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洛琪珊VS鄧嘉瑜  
   
續:洛琪珊VS鄧嘉瑜

炎月集團總部大樓坐落在本市最繁華的黃金地帶,它獨特的造型出自頂尖設計師之手,成為一種標志性的建築,遠遠地就能看到樓體上醒目的大字,在這高樓大廈林立的地方,它就像是一座令人仰視的山岳.

有趣的是,在距離這里不到一百米的某一棟大樓,是黃埔銀行大廈.老總是鄧林,即晏錐曾經的岳父.

不管是晏錐離婚前還是離婚後,他有時都會在附近碰到鄧林,不同的是,離婚後,即使碰到,兩人之間的也只是象征地打個招呼,不會再坐下來談話聊天了.

鄧家,對于晏錐來已經是往事,無喜無悲,因為沒有感的投入.可是,生活的際遇就是這麼九曲十八彎,往往在你不經意的時候來點插曲.

晏錐的車停在車庫,剛下車就看見前邊蹲著一個女人的身影,似乎是崴到腳了?

晏錐目不斜視地從女人身邊經過,他要從這兒進電梯.

可就在他即將踏入那道門時,身後卻傳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

"晏錐?是你嗎?晏錐……"

晏錐聞聲回頭,微微一愣……怎麼,這女人竟然是鄧嘉瑜?

鄧嘉瑜像見著救星一樣,眼睛一亮:"晏錐,我崴到腳了,好疼,可以幫幫我嗎?"

鄧嘉瑜痛苦地皺著眉頭,蹲在地上,還心翼翼地遮住裙擺處,以防自己走光.

許久不見,晏錐也沒想到會跟鄧嘉瑜在這種場合下相遇,雖然他對這個前妻沒有愛的感覺,可他畢竟是個男人,總不能對眼前的形視而不見吧.

晏錐緩緩走過去,這才看清楚鄧嘉瑜穿得高跟鞋……還真是又細又高,難怪會崴到腳.

晏錐蹲下,淡淡地問:"還能走嗎?"

"不能……很疼……"鄧嘉瑜指指自己腳踝處,額頭上隱約有細汗,看樣子是真的傷得不輕.

其實鄧嘉瑜也沒把握晏錐會真的幫她,可現在,他就這樣真真實實地在她面前.鼻息里傳來他身上淡淡的古龍水味道,莫名的,鄧嘉瑜心底微微一暖……他還挺有良心的,沒有見死不救.

人在遇到困難時總是脆弱的,出現能幫自己的人,就會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鄧嘉瑜望著晏錐這張熟悉的臉,覺得他比以前更加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好比是一壇塵封的佳釀老酒突然開了個口子,那濃厚綿醇的香味令人忍不住心馳神往.

都三十歲的男人才正是剛剛開始散發個人魅力的時候.這話,果真不假.鄧嘉瑜一時間竟是看得癡了……這是自己的前夫嗎?為何今天的他看起來這麼的……迷人,順眼?

晏錐瞄了一眼正在出神的鄧嘉瑜:"你一個人嗎?要不要我讓助理送你去醫院?"

鄧嘉瑜這才趕緊回神,搖搖頭:"暫時不用去醫院了,我先休息一會兒,如果還是很疼,我再去……對了,這里的炎月大樓的地下車庫,你的辦公室不就在上邊嗎?如果不介意,扶我去你辦公室歇一歇吧."

晏錐聞,也沒多什麼,在他眼里,鄧嘉瑜現在只是一個受傷的需要幫助的人,何況兩人曾經還是夫妻,她的這個要求並不過分.當然了,假如不是她崴傷了腳,他或許就會一口拒絕.

晏錐扶著鄧嘉瑜,她大半個身子靠在他身上,但是,才剛走一步,她就吃痛地停下了,臉色蒼白:"不行……我還是走不了……"

她話的聲音都在發抖,晏錐不由得暗暗搖頭,這人還真倔犟,痛成這樣都不去醫院.

罷了,身體是她自己的,她現在不去醫院,他也懶得勸.

晏錐擰著眉,轉過身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上來,我背你."

鄧嘉瑜一愣,但隨即驚喜地笑了,兩手搭上晏錐的肩頭……

別看晏錐的身材不屬于魁梧型,但背個女人還是沒問題的.穩穩的腳步,厚實的肩膀,給人以一種踏實耳朵安全感.

鄧嘉瑜和晏錐以前雖是夫妻,但兩人在那段婚姻中完全沒有親密的接觸,就連摟摟抱抱親個嘴都沒有過.是結婚,只不過是多了一張結婚證而已,都是各過各的的生活.所以,嚴格來,兩人之間還很陌生,像這樣背著,竟是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晏錐是坦蕩蕩的,往電梯里走,可鄧嘉瑜心里就有些不平靜了.

以前怎麼從來沒發現晏錐的身上的氣息這麼好聞呢,清新淡雅,似乎是綠茶味的古龍水?他身上一點汗味都沒有,頭發上還傳來洗發水的味道……最重要的是,被他背著,她感覺到了男人的溫暖.她的腦袋搭在他肩上,看著他的側臉,怎麼越看越耐看呢……

鄧嘉瑜是個眼高于頂的女人,真正讓她動心的男人太少,可不知怎的,此刻她的心就像是初戀的少女般砰砰亂跳……他身上的體溫真熱啊.

確實,晏錐在這一兩年的時間里無論是從內心還是外表氣質,都發生了不的變化,像是美酒經過醞釀之後開始發出香味了.又像是一塊磁石,無意中就會吸引到女人的注意.

晏錐可不知道鄧嘉瑜在想什麼,到了頂層,他背著鄧嘉瑜往辦公室走.

每個見到這一幕的員工都傻眼兒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董事長居然背著一個女人來上班?

這女人是誰?以前從未見過呢!

鄧嘉瑜是第一次來晏錐的地盤,他們當然沒見過了.

員工們驚詫的目光,聲竊竊私語,眼中分明寫著八卦,可是,晏錐都不為所動,像是什麼都沒看見沒聽到,徑直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將鄧嘉瑜放在真皮沙發上,晏錐坐到了辦公桌前,漫不經心地:"你歇一會兒吧,我要工作了."

下之意就是……我雖然提供了地方給你休息,可我沒那麼多閑工夫照顧你.

鄧嘉瑜點點頭,了聲謝謝,靠在沙發上便不再動了.

腳上傳來的疼痛稍微好了一些,鄧嘉瑜打量著晏錐的辦公室,借此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腳上的傷.

晏錐的辦公室裝修大氣時尚簡約,屬于低調奢華的類型,木櫃架子上還擺放著一些別致的裝飾品.

古董花瓶,金絲楠木的佛珠,琉璃鱒魚……等等這些昂貴又富有觀賞價值的東西都為這辦公室增添了幾分文藝的氣息.

就連晏錐面前的筆筒都是金絲楠木的……看來他是挺鍾意這種材質的制品.

晏錐很快就投入到工作中去,專注地看著電腦屏幕上的數據以及手中的文件,時不時還飛快地敲擊著鍵盤……鄧嘉瑜是第一次看晏錐用鍵盤打字,真是快啊.

當一個人認真做一個件事的時候,那種狀態是很迷人的,仿佛身上會發光一般.此刻,鄧嘉瑜算是切身體會到了.

晏錐心無旁騖,沒有再看她一眼,他一直都專注于工作,他不經意的抿唇,皺眉,沉思……各種表全都被鄧嘉瑜看在眼里.

真是邪門兒了,怎麼他的每個表都這般好看呢?今天才知道,晏錐原來是一顆藏在砂礫下的寶石,經過時間的打磨,終于煥發出自己的光彩了.

鄧嘉瑜的思緒也不知飄向了哪里,果然忘記了腳上的痛,一眨不眨地望著晏錐,眼底有著奇異的亮彩.

與此同時,外邊接待處的工作人員正迎來了一位心急火燎的女人.

是洛琪珊,她來找晏錐了.

"這位女士,請問您有預約嗎?"

"沒有."

"那真是不好意思,沒有預約,董事長是不會見您的."

"……"

洛琪珊現在焦急萬分,話也難免有點沖:"你就告訴晏錐,洛琪珊找他,他會見我的."

洛琪珊這也是沒辦法,她不知道晏錐的手機號碼是多少,只能直接上來找人,但是,這里的人也不認識她是誰啊.

"女士,請你預約過後再來吧."這位接待員眼中分明有著明顯的不屑和輕視.

洛琪珊一聽,心里是一股一股火苗在竄……好歹也是晏錐的老婆了,可現在卻連他辦公室都進不了?

洛琪珊本來不想表明身份,可現在看來,不表明不行了.

洛琪珊美目微微一縮,精冷的眸光透著幾分寒意:"你告訴晏錐,他老婆找他,看看他是不是會不見我."

這話,讓接待姐頓時驚悚了,像看怪物似的看著洛琪珊……不是吧?這是董事長夫人?【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你最好能盡快懷上     下篇:續:這是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