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怎麼解決?結婚!  
   
續:怎麼解決?結婚!

輕輕的,房間門被晏錐關上了,而他也沒有離開.他就那麼靜靜地站著,望著眼前的一家三口,冷冽的眼神帶著刺骨的寒意,嘴角的嘲弄與不屑,如同是在觀看一出三歲孩的戲碼.

他不會在這種時候走人,因為知道即使走了也于事無補,既然洛家的人來了,勢必今天是要發生一些不愉快.

洛凱旋拽著晏錐的那只手已經被他甩開,洛凱旋見晏錐沒走,也不再拉著他,但這渾身的怒火卻是不加掩飾地竄出來.

"晏錐,你……你怎麼可以這麼欺負我女兒!珊珊還是乾淨身子,你怎麼可以把她毀了?你……"洛凱旋激憤不已,話都在抖,緒太激動了.

洛琪珊的母親更是了眼:"我家珊珊不是那麼隨便的女孩子,一定是你趁她喝醉了就對她……對她……"

"用強"二字,這女人不出口,喉嚨已經哽咽了.

誤會,天大的誤會!

但在晏錐眼中,洛家的人就是故意的,是一家三口串謀了這一出鬧劇,目的?洛凱旋一直都巴望著他能當洛家真正的女婿!

一陣一陣的罵聲和斥責,密密麻麻將晏錐包圍了,可他卻依舊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眼神越發寒冷,整個人的氣勢宛如一座冰雕.

洛琪珊也在看著晏錐,她能讀懂他這眼神的含義,只怕又是以為她和家人串通一氣讓他背黑鍋?

洛琪珊的心髒在不斷收緊,堆積起滿滿苦澀的汁液……她也不知道為何父母會突然沖進來,她也震驚,可這些,她怎麼跟晏錐解釋?破了嘴他都不會信的.

好一會兒,晏錐終于是發出一絲低沉的嗤笑:"你們夠了嗎?處心積慮的安排,演戲,你們真以為這樣就能得到什麼?本來我是想著息事甯人,可既然你們要這麼做,想要把黑鍋扣在我頭上,我也不會受冤枉,不如,報警,讓警察來調查處理."

晏錐怎麼可能任由自己被冤枉,昨晚的事,他還一肚子的憋屈氣憤沒處發,現在洛家還要想使詐?這麼急著趕來,不是事先預謀的又是什麼?

其實這到是晏錐誤會了,洛凱旋和夫人之所以會出現,是因為知道昨晚洛琪珊喝白酒了,兩口子不放心,怕出事,所以一大早就往這里趕,可沒想到見到的卻是房間地板上凌亂的衣衫,還有女兒一臉悲戚狼狽……當然在第一時間就認定是晏錐強了洛琪珊.

"冤枉?你居然冤枉你?"洛凱旋氣得臉脖子粗,怒不可遏,之前與晏錐之間的和平相處已經蕩然無存了.

"我女兒……分明就是你欺辱了她,還不承認?珊珊從到大都很乖,在私生活方面從不放縱,唯一的男朋友只有梵狄可都沒有發生過關系.珊珊潔身自好,可是你……你卻侮辱了她,你簡直不是人,你是……"

"洛凱旋!"晏錐一聲低吼,打斷了洛凱旋,凜冽的眼神橫過來:"你何必惺惺作態?昨天你們父女通電話,我當時也在,你們的對話我聽得清楚,分明是你利用這青峰度假村是洛家的產業,安排我跟她一個房間,不就是為了發生這樣的事嗎?現在到好,裝出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不覺得惡心麼?"

洛凱旋一愣,隨即更加憤怒"放屁!是我安排你們在一個房間,那是因為我一直以為你這個人還不錯,是值得珊珊托付終身的男人,我和你爺爺一致認為該利用這次的機會讓你們之間增進感,希望能互相產生好感,所以才會把你們安排在一個房間,可沒讓你去欺負珊珊啊!我知道珊珊不會這麼隨便,而你爺爺也你是個正人君子,你一定不會趁機欺負珊珊,我們才會這樣安排,但沒想到,你……你竟然……"

"什麼正人君子,我們都看錯你了!你……你是個下流無恥的混賬!"洛琪珊的母親含淚怒視著晏錐.

"堂堂商會主席,炎月的董事長,晏家的繼承人,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你卻還這麼理直氣壯,半點愧疚之意都沒有,還提著行李打算就這麼溜了丟下珊珊一人在這里?枉我還以為你真的會是珊珊的良人,我真是瞎了眼!"洛凱旋目眦欲裂,激憤到了極點,竟然舉起了一只手臂沖著晏錐揮去.

但這一巴掌是不可能打到晏錐的,他一抬手就穩穩鉗住了洛凱旋,但他也因此而更加深了對這家人的厭惡憤恨.

"你們都別了!"洛琪珊嘶啞的聲音在喊,飽含著痛苦,目光直視著晏錐,身子不斷在顫抖,呼吸紊亂,赤的雙眸里噙著晶瑩一片,有著幾分淒美的決然:"不關晏錐的事,爸,媽媽……你們錯怪他了.昨晚,是我喝醉了發酒瘋,我用他的領帶將他綁住,然後把他給……不是他欺負我,是我欺負了他,我喝醉了,當時根本不能自控,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爸媽,如果你們不想女兒羞憤死去,你們就別再責怪晏錐,讓他走吧,昨晚的事,是我對不起他……"

安靜……令人窒息的寂靜,只聽見壓抑的呼吸聲.

洛凱旋和老婆已經被洛琪珊這番話給徹底震住了,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晏錐面不改色,只是那雙墨眸里快速閃過一絲絲詫異……萬萬想不到洛琪珊居然會這麼,這又是為何?難道真的錯怪她了?這件事不是她跟她父母串通的?

這些念頭在晏錐心底稍縱即逝,很快就被抹殺掉,他暗暗冷笑,這恐怕是洛琪珊一時感覺太羞愧,所以才會臨時改變主意吧,實際上這洛家人原本的計劃就是要這樣,只是洛琪珊見我也不是軟柿子,怕事鬧大,怕我真的報警,所以才裝出一副坦白的樣子.呵呵……這女人的心機不是一般的深!

看來,晏錐對洛琪珊的誤解是越來越深了……

洛凱旋走到洛琪珊身邊,痛惜地看著女兒,哆嗦的嘴唇里遲遲沒發出聲音,心痛不已.

"珊珊,這是真的嗎?你昨晚……是你……不……珊珊,你怎麼可能那麼做?你喝醉了頂多是摔點東西,不會對男人……"洛琪珊的母親不肯相信,但女兒已經這麼了,她還能怎樣?

洛凱旋同樣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自家女兒強了晏錐,而不是晏錐強了她?這麼,是他們錯怪了晏錐?事實上,洛家才是理虧的一邊?

洛凱旋和老婆就算是意識到這一點,那抱歉的話也無法對晏錐得出口.

洛琪珊慘白的臉頰上一片淒涼,強忍著淚水,不讓它掉落,倔犟地點頭:"是……爸媽,你們沒聽錯,我也沒錯,是我……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不關晏錐的事."

洛琪珊感受到了心如刀割的滋味,當著父母和晏錐,承認這件事,需要多大的勇氣?她本可以什麼都不的,只要她不,晏錐就百口莫辯.但她做不到,她無法看著晏錐背黑鍋.

洛琪珊雖是富豪之女,但她並不囂張驕橫,她為人光明磊落,敢愛敢恨,她內心是光明而正義的,她無法允許自己看著有人受冤.

所以,即使坦誠昨晚的事,會很傷自尊心,可她還是了.她覺得如果自己不出來,今後都會受到良心的譴責.

只可惜,這一切,晏錐不知,在他看來,就算洛琪珊交代了,洛凱旋夫婦不再罵他了,但這一家人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經……沒了.

但晏錐也並非一點觸動都沒有.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的經過,確實,開始是洛琪珊很粗暴,偷襲他,將他綁住,可後來她的初.次被破的時候,他如果什麼都不做,結果又會怎樣?他當時也是被氣昏了頭才會用那樣激烈的方式報複她,但這又何嘗不是她自找的?事的起因本就是她強了他,至于後來……

晏錐越想越覺得複雜,頭疼,干脆不再想了.冷冷地看了洛家的人一眼,嗤笑著:"沒我的事了,你們慢慢聊."

完,晏錐便轉身再次將房門打開,而洛凱旋夫婦只能眼睜睜看他走了……

但意外,總是層出不窮的.

這一次,晏錐打開房門,卻是臉色又變了……

"爺爺?"

眼前這頭發花白身體清瘦的老人,可不正是晏鴻章麼?

晏鴻章在門口站了多久?最少幾分鍾了.

此刻,老人布滿皺紋的臉上盡是凝重,飽經滄桑的雙眸仿佛能洞穿一切.

"進去."晏鴻章蒼老的聲音里含著不容反駁的威嚴.

爺爺來了,晏錐的心沉重,有種不好的預感.但他一向對爺爺很孝順,尊重,現在又怎麼走?

看來,今天的事遠比他想象的複雜得多.

"晏老爺子……"洛凱旋也想不到晏鴻章會來,可一時不知道什麼才好.

洛琪珊的手還攥著被子,蒼白的下唇被她咬得快出血了,一顆心早就墜向谷底……今天還要多丟人啊?還嫌不夠麼?現在晏鴻章也來了,她又要再將昨晚的事一遍,這等于是又在傷口上撒一把鹽!

可是,錯在她,一切的後果只有自己承擔.

晏鴻章雖然年逾80高齡,氣勢已不再是當年的強烈,但依舊有著一種不可冒犯的威嚴,輕輕往那一坐,淡淡的目光掃過洛家三人,神無喜無悲,如古井不波,最後視線落在洛琪珊身上……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

洛琪珊心頭一顫,沒等其他人開口,她已經簡單地將昨晚的經過了.又一次,她往自己心上撒鹽,這痛楚的滋味,就是對她昨晚的懲罰麼?

晏鴻章聽了,默不作聲,緊緊皺著眉頭,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洛凱旋夫婦也是老臉漲,面面相覷,但不知晏鴻章會是什麼想法,他們也沒開口.

晏錐俊美的臉部線條繃得很緊,抿著唇,靜觀其變.實話,他也無法揣測爺爺會怎麼,怎麼做.

晏鴻章是因為早上接到洛凱旋的電話,自己疏忽了,昨天忘記告訴晏錐不能讓洛琪珊喝白酒,因為洛琪珊喝了白酒之後會失控.所以,很少出門的晏鴻章也坐不住了,非要親自來看看才行.

但老爺子怎麼都想不到,事比他想象的勁爆多了.

老人那雙仿佛黑洞般的眼睛里閃爍著各種複雜的緒,像在猶豫著什麼,表是越發嚴肅了.

洛凱旋和老婆都在低聲安慰著洛琪珊,詢問她身體的況,同時也在留意晏鴻章,就看這老爺子想怎麼解決這次事件.是就此各不相干呢還是他洛家要對晏家做出什麼補償?

誰都不知道晏鴻章此刻在想什麼,他看洛琪珊竟是越看越順眼了.首先,這孩子很誠實,勇敢,在他進來之後立刻就向他坦白了昨晚的事.這對一個女孩子來,是何等的艱難,需要多大的勇氣?可想而知她的品格不錯.

還有,晏鴻章活了大半個世紀,他的智慧,遠超常人,即使只聽到這些,他也能想象得出在他來之前,或許這里發生過什麼不愉快?不定洛凱旋夫婦最開始還誤會了晏錐……

老爺子不愧是老爺子,看待事相當犀利.

可眼下,這問題還真棘手.昨晚雖是洛琪珊的過錯,強了晏錐,不論如何也是有些不應該,但她也不是有意的,喝醉了,只怕是自己都想不到會吃這麼大的虧,不禁傷害了晏錐,更是傷了自己.

昨天晏鴻章打電話給晏錐時曾提醒過,洛琪珊是冰清玉潔的女孩子,目的就是在告訴晏錐不要亂來.他對自己的孫兒有信心,相信即使是與洛琪珊同處一室,但晏錐也會尊重洛琪珊,不會亂來.

原本是這樣的沒錯,可人算不如天算,晏錐哪里知道洛琪珊喝醉了會做出那種事?如若不然,就算她脫.光了躺在他面前,他也能保證自己不會染指她……但被人強,那就另當別論.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這房間里的壓抑的氣息令人喘不過氣來.

好半晌,晏鴻章才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哎……這件事,不能怪珊珊,也不能怪晏錐,其實,到底,是你們做父母的,和我這個做爺爺的,我們都有錯.為了撮合珊珊和晏錐,我們私下商量著將兩個孩子的房間安排在一起,原本只是希望兩人能通過相處,產生好感,這樣慢慢地就不會排斥對方,甚至可以交往了.我們都是太心急,以至于用錯了方法,事到如今,不要責備孩子們,我們才是最該反省的."晏鴻章語重心長,神色柔和了許多,雙目之間也含著慈愛.

晏鴻章德高望重,他都能這樣放低姿態承認錯誤,洛凱旋和老婆還能有什麼反駁的嗎?

晏鴻章一把年紀了還能有如此的氣度,他們自愧不如,紛紛低下頭,等于是在承認錯誤了.

洛琪珊和晏錐的眼神在無意中交錯了一秒,隨即晏錐冷冷別過頭去不再看她.只是,她眼神里的歉意和悲戚,鑽進他心底,竟讓他冷硬的心有著一絲絲微微的顫動……

"但是……"晏鴻章到這里,神色忽然又變得嚴肅起來:"我們晏家的男人不是沒有擔當的,出了這種事,珊珊冰清玉潔,不管起因如何最終的結果是她在晏錐這里失掉了身子,既然如此,如果你們洛家願意,就將珊珊嫁到晏家來,晏家一定會善待她,不讓她受委屈.你們看,這樣如何?"

晏鴻章那個年代的人,還保留著一些傳統思想,認為既然洛琪珊和晏錐發生了那種事,她又是初.次,那麼理當晏錐娶她.

這話一出,不僅是晏錐,就連洛家三口都驚呆了,想不到晏鴻章居然會這樣處理?

晏錐冷眸里倏地迸出兩道精光直刺向洛琪珊,那森森的寒氣,即使隔著幾米的距離也能讓洛琪珊不由自主地感到冷……【今天又是8千字,最近更新都很多,親們的月票就在客戶端投幾張吧,也給千千一點碼字的動力,別讓我的心拔涼拔涼的呀!】

上篇:續:昨晚,你沒事吧?     下篇:續:急救,看洛琪珊大顯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