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就嫁給晏錐吧  
   
續:你就嫁給晏錐吧

在浴缸里泡了很久,臉上全是一片水汽,渾身軟綿綿的不想動,好像整個人都被水浸透了.如果可以,洛琪珊真希望時間能停頓下來,就這樣一個人,不理那些紛紛擾擾.

往往看似堅強的女人都有無比脆弱的一面,只是她們習慣了掩飾自己,倔犟地偽裝自己,即使流淚也不會讓某些人看到,甯願躲起來獨自承受.

洛琪珊的眼睛又又腫,這是她長這麼大,第二次哭得這樣傷心和放肆.在自己房間的浴室中,盡地揮灑眼淚,讓所有的不痛快都從身體里流走,一如昨夜殘留在體內的屬于他的東西.

就算在如今這開放的年代,也並非是每個女人都早早地將自己交給男人了,也會有例外,會有極少數的女人猶如信仰一般守護著自己的貞.潔,洛琪珊就是其中一個.

從一出生開始就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公主,接受的是洛家嚴格的家教,從上幼兒園開始就沒少過保鏢在身側,一直到學高中出國留學,洛家對她的保護都是全方位的,就算是要跟男同學出去吃個飯,暗地里都會有保鏢跟著,更別跟哪個男生開.房了,那是不會被允許的.

雖然保護得有些離譜,可也是有可原.她是洛凱旋唯一的孩子,是洛家唯一的繼承人,而她母親在生下她之後便被醫生確診為不能再生育了.可想而知洛琪珊的存在是怎樣的寶貴,父母怎能不緊張地保護著.

洛琪珊本身傲嬌,從不輕易看上某個男人,加上洛家對她從到大近乎過份的安全保護,使得她還保持著完璧之身,可是,這心翼翼保護的珍寶,卻在昨夜,稀里糊塗就失去了,她內心的失落和悲傷,豈是三兩語能得清?

哭到喉嚨沙啞,洛琪珊終于是漸漸安靜了下來,空洞的眼神很暗淡,精神狀態差,一張臉更是慘白得嚇人.

這樣狼狽的洛琪珊,她不會被別人看到,所以她把自己關起來,盡釋放悲傷,然後,在人前,她依舊還是原來的樣子.

頹廢,消沉,*……這些詞彙是不存在于洛琪珊的人生字典里.或許跟從生活的環境和接受的教育有關系,養成了她倔犟堅強的個性,不允許自己被負面緒過多的纏繞,哪怕遇到艱難的事,她也會有強大無匹的意志力去克服.

一個時之後,洛琪珊已經好端端地出現在陽台,一臉淡然輕松,還吩咐傭人做一份她最愛吃的甜品.

洛家別墅,市值幾億的房子,占地千平,外觀看上去並不是特別出色,但里邊的裝潢設施卻是格外雍容奢華,就像是古代大官的府邸一般.雕梁畫棟,樓台亭閣,頗有詩畫意的古韻,也有一些現代化設施融合在一起,精巧而大氣.

洛琪珊悠閑地坐在臥室外的陽台上,有一張秋千吊椅,綠色的蔓藤散布在周圍,令人猶如置身在美麗的森林中.

受傷的時候,家,就是一處療傷的地方.此刻,洛琪珊只想安靜地等待陰霾的心過去.

靜謐的空氣中飄散著優美動聽的音樂聲,正是肖邦的《第二鋼琴協奏曲》.洛琪珊閉著眼睛在欣賞,吊椅輕輕地晃著,陽光暖暖地灑在身上,嘴里吃著傭人剛做好的甜品,很香……

洛琪珊就是刻意營造出悠閑愜意的氣氛,盡量讓自己放松,讓身體里那些負面緒排解出來.

這是一個很有生活品質的女人,是一個懂得如何善待自己的女人.這些不是嬌生慣養的結果,而是在這些年成長的過程中洛琪珊在經曆各種灰色的磨礪之後,漸漸琢磨出來的一個心得——女人,首先要懂得愛惜自己.不管遇到什麼,都不能自暴自棄.只有善待自己,才有資格得到別人的愛.

只是,這無人打擾的時刻,維持的時間不長,洛凱旋來了.

洛凱旋坐在凳子上,一臉慈愛地:"珊珊……今天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菜啊?"

沉默了好幾秒,洛琪珊才睜開了眼睛……

"爸,你是不是有話跟我?"洛琪珊不答反問,表很平靜.

洛凱旋一愣……女兒怎的如此淡定?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難道她不傷心不難過嗎?發生了昨天那種事,她怎麼能在這麼快的時間里就恢複常態?

洛凱旋忽然覺得自己有點看不懂女兒了.

"珊珊,爸爸當然有話跟你了,你……發生了那種事,爸媽都擔心你的身體,你媽媽已經在廚房做菜了,要給你燉個雞湯……"

"謝謝爸媽,我沒事,我很好."洛琪珊淡淡地應著,眼中沒有波瀾,看上去真是云淡風輕了.

但身為父親,洛凱旋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做到這般淡然的.

"女兒啊,今天晏鴻章的那件事,我跟你媽回家後又商量了一下,我們都覺得,你真是應該聽晏老爺子的話,別固執了,嫁給晏錐,你不會受委屈的,晏老爺子過會善待你,況且,你救了人,晏錐總不會不懂知恩圖報吧,他也不會難為你的."洛凱旋那雙的綠豆眼里充滿了疼惜,語重心長.

可洛琪珊的臉色就不太好看了,秀美的眉毛緊緊蹙著:"爸,我過不嫁給晏錐的,您不要再勸我了,我心意已決."

"你……你這孩子!"洛凱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眼底還藏著一絲沉重.

"當真不嫁?"

"不嫁."

"你討厭晏錐?可……可昨晚的事,是你先……"

"爸爸,我不討厭他,我對他,仍然是感激的,因為昨天下午在水庫里,是他救了我.但雖然這樣,我卻不希望與他之間的婚事是在他被勉強的況下促成,他會覺得被我們家算計了,他不會心甘願娶我的."

"哎……"洛凱旋一聲歎息:"女兒啊,你身在豪門,難道還不知道,豪門當中,有幾樁婚事是當事人完全心甘願的?只要不討厭就行,感這東西是可以在婚後培養的嘛.晏錐真是個不錯的伙子,即是炎月的董事長,又是商會主席,年紀輕輕卻大有作為,是個難得的人才,況且,他長得也很帥啊,爸爸就不明白了,為什麼你就是這麼固執呢?"

洛琪珊心里苦笑,她真的固執嗎?或許吧,可她自己也是有原則的人,如果晏錐不是表現出那麼厭惡她,或許她會考慮嫁,但每每想到他冷冰冰帶著嫌惡的眼神,她就什麼心思都沒了.

"爸爸,人各有志,我只能對不起您和媽媽的期望了."洛琪珊臉上寫著抱歉,但眼神卻是很堅定清澈.

洛凱旋的臉色變得沉重起來,似是在思索著什麼重要的事,好一會兒才嚴肅地:"珊珊,事到如今,爸爸不得不告訴你一些關于公司的事……其實,早在半年前,公司就已經出現了問題,我們花大筆資金買的一塊地,准備籌建新的酒店,但是,酒店到現在還遲遲未動工,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嗯?沒動工?"洛琪珊心頭一緊,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洛凱旋苦笑道:"公司,其實並非真的像表面這麼風光,這半年,公司出現嚴重虧損,因為那塊地,是當時的地王,公司下了血本,可是……公司在海外的投資失敗了,觸礁了,虧損嚴重,哪里還有錢修建酒店啊?那塊地價格太高,一時也賣不出,如果不建酒店,公司更是血本無歸雪上加霜.這麼大的危機,爸爸沒告訴你,是不想你擔心,但現在,公司不但沒有好轉,況還更糟糕了,如果沒有強大的資金支撐,惡性循環下去,公司就……就……"

"什麼?爸……這是真的嗎?"洛琪珊臉色煞白,終于是露出驚慌的神色.

洛凱旋有氣無力地:"這一切都是真的,並非爸爸在危聳聽.女兒,我們洛家現在急需要有人支援,沒有龐大的資金注入,公司不定真的會……會垮的!洛家的基業難道就這麼毀了,你忍心麼?現在,能幫助我們的,就只有晏家了,以晏家雄厚的財力,一定可以幫我們度過難關.可人家憑什麼無辜無故幫我們?女兒,為了洛家,為了公司,你……你就嫁給晏錐吧!爸爸求你了!"

著,洛凱旋已經矮下身子,單腿跪了下去……

洛琪珊慌忙攔住了洛凱旋,她的心都碎了亂了,她怎麼能父親對自己下跪?【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吃避孕藥     下篇:續:去文萊,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