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要將晏錐搶到手  
   
續:要將晏錐搶到手

咖啡廳里慣有的閑適氣氛會讓人的緒跟著放松,再喝上一杯香濃的鮮蘑咖啡,這確實不失為一種享受.

如果是平時,洛琪珊會有閑心安靜地坐著,可現在,由于父親的事,洛琪珊六神無主,心亂如麻,即使坐著,人的心都是飄到了父親那里.

藍澤輝不止一遍地解釋自己跟父親的意見是相悖的,聽起來他似乎是很真誠,了好半晌都不見洛琪珊表態,藍澤輝心里也是沒底,不免有點焦慮了.

"洛姐,你是不相信我的嗎?我跟我父親前段時間才從國外回來,公司的事,我很少過問,父親跟你們家的恩怨,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其實……站在中立的角度來,我覺得父親的做法不妥,可不管我怎麼勸都沒用,父親對你父母的成見太深了,不過父親過不會針對你,所以……"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是可以做朋友的,即使你父親陷害我父親,是嗎?"洛琪珊臉色很沉,清冷的目光帶著絲絲寒意.

藍澤輝尷尬地笑笑,他就是這個意思,但顯然洛琪珊不這麼認為.

洛琪珊眼底藏著的那一抹複雜,是藍澤輝看不到,她此刻心里在想什麼,藍澤輝也不可能會猜得到.

洛琪珊細長的手指緩緩攪動著杯子里的咖啡,帶著審視的意味:"就算你的話,我相信了,但不代表我們就能做朋友.不是我氣,只是你站在我的立場想想,如果我們的處境對換一下,你又是否會跟我做朋友?還有,我不認為自己對你來已經重要到必須做朋友的程度."

藍澤輝既然能來,他也早料到了洛琪珊會是這樣的態度,聞,他眼中閃過一道決然的光芒,似是下了什麼大決心一樣.

"洛姐,我知道,我只是這樣,顯得很沒誠意,這樣吧,我會想辦法將你父親保釋出來……洛姐會否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呢?"藍澤輝灼灼的眼神盡是期待,看樣子真是對洛琪珊挺緊張挺上心的.

洛琪珊心頭猛地跳了跳,呼吸一下子就停滯了,驚訝地望著藍澤輝……他剛什麼?他能將她父親保釋出來?

這……這件是目前洛琪珊和她母親都焦頭爛額的事,想盡辦法都沒能做到,可藍澤輝卻他能?最主要的是,他乃藍覃的兒子,兩家如今不應該是對立的麼?

洛琪珊心湖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原本是對藍澤輝沒有信任,可是,現在她卻不得不有所動搖.難道真是自己多心了?難道藍澤輝是真心想幫洛家?

但是也太不過去了,他不站在自家那邊,反而來幫對手?

洛琪珊深呼吸了一下,將自己激動的心壓下去,慎重地問:"藍澤輝,你的是真的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跟你只不過見了一次而已,彼此交集並不深,為什麼你要這樣幫我?難道不怕你父親會遷怒于你?"

藍澤輝的神越發溫柔了,雖然他長相算不上帥,可當他流露出溫柔的表時,人就好像會發光似的,這張臉仿佛也變得吸引人了.

"洛姐,來去你還是不信我,你覺得我這麼做,沒有充分的理由是嗎?"

洛琪珊見他這麼,也沒反駁,干脆地點頭承認了,沒錯,她就是這麼想的.

藍澤輝的笑容里浮現出無奈,但眼神更亮了:"你錯了一件事,其實我跟你,不只是見過一次而已.知道我為什麼上次要讓林太太引薦嗎?或許在你眼里,我很唐突,或許,你把我看成是個貪圖美色的人……但我要的是,五年前,在美國,有一次我跟朋友去旅行,途中,我哮喘病發作,隨身帶的藥也掉了,那時候,我以為自己會死,可是,在危急的時刻,我遇到了一個中國女孩兒,她是醫生,她救了我,並且還對我,哮喘是可以通過積極鍛煉來促進康複的.萍水相逢,我連名字都沒來得及問,她就已經離開了.之後的五年,我每天都堅持鍛煉,哮喘病真的好了,前些日子,我在度假村遇到了這個讓我畢生難忘的女孩子,只可惜,她已經嫁人了……"

聽到這里,洛琪珊已經瞪大了眼睛,腦子里不由自主地閃現出幾乎遺忘的畫面.

"你……你……"

"是,我就是五年前被你救了的那個人.你已經忘記了,但我還記得,我不會忘記一個讓我重生的人.是你的鼓勵激起了我戰勝病患的決心,看,現在我多健康.既然上天讓我再遇到你,就算你已經嫁人了,可我們還能做朋友,不是嗎?給我一個報恩的機會,別問我用什麼方法,總是我會將你父親保釋出來."藍澤輝到動.處,不知不覺伸出手,可在即將觸碰到洛琪珊的手背時,她又及時縮回去了.

洛琪珊在努力回憶著,確實……五年前,那是她剛去國外留學的第二年,無意中救了一個中國男子,她當時連自己的名字都沒留下,只是隨口了句讓他以後要堅持鍛煉,哮喘有機會痊愈.

洛琪珊是醫生,這些年,她救助過的人很多,當然不可能每個都記得很清楚,但現在經藍澤輝一提醒,她想起了一些片段.

原來,這就是藍澤輝想要幫她的真正原因,也就是他的報恩.

這個理由果然是相當充分的.

有了這理由,洛琪珊開始有幾分相信藍澤輝了……如果他是真心實意,如果他真能幫到?

洛琪珊腦海里交織著父母憔悴的面容,心痛難以喻.最終,對雙親的感戰勝了理智,她選擇了暫且相信一次藍澤輝.

洛琪珊緊繃的表有些松動,語氣也軟了一點:"藍澤輝,希望我沒有信錯人."

這句話已經表明了洛琪珊的態度,藍澤輝一聽,頓時露出欣慰的笑容:"好,等我的好消息!"

洛琪珊也並非完全相信了藍澤輝,她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死馬當活馬醫,但這不是她對藍澤輝沒防范之心了,畢竟這是藍覃的兒子,而藍覃,就是罪魁禍首!

當洛琪珊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家,母親卻還沒回來.洛琪珊過今晚會親自下廚為母親做飯,她不會食.

傭人見大姐下廚,似乎也猜到這是想討太太歡心,很自覺的就出去了.

這是洛琪珊與晏錐結婚的第二天,但她卻沒有回晏家大宅去住,而是回娘家陪母親.

她甚至連電話都懶得給晏錐打了,反正他也不會在意她回不回去,不是麼……

洛琪珊還在回想著今天去找晏錐時的景,現在冷靜下來才覺得自己真傻……他辦公室里那個女人明顯跟他關系非比尋常,她竟然還指望他會幫洛家?

她猶記得,那女人在晏錐懷中時,那麼嬌弱,我見猶憐,而晏錐摟得好緊……那是誰?與晏錐之間到了什麼程度?是晏錐心里念著的女人嗎?

洛琪珊一邊切菜一邊走神了,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心里微微泛酸.沒有感基礎的婚姻果真是這樣的苦澀嗎?明明她才是正牌老婆,可今天卻連問都沒有問一句關于那個女人的事,就好像她才是多余的那一個.

洛琪珊在猜測鄧嘉瑜,鄧嘉瑜卻已經收集到了關于洛琪珊的資料.

今天在晏錐辦公室一見之後,鄧嘉瑜就感覺心里不舒服.前段時間有報道晏錐與洛家聯姻了,難道這女人就是晏錐的老婆?

鄧嘉瑜找到了幾個月之前的那篇報道,上邊有洛琪珊和晏錐的照片,雖然看上去不太清晰,但從輪廓可以看出,就是自己今天見到的女人.

善妒的女人有時嫉妒來得莫名其妙,已經是前妻了還在意人家現任妻子,還好意思去嫉妒.

鄧嘉瑜回想著今天遇到晏錐的每個細節,尤其是被他背著進辦公室……她蠢動的心難以平靜,典型的就是失去了才知道對方的好,當初沒離婚時,她根本就沒關注過晏錐,現在到覺得他處處都好,長相,氣質,身材,男人味……這就是自己的前夫麼,看來,她以前真是傻蛋,錯過了一個優質好男人.只是現在,她還來得及麼?她還可以將他搶到手嗎?

鄧嘉瑜不會仔細想自己現在是什麼心態,單純對晏錐心動了還是因為他現任妻子的出現而激起了她的好勝心?

總之,這個不安分的女人又在開始蠢蠢欲動了,折騰自己折騰別人,否則她就無法消停……【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這是他的女人?     下篇:續:晏錐出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