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醉後一吻  
   
續:醉後一吻

在某些方面,晏錐和洛琪珊還是很有默契的,比如現在,兩人就裝作什麼都沒聽懂,埋頭喝酒吃菜.

"晏大哥,你的手藝真不錯,這些菜可都能比得上大廚了."洛琪珊毫不吝嗇的誇贊.

晏季勻謙虛地:"珊珊,你們家可是在吃的方面太精通了,我這點手藝拿出來,勉強算過關就不錯."

這話是對了一半,洛凱旋是廚師協會的名譽會長.

"晏大哥,你是在我們家都是吃貨嗎?"洛琪珊美目流轉,竟有幾分俏皮,在開起玩笑來了.

"哈哈,能當個資深吃貨也是福氣呢!"水菡笑盈盈地看著洛琪珊:"你不像有的千金姐那麼忌口,你吃得自在,這就是福氣啊,我認識幾個跟你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子,但她們都不能隨心所欲的吃,嚴格控制體重,就怕一不心長肥,可我看你應該是那種不用忌口也不會擔心長胖的吧,這就叫口福啊."

聽水菡這麼一,晏錐這才留意到洛琪珊吃飯果然是一點都不做作,很自然,想吃什麼就動筷子,雞鴨魚肉樣樣都不忌,確實比某些假裝斯文的千金姐顯得

洛琪珊略顯自豪地:"是啊,晏大嫂,這都被你看出來了,我是在吃的方面挺幸運的,體質關系,所以我不用那麼痛苦地去控制飲食,吃什麼都不會發胖.也幸好是這樣,不然,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我可就沒口福了."

"得對,所以啊,你們多吃點,可別辜負我今天忙活了一陣,來來來,油燜大蝦!"晏季勻著就給洛琪珊夾了一只肥美的大蝦,當然也沒忘記給晏錐夾菜.

這頓飯的氣氛總體來還是和諧友好的,晏季勻兩口子待客熱親切,彌補了晏錐對洛琪珊冷冰冰的態度.

由于都喝了酒,晏季勻讓晏錐也別開車了,坐出租車送洛琪珊回家.

本來晏季勻是可以叫司機開車送的,但出于某些原因的考慮,他沒有這麼做,他是在故意為晏錐和洛琪珊制造相處的機會.

興許是因為今天生日,興許是因為多喝了幾杯酒,所以晏錐後來也慢慢的放松了一些,臉色不像最開始繃得那麼緊,並且,他居然沒有拒絕送洛琪珊回家.

洛琪珊喝酒之後有些微醺,如玉般的肌膚隱隱泛,看上去多了幾分淡淡嫵媚的氣息.在告辭了晏季勻夫婦之後,洛琪珊就跟晏錐一起往外邊大馬路上走去.

可沒走幾步,洛琪珊就放緩了腳步,斜睨著晏錐,微微眯起她迷人的大眼,懶懶地:"現在只有我跟你,你也不用勉強自己要送我了……你……走吧,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

晏錐本來沉默著,一聽這話,嗤笑:"還真以為我是為了送你?我只不過是有點事跟你."

嗯?

洛琪珊停下了腳步,正好,兩人已經走到馬路拐角處,路燈有些昏暗,周圍也比較安靜,淡淡黃色的燈光籠罩在她身上,增添了一種朦朧的美感.

洛琪珊慵懶地往後一靠,倚在電樁上,軟軟地:"有什麼事,你直了吧."

這語氣……洛琪珊自己都驚訝,怎麼出來這般軟綿綿的,可不是她的風格啊,興許是跟喝了酒有關系吧.

實際上確實有三分醉意了,但洛琪珊也不想在晏錐面前表現出來,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正常,其實是有些頭暈的.

因為酒精的關系,晏錐腦子里的某根繃緊的神經也松弛了下來.看著洛琪珊這不經意流露出來的魅惑,他竟然又神差鬼使地想到了那*……

"洛琪珊……"晏錐低喃著她的名字,驀地靠近了她,手撐在電樁上,低頭凝視著她……

洛琪珊輕輕一顫,本能地感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此刻的晏錐看起來怎麼就像個輕.佻的流.氓?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男子氣息讓她莫名地心跳加速,想要退縮,卻又覺得那樣顯得很沒用,于是只能硬著頭皮迎接他的目光.

"你……你有話就,沒必要靠這麼近吧?"洛琪珊瞪大了眼睛,似乎酒勁都被逼散了一點.

晏錐俊美無儔的容顏在燈光下被渲染得有點邪魅,唇角彎起的弧度張揚出迷人的性.感,這與他平時的穩重溫潤是不同的另一種風,就像是一尊勾人心魄的邪神……

"洛琪珊,我們……我們結婚吧."晏錐輕飄飄地冒出這麼一句話,淡淡的酒氣讓人有種眩暈的感覺.

洛琪珊瞬間呆住了,懷疑自己聽錯,更懷疑晏錐是喝醉了在胡話.

"你……你喝醉了,你看清楚我是誰.洛琪珊沒發覺自己在話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呼吸變得有些發緊,起伏的胸脯顯示出她此刻的緊張."

晏錐嘴角的笑意越發地深了,這麼近距離地看著洛琪珊,才發現她臉的樣子其實很有點……可愛,使得他居然勾起了想要逗她的念頭.

"嗯,我沒喝醉,我看得很清楚,你是洛琪珊,是洛凱旋的女兒……"晏錐如夢囈般低喃,另一只手竟輕輕撩起了她耳畔的發絲纏繞在指尖撥弄玩耍.

洛琪珊只覺得半邊身子都在發麻,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別看她有時膽子大,可在男女之間某些事上,她只是一個菜鳥,不過平時偽裝得很好而已.

晏錐這是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現得這麼不規矩,洛琪珊就傻眼兒了,不知道這男人究竟是受了什麼刺激,不但胡話,還做出這麼……這麼輕.佻的舉動.

"晏錐,你確定沒喝醉?沒喝醉你怎麼會胡八道?你那麼討厭我,怎麼會跟我結婚?"洛琪珊也是在盡量穩住自己,有點犯暈,可她不能在這個時候示弱.

"沒錯,我是討厭你,但這跟結婚沒有沖突……呵呵,你我都是出身在這種家庭里,難道還不知道,所謂的婚姻,對我們這樣的人來就是工具而已.不過,現在,婚姻不是讓晏家更強大的工具,而是讓我完成爺爺心願的工具."晏錐的語氣里含著幾分無奈和惋惜,還有幾分不甘.

他的呼吸帶著絲絲酒氣拂過她的臉頰,攪亂了她的思緒,讓她在震驚之余更加凌亂了.

洛琪珊雖然喝了些酒,但她還不至于腦子愚鈍,聽晏錐這話,她明白了他的意思——不是在開玩笑,不是醉話,是真的,他真的要跟她結婚,原因就在于晏老爺子.

洛琪珊一時間不知道什麼才好,本來想立刻反駁,但耳邊響起了父親那天對她的話,洛家的處境,公司的處境……猶如兩座大山壓著她.

實話,洛琪珊對晏錐的印象已經改觀了不少,經過在水庫里那一番糾葛,她心里悄悄地印上了晏錐這個人的影子,但這個秘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如果晏錐是心甘願娶她,她或許會開心的,可是,對方不過是為了完成爺爺的心願……

倔犟如洛琪珊,此刻心里有股難以喻的火苗在竄:"晏錐,你憑什麼這麼自負?憑什麼認為我會答應你?"

憑什麼?

晏錐微微一愣,隨即將指尖那一縷發絲湊到鼻子面前聞了聞,漫不經心地:"難道你敢你對我沒有一點動心?洛琪珊,別自欺欺人了,那晚你借酒裝瘋,就算是事先有目的,但你畢竟是個處,如果不是對我有那麼點意思,你會做出那些事嗎?"

洛琪珊驚愕了,原來,晏錐以為她是喜歡上了他了,所以那晚才會故意借酒裝瘋?

"不,不是這樣的,我因為喝了白酒之後會犯病,所以……"

"不要再狡辯了,你就承認喜歡我,又不會少塊肉?現在我讓你們洛家如願以償,我答應娶你,這還不夠嗎?"晏錐哪里會信洛琪珊的話,卻不知她的都是真的.

洛琪珊囧了,滿臉緋,倔犟地皺眉:"晏錐,你少自戀了,我怎麼可能喜歡你?我就是喜歡一只豬一只狗一只貓,我也不會喜歡上你的!"

"嗯?還嘴硬?"晏錐輕揚的尾音,預示著這個男人被激怒了,倔犟的因子也被激活了.

下一秒,晏錐那只手已經緊緊攥住了洛琪珊的腰肢,將她強行擁在懷里,在她驚駭的目光中,他的唇,壓在了她潤的嘴上!

女人,我就不信還真征服不了你,不實話是吧?爺就吻到你為止!【還有更新】

上篇:續:你喝了紅酒不會再出事嗎?     下篇:續:要她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