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新媳婦進門  
   
續:新媳婦進門

藍覃的出現,好比是在平靜的湖面扔了一顆深水炸彈!在場的都是商界老手,一瞬間就能想到藍覃絕對是蓄謀已久的,這不是臨時起意的計劃!

幾秒的靜默之後,是一陣強烈的爆發!

"藍覃,你無恥!"洛凱旋怒嚎著沖過去,但藍覃的保鏢卻將他擋住了.

其他的股東們紛紛面無血色,被這異變驚呆了,但是,他們一個個都是狐狸一般精明的人物,見此景,雖然心里也是氣憤,可也不會傻到跟藍覃鬧……如果按照律師所,藍覃真要成為凱旋的新董事長,那麼,一切都將重新洗牌了.

藍覃的保鏢拽著洛凱旋,梁悅急忙過來拉著洛凱旋的手,怒視著藍覃:"叫你的狗放開我老公!"

藍覃一聽,不怒反笑:"你們兩口子還真齊心呢?是要秀恩愛嗎?別怪我沒提醒你,凱旋今天易主,只不過是剛開始而已,還有更多好戲在後頭.我到要看看,梁悅你和洛凱旋到底恩愛到什麼程度,如果他變得一無所有,你還會像現在這樣嗎?"

藍覃這話中有話,壓抑多年的報複之心終于在這一刻釋放出來了.細心的人就能聽出來,他似乎跟洛凱旋夫婦之間的恩怨,有些異常?

梁悅氣得臉都白了,再轉成,而其他股東聽到藍覃這麼,都面面相覷,聞出點弦外之音.

洛凱旋憤恨地沖著藍覃怒吼:"藍覃,少在這兒危聳聽,你靠著卑鄙無恥的手段得到陳鴻他們的股份,就算你坐上董事長的位置又怎樣?你得到股份的過程是乾淨的嗎?你就等著被警察請到局子里去吧!"

"藍覃,你跟從前一樣沒變,還是卑鄙人一個!想看我和凱旋的笑話?你要失望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支持凱旋!"梁悅憤怒的目光飽含堅定,緊緊握著洛凱旋的手,夫妻倆像是在向藍覃宣戰.

藍覃眼中掠過一抹狠色,啪啪啪竟拍了幾個巴掌……

"呵呵呵……不錯,嘴都挺硬的,不過,這警局嘛……我是不會去的,但是你洛凱旋就……"藍覃的話還沒完,只見秘書慌慌張張就進來了.

"董事長……有警察……"秘書滿臉焦急,可動作也太遲,她身後出現的兩位便衣已經毫不客氣地走了進來!

警察?

在場的人再次陷入極度震驚中,洛凱旋更是大感不妙.

一位穿棕色外套的警察亮出了警.官證,嚴肅地:"你是凱旋集團的董事長洛凱旋嗎?我是市局經偵科的隊長楊強,有人舉報你涉嫌私吞公款以及經濟詐騙,現在請你跟我們回局里協助調查."

轟隆隆……仿佛天雷鳴響,洛凱旋差點沒當場暈過去,而梁悅更是失聲尖叫……

"不,你們搞錯了!一定是搞錯了!"梁悅擋在了洛凱旋身前,只是,她整個人都在發抖.

其余的股東們全都傻眼兒了,這太具有顛覆性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家都還沉浸在公司易主的震撼中,可誰知道現在連警察都來了,要抓洛凱旋!

對于私吞公款和經濟詐騙,股東們都是一頭水霧,實話,這聽起來真像是莫須有的罪名.

洛凱旋死死盯著藍覃,猛地一聲吼叫:"龜.兒子,你害我!"

洛凱旋氣得想沖過去,可警察又將他攔下,態度強硬:"洛凱旋,請你自重!有什麼話,跟我們回警局再!"

這位楊強隊長面色不善,語氣也有些不耐煩.

藍覃見狀,笑得更加幸災樂禍:"洛凱旋,別激動啊,心身體,別還沒進警局就死翹翹了,那不成了死無對證?"

如此的得意,不是傻子都猜得到,那所謂的舉報人,就是藍覃吧.

梁悅恨不得跟藍覃拼命,擺明了是他在背後搞鬼,居然誣陷洛凱旋!

"藍覃,你不得好死!"

"我會活得很好,你該擔心一下你老公的死活才對."藍覃毫不示弱,得理不饒人.

可無論再怎麼掙紮,洛凱旋都避免不了被警察帶走的命運.幸好梁悅還沒事,在洛凱旋轉身那一刹,梁悅也沖他點頭:"老公,你會沒事的,我會跟律師一起去警局."

事到如今,大勢不可逆,藍覃這連環套下得太狠毒,洛凱旋只能先去警局,等著妻子和律師的到來.

公司的員工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見到洛凱旋被帶走,只覺得好像天都要塌下來了一樣,不過梁悅也在第一時間下了封口令,吩咐不准將這件事傳出去,並告訴員工這只是洛凱旋去警局錄口供,協助調查,不是他真的犯罪了.

但這些辭,即使是真的,在別人眼中看來也是那樣的勉強了.

接下來就是藍覃坐在了原來洛凱旋坐的位子上,成了凱旋集團新任的董事長.

這一系列的驚變來得太突然,讓人猝不及防.在此之前,洛凱旋和梁悅根本不曾聽過藍覃的消息,多年沒見過了,這個人銷聲匿跡,使得這兩口子幾乎忘卻了有那樣一個人的存在,可是,今天,他卻以突然殺出來,不僅奪走凱旋集團,還把洛凱旋給害得進了警局,這個人,究竟跟洛家有什麼深仇大恨?他哪里來的那麼多資金買下三位股東的股票?

這一連串疑問,藍覃是不會告訴眼前這幾位股東的,但他或許會告訴梁悅……因為,他做這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報複當年失去梁悅之仇.

股東們不知何時已經散去了,藍覃也吩咐保鏢和律師退下,這會議室里只剩下他和梁悅了.

死一般的寂靜,暗中卻洶湧著可怕的氣息.藍覃像是一只獵食的凶狼,而梁悅則是一種甯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架勢.她隱隱有些猜到藍覃為什麼要這麼做了,可她絕不會因為這樣而妥協半步,她和洛凱旋比金堅,就算藍覃耍盡手段,她也不會向這個男人低頭,一如二十幾年前那樣.

兩人的目光對視良久,梁悅激動的內心稍微冷靜了一點,她開始思考,開始迅速轉動著大腦……出身富家的梁悅,跟著洛凱旋多年,她也不是膽之輩,剛才確實很混亂,可她已經盡量讓自己別自亂陣腳,越是這種時候,她越需要堅強面對.

藍覃倨傲地站在梁悅面前,那神就像是在看一個戰敗者.

"怎麼樣,梁悅,看到了嗎,洛凱旋這麼不堪一擊,你是否會為自己當年的選擇而後悔?什麼叫晚節不保,洛凱旋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梁悅蒼白的面容浮現出一抹冷笑:"藍覃,原來你這些年消失得無影無蹤,就是為了躲起來使那些卑鄙的手段扳倒凱旋,人在做天在看,你會有報應的!"

藍覃聞,目光一狠,視線迸出陰冷的光芒,使得他這張原本看起來還算端正的臉,顯得有點猙獰.

"梁悅,別跟我報應,在我看來,現在的你們,那才是真的受到報應了!當年,你嫌我出身不好,無地拋棄了我,還怕無法將我甩掉,所以跟洛凱旋聯合起來誣陷我,害我坐牢八年,等我出來時,你早就跟洛凱旋結婚,還生了個女兒,呵呵……那時候我就對自己發誓,有生之年,一定會竭盡所能讓你們遭到報應!老天開眼,讓我在離開中國之後遠走異國他鄉,遇到了一個美籍華人的富婆,人家不嫌我沒錢,看中我的能力,將生意交給我打理,並且跟我結婚,讓我一朝登天,成為華人街的富豪之一.可我心里始終憋著一口氣,我要讓你和洛凱旋看到今天的我不僅是風光而已,我還能憑自己的力量踩死你們!什麼洛家,凱旋集團,在我眼中就是個屁!真以為我稀罕這破公司嗎?我不過是拿出一點閑錢玩玩買下你們公司一部分股票玩玩.把洛凱旋從董事長的位子直接踹進警局甚至是監獄,看著你們痛苦掙紮,我這心里就會特別舒坦,哈哈哈……"

原來如此!

藍覃的笑聲中充滿了報複的快.感,卻也有著幾分淒涼.難怪他要用這種極端的報複方式了,原來竟因為曾經被梁悅和洛凱旋陷害入獄……

梁悅震驚于藍覃的發跡史,但她也無比憤恨,因為藍覃的,一半都不是事實.

"藍覃,早在你坐牢的時候我就過,那件事不關我和凱旋,不是我們做的,是你對我們有誤會,可你就是聽不進去,非要把仇恨建立在我們身上,現在,你覺得自己是在報複,你很暢快,但你根本找錯了報複的對象,就算你如今有錢了,你也不過是個蒙蔽了心的可憐蟲!我從未後悔嫁給凱旋,即使他身處困境,即使他不再是董事長,可他永遠都是我的丈夫.還有,藍覃,你知道當初我為什麼不選你而選擇洛凱旋嗎?不是因為你出身不好,而是因為,你這個人心胸太過狹隘,人品太差,可悲的是你到現在都沒搞清楚這一點,還自以為是多了不起,我呸!在我眼里,你從前是垃圾,現在是垃圾,將來也還是一堆垃圾!"梁悅嫌惡的表毫不掩飾,強硬的態度猶如是在狠狠抽了藍覃一耳光.

濫惱羞成怒,沖上去就拽住了梁悅,惡狠狠地:"你敢罵我?"

"罵你又怎麼了?你這麼凶,難道還要打女人?"梁悅無懼藍覃的凶威,用力甩開他的手,徑直走向會議室的大門.

藍覃望著梁悅的背影,陰狠的眼神逐漸露出冷冷的光芒:"慢著!"

梁悅聞聲回頭,冷眼睥睨著藍覃.

藍覃殲笑著:"梁悅,我跟你這輩子注定只能做仇人了,沒得到你,這是我的遺憾,但是,你還有個女兒,如果她嫁到藍家,嫁給我兒子,到是可以彌補我這個遺憾."

梁悅先是一愣,明白了藍覃在什麼,瞬間怒火中燒,但卻沒有歇斯底里地吼,而是傲然地冷笑:"藍覃,你的如意算盤是打得不錯,不過很可惜,你來晚了,我女兒已經嫁給了炎月集團的董事長晏錐,就在今天上午才領的結婚證."

"什麼?"藍覃大怒,目露凶光.

梁悅再也不想多看藍覃一眼,匆匆走人,只是她心里卻在後怕……幸好珊珊嫁給晏錐了,否則,家里遭遇這樣的變故,若真的有什麼大事發生,誰來保護珊珊?

幸好在藍覃這個卑鄙人出現之前,珊珊已經是晏家的媳婦了……

今晚去晏家的那頓飯,梁悅和洛凱旋都吃不成了,現在梁悅最要緊的事就是帶律師去警局.

暫時梁悅沒有將這件事告訴洛琪珊,她要先到警局了解洛凱旋的況之後再做決定.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已是該吃晚飯的時候.

洛琪珊已經到了晏家,晏錐也回來了,晏季勻一家子也到場,可這左等右等不見洛凱旋夫婦出現,洛琪珊有點坐不住了……心想,難道是塞車?爸媽明明是好了晚上會過來吃飯的.

晏家還有些親戚也陸續到來,滿滿一大桌人,就缺洛凱旋夫婦了.

洛琪珊是新媳婦,第一次來晏家大宅,沈蓉對她照顧有加,晏鴻章也十分疼愛她,特意安排她坐在了自己身邊,這就已經是對洛琪珊的一種認可.因為晏家的家宴連座位都是嚴格排序,能坐在老爺子身邊的一定是家族中極為深受到重視的.

到了吃飯的時間,大家都在等洛凱旋夫婦,已經有人在聲議論了.洛琪珊也挺尷尬,歉意地望著晏鴻章,再看看晏錐……

"怎麼回事,你爸媽什麼意思?"晏錐淡漠地問.

"我……"洛琪珊剛想作答,手機響了,是母親打來的.

忙不迭地接起來,洛琪珊開口就問梁悅是否和洛凱旋已經快到了.

但是……晏錐看到洛琪珊的臉色不對勁,像是發生了什麼異常的事,她臉上的血色正在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褪去……【8千字】

上篇:續:驚變,公司易主     下篇:續:晏錐的新婚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