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去文萊,結婚  
   
續:去文萊,結婚

這洛凱旋想要下跪的舉動雖然是被洛琪珊給攔住了,但卻給洛琪珊心理上造成了很大的沖擊,扶著父親的手在微微顫抖,心里一陣陣發慌.

公司是父親的命根子,是洛家的根基,如果真的就此衰落,那將會是一場災難.

洛凱旋知道自己的女兒是什麼脾氣,不來點猛的,女兒不會答應.洛凱旋想以下跪來打動洛琪珊,雖然有苦肉計的嫌疑,但他的話卻是句句屬實.凱旋集團的現狀其實比洛凱旋所講的還要嚴重些.

洛琪珊此刻也難以再保持剛才的淡然,眼中盡是焦慮:"爸爸,難道只有晏家了嗎?媽媽那邊……外公那里,難道不能幫我們一把?"

"你外公?"洛凱旋無奈地搖頭:"你外公去年就已經將他的公司交給了你舅舅,可是你舅舅這個人野心大,不安于現狀,想將公司擴張,轉型,現在公司資金也是周轉不靈,哪里還有閑錢來幫我們度過難關啊,哎……"

洛琪珊心頭一顫,仍舊不死心地問:"那爸爸的朋友們呢?那些至交好友,難道不能伸出援手?"

洛凱旋本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但現在卻是一臉的愁容,苦笑著:"女兒啊,商場上很難有真正的好朋友,風光的時候,別人會圍著你轉,不請自來,可是一旦遇到困難的時候,那些所謂的朋友就都離得遠遠的,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錯了,別指望能幫一把.以前洛家要風得風要得雨,可現在……世態炎涼啊."

洛琪珊從未見父親這麼消沉過,從來,在她的印象中,父親都是意氣風發,斗志滿滿,但如今卻著垂頭喪氣的話,以父親的脾氣,只怕是已經去求過別人並且碰壁了,所以才會這麼苦楚.

"爸爸……"洛琪珊握著父親的手,只覺得父親好像很冷,但這天氣並不冷,很暖和啊.

心痛,為父親,為母親,也為凱旋集團.

洛凱旋的笑容越發慘淡了:"珊珊,從你出生開始,你就是爸爸媽媽的心頭肉,我們舍不得你吃苦,舍不得你受委屈,我們把全部的愛都給了你,恨不得將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擺在你面前.你你不喜歡經商,喜歡學醫,我和你媽媽暗地里吵架都吵了很多次,最終還是決定依著你,讓你去國外留學,讀世界頂尖的醫大……爸爸總想著自己這身體還行,還能撐下去,等到你實現自己的理想,當一些年的醫生,等到爸爸身子骨不利索了,那時再將公司交給你.這些年,你的精力都放在學習和工作上,家里從未給你過壓力,如果可以,爸爸多希望這樣的日子可以久一點,可是商場如戰場,瞬息萬變,有時讓人猝不及防啊.現在,公司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珊珊,就算爸爸求你了,你為公司想一想行嗎?晏錐又不是壞人,嫁給他,你不會吃苦的,相信爸爸,好嗎?"

這番話,意義深重,即有父親的體現,也有一層意思就是——洛琪珊從到大受家里疼愛,現在到了她報答家族的時候了.

洛琪珊一時不出話來……確實,自就受到百般疼愛,她想要什麼想做什麼,幾乎都是很輕易就實現了.雖然,她自從出去留學開始到現在就不再花家里的錢,可是,如果不是父母的悉心栽培,她怎能去國外念書學醫,實現當醫生的夢想?

有時候,當個忘恩負義沒心沒肺的人,其實對自己有好處,但洛琪珊做不到.

洛琪珊看著父親耳鬢似乎又多了些白頭發,心里更是泛酸,只覺得有些話,再也難以開口了.先前還斬釘截鐵的自己不嫁,可現在……看著父親的白發,看著父親臉上多出來的皺紋,她真的難以啟齒了.

這是自己的父親,如今卻在求她?這種感覺,太難受.

洛琪珊是個孝女,別看她挺要強的,可父母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占很大幣重,並且,她經不起父親這麼祈求,她會心痛會心軟.

洛凱旋了解自己的女兒,一見她這表,知道有戲,心里稍微寬了一絲絲:"珊珊,實話,爸爸也打聽過晏錐這個人,他曾經離過婚,但他跟前妻是沒感的,兩人是有名無實,後來離婚,晏錐在私生活方面一直都很檢點,沒有四處沾花惹草,這對一個成功男人來太難得了.雖然他離過婚,可人品好,你嫁給他,沒錯的.爸爸媽媽怎麼會害你呢,當然是認為晏錐這個人是值得你托付終身,所以才會希望你嫁過去,同時這也能解除公司的危機,一舉兩得."

洛琪珊驚詫,原來晏錐離過婚?她現在才知道.

可離婚這種事,現代社會太常見了,沒什麼大不了,何況,他也沒孩子……

洛琪珊不知不覺就想到了很多問題,儼然是已經被父親得有些動搖了.

她以前就知道,身在豪門中的很多人在婚姻上都不是自*的,出于商業目的的聯姻,太多了,只是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一天.

其實她可以什麼都不管不顧,自私一點,可她做不到見死不救,假如公司真的只有這辦法才可以挽救,她除了嫁過去,還能有什麼選擇呢?

"爸爸……讓我考慮一下吧."

洛琪珊的態度有所松懈,洛凱旋也松了口氣,點點頭,不再提這個事.

"真是爸爸的乖女兒……走吧,下去吃飯,你媽媽應該做好了."

"……"

======呆萌分割線======

晚上十點半,在廣電大樓的門口,站著一位身材高大的混血美男,手里拿著一杯熱乎乎的奶茶,翹首以盼望著里邊走出來的人,燦亮的藍眸里含著深的期待,讓這個冷風嗖嗖的夜晚也變得有些暖和了.

接蘭芷芯下班,已經成了亞撒的習慣,隔天就會准時出現在這門口,風雨無阻.

一個高挑纖細的身影走出來,一見到亞撒就欣喜地走過去,絕美的容顏布滿了幸福的微笑.

"親愛的……"亞撒伸手摟著蘭芷芯的肩膀,奶茶立刻就遞到她跟前:"你喜歡的香芋味,趁熱喝."

一股暖流隨之流淌在心間,不是因這奶茶,而是因他的體貼.

現在,蘭芷芯的工作時間已經被台里調整過了,9點到晚間10點半.這是亞撒的功勞,財大氣粗的土豪用錢砸得台長不得不更改時間.

"有點餓……你呢?"蘭芷芯一邊吸著奶茶一邊瞧著亞撒,亮晶晶的眸子像是在暗示什麼.

亞撒不禁莞爾,他當然知道了,她是想去吃前邊一家路邊攤的宵夜.

"親愛的,你知道你這樣總是吃什麼都不會發胖的體質,多少人羨慕嗎?"

"你也是啊,怎麼吃都不會胖,我們彼此彼此,呵呵……"

"我是經常在健身,可你不是經常健身啊,好吧,我也餓了,走!"亞撒攬著蘭芷芯的腰,親昵的樣子就像是剛剛陷入熱戀的伙兒.

蘭芷芯也順勢將一只手搭在他腰上:"一會兒我們點一份爆炒田螺肉吧."

"ok,沒問題."亞撒干脆地回答.

"再要一份炒河粉."

"那是必須的!"

"……"

很快就走到了大排檔,亞撒和蘭芷芯一坐下來,老板就熱地上來招呼,看樣子,兩人已經來過不止一次了.

路邊攤,大排檔,這種吃東西的地方,亞撒卻一點都沒有顯得不自在,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的模樣.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真難以置信,以他的身份,竟然會來這種地方吃宵夜,還表現得這麼隨意.

平民的生活,亞撒已經完全習慣了,並且還樂在其中.

是蘭芷芯帶他來的,第一次的時候,他也有些猶豫,可蘭芷芯是她愛的女人,也將會是她的妻子,今後幾十年都要一起生活,彼此都需要融入對方,首先要從生活習慣開始才行.

亞撒從未想過路邊攤也有這樣的美味,一吃就喜歡上了.雖然環境差了些,周圍有時還會有嘈雜的聲音例如男人們劃拳拼酒.可這些都影響不了亞撒和蘭芷芯享受美食的心.

一個人吃,即使再怎麼好的味道,都會大打折扣,但是跟自己心愛的人一起,那感覺就會是加倍的美好.

像亞撒這樣,有過輝煌的人生,但實際上他卻有一顆向往甯靜的心,現在這樣接地氣,跟蘭芷芯一起吃著可口的美食,還邊吃邊點評一下,這才是生活,是凡人的幸福快樂,不是身在皇宮里能感受到的.

"這個螺肉好脆,很入味,辣得好爽……"亞撒一邊吃一邊還喝著啤酒,俊臉上盡是享受的表.

蘭芷芯美目含,夾起一塊螺肉送到他嘴里……兩口的親密舉動真是羨煞旁人啊.

一頓宵夜吃完,回到家里也不是太晚,一起洗個澡,親熱親熱,纏.綿纏.綿,這日子過得還是挺舒坦的.

後天就要啟程回文萊辦結婚手續了,亞撒似乎更加關心蘭芷芯,對她更溫柔體貼了.這都是為了消除她緊張的緒,他用自己的愛在默默告訴她,不要怕,一切有他在.

但即使這樣,蘭芷芯還是會有些緊張和顧慮,不知道將會面臨怎樣的處境?哈吉國王是承認她了,很支持她和亞撒的婚事,而亞撒的父母也不再反對了,亞撒的奶奶也同意,可其他的皇室成員呢?到時候如果擺臉色,她尷尬,這是事,亞撒會不會被其他的皇室成員奚落諷刺呢?畢竟,她也只是有一枚勳章而已,出身還是普通家庭,進入皇室,只怕那些人會以她的出身來取笑亞撒吧?

蘭芷芯的擔憂,亞撒何嘗看不出來,所以,他也越發疼惜她,安慰她,讓她不要胡思亂想.對他來,只要能跟她結婚,能快樂地生活在一起,便已足夠,皇室里某些人的態度,他根本不在乎.

這次去文萊,蘭芷芯早早就開始准備了,買了些富有代表性的特產作為禮物.

雖然文萊皇室十分富有,大多數人要送禮物,那都難免顯得寒酸,但畢竟亞撒的父母和哥哥在,洛琪珊出于禮節,總是需要准備些東西的.

為了避免麻煩,亞撒一家三口會乘坐專機到文萊,直接降落在皇家機場,距離皇宮很近.

這一次,與上次前來觀看亞撒的加冕典禮,心大不相同.上次是偷著進去,這次是和亞撒一起,帶著孩子,光明正大的進去,不是以別人助理的身份,而是代表她自己,蘭芷芯.

接待的禮儀很是講究,是哈吉親自授意的.

金碧輝煌的宮殿中,哈吉穿著莊重的禮服,頭戴王冠,手握權杖,端坐在上方的位置.

他比以前瘦多了,身體還在逐步康複中,面色雖不是很潤,但精神狀態還是很不錯的,眉宇間自*一股淡淡的威儀流露出來.

站在下邊兩排的,是亞撒的父母,還有欣特奶奶,以及一部分皇室的成員,桑達和圖侖都在,皇室中的幾個孩子也都在各自父母的帶領下穿著正式的禮服出現了.

博西身邊除了赫淑嫻,還有他的另外兩個老婆.他們對面,是默罕默德和他的女兒莎約.

莎約今天經過特意的打扮,穿的雖是串通服飾,可由于她天生一股令人難以忽視的氣場,配上深色長裙,黑色頭巾上鑲嵌著一顆精美耀眼的寶石,使得她看起來更加霸氣側漏,辣味十足.

每個人的心都各有不同,有的是真心為亞撒祝福,但有的也抱著看笑話的心態,暗地里交頭接耳,議論的無非就是亞撒要娶個沒有家世背景的女人當老婆了.

但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是哈吉支持的,還發了一枚勳章給那個女人,所以即使他們再怎麼看不起蘭芷芯,也不能在表面表現得太過分,否則就是對哈吉的不敬.

當亞撒和蘭芷芯以及嫣嫣出現在門口時,大家都紛紛抬眸觀望,一時間都來了精神.

驚豔.這就是一家三口給人的第一感覺.

都是穿著文萊的傳統服飾,亞撒身上的貴族氣質更加濃郁了,宛如高貴神聖的王子降臨人間.而蘭芷芯是第一次穿文萊的傳統服飾,竟然有著相當驚人的效果.

水藍色的禮服款式簡單,但上邊裝飾著文萊皇室禮服的特色——寶石瑪瑙黃金彩鑽,水藍色頭巾從她頭頂垂下,烘托出一個雍容華貴的東方美女.如宮廷貴婦般,高雅大方,肌膚勝雪,青絲如瀑,窈窕身姿,婷婷如仙.精致無可挑剔的五官,如江南女子的婉約,但氣質卻是落落大方,眼神清澈,從容淡定,站在亞撒身邊,絲毫不會被他的光輝所掩蓋,反而兩人是相得益彰,互相映襯.

爸爸媽媽都是穿著水藍色的禮服,嫣嫣肉墩兒也是同色系的公主裙,一頭黑亮的長卷發紮成兩個辮子,卡通造型的發夾更加襯托出了公主的可愛萌態,白嫩的手一只牽著媽媽,一只牽著爸爸,紛嫩晶瑩的臉蛋上一點都沒有緊張的神色,就像是走進自家屋里一樣,笑米米的,純淨的大眼天真無害.

這一家三口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是一等一的,仿佛一道靚麗的風景線,讓人百看不厭.

哈吉深感欣慰,這是第一次見到蘭芷芯,她的鎮定,讓哈吉心里也多了幾分贊歎.

皇室的禮儀,亞撒早就跟蘭芷芯交代過,此刻,她和亞撒一起,向長輩們行禮.不急不慢的,有模有樣,果真像是半個文萊人了.

"哈哈哈……好,很好……弟弟,弟妹,快快把孩子帶過來我看看!"哈家略顯興奮地從沖這邊招手.

原本顯得很嚴肅的氣氛,就這樣染上了輕快的色彩.

有國王在,其他人即使想親近嫣嫣,那得先等等再.

哈吉這一聲弟妹,無疑是當眾肯定了蘭芷芯的地位,也讓在場的人不由得微微變色……【今天還是8千字哦,每天都在加更,大家的月票能再猛烈點嘛?】

上篇:續:你就嫁給晏錐吧     下篇:續:老婆,今晚你要答應一個特別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