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喝了紅酒不會再出事嗎?  
   
續:你喝了紅酒不會再出事嗎?

異國他鄉的夜晚,其實跟在家里的時候並沒有多少不同,只因為心愛的人就在身邊.

富麗堂皇的宮殿充滿了喜慶的色彩,窗外一輪高懸的明月正當空,繁星點點圍繞著,璀璨的夜空浩瀚無邊,為這新婚的夜晚平添了幾分浪漫的氣息,望著這遼闊的星空,人的心也變得格外恬靜,舍不得就這樣入睡,不做點什麼留下紀念的話,似乎太浪費這夜色了.

亞撒今晚果真是享受到了一直都渴望著的某種待遇,蘭芷芯的溫柔,讓他又驚又喜,心都融化在這一刻的美妙中……愛極了她這張粉的嘴,深深地親吻著,流連不已.

"唔……親愛的,你太棒了,現在該我好好疼愛你了……"亞撒低啞的聲音飽含著.欲,一路沿著蘭芷芯的下巴,頸脖,鎖骨……往下蜿蜒而去,惹得她不停地輕顫著.

雖是老夫老妻了,可今天不同于往日,這麼具有紀念價值的夜晚,兩人的熱也是前所未有的高漲,不多時,空氣里便響起了令人臉心跳的聲音.

她和他的激.會將這個夜晚燃燒,心和靈魂都將隨著身體一起熔化.

癡癡纏纏,濃蜜意繾綣難分,盡揮灑著濃濃的愛意,暢快淋漓地享受著這來之不易的幸福時光……

亞撒和蘭芷芯將會在皇宮里住一段時間才走,蘭芷芯還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而亞撒也依舊要打理在中國的公司,這麼一來,嫣嫣也不用被困在這皇宮里,她可以在外邊跟爸爸媽媽一起生活,接受與宮廷里不同的教育.

這一家三口在曆經波折之後總算是苦盡甘來了,在這新婚的夜晚,每一分甜蜜都變得格外珍貴.

曾經,她痛苦過,迷茫過,煎熬過,掙紮過,而他也在最開始錯過了她,將自己的*愛寄托在了盧潔瑩身上.但緣份這東西很奇妙,兜兜轉轉幾番迂回,終究還是讓他遇到了蘭芷芯,並且有了不同尋常的交集,在他毫無防備的況下,她就走進了他的心……一旦心動了便再也難以自拔,壓抑不了那份真摯的感.

嫣嫣,是蘭芷芯和亞撒之間感的紐帶,這孩子的存在,讓兩個大人越發感覺離不開對方,只有牢牢地捆綁在一起,生命才是完整的.

而嫣嫣也需要一個完整的家,需要父愛母愛,在父母的呵護下健康快樂的成長.

也許,亞撒和蘭芷芯以後還會有第二個甚至第三個孩子,但無論如何,嫣嫣都會是他們的寶貝,沒人能奪走他們對嫣嫣的疼愛.

嫣嫣還,不太明白什麼是身份,更不懂自己在皇室中的地位,她只知道跟爸爸媽媽一起就是最開心的.或許,將來,嫣嫣也需要在皇室里接受教育,或許會像皇室其他的孩子那樣被送去國外讀書,但不管怎樣,她不是個驕縱的孩子,在她身上,能看到許多純潔的美好,她是上天賜予給蘭芷芯亞撒最好的禮物.

=======呆萌分割線=======

秋季的夕陽美得令人心醉,特別是在這悠閑的周末,如果能坐在自家花園里欣賞美景,再摟著*談談愜意的人生,這意境太好,只想想就感覺渾身舒暢.

此刻的晏少,正穿著圍裙在廚房里忙活,身邊還有一個胖乎乎的孕婦在轉悠.夕陽雖美,但又怎及得上現實人生中的真實之美?

"啵兒……"水菡在晏少俊臉上親了一口,笑嘻嘻地鼓勵:"老公,你現在做菜越來越厲害了,這道油燜大蝦聞著好香啊!"

晏季勻穿著居家服,還有圍裙,看上去少了幾分高高在上的貴氣,多了幾分儒雅的氣息,還有家庭主男的溫潤和煦.聽水菡這麼,晏季勻不由得莞爾:"你呀,知道我這幾個月為什麼廚藝大增嗎,那還不是因為家中有個孕婦,我舍不得她累著,所以就只能我經常下廚了,這廚藝能不進步嗎?"

"嘻嘻……"水菡晶亮的大眼眨呀眨,討好地:"家里有傭人,可你還是要自己下廚,這明你愛我嘛,我懂的!"

"知道就好,算你有良心."

"嘿嘿,老公我給你擦汗啊……"水菡拿著手帕在晏少額頭上抹,實際上也沒什麼汗,只是這夫妻倆的感太好,真正的如膠似漆啊.

"哇……油燜大蝦!"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隨即,檸檬竄進來了.

"得……又一個饞嘴貓來了.你們兩個,一大一吃貨,不要這麼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快點把菜拿出去."晏少話的時候都是帶著*溺的.

"嘿嘿,讓我來端!"檸檬脆生生對答應著,果真乖巧地將菜端出去.

這孩子還知道心疼媽媽,知道媽媽大著肚子,連端菜這種事都不讓媽媽做了.

水菡現在就跟家里的女王似的,享受超級待遇,每天都保持著愉快的心等著生寶寶,這日子過得相當的滋潤.

今天是要招待洛琪珊,晏季勻親自下廚做了些菜,還開了一瓶82年的酒等著,另外還有一個精美的大盒子擺在桌上,不知道里邊是什麼東西.

六點半,是時候該到了.

但比洛琪珊更先到的是晏錐.

晏錐是從公司趕來的.雖然今天是周末,但他還有公事處理,忙到現在才下班.

"晏錐,你剛才沒看到洛琪珊嗎?這時間她也該到了."晏季勻走過來拍著晏錐的肩膀,壓低了聲音問.

晏錐一聽洛琪珊的名字就敏感,無奈地:"哥……你是為了答謝她那天救了爺爺,所以才叫她來吃飯,可是沒必要叫上我吧."

晏季勻沒好氣地瞪著晏錐:"你子,你難道不是爺爺的孫兒?要感謝也該我們兄弟倆一起.大老爺們兒,大氣一點,人家救了爺爺是事實,我們擺一桌家宴謝她,理所當然."

晏錐扁扁嘴:"我那天下午在水庫還救了她一命."

"你子,算得這麼清楚做什麼,忘記了你昨天答應了爺爺什麼事?一會兒洛琪珊來了,你好好跟人家.現在,過去,坐下等吃飯!"

"……"

晏錐看見水菡在沖著他笑,並且笑得很有些深意,不由得俊臉一熱……

"有什麼話直,干嘛這樣看著我笑,這樣我會感覺背脊發涼."晏錐佯裝嚴肅地.

水菡因懷孕的關系又變成嬰兒肥了,笑起來臉更圓潤,像個大蘋果:"晏錐,聽洛琪珊人很不錯,你一會兒話注意點,可別惹惱了人家不高興."

晏錐聞,先是一愣,緊接著就是氣不打一處來:"什麼,她人不錯?水菡……大嫂,你太不了解況了,你不知道那天晚上她……"

到這,晏錐停下了,尷尬地埋頭喝水.

果然,水菡哈哈大笑起來:"你還不好意思呢?其實那晚的事,你哥已經告訴我了,我到是覺得洛琪珊挺威武的,不愧是外科女醫生,膽子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哈哈哈,太有趣了……"

"什麼?你們都知道了?"晏錐臉綠了,瞬間有種想暴走的沖動!

"兄弟!"晏季勻一把拽住晏錐,十分同地:"是爺爺告訴我的,我一不心就告訴了水菡……都是一家人,放心,我們不會取笑你的."

"你們……你們還不笑?已經笑得這麼猖狂了!"晏錐的臉色從變成醬紫,實在太丟臉了!

晏季勻很努力地忍著笑:"兄弟,這事兒……沒什麼大不了的,別太在意了,不就是被一個大美女占便宜了麼,都是成年人,不要太往心里去,看開點……"

晏錐郁悶透了,深深地感覺眼前這兩口子很不靠譜,這件事,他們能保密麼?能保證不傳出去嗎?只怕是難了.

就在這時,傭人恭敬的聲音傳來……

"先生太太,洛姐到了."

餐桌上的人應聲回頭,只覺得眼前一亮……

洛琪珊稍經打扮就如此令人驚豔,果真是個美人胚子.

高訂印花長套裙,淺藍色的底子上點綴著幾支梅花圖案,清新淡雅,韻味獨特.脖子上掛著一根珍珠鑽石項鏈,一看就是價格不菲的,襯托出了她華美而又冷傲的氣質.

她的頭發盤在腦後,幾縷青絲慵懶地垂在耳際,一對閃亮碩大的珍珠耳環跟項鏈是成套的,使得她整個人看起來都好像在發光.

洛琪珊像是沒看到晏錐,淡然大方地:"晏大哥,晏大嫂,我遲到了三分鍾,抱歉."

"哪里哪里,時間剛剛好……呵呵,剛剛好,快來坐!"晏季勻和水菡都起身招呼,水菡還故意戳了一下晏錐的胳膊,可這男人就是坐著不動.

洛琪珊落落大方,將一只古色古香的盒子拿出來,脆生生地:"初次拜訪,一點禮物,晏大哥晏大嫂可別可別嫌棄啊."

"這……珊珊,你太客氣了."

"珊珊……下次記得,只空著手來就行了."

"好."洛琪珊也干脆,心還是不錯的,因為晏季勻和水菡待客熱親切,無形中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水菡當然還叫介紹一下家里的寶貝了.洛琪珊雖然是第一次見到檸檬,一下子就被這萌娃給吸引了注意力,而檸檬嘴巴甜,直接喊洛琪珊為美女阿姨,更是讓洛琪珊心花怒放.

晏錐到是安靜,一邊坐著不話,只是看著眼前這一幕,怎麼感覺有點不是滋味?洛琪珊只是個外人,他才是跟大哥大嫂一家人呢,可現在卻好像他才是外人?

這個晏錐啊,誰讓你不合群呢,洛琪珊一出現,他就冷冰冰的不話,自己先把自己給晾在一邊了.

但話又回來,他暗暗打量洛琪珊……這女人今晚似乎比前幾次看起來更有那麼一點韻味?是他的錯覺嗎?這身衣服很適合她,也凸顯出了她姣好的身材.

身材……晏錐不知怎的一下子腦子就不聽使喚了,驀地想起了那晚在度假村的事.他還記得洛琪珊那惹火的身材是怎樣的令人噴血.

這失神只有幾秒,晏錐便狠狠掐自己的腿,暗罵該死,在想什麼呢,居然還在回味那夜?可惡,他怎麼可以忘記恥辱!

"晏錐,在發什麼呆,來,喝點酒!"晏季勻著已經將酒倒進了晏錐的杯子里.

晏錐伸手去拿酒杯時,忽地想起一件事.

"慢著!洛琪珊,你確定你能喝?喝了會醉嗎?"晏錐在笑,可這笑意里卻是含著冷,下之意指的什麼,已經很明確了.

洛琪珊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嫣然一笑,絕美的容顏綻放出一朵芙蓉花:"晏董,你放心,這酒,我喝了不會有問題的."

嗯?晏錐心里一抽……她這話什麼意思?難道,她上次喝白酒之後做的事不是借酒裝瘋,而是有其他什麼原因?

但這念頭只是稍縱即逝,晏錐也不會想到洛琪珊喝白酒之後是犯病.

"咳咳……這酒喝一點沒事的,今天這日子,不喝點酒怎麼行,你是吧,弟弟?"晏季勻給晏錐打眼色.

可晏錐明顯沒懂,不由得納悶:"哥,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

晏季勻和水菡一聽,面面相覷,然後都笑了.

"你呀,忙得連這個都忘記了,今天是你國曆生日!"

"是啊,我們還買了生日蛋糕,就知道你會忘."

"……"

"生日?"晏錐略顯尷尬,確實,自己都忘記了.難怪哥哥會喊他今天來吃飯,原來竟是因為這個.

"你今天生日,國曆的,先在這里過一下,下個月就是你農曆生日,到時候家里還會給你好好慶祝慶祝."

"哎呀,別了,來干杯!"水菡舉著杯子,笑米米地招呼著.她不喝酒,杯子里是果汁.

"弟弟,生日快樂,干杯!"

"干杯!"

洛琪珊也弱弱地著干杯,心里卻在琢磨了……原來是為了跟晏錐過生日?晏大哥是故意的嗎?故意選在這天邀請她來吃飯?

不過,晏錐這人還真馬虎,連自己生日都忘記.

晏錐心里百感交集,大哥和水菡對自己真好,還給他買了生日蛋糕,難怪今天大哥要將他叫過來.

"來來來,吹蠟燭,先吹了再吃飯!"晏季勻將蛋糕盒子打開,里邊是一個五彩繽紛的水果蛋糕,上邊寫著晏錐的名字以及"生日快樂"的字樣.

晏錐只覺得心里暖烘烘的,眼睛還有點發酸……自己忘記生日,但親人記得,並且會在他不經意的時候給予驚喜,這是一份滿滿的感動.

插上蠟燭,就該到晏錐許願的時候了.

檸檬這孩子機靈著呢,連忙跑到旁邊去把燈關了.

"叔叔要記得先許願再吹蠟燭!"檸檬不忘提醒晏錐.

生日快樂歌響起,中英文版的都來了,夾雜的孩童稚嫩的聲音,聽起來無比的美妙動人.

盈盈燭光中,晏錐無意中看到洛琪珊也在跟著唱生日歌,她的表十分認真而誠懇,微笑凝望著燭火,竟是有一種不出的美.

晏錐呆了呆,剛好洛琪珊發現有人在看她,她也下意識地抬眸,撞到晏錐的眼神,四目相接,兩人同時都愣了一下,晏錐立刻閉上眼……

"弟弟,好好許個願!"晏季勻在提醒,可這含義,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懂.

晏錐雙手合十,默默在心里著一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話.

許完願,吹蠟燭,大家一起"呼……",蠟燭熄滅,燈光亮起,檸檬這孩子好奇地拉著晏錐的子問:"叔叔,你許的什麼願呢?"

"兒子,許願暫時不能的,乖,別問叔叔了."水菡愛憐地揉揉檸檬的頭發.

晏季勻一邊夾菜一邊漫不經心地:"依我看,弟弟應該許願快點找個好老婆結婚生娃!"

此話一出,晏錐和洛琪珊竟然都不由自主地望著對方……囧了,大哥這話分明就是在暗示什麼,誰聽不出來呢!【8千字!】

上篇:續:老婆,今晚你要答應一個特別的要求     下篇:續:醉後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