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這是他的女人?  
   
續:這是他的女人?

晏錐辦公桌上的內線電話響起時,聽到洛琪珊找他,竟然一點都不意外,甚至連驚訝的神都沒有,似是早就料到會有這種事發生.

洛琪珊踏進辦公室的那一刻,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晏錐,而是一個躺在他沙發上的女人.

這女人連鞋子都脫了?

氣氛瞬間變得有些怪異,鄧嘉瑜也在打量著洛琪珊,面無表,但出于女人獨特的敏感,她眼底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好奇和敵意.盡管他跟晏錐早已是過去式了,可潛意識里總有種揮之不去的先來後到的心理在作祟.

洛琪珊和鄧嘉瑜同時看著對方……這兩個女人有個共同點,都是大美女,但鄧嘉瑜可以用"漂亮"來形容,而洛琪珊卻更適合用"美".

鄧嘉瑜五官突出,菱角分明,長相是很精致的,卻又稍嫌有那麼一點太立體了,少了幾分耐看的視覺.洛琪珊的五官雖沒有那麼深邃的立體感,但無論是分開看還是組合在一起,都不僅是第一眼讓人感覺美,而是越看越耐看,越富有韻味,尤其是她那雙狹長的丹鳳眼,水靈靈的像是會話,使得她整個人看起來更加鮮活.

兩人的目光交彙,只兩秒就各自閃開.洛琪珊心里有那麼點詫異,還有一絲不清道不明的微酸,但卻被她強行忽略過去.她不會忘記自己此行的目的是什麼.

洛琪珊走到晏錐的辦公桌前,神凝重而焦急:"晏錐,我有事跟你."

顯然,她是不會在外人面前隨便透露來意的.

晏錐端坐在黑色的真皮椅上,神淡然,瞄了瞄洛琪珊……他當然明白她的意思,她不願當著鄧嘉瑜的面出前來是所為何事.

"鄧嘉瑜,你的腳好些了嗎?"晏錐如玉般溫潤的嗓音在靜謐的空氣里聽著有一種特別悅耳的味道.

鄧嘉瑜微微一愣,隨即苦著臉:"沒有好轉,看來還是得去醫院.你有訪客,那我就……就不打擾了……"

鄧嘉瑜掙紮著起來,可她的腳實在不爭氣,才剛站到地上,身子一歪……

"心!"晏錐一個箭步跨過去,及時接住了鄧嘉瑜.

鄧嘉瑜縮在他懷中,臉色蒼白,似是在忍受著痛苦,卻又帶著感激的眼神望著他:"謝謝……我沒事,我可以自己走了."

真不知她是有意還是無意,她越是這麼,晏錐的眉頭皺得越緊.看她這況,分明是不能自己走出去,還在逞強.

"是不是要去醫院?我送你."晏錐下意識地沖口而出,他沒多想其他的,只是純粹出于骨子里天生對弱者的同,而鄧嘉瑜現在受傷了,她就是弱者.

鄧嘉瑜神複雜地望了望洛琪珊,然後再看看晏錐,似是有點委屈地:"算了,不麻煩你,你有客人……"

聽起來很懂事,很識大體,可她的手卻將晏錐的腰摟得很緊.

洛琪珊冷眼旁觀這一切,感覺自己像個外人,而眼前的晏錐和陌生女人才是一對?這種錯覺,讓她心里的酸味又在清晰了一點.看著兩人摟摟抱抱,貌似是那女人的腳受傷了,晏錐還真體貼呢.

似乎曾經也體會過這種心,好像是在見到梵狄和穎時……洛琪珊心頭驀地一驚,難道自己是吃醋?難道真的對晏錐動心了?

不不不……不會的.洛琪珊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告誡自己要將異常的緒趕走!

晏錐看了看鄧嘉瑜的腳,確實比剛來那時候更更腫了……

"洛琪珊,有什麼事,晚點再."晏錐扶著鄧嘉瑜就往外邊走,沒覺得自己此刻跟鄧嘉瑜的姿勢有多*不清,看在別人眼中是怎樣的滋味.

洛琪珊本來就很急,父親的事,刻不容緩,但晏錐卻晚點再?

"晏錐……我要的事很緊急,不能等了."洛琪珊硬著頭皮出這些話,臉頰已是在發燙.驕傲如她,這樣低聲下氣,並且還是在"晏錐的女人"面前,她的心不僅是糟糕,還伴隨著難以抑制的酸疼.

晏錐帶著鄧嘉瑜已經走到了門口,聽洛琪珊這麼,他又停下腳步,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她好像並沒有因為鄧嘉瑜的出現而生氣?即使他此刻正摟著鄧嘉瑜.

看來,洛琪珊還挺大氣嘛.晏錐心里浮現出這個認知,隨即也想到……她也不可能是真心喜歡他才會嫁過來的,如今都成夫妻了,她洛家目的達到,她當然不需要裝出在乎他的樣子.

晏錐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沖著外邊喊了一聲:"程瑞".

程瑞立刻出現了,果真是隨喊隨到.

"把她送到附近醫院."晏錐淡淡地吩咐,將鄧嘉瑜交給了程瑞.

鄧嘉瑜眼底快速掠過一抹失望,但她也沒有表露出來,只是溫溫柔柔地對晏錐:"麻煩你操心了."

晏錐不置可否,朝程瑞遞個眼色,然後轉身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洛琪珊這才稍微松了口氣……看來他還不是太絕,至少沒在這種時候走掉.

晏錐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好整以暇地看著洛琪珊,冷凝的表看不出多余的緒,更不知道這男人在想什麼.

洛琪珊只覺得喉嚨有點發緊,拉下臉皮要求眼前的男人,她怎麼會不感到難為呢?臉燙,心熱……但一想到父親的處境,她就顧不上那些了,就算再怎麼丟臉,她都只能忍著.

"晏錐……你看今天的新聞了嗎?凱越集團已經易主了,我父親不再是董事長……"

"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晏錐的回答很平靜,就好像在一件很平常的事.

洛琪珊不由得攥緊了手掌……這個男人,居然早就知道了?可他卻一通電話都不曾打過給她,沒有過問一聲.

心里有些犯苦,洛琪珊暗暗自嘲……她想多了,晏錐對她沒有感,怎麼會主動過問?感……剛才那個女人嗎?洛琪珊不禁想到了鄧嘉瑜.

"我父親……他現在在警局,被人誣陷私吞公款和經濟詐騙……晏錐,求你幫幫忙,將我父親保釋出來行嗎?我父親是清白的,他沒有做過那些事!"洛琪珊乞求的目光含著心痛,眼眶都是的.

晏錐的反應依舊是平靜如水,洛琪珊心里卻是越發地涼.他連父親被抓的事也知道嗎?

事實是如此,晏錐已經看到新聞了.

晏錐沒有直接回答洛琪珊,反而問到:"你母親已經找過人去保釋了吧,沒有結果,警局不准保釋?"

洛琪珊心里咯噔一下……他猜得好准.

其實不難猜,晏錐能坐到現在的位子,他的頭腦豈是一般人能比擬的?思維自然是夠深夠廣了.

洛琪珊感覺很沒底,晏錐的態度太淡定了,她甚至開始懷疑自己來這里真是明智的決定嗎?或許終究是一場空.

"是……我母親沒能將父親保釋出來,警局的人證據確鑿,還有人證……可那個人證一定是陷害我爸爸的人收買的!"洛琪珊的緒有點激動,想起那個叫藍覃的,雖然沒見過,但仇恨已經在心里紮根了.

晏錐性感的嘴唇輕輕一勾,好看的弧度里透出一絲冷:"你憑什麼認為我一定會答應幫你?如果我答應幫,是否又真的能幫到呢?我想,你媽媽找的那些人,應該也是很有身份地位的,可他們不也沒能保釋麼,我不覺得自己會比他們厲害."

這番話聽上去恨自謙,可洛琪珊不知道是晏錐真的這麼謙虛還是他壓根兒就不願意幫.或許,是後者……

洛琪珊本就是鼓足了勇氣拋開了面子,才會來這兒的,但晏錐的態度……她想,自己明白了.

洛琪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將心頭的濕意都壓下去:"你的意思我懂了……抱歉,打擾了.你就當我沒來過吧."

這充滿了失望和苦澀的聲音,聽在晏錐耳里,有那麼一點點的觸碰到他心底的柔軟,可他還是沒有挽留洛琪珊,任由她失望地離去.

洛琪珊沒有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既然知道晏錐不會幫忙,她就不再抱希望,甚至連多幾句話都覺得沒必要了.

她也有自己的尊嚴和底線,求人不成,她便另謀出路.

洛琪珊緊跟著就向醫院請了兩天假,以家里目前的況,她需要陪伴在母親身邊.想到母親憔悴的樣子,她就心疼不已.

家逢巨變,是對洛琪珊的一種考驗,也是看清楚身邊每個人的時候.

不管是親戚還是朋友,在這種時候,還能靠近的,沒幾個了.

洛琪珊很難過,母親還在等著她的消息……可悲麼,她的老公,財大勢大,居然不肯對她家伸出援手.真的那麼狠心,可以眼睜睜看著這一切而坐視不理麼?

晏錐,你的心到底能有多冷漠無?當你在水庫里救我的時候,你是天使,可為什麼現在你卻可以見死不救?

是啊,是我太天真麼?你不愛我,又怎會愛我的家愛我的父母?

洛琪珊又回到了警局門口,與梁悅彙合了.梁悅得知晏錐不管這件事,她也沒有太多驚訝,那本是她意料中的.只是,她知道女兒一定很傷心失望,畢竟是自己的夫家,如此絕,實在令人齒寒.但世態涼薄,這就是現實.

洛琪珊歉意地看著母親:"對不起,媽……"

"傻孩子,什麼對不起,出了這種事,很多人對咱們家都是抱著巴不得遠離的態度,晏錐這麼做,也不能怪他,畢竟你們結婚也是很倉促,缺乏感基礎,他不過問,也屬正常.只是,孩子,你千萬不要因為這樣就跟晏錐嘔氣,要知道,洛家現在的處境岌岌可危,但你是晏家的媳婦,有晏家這麼一個堅實的靠山,爸媽才能放心你往後的生活.如果失去了晏家的庇護,媽媽會更擔心你的."梁悅的眼睛是濕潤的,心里更是焦灼,她怕的是藍覃不會善罷甘休,怕洛琪珊受到傷害,她希望晏家會是洛琪珊的護盾.哪怕晏錐對洛凱旋的事不過問,只要他還能保護洛琪珊,梁悅就欣慰了.

聽母親這麼,洛琪珊心中越發苦澀,她不看重晏家是否會是她的護盾,她只想眼下父親能平安無事.

"媽媽,我想進去看看爸爸."

梁悅想了想:"你去吧,媽媽有事要辦,晚點電話聯系."

"媽,您注意身體,別太操勞.晚上我回家給您做飯……"

"好……"

母女倆彼此握著對方的手,互相溫暖著.越是非常時期,越是需要家人的支持,才會讓自己覺得,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梁悅走了,洛琪珊進警局去見洛凱旋.

才不過是一晚上的時間,洛凱旋的頭發又白了些,整個人都顯得蒼老了.但在見到女兒來探望,他還是挺高興的,強打起精神.

接見室里,洛凱旋和洛琪珊面對面坐著,角落里還有警察看守.

洛琪珊來之前就告誡自己千百遍不能哭,可是,當她看到父親手腕上的手銬時,隱忍多時的眼淚就決堤了……

"爸……"洛琪珊一聲呼喚,余下的話,全都堵在了喉嚨里,心痛到哽咽,連呼吸都快要窒息了.

在洛琪珊的記憶里,父親從來都是頭頂光環的.如今,這光環不見了,被籠罩上一層黑暗,這副冷冰冰的手銬,讓洛琪珊感受到了一種打從心底里發出來的恐懼.

假如父親無法洗脫冤,假如父親真的入獄,那處境又會是怎樣?洛琪珊不敢往下想……

洛凱旋盡量讓自己表現得輕松些,慈愛地笑笑:"珊珊,別哭,要相信爸爸……那些事,爸爸沒做過,等警察查清楚了就會放爸爸出去了."

話是這麼,可真的能查清嗎?洛凱旋沒有把握,他是在安慰女兒.

會面的時間很短,洛琪珊和父親也沒上很多話,不一會兒就被警察叫出來,時間到.

洛琪珊懷著沉重的心走出警局,唯一安慰的是,看見父親身上沒有被打的痕跡.

但接下來該怎麼辦?母親能找到人幫忙嗎?還能找到證據證明父親的清白嗎?

洛琪珊心亂如麻,盤算著自己是否該去找晏鴻章?但是,晏錐那邊已經失望而歸,晏鴻章那里又會是不同的結果嗎?

洛琪珊正在躊躇之際,也沒留意到迎面走來一個人,不心就撞到人身上……

"對不起……"洛琪珊急忙道歉,卻在看到對方的臉時,呆住了.

這個……好像認識?

眼前的男人相貌平平,但一身名牌閃閃發光,尤其是手腕上的表,冷貴的鑽石光芒在太陽下很是耀眼.

"珊珊,還記得我嗎?我是藍澤輝,在度假村我們見過的."男人這灼熱的眼神一如初見時那樣.

洛琪珊愣了愣,想起來了……這個是在青峰度假村那次,通過林太太介紹認識的藍澤輝.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下次聊."洛琪珊不假辭色,著就准備要過馬路去.

藍澤輝見狀,趕緊地上前一步攔住了洛琪珊.

"請等一下,洛姐,我來這里是特意找你的."

"嗯?"洛琪珊疑惑地看著他,不明白.

藍澤輝看上去挺認真的表,不似在開玩笑,這不禁讓洛琪珊越發納悶兒……

"洛姐,上次我們見面的時間很短,也沒來得及多了解了解.其實……我是想,我知道令尊發生了什麼事,而我……我的父親,叫藍覃."

洛琪珊那雙美麗的眸子里瞬間迸出兩道凌厲的光芒,仿佛雙刃刺在藍澤輝身上,毫不掩飾的憤恨.

"你是藍覃的兒子?那個奪走凱旋,陷害我父親被抓的……藍覃?"

藍澤輝意識到洛琪珊的敵意和憤怒,急忙解釋道:"沒錯,就是那個藍覃,可是洛姐,請你相信我,我跟我父親在這件事上的意見是不同的,我反對父親的做法,所以才會來找你,其實我在這里已經等了好一陣子.我想,我們可以談談?"

洛琪珊沉默了,審視著藍澤輝,這個男人,的話,她可以相信嗎?【8千字】

上篇:續:洛琪珊VS鄧嘉瑜     下篇:續:要將晏錐搶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