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吃避孕藥  
   
續:吃避孕藥

後怕……此時此刻,晏錐心里充斥著滿滿的後怕.剛才那一幕,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當他摸到爺爺心髒已經停止跳動的時候,那種恐懼感,前所未有.

他知道爺爺的心髒是動過手術的,可最近兩三年爺爺的身體總體來還是比較穩定,誰想到會突發危險,差點就送命了.

晏鴻章躺在地上,清瘦布滿皺紋的臉異常蒼白,嘴唇更是毫無半點血色,剛恢複心跳,呼吸還很微弱,話也不出來,吃力地睜著眼睛,渾濁的眼神,看上起實在令人擔憂和心疼.

洛琪珊也是額頭上冒出了細汗,實話,她雖然是醫生,但不可能醫生就敢保證自己能救活心髒驟停的病人,這種突發狀況十分危險,只有一半的機率能救活,好在晏鴻章命大,否則,洛琪珊都不敢去想那後果會是怎樣的殘酷.

晏錐蹲在爺爺身邊,眼睛都了,低聲呢喃著:"爺爺,你沒事就好……"

洛琪珊蹙著眉頭,強忍著身下某處傳來的疼痛,淡淡地:"先把老爺子扶起來吧,但是著不算完全脫險了,必須送去醫院做了檢查才能確定."

晏錐心里一緊……這麼,爺爺還是有可能會再發生危險?

晏錐剛平複一點的心又再次提了起來,擔憂地:"救護車……這里是郊外,估計救護車沒那麼快來."

"沒錯,這確實是個問題,但老爺子的況不能耽擱.這樣吧,我點打個電話問問."洛琪珊著就向母親遞個眼色,示意母親將手機給她.

這個時候,洛琪珊和晏錐之間的隔閡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晏鴻章身上,其他的事暫時不提.

果然,洛琪珊打電話去問,得知醫院還沒來得及派車.

"不要等了,晏錐,你馬上開車送老爺子去醫院……老爺子有主治醫生嗎?"

"有,杜澤濤."

"杜院長?嗯……行."

"……"

晏鴻章被送去醫院了,洛凱旋夫婦沒有跟去,但是洛琪珊卻放心不下.

洛琪珊直接打開車門坐了進去,晏錐黑著臉回頭看著這個女人:"你跟來做什麼?剛才你救了我爺爺,謝了,不過,你就不用跟去醫院了."

晏錐的態度明顯就是在告訴洛琪珊他不想與她再有任何牽扯.

洛琪珊心里微微泛起一絲酸疼,但卻倔犟地抬著頭:"你放心,我不是要纏著你,只是因為你爺爺犯病,多多少少還是跟我有點關系,是我們的事讓你爺爺緒激動,所以才會犯病.我去醫院,等著醫生的檢查結果出來,然後我會走的."

這女人還真是犟脾氣.

晏錐不再話,默默地開車.

車里很安靜,洛琪珊坐在後邊也不吭聲,軟軟地靠在座椅後背,頭發散亂著,臉色蒼白,眉頭一直緊緊皺著眉松開過,雙眼也閉著,很沒精神,與先前在急救病人的時候比起來就顯得有些萎靡了.

晏錐從內後視鏡里能看到洛琪珊半邊臉頰,她這樣子看著有點脆弱,尤其是那白得近乎透明的臉,竟給人一種淡淡的悵然之感,無助,落寞……

晏錐別開了視線,暗暗自嘲,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無助和落寞這種詞彙用在她身上合適麼?

就算是真的,又關他何事?

晏鴻章也是閉著眼睛,但好在況沒有變得更糟糕,他像是睡著了.

晏錐心里一直擱著一句話,幾番欲又止,似是又不想被爺爺聽了去,只好憋著.

一路沉悶,直到到了醫院,杜澤濤已經接到晏錐的電話,在門口等著將晏鴻章接進去.

洛琪珊和晏錐跟在後邊,杜澤濤詢問了老爺子發病時的況,聽到是洛琪珊救了人,不禁大加贊歎,洛琪珊的急救措施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杜澤濤帶晏鴻章進去做檢查了,晏錐和洛琪珊就守在外邊等.

這里的走道上很安靜,來往的人很少,這下,晏錐可以不用再憋著了.

洛琪珊似是早就知道晏錐要什麼,在他開口之前,她已經在凝視著他了.

"晏錐,你放心,我知道你反對這門婚事,我回家會跟我父母做思想工作.總之,只要我不答應,他們也拿我沒辦法."洛琪珊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話的時候,她的心會有點不舒服,至于為什麼,她自己也不上來.

晏錐依舊緊抿著唇,只是,他也有一絲迷惑了,怎麼洛琪珊像是真的沒有跟她父母串通一氣嗎?難道她真如表面這麼光明磊落?

她救了爺爺,這一點,晏錐是記在心里,如果一點都沒觸動,那是騙人的.盡管他不願意承認,可事實就是,在洛琪珊的急救下,爺爺恢複心跳,那一刻的巨大驚喜和震撼,足夠讓晏錐心里對洛琪珊的厭惡淡去七分了.可他就是一想起昨晚自己被強了,還有今天被逼婚,他潛意識里就有種抗拒.

晏錐輕輕勾了勾唇角,不咸不淡地:"你們家的兩位,只怕沒那麼容易被服吧."

洛琪珊臉一熱……確實,今天父母的種種行為,連她都感到太詫異太意外,難以理解,但那畢竟是自己的雙親啊.

洛琪珊咬咬牙,清眸里閃爍著堅定:"不管怎麼樣,我會服他們的."

晏錐靠在椅子上,似是很疲憊,懶得再話了,閉目養神,靜靜等著晏鴻章出來.

這時,傳來一個悅耳而又急切的男聲……

"弟弟,爺爺怎麼樣了?"晏季勻匆匆趕來,一臉的焦急.

晏錐指了指前邊那道門:"杜醫生在給爺爺做檢查."

晏季勻見洛琪珊也在,不由得愣了愣,隨即打個招呼,坐在晏錐身邊,用手肘碰了碰晏錐:"怎麼回事?看?"

話是在對晏錐,但晏季勻犀利的眼神卻是落在洛琪珊身上……她看上去似乎有些憔悴,跟前幾次見到時的狀態大不一樣啊.

晏季勻這麼精明的人,一來就感覺出氣氛不對勁了.

洛琪珊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心里暗暗叫苦……不是吧,晏錐該不會把昨晚的事老老實實告訴晏季勻?這事,一傳十,十傳百,那麼,她會成為全城的笑話吧.

偷偷瞄著晏錐,看他什麼反應.但是,洛琪珊失望了,晏錐的神根本沒有明顯的緒,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洛琪珊只能安慰自己……就吧,反正事已經這樣了,就算晏錐要四處宣揚,她也只能認命.

"哥……這件事,是我不好,我惹爺爺生氣了……爺爺突發心髒驟停,是洛琪珊救了爺爺."晏錐從嘴里憋出這麼幾句,便不再多,俊美的容顏盡是一片自責和沉重.

晏季勻察觀色,看看晏錐,再看看洛琪珊,隱約也猜到三分.但見晏錐似是不願多,他也聰明地不再多問,但他可以肯定,這事怕是跟洛琪珊有些關聯.

晏錐當然不會了,好意思麼?自己被喝醉酒的洛琪珊偷襲了,然後……然後被強了……再然後……

這是晏錐的恥辱,他只想這件事能快點過去,在哥哥面前老實交代?他丟不起這個臉.

晏季勻盡管發現了一點異常,卻還是不動聲色,只是打量著洛琪珊,關切地問"洛姐,多謝你救了我爺爺,不過……你臉色不太好,是身體不舒服嗎?"

洛琪珊心里一暖,連忙搖頭:"沒……我沒事,可能因為沒吃早飯,所以……"

"沒吃早飯?"晏季勻劍眉一蹙,站起來,拍拍晏錐的肩膀:"你也沒吃吧?我去買."

"這……這怎麼好意思呢,晏大哥,還是我去買吧."

"別客氣,你在這坐著就行,我很快回來."晏季勻沖洛琪珊笑笑,禮貌而又溫暖.

"謝謝晏大哥,你真好."

這話,晏季勻聽著是受用,可旁邊某男聽著就感覺有點不是滋味兒,嗤笑一聲:"左一聲晏大哥右一聲晏大哥,叫得這麼親熱,你們有這麼熟嗎?我跟不過是跟你客套罷了,你還真當回事."

晏季勻出去買早餐了,聽不到,可洛琪珊就納悶兒了,晏錐這話怎麼聽著有點酸兒?

"他是比我大,我叫一聲晏大哥又怎麼了?哦……你也比我大,可我才不會叫你'哥’,你嫉妒啊?"

晏錐橫過來一記白眼,了句時下流行的話:"你有病就要吃藥,別放棄治療."

"你……"洛琪珊氣得咬牙,這男人,非要惹她才行嗎?

洛琪珊沒精神跟他吵,昨晚被折騰得夠嗆,到現在都還疼,渾身都不舒服,加上肚子餓,實在難受,索性不理這個男人了,安心等著她的早餐.

很快晏季勻就買好早餐回來,豆漿油條,好吃又暖和,最合適現在這天氣了.

"我最喜歡吃豆漿油條了,謝謝晏大哥!"洛琪珊頓時有了力氣,接過就開吃.

晏季勻啞然失笑,這洛琪珊前幾次見面的印象都是挺高冷的,現在他卻發現這個年輕的女孩子身上也有著幾分可愛,眼神清澈,笑起來的時候那眼睛像是會話.

"珊珊……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晏季勻像個慈祥的長輩似的看著洛琪珊.

洛琪珊嘴里含著油條,使勁點點頭:"不介意……我爸媽都叫我珊珊."

晏季勻瞄了一眼晏錐,見他沒啥反應,晏季勻深邃的眸底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珊珊,這次多虧你救了我爺爺,吃點豆漿油條怎麼行,改天,到我家,我親自下廚款待你……下周星期六吧,我讓司機去接你."

這麼親切的態度,洛琪珊瞬間感覺自己好像真的多了一位哥哥,這心里暖洋洋的,不由得再想想晏錐……哼哼,晏季勻可比晏錐親切多了!

"那就……謝謝晏大哥,下周我會去的."洛琪珊爽快地答應.

晏錐雖然一直沒話,但心里在腹誹啊:不就是吃個飯,你至于高興得臉都笑爛了?

早餐吃完,杜澤濤也出來了.

"杜叔叔!"晏季勻第一個迎了上去.

"杜院長!"洛琪珊也緊張地望著.

晏錐更急:"杜叔叔,我爺爺沒事吧?"

杜澤濤微微點頭:"老爺子的況目前看來是沒有明顯的問題,但還需要入院觀察兩天才行.還有,今天在老爺子暈倒之前,發生什麼事了?跟誰吵架了嗎?"

聞,晏錐胸口一窒,自責地:"也不是吵架……是我惹爺爺生氣了."

"原來是這樣……"杜澤濤略顯嚴肅地:"你們千萬要注意,老爺子不能受刺激,以前就動過手術,雖然這兩年況基本穩定,可畢竟是80幾歲的人了……盡量地順著他一點,你們都是孝順孩子,懂我的意思吧?"

晏錐苦著臉,點點頭,晏季勻也是連明白.

洛琪珊到是松了口氣……晏鴻章沒事就好,否則她會寢食難安的.

事告一段落,洛琪珊也該回家了,她早已經是疲倦不堪,身上也很不舒服,回家需要洗個澡才行.

可晏季勻卻讓晏錐送她,擺明是故意的.

晏錐也沒推辭,好歹她也是爺爺的救命恩人,看在這份兒上,他就送一送.

洛琪珊軟弱無力地靠在副駕駛的位置,眼睛看著窗外,默不作聲,直到經過一間藥店……

"等等,停一下!"洛琪珊忽地出聲了.

晏錐不耐地瞟她一下,停車了.

"我去買藥,等我兩分鍾."洛琪珊完就打開車門出去了,也沒買什麼藥.

她很快回來,不僅拿著藥,還拿著一瓶水.

晏錐對于她買什麼藥,其實不關心,但他無意中瞄了瞄那盒子……

緊急避.孕藥?

晏錐愣住了……卻見洛琪珊很干脆地拆開盒子,打開瓶蓋,很干脆的將藥吞了下去.

她的表很平靜,就好像這根本事一樁,可誰都不知道,洛琪珊此時此刻內心有多淒涼和痛苦.她自己就是醫生,她對于這種藥的認識比一般人更加深刻,她沒想到自己也會有吃這種藥的一天……曾經,她一直都幻想著,要留著第一次給自己的老公,然後,她也不用避.孕,懷上孩子了,老公肯定很開心的,她也喜歡孩子……

但是,現在,她卻要吃這種對女人的身體有極大副作用的藥.但她不能不吃,因為……假設真的懷上了,她也只能當未婚媽媽,晏錐是不可能會承認這個孩子的,那將是個杯具.

"這個女人很理智"晏錐心里冒出這麼一句話,對于洛琪珊的行為,他認為是應該的,但又有種不出的複雜心.

想必她也不想有麻煩?可如果她不吃藥,假設真懷上,洛家不是更有理由將女兒嫁到晏家嗎?

她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呢?晏錐越發看不懂了,可他覺得,或許,她也不在乎這麼做吧.

而他不知道的是,洛琪珊心里已經淚流成河了……或許不吃藥的話,真的會有一個生命在她肚子里發芽,但她卻親手扼殺了這個可能,她柔軟的心怎麼會不疼?

晏錐繼續開車,洛琪珊依舊看著窗外,他看不到她的表,只能看到一點側臉的輪廓.

她這樣沉默寡,安靜而脆弱,這不禁讓晏錐還有些不習慣.以前她都是很愛跟他斗嘴的,兩人每次見面都會唇槍舌戰,可今天,她最多的就是沉默.

究竟是誰傷了誰?無從去追究了.

到了洛琪珊的家門口,她很灑脫地下車了,沒有回頭,只是了一聲:"謝謝你送我回來."

晏錐沒話,但他卻看見副駕駛的座位邊緣處有一點水痕……嗯?這是怎麼弄的?

晏錐抬眸望著洛琪珊的背影,想到她先前一直側身對著窗外,難道是……她哭了?可他一點都沒聽到任何聲音,她在默默流淚嗎?

不知怎的,晏錐的心也在揪緊,望著那個避.孕藥的盒子,只覺得上邊的字格外刺眼……【8千字!】

上篇:續:急救,看洛琪珊大顯身手     下篇:續:你就嫁給晏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