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最好能盡快懷上  
   
續:你最好能盡快懷上

喝酒的好處就是會讓人釋放出靈魂深處那個最真實的自己.放肆的,自在的,無所顧忌的……沒有尷尬,沒有難為,整顆心和思想都是敞開的.

粗重的呼吸聲為這寂靜的夜晚染上了旖.旎的色彩,淡淡燈光下,兩個身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緊緊貼合在一起,不知是誰先按倒誰,不知是誰先吻了誰,或許,冥冥中有著最原始的呼喚,兩人如同磁遇到鐵,在chuang上翻滾,卻是越滾越緊實,難解難分.

不知是真的醉了還是借著幾分醉意做一些清醒的時候不會做的事,那感覺像是故意犯規的孩子.

她滾燙的肌膚在他的大手中越發灼熱了,輕顫的身子,羞人的聲音……他時而溫柔時而狂烈,他肆意掠奪著她醉人的甜美,而她也不由自主的變得溫順.

或者這是另一面的自己,或許就是從靈魂里剝離出來的被壓抑著的真實,只有在喝了酒之後才會如此絢麗地綻放.

這一刻,晏錐和洛琪珊才像是一對真正的新婚夫妻,熱狂野奔放濃烈,盡揮灑著汗水,將這個美妙的夜晚推向了極致的巔峰……

當兩人消停下來的時候,都累得渾身發軟,不想動.

洛琪珊還在含糊地呢喃:"晏錐……如果你愛我,如果我也很愛你……那該多好啊……唔,不……我才不要先愛上你,如果我愛上了你而你又不愛我,我會很慘的……唔……"

晏錐側著的身子微微動了動,抬了抬眼皮,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洛琪珊的話.

如果不是因為喝得多,今晚兩人不定就各睡各了,因為在某些方面,兩人的性格相似,都是不肯輕易服軟服輸的人.現在這樣也挺好,至少這個新婚夜不是那麼冰冷.而晏錐也體會到了洛琪珊溫柔女人的一面,盡管是難得的在酒後才表現出來,但這晚的美好滋味將會留在他的記憶中……

第二天.

早晨的氣溫有些冷,睡在被子里的人不知不覺地抱在了一起,不知道自己這動作有多自然,若是有人看見,一定會以為這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洛琪珊感覺到這團熱源,又再往里邊拱了拱,臉蛋貼在晏錐胸膛上……而晏錐也是兩臂抱著洛琪珊,兩人的腿還交疊在一起,這畫面實在是親昵又撩人,可是,當兩人發現不對勁,睜開眼時……

下一秒,好比是碰到洪水猛獸,兩人同時驚得往後一縮!

"你……"

"你……"

同樣的表,同樣的心,都想問"你怎麼會跟我睡在一起?"

緊接著,洛琪珊低頭往被單里望去,頓時腦子發懵,呆呆地盯著某男健美的身體,咕咚……吞了一口唾沫.

晏錐也正看著洛琪珊,她雪白的身子火辣性感,那鎖骨上的粉,是他昨晚的傑作嗎?

洛琪珊只覺得渾身發燙,尤其是臉……心跳也在加速,血都充到臉上了.

"不准看!"洛琪珊羞憤地沖晏錐嚷嚷,掀起被子就往他臉上一蓋.

"激動什麼,你不也看了我嗎?我還覺得吃虧呢!"晏錐悶悶的聲音從被子里傳來.

洛琪珊已經趁機下chuang跑進浴室去了.

砰——!關上浴室的門,洛琪珊依舊是難以平靜,回想昨夜,她和晏錐都喝了很多酒,然後被人送到了臥室,再然後……記憶里的碎片在不斷集中,浮現出兩具白花花的身子,還有兩人抵死纏.綿的畫面.

天啊……洛琪珊羞窘地捂住了臉,直罵自己:節操呢!

都喝醉了還管什麼節操,早就碎一地了.

似乎……好像……昨晚她沒有反抗晏錐,反而很積極地配合他?

不但如此,她還記得,似是有種陌生而又熟悉的令人瘋魔的感覺,在度假村的時候體驗過一次?

洛琪珊望著鏡子里的自己,一張絕美的容顏已經得滴血,最要命的是,她脖子上,鎖骨,胸前……都有一點一點的粉痕跡.怎麼會這樣?這……一定是晏錐,都怪他!

昨晚有多激烈,洛琪珊不敢再往下想.

浴室外,晏錐也在發呆,緊緊鎖著眉頭,不知是在回味還是在懊惱.

罷了罷了,爺爺和母親都瞪著抱孫子,既然跟洛琪珊已成定局,昨晚那種事,以後難免是要經常發生的,不然怎麼生孩子?

但話又回來,憑心而論,跟她那個的時候,感覺還不錯.最主要是她很乾淨,她的第一個男人是他……想到這點,晏錐心里還是會莫名地自豪,嘴角上揚著,自己都不知道.

洛琪珊從浴室出來,緒已經恢複了一些,看上去很淡定,實際上還是不太敢與晏錐的眼神對視.畢竟,在男女之事上,她還是菜鳥,難免會臉皮薄.

片刻之後,晏錐和洛琪珊都已經洗漱好,穿好衣服,是該到了各自去上班的到時候了.

這樣的婚姻,是連蜜月計劃都省了.

兩人各自保持沉默,直到走出門,晏錐才出聲叫出了洛琪珊.

"你等一下."

洛琪珊聞聲停下腳步,略帶疑惑地看著晏錐.

晏錐有意無意地瞄了一眼她的肚子,淡淡地:"不要再吃避.孕藥,你最好是能盡快懷上."

"……"

洛琪珊被晏錐一句話給噎著了,一時間竟語塞……是啊,結婚了,成了晏家的人,確實是有義務為晏家延續後代的.

只是,道理雖這樣,但洛琪珊卻是有些不甘.自己這麼年輕難道就要准備當媽了?晏家是不是太心急了一點?她還有心愛的醫學事業,她還想再工作幾年才要孩子呢.

洛琪珊才二十五歲,她鍾愛醫學事業,她是有思想有獨立意識創造意識的新女性,她的人生規劃里,現在不是生娃的時候.

但這些話,洛琪珊最終還是選擇了爛在肚子里.晏鴻章,晏錐,婆婆,他們都是同樣的想法,想讓她快點懷上,她就算抬出一大堆理由也是白搭.

洛琪珊不溫不火地:"我知道怎麼做的."

轉身,洛琪珊眼底才釋放出幾分複雜的決絕……她不是生育的工具,她有權利選擇的,不是麼?

洛琪珊沒有直接去醫院,而是先回家去,看看父母,問問昨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她想不到的是,回到家,父母都沒在,傭人,梁悅一大早就出去了,而洛凱旋則是一直沒看到人影.

什麼?

洛琪珊詫異,一顆心突突地跳……難道父親昨晚沒回家而母親回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

洛琪珊望著冷清的家,心底竄起一絲絲不妙的感覺.

立刻撥通了母親的電話,但似乎母親很忙,急匆匆了兩句,還沒等洛琪珊問個究竟,已經掛了電話.

洛琪珊心里不踏實,可這班還是要上的.

洛琪珊習慣性地打開了手機上的某軟件,卻見一條條信息不斷地閃爍彈出來,全都是問的差不多的問題……

"珊珊,你們家怎麼了?"

"凱旋集團怎麼易主了?發生什麼事?"

"你老爸怎麼不是凱旋的董事長了?"

"……"

這些信息,將洛琪珊驚得魂飛魄散,就算定力再好的人都經不起這樣巨大的變故,意識受到打擊,前所未有的慌亂.

朋友圈原來早就炸開了鍋,因為今早的一則新聞,內容是凱旋集團的董事長不再是洛凱旋而是一個叫藍覃的男人!

洛琪珊看著這一則新聞,整個人都陷入了混亂和驚恐之中,仿佛頭上有一座大山壓下來!

"不……這不是真的……不是……一定不是!這怎麼可能是真的呢……不……"洛琪珊花容慘白,握著手機的手都在顫抖,人已經無力地跌坐在沙發上.

再次撥著母親的電話,這一下,洛琪珊聽到母親疲倦的聲音傳來,忍不住了眼眶……

"媽,出了這麼大的事,您居然瞞著我?"

梁悅一聲歎息:"珊珊,你知道了……其實媽媽也不想瞞你的,可昨天是你跟晏錐領結婚證的日子,媽媽不想破壞你們的心."

"媽……"洛琪珊聲音哽咽:"爸爸現在怎麼樣了?"

事已至此,梁悅沒什麼可隱瞞的,便將一切因有都告訴了洛琪珊.

公司被奪,縱然是令人氣憤,但最過份的是那個叫藍覃的居然陷害父親?

"誣陷,卑鄙無恥的誣陷!畜生,不是人!"洛琪珊怒罵,全身燃燒著憤恨的火焰,邊罵邊沖向車庫,她要立刻去到母親身邊,她要立刻見到父親!

洛琪珊的脾氣一發起來就像是頭母牛,開車的速度也是快得驚人.

怒發沖冠的滋味是什麼,她終于是體會到了.想不到這世上還有像藍覃這樣的人,哦不,他不配當人,他是魔鬼,他該下地獄!

洛琪珊現在無法冷靜的思考,凌亂了,狂躁了,滿腦子都是父親被警察帶走的畫面……公司可以沒有,但父親怎麼可以被冤枉被誣陷?父親在警局里是怎麼度過昨晚的?母親在出事之後又是怎樣的焦灼恐慌?

而她昨天卻什麼都不知道,在晏家吃飯,喝得醉醺醺地跟晏錐那個……而她的父母卻在受著最可怕的煎熬!

洛琪珊是個堅強的女人,可此時此刻也控制不住眼淚在掉.恨自己昨天沒有在電話里聽出母親的異常,沒有多追問一下,沒有陪伴在母親身邊.

心痛,為父親,也為母親……

梁悅昨天是請了律師去警局,也見到了洛凱旋,可是,由于案件嚴重,洛凱旋沒有獲得保釋,現在還被關在里邊,還要繼續錄口供.

他沒有犯那些罪,當然不會承認.但棘手的是凱旋集團確實前段時間在海外的投資遇到了挫折,舉報人提到,凱旋集團在海外投資的那間公司其實是洛凱旋派人在幾年前注冊的,表面上那間公司的老板是別人,但實際上就是洛凱旋,他不過是找了個傀儡去當名義上的老板,目的是為了能順利地從凱旋集團吞掉巨額投資,據為己有.

這些莫須有的罪名被扣到洛凱旋頭上,而他無從辯駁的是……那間公司的老板,居然反過來咬他一口,做假證,誣陷他.

這顯然是藍覃的陰謀,可藍覃策劃已久,那間海外公司的負責人是洛凱旋的朋友,可卻一口咬定是洛凱旋在暗中操作傾吞巨款,最要命的是洛凱旋確實跟該公司的人接觸過,但那是因為要投資,必須要預先評估……沒想到這些都成了現在所謂的"證據".

警方自稱證據確鑿,但洛凱旋又一直堅持自己沒有做,如此一來,他到現在還沒能被放走,還在警局里死磕.

梁悅請了幾個律師一起處理這件事,但警方不松口不松手,像是也扛上了,一時間,洛凱旋的處境更加不妙.

洛氏家族地震了,仿佛垮了半邊天……若是洛凱旋的罪名被坐實,那就真是全垮了.

其實除了公司易主的新聞,還有一條是洛凱旋被警察抓的新聞,只不過洛琪珊沒看到.

軒然大波,就這樣在洛家人猝不及防的時候降臨了,整個家族人人自危,人心惶惶,不斷地打電話給梁悅,可得到的消息都沒好的.

這種時候,公司的各個股東以及洛凱旋那些所謂的朋友,親戚,都紛紛在心里打起了九九……就怕事會牽連到自己.生意場上的人,沒幾個是真正的敢自己百分百乾淨,他們都怕因為洛凱旋的事會連累自己,萬一牽出一些不光彩的事,可就不妙.因此,只一天的時間,有的聰明人竟然已經悄悄離開了這個城市,跑得比兔子還快.

洛家這棵大樹瀕臨倒陷,誰都不會傻到在這時候來惹一身麻煩,能避則避.梁悅找了幾個在市里有頭有臉的人物,想要將洛凱旋保釋出來,可得到的答複都是讓她失望的.

警局對面的馬路,停著梁悅的車,她剛跟律師分開,卻又不知現在該怎麼辦,該去找誰?誰還能幫上忙?

這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是警方口口聲聲證據對洛凱旋不利,茲事體大,不能放人.不排除是藍覃事先做了功課,所以,即使現在梁悅抱著錢來保釋洛凱旋也沒用.

如果砸錢都還不能解決的問題,才算是真正的問題了.

洛琪珊心急火燎地趕來,見到母親那一刻,洛琪珊的心都碎了……母親仿佛*之間老了好幾歲,黑眼圈,眼袋,皺紋……全都比平時明顯多了,還有眼里的血絲.

"媽媽……"洛琪珊軟軟地呼喚,輕輕抱著媽媽的肩膀,心疼不已.

梁悅很努力地擠出一個慘兮兮的微笑:"傻孩子,別哭,這只是暫時的,你爸爸不會有事."

"可是……可是現在不能保釋,爸爸在里邊會不會很受罪?"洛琪珊強忍著淚水,眼中全是擔憂.

"我剛才還去看過你爸爸,他看起來還是很正常的,至少沒人對他使用*力,沒被欺負,這就算是萬幸了."

洛琪珊腦子里瞬間閃過一個男人的身影,眼底一抹堅決:"媽,我現在就去找晏錐,求他幫幫爸爸!"

"珊珊……"梁悅拉住了洛琪珊,輕輕搖頭:"珊珊,媽媽已經找過一些人了,他們都無能為力,那些人在市里還有些地位,可也都沒辦法,束手無策.晏家雖然財大勢大,不過我想,這次,或許晏家也沒轍."

洛琪珊沉默了,但隨即,骨子里的倔犟又跑出來.

"媽媽,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既然找過一些人都沒有用,我們除了晏家還能有什麼希望?我也不想靠晏家,可是,面子這東西,跟爸爸的安危比起來,算得了什麼?我可以沒面子,我可以低聲下氣去求晏錐,只要他肯幫爸爸,我做什麼都行!"洛琪珊這話也等于是在給自己打氣.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也不會去求晏錐.

望著女兒遠去的身影,梁悅終于忍不住淚如雨下……女兒長大了,更懂事了,懂得為父母分擔,為家里犧牲.希望晏錐能善待珊珊,至于能不能幫助洛家,梁悅不去想了,只希望晏錐能善待珊珊,她便是最大的安慰……【8千字】

上篇:續:晏錐的新婚夜     下篇:續:洛琪珊VS鄧嘉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