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晏錐的新婚夜  
   
續:晏錐的新婚夜

在電話里,梁悅並沒有告訴洛琪珊她和洛凱旋不能到場的真正原因,只是推公司有個重要的會議開,今晚不能去晏家吃飯了.

今天是洛琪珊和晏錐領結婚證的日子,她的父母好了會來的,現在臨時變卦,這讓洛琪珊心里泛堵,難受.本來她一個人坐在這陌生的環境,很沒有歸屬感,嫁人的第一天,她難免忐忑.眼巴巴地盼著父母能快點出現,這樣她才能踏實一點,可是,等來的卻是失望.

洛琪珊內心的酸脹在不斷發酵,拔涼拔涼的……她的婚姻難道就可悲到了這地步嗎?領證之後在這個家里的第一頓飯都沒有父母在身邊,沒有親人的祝福.有她這樣淒涼的新娘嗎?

洛琪珊嘴角的苦澀,盡力在掩飾,但還是被晏錐看出了一點端倪,深眸一凜,湊在她耳邊:"怎麼回事,你爸媽……"

梁悅已經急匆匆掛了電話,洛琪珊勉強笑笑,低聲:"我媽剛才打電話,她和我爸爸臨時有事不能來吃飯了,我們不用等了."

天知道洛琪珊在這些話的時候是怎樣沉重和苦悶以及失望,難以啟齒,晏家的人會怎麼想?她的臉往哪里擱?

"嗯?"晏錐的臉色也跟著一沉……這洛家兩口子是不是太不像話了?

雖然他對于這婚事並不重視,但洛家至少應該有起碼的尊重吧?他不在乎那兩口子來不來吃飯,可是,讓全家人等,現在卻又不來,這不擺明放鴿子嗎?有什麼事會比自己女兒結婚更重要的?

洛凱旋夫婦不來,丟的豈止是洛琪珊的臉,晏錐也跟著失面子.

狠狠瞪了洛琪珊一眼,但幾秒的僵硬之後,晏錐恢複了常態,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岳父岳母臨時有要事處理,不能來吃飯了."

這話一出,一眾嘩然,紛紛露出驚訝之色,感覺太奇怪了,洛凱旋夫婦在搞什麼呢,居然缺席?這可是他們的寶貝女兒領結婚證的日子!

五姑媽的表有點不屑,扁扁嘴:"架子還不嘛……"

"就是,難道自己的女兒都不重視了?還是,他們洛家根本就不將我們晏家放在眼里."

"真不像話……"

"……"

這些不滿,讓洛琪珊臉上火辣辣的,她也只能賠笑向大家道歉,誰讓自己的父母理虧呢,現在,晏家有些人話諷刺,她就沒有了反駁的底氣,因為,父母所的理由實在太牽強了,連她這一關都難過去,何況是晏家的人?

但自己父母的不是,只有她來承擔.

晏鴻章花白的眉毛緊鎖著,掃了一眼桌上的人,尤其是五姑媽……

"別東拉西扯的了,珊珊的父母一定是有事走不開,不然怎麼會不來?如今都是一家人,我們應該多體諒體諒,別把人家想得那麼不堪.好了,大家都餓了,開始吃飯吧."

老爺子發話,份量重,下邊頓時沒人再多嘴洛凱旋夫婦了.

晏季勻這個當大哥的,心思也比其他人細一點,哈哈一笑,夾起一塊雞肉就放進了洛琪珊的碗里,沖著她投去一個鼓勵的目光:"你第一次到大宅來,別拘束,多吃菜."

這如沐春風般的溫暖,讓洛琪珊原本冰涼的心,感到了一點慰藉,感激地點點頭,夾起肉往嘴里送.

水菡也不甘落後,笑米米地為洛琪珊夾菜,正好洛琪珊是坐在晏季勻兩口子對面的,夾菜也方面.

"珊珊,弟妹,這桂花魚很新鮮,你嘗嘗."水菡將一大塊魚肉給了洛琪珊,還不忘沖晏錐遞個眼色,那意思……這你老婆,你也不給人家夾菜麼?

但晏錐卻只是尷尬地低著頭,佯裝沒接收到水菡眼神里的信息.

水菡和晏季勻只得互相對望一眼……看來,洛琪珊和晏錐之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

沈蓉這個當婆婆的,對這個兒媳婦挺滿意,她如今修身養性,脾氣越發溫婉了,對洛琪珊照顧有加,很快就將這碗里堆滿了菜.

洛琪珊有點不好意思了,對自己好的人就是這麼熱,她的碗都裝不下了.

晏鴻章身為晏家最高長輩,今天終于等到晏錐跟洛琪珊領證了,他心里實在高興,談笑間也是流露出對洛琪珊的呵護.

"珊珊,我這孫兒有時候是個悶葫蘆,不愛表現,不過其實他人挺好的,你以後慢慢就知道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晏家的一份子,住在這里,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跟爺爺,或是跟陳嫂和管家講.現在,這兒住的人不多,如果平時晏錐這子惹你生氣了,你也可以在其他房間隨意住……如果這子欺負你,盡管告訴爺爺,爺爺會收拾他!"晏鴻章慈愛的眼神和藹極了,就像是對待自家親女兒似的.

這話就有點水平,意思是洛琪珊只要不高興了,大可以不跟晏錐一起睡.

洛琪珊有點囧,臉熱,卻還是禮貌地應承著.長輩的關心,就是她的幸運,至少在這家里,她不會受排斥,想必日子也不會很難過.

可晏錐的臉就綠了,無奈地:"爺爺,到底誰才是您親生的孫兒啊?得我好像是經常愛欺負人.她可是洛家的千金,沒那麼容易被人欺負的."

晏季勻忍不住發笑:"弟弟,你這是在博同嗎?"

"我的是實話啊……"晏錐心里腹誹,洛琪珊那暴強的女人,他沒事是不會去招惹的,他嚴重懷疑她是他的克星,遇上她,沒什麼好事,他哪里還會故意欺負她.沒事的時候就別有交集……這就是晏錐的想法.

氣氛漸漸活躍起來,先前的沉悶也慢慢散去,洛琪珊在沈蓉以及晏季勻夫婦,晏鴻章等人的熱招待下,心里的沉重稍微淡化了,暫時不去想不開心的事,不管怎樣,她已經是晏錐的妻子了,既然是這個家的一員,她就該在家宴上表現得輕松點.

"爺爺……"洛琪珊拿著酒杯站了起來:"爺爺謝謝您,我敬您一杯,祝爺爺健康長壽!"

完,咕咚咕咚,一杯酒灌下肚去了……還好,不是白酒,是酒.晏錐特意不給她喝白酒的,他現在心里有陰影了.

晏鴻章大感欣慰,贊洛琪珊懂事乖巧,而他早已不喝酒了,身體不允許,他只能以茶代酒.

"呵呵呵……珊珊,起來,應該爺爺謝謝你才對,那天在度假村,要不是你及時急救,我恐怕已經……"

晏錐心頭一顫,趕緊打斷了晏鴻章,舉起杯子:"爺爺別不吉利的話,您一定可以長命百歲的!"

晏鴻章眼里精光一閃:"好子,爺爺也想長命百歲,但是,這生孩子的事,你可不能耽擱,對珊珊好點兒,還有,過了今天,你倆都要戒酒,為生孩子做准備."

"……"

老爺子話也太直接太生猛了,這洛琪珊和晏錐才剛領證,爺爺已經將以後都規劃好,可見這有多急切.

洛琪珊的臉倏地了,而晏錐也是不經意地看了她一下,正好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仿佛一聲咔嘣……隨即立刻又都快速轉移了視線,只剩下心頭莫名的顫動了一下.

敬了爺爺再敬母親,沈蓉在喝這杯酒的時候已是熱淚盈眶,終于盼到這天,她也跟老爺子一樣的盼晏錐結婚生娃盼得十分焦慮,如今總算八字有了一撇,抱孫子的目標想來是不遠了.

在座的大都是長輩,洛琪珊和晏錐要敬酒一圈,下來之後兩人都臉的,少許醉意.

也不知道這晏季勻是不是受了晏鴻章的囑托,對新婚夫婦格外"照顧",主動跟洛琪珊和晏錐喝酒,一杯接一杯,興致高得很.

加上五姑媽四叔父三叔父,還有一些表親,滿滿一大桌人,喝到高興處,晏錐和洛琪珊也不好掃興,只能奉陪到底了.且不論這些人當中有幾個是真心接受洛琪珊的,但至少大家都有種默契,那就是要讓這頓飯在和諧中結束.

沈蓉早就將兩口的臥室整理好了,而她就不住這棟樓,刻意住在主宅這邊,晏鴻章臥室的樓下一層.

這是為了讓晏錐和洛琪珊有個安靜的二人世界.

不僅如此,晏季勻多半也是故意讓晏錐和洛琪珊喝那麼多酒,為了給兩人的新婚夜造勢……不多喝點,這倆晚上怎麼能睡到一塊兒?

確實是如此,酒喝了不少,晏錐躺下的時候都沒看清楚自己身邊睡的是誰……平時習慣了一個人睡,現在突然多了一個人,還好chuang夠大.

洛琪珊也好不到哪兒去,喝得暈乎乎的,躺在晏錐身邊,迷迷糊糊中,她的腿已經壓在了晏錐腰上,再過一會兒,她的腦袋又睡到了他的胸膛……

"唔……不錯,這枕頭睡著真舒服,咯咯……嘻嘻……"洛琪珊在低喃,喝了酒之後的她,又變回了那個可愛單純不設防的女孩子了.

晏錐大手一伸,無意中碰到一團軟綿綿的東東,他緊閉著的雙眼睜開,醉意朦朧中,他感到懷里有個人,並且還是個女人,香噴噴的身子,而他的手抓住的東東竟是……【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新媳婦進門     下篇:續:你最好能盡快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