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驚變,公司易主  
   
續:驚變,公司易主

瑟瑟秋風中,晏錐和洛琪珊兩人大眼兒瞪眼兒,眼神的對峙,誰都沒有示弱,彼此都在對方的目光中看到了強硬的成份.

晏錐冷冷地勾唇,卻也沒再多,下車,徑直走進了民政局的大門,洛琪珊緊隨其後.

領證的過程很短暫,由于不用排隊,很快就完事了,只不過,兩人都是一副清水臉,哪有新婚夫妻的喜悅之色,人家民政局的人都不禁好奇,這是辦結婚證呀?不明白的還以為是辦離婚證呢.

懷揣著本本,兩人從民政局出來了,可就跟陌生人似的,一前一後各走各路.

兩人都各有心事,好像那本本有千斤重似的.

晏錐緊緊皺著的眉頭就沒松開過,他眼底深藏著的無奈,不曾,也不會讓洛琪珊知道.

晏錐的心是可以理解的,他的上一次婚姻就是一個杯具的產物,沒有感基礎,是他母親為了讓他跟當時晏季勻一爭高下,才會巴不得他娶鄧嘉瑜.離婚之後,他滿以為自己的第二次婚姻會是自*戀愛,娶個自己喜歡的女人,可現在,依舊還是依從了家里的意志.這種憋悶和不甘,他的臉色怎麼好得起來.

洛琪珊的沉重心是來自于她知道晏錐的想什麼,知道他不喜歡她,同時也為自己這樁婚姻而感到可悲.沒有感基礎的婚姻,真的可以幸福嗎?

晏錐站在車門前,望了望沉默的洛琪珊,淡漠地:"你抽空搬過來晏家大宅住,現在我們已經結婚了,當然應該住在一起……這是我爺爺和我母親的意思."

是夫妻,領證了,可是卻沒有親切感,反到是像陌生人似的疏離.

洛琪珊淡淡地嗯了一聲,轉身離去.

她走得很瀟灑,比晏錐想象中更加干脆,一點不拖泥帶水,甚至連多幾句話都沒有.這不禁讓晏錐有些納悶,這女人,給點顏色就開起了染坊?脾氣到是不.

洛琪珊並非故意耍脾氣,她只是現在心不美麗,連跟晏錐頂嘴都沒了興致.她需要冷靜,需要排解郁結的緒,然後才能讓自己活躍起來恢複常態.

風吹著有些冷,洛琪珊將外套又裹得緊一點,看著街上雙雙對對走過的男女,人家那親昵勁兒,再看看自己,形單影只,心里難免會有苦澀和失落.

孤單的感覺襲上心頭……誰不希望能有個伴呢,人活著,白了就是想找個懂自己的人為伴,只不過,這看似簡單的願望,卻讓世間千千萬萬的善男信女為之傷神勞心.

洛琪珊不由自主地看著前邊那一對年輕男女,似乎女的在冷,男人就體貼地摟著她,將自己寬大的外套敞開來把女人嬌的身子裹住,兩人之間的甜蜜互動和愛意綿綿的眼神,對于洛琪珊來,真是很羨慕的……因為,她沒體驗過那種感覺.

被自己喜歡的男人喜歡著,心疼著,這是怎樣的滋味?她不知道,但她卻向往著,期盼著.只是,這輩子還能實現麼?

洛琪珊發覺自己的緒低落時,狠狠地咬咬下唇,用疼痛來提醒自己不要沉溺在這負面緒中.

"不能再胡思亂想下去,馬上還要趕回醫院做手術,必須調整好狀態!"洛琪珊一遍一遍在心里這麼告誡自己.

對工作的熱愛和敬業的精神,也是洛琪珊排解負面緒的方法之一,效果不錯.

這樣一個優秀的醫生,她的人格和品質都是閃閃發光的.能在自己領到結婚證之後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去,這樣的例子絕對不多.

而她揣著本本進去手術室做手術,沒人會知道她才剛從民政局出來.照理,她今天應該盡享受新婚的快樂,可她沒有.這縱然是因為她和晏錐是沒感基礎,但依洛琪珊對工作的負責態度,即使她和晏錐是兩相悅,她一樣不會耽擱今天的手術,她還是會去的.

洛琪珊……不知道有哪個男人獨具慧眼能發覺她的好,呵護她,珍惜她?

與此同時,在凱旋集團董事長辦公室里,洛凱旋正緊張地望著大屏幕上的股市走勢圖和密密麻麻的數據.愁眉深鎖,一臉凝重,他的秘書在旁邊也是心翼翼的,看得出來今天董事長心事重重,她話做事都得心點.

"董事長,您看這走勢,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啊?"秘書輕聲.

洛凱旋微微點頭,神嚴肅,沉吟了一下:"去查查看有沒有什麼異常,及時告訴我."

"是!"秘書趕緊地下去了,心里暗暗祈禱,可千萬不要有什麼問題啊,公司最近本來就不景氣了,外界還沒察覺,可內部的人都是知道的,有苦難啊,再也經不起折騰了.

洛凱旋獨自坐在辦公室里,越想越是感覺心里不踏實,在11點鍾的時候,他終于是按捺不住,開始吸納自己公司的股票了,但他這次的對手太過狡猾,蓄謀已久,並且采用非常手段.洛凱旋即使做出反應,也還是顯得太遲了……

11點半,股市收盤,洛凱旋打算在下午1點開盤時再看看形勢如何.

下午兩點半,公司還有一個例會要開,各位股東也都會出席.

午飯也沒吃得舒坦,洛凱旋今天也不知怎的就是總感覺心緒不甯.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這讓他不太踏實,隱約的有一絲不好的預感,可又不上來是什麼.

洛凱旋的妻子,梁悅,也是公司的股東之一,下午的會議她也會參加,因此在吃過午飯之後早早地就來辦公室了.

洛凱旋陰沉的心,在見到妻子時,卻像是被照進了一縷陽光,臉上頓時有了笑容.

梁悅一進來就關切地問:"怎麼你中午只吃了一個面包?秘書你沒胃口吃飯,怎麼回事?身體不舒服嗎?"

梁悅溫柔賢淑,洛凱旋與她之間也是相濡以沫多年了,見妻子詢問,他連連擺手:"身體沒事,你別瞎擔心,我只是今天確實胃口不好."

梁悅沒有多問,她理解洛凱旋最近壓力大,或許偶爾沒胃口也是正常的.

梁悅依偎在洛凱旋身邊,柔聲:"那今天你早點回家,我給你做幾道你喜歡吃的菜."

妻子的體貼,洛凱旋心里一暖,笑意又深了幾分:"今晚我們該去晏家吃晚飯,晏鴻章打過電話了,既然珊珊和晏錐的意思都是暫時不辦酒席,但今天是兩個孩子領結婚證的日子,晏家和洛家怎麼著也該一起吃個飯,為孩子們慶祝一下."

"對啊,瞧我這記性……那好,開完會,我也不回家了,等你下班我們直接去晏家."

"夫人,那就麻煩你開完會之後還要出去跑一趟,買些禮物……我們總不能空著手去."

"嗯,這是當然了,咱們洛家也是有頭有臉的,女兒結婚,雖然倉促,可嫁妝不能馬虎."

洛凱旋感慨道:"是啊,挺倉促的,不過這樣也好,以免夜長夢多,如今領了結婚證,我們也就沒那麼擔心了,不管怎樣,珊珊總算是有了個依靠."

梁悅一聽這話可有點不贊同:"我們女兒那麼獨立,她不需要依靠晏家."

"話是這麼,女兒不需要依靠晏家,可是……公司這回遇到危機,我們還需要晏家的支持.今晚我得好好跟晏錐談談,希望他能答應為凱旋集團注資."洛凱旋到這個就不由得憂心忡忡了.

梁悅這風韻猶存的容顏也染上一層薄薄的愁緒:"你得沒錯,但……這麼快就跟晏錐這些,不知道他會不會反感呢?如果他覺得我們是在利用他,不定他也會討厭珊珊的."

女人果真是考慮周全,梁悅的擔心是很必要的.

洛凱旋的眉頭皺得越發緊了:"是,這麼快跟晏錐這個事,確實有點不妥,但這也是沒辦法,公司不能再這麼下去了,拖一天就多一分危機.今天的股市你看了嗎,有沒有發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為了以防萬一,我已經在開始吸納公司的股份了,下午開會,我會跟各位股東解釋的."

"這……你派人去查了嗎?"梁悅也緊張起來.

"秘書在查,不過還沒那麼快又消息,希望是我的錯覺吧."

"一點了,我們看看再."梁悅提醒道.

洛凱旋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大屏幕上,這下午剛開盤,看起來還沒有異常況出現.

兩口子就這麼盯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一切正常,洛凱旋漸漸的也放寬心了,覺得或許真是自己太敏感.

到了兩點鍾,是開會的時間了.

一共九位股東參加這次的例會,除去洛凱旋夫婦,還有七位.

但奇怪的是,到了兩點半,卻還有三位股東沒有來,這其中包括陳鴻以及另外兩位大股東.

洛凱旋黑著臉,心里卻在琢磨,怎麼回事?三個人同時遲到,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事.

洛凱旋吩咐秘書打電話,但是,三個股東的電話同時都不通.

出于一種直覺,洛凱旋和梁悅都感到了不妙……不對勁,絕對不對勁!

就在這夫婦倆預感不好時,會議室門口卻沖進來幾個穿黑衣服的男人,四個陌生面孔,但走在最後的那一位,卻是一張久違的似曾相識的臉!

會議室里全部的人都站了起來,紛紛指著這群不速之客質問.洛凱旋夫婦更是驚得無以複加……

"你們是誰?出去!"

"怎麼闖到會議室來了?保安呢?保安!"

"……"

有股東在怒吼,就像是被外星人入侵地球似的.

為首的那一位男人身邊站著三位保鏢,將他護住,另外一個是提著公文包的男人……一個律師.

為首的男人絲毫不理那些股東的激憤反應,只是看著洛凱旋夫婦,得意而又平靜地:"好久不見,想不到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面吧."

震驚,意外,駭然!無一能表達出洛凱旋夫婦此刻的心,猶如是吞了個雞蛋梗在喉嚨.

藍覃?居然是藍覃!多年不見,他這是唱的哪一出?

梁悅臉色蒼白,憤然盯著這個中年男子:"藍覃,你搞什麼?跑來我們凱旋的股東大會做什麼?秘書,叫保安把他們趕出去!"

其實不用吩咐,秘書已經在行動了,可是,藍覃接下來的話,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呵呵……想趕我走?梁悅,洛凱旋,先給你們介紹一下我身邊這位陸元律師……"

律師一聽,立刻上前一步,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三份文件放在桌子上.

洛凱旋盡管心頭震駭,可氣勢不減,怒視著藍覃:"你在玩什麼花樣?別以為帶著保鏢和律師就能來搗亂,你是希望我報警嗎?"

藍覃不為所動,只是沖律師遞個眼色,相比起其他人的激動,藍覃顯得很淡定,卻也張揚著一臉得意的笑.

律師清了清嗓子,提高嗓門兒:"諸位,貴公司的股東,陳鴻,張紹華,賀朝陽,三位已經將股份賣給了我的當事人藍覃先生.根據對凱旋集團的股票核算結果,藍覃先生已經是這家公司最大的股票持有人,他也將是凱旋集團新任的董事長!"

這番話,讓現場瞬間陷入詭異的寂靜……【這章4千字,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要她臣服     下篇:續:新媳婦進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