腦出現一瞬間的空白,而洛琪珊也因為陌生的痛意而皺起了眉頭,似乎很不滿,這怎麼不太好玩?

但酒精的作用太強大了,喝了一斤半白酒,能清醒才怪.即使疼痛也很快消失,她對于疼痛的感知迅速減退,剩下的就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奇異的刺激感.

晏錐僵直的身子如遭雷擊,有什麼東西破了?那聲音在他腦子里無限放大……她,居然完璧?可是,現在卻已經不是了,在三秒之前還是的……這認知,擊碎了他僅剩的一點理智也在頃刻間瓦解,沒有憐惜,只有深深份憤怒!

"這個玩火**的女人,發酒瘋的女人,既然你要玩,我會讓你後悔今晚對我所做的一切!"晏錐心里在狂吼.

"唔……"洛琪珊苦著臉,兩只手還抓著晏錐的肩膀,埋怨道:"不好玩啊……"

"呵,現在知道不好玩了,洛琪珊,太遲了!你竟敢侮辱我,你會為此付出代價!"晏錐狠厲的聲音里含著幾分殘忍和嗜血,眼神變得異常光亮,燃燒著熊熊火焰.

下一秒,洛琪珊的身子開始劇烈搖晃……晏錐發狠了,既然自己陰溝里翻船,既然是她先侮辱他,可就別怪他無!

暴怒下的晏錐,猶如狂風過境,橫掃一切,吞噬著眼前這剛剛盛開的花朵,一絲鮮血從流到她腳跟,她緊緊皺著眉,但卻喚不起晏錐絲毫的同了.

一向脾氣溫和的晏錐,被洛琪珊激起了潛伏在血液里的狠勁,近乎瘋狂地掠奪,陰沉地仿佛詛咒:"這都是你咎由自取,活該你痛!"

然而,洛琪珊況卻不是像晏錐所想的那般痛苦,因為她喝多了,對疼痛的感知並不敏感,反而有了原始的某種奇異陌生的感覺,似乎身子變得熱熱的,不由自主地竟然從唇邊溢出一聲羞人的呢喃.

晏錐想要用這樣的粗暴的方式教訓洛琪珊,可這樣也等于在玩火,無法抑制的歡愉在侵蝕他的意志,他已經漸漸失控,原是想要懲罰這個女人,現在卻變成自己受罪,身體里被喚起了洶湧的渴望……

人心最難測,誰能想到事演變成這樣,神差鬼使,完全脫離了預期和掌控.【一萬字,大家中秋快樂!】

上篇:續:暴力女很虐啊     下篇:續:昨晚,你沒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