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晏錐出馬  
   
續:晏錐出馬

深秋的夜晚再來一場雨,便顯得越發蕭瑟淒涼,淅淅瀝瀝綿綿細雨,帶給人淡淡的愁緒,仿佛心也跟著低落,憂郁.

洛家,很冷清,沒有了洛凱旋的歡聲笑語,好像這里也變得死氣沉沉.

晚飯後來了幾個親戚,但都只是坐一會兒就走,些無關痛癢的話,無非就是試探試探梁悅的口風,想知道洛凱旋的況怎樣,可他們卻都自己無能為力幫到忙.

其實這些人最關心的是公司落到藍覃手里,以後該怎麼辦?藍覃跟洛凱旋夫婦有什麼過節嗎?他們以後還能在公司里繼續待下去嗎?

梁悅疲倦地應付著這些所謂的親戚,看透他們自私死里的嘴臉,但她不會藍覃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報複.

如今洛凱旋處境堪憂,如果再讓這些人知道藍覃是為二十多年前的事心存報複,只怕,家里會更加不安甯.

再了,這件事,梁悅和洛凱旋都問心無愧,藍覃曾經坐牢,那不是這夫妻倆陷害他的,當中的誤會還沒能搞清楚怎麼回事,這種時候千萬是不能讓人知道的.

這些親戚沒在梁悅這里得到想要的答案,空手而去,但一個個都在心里盤算著將來該如何打算,若洛凱旋真的倒下了,洛家的其他人在公司還混得下去麼?

梁悅沒有心去指責這些人,現實如此,人心涼薄.

洛琪珊雖然跟藍澤輝有約定,等著他那邊的消息,可她暫時沒將這件事告訴母親.她在等,等明天看看藍澤輝能不能兌現諾.

畢竟藍覃是洛家的死對頭,藍澤輝是他兒子,如果讓母親知道她和藍澤輝見面,或許,母親是不會贊成的.

這*,洛琪珊難以入睡,腦子亂哄哄總是不停在旋轉著,心事太沉重了.家里出了這麼大的事,加上她苦澀的婚姻,讓她越發感覺世事無常,現實的殘酷永遠都是超乎人想象的.

記得在領證前,父親還晏洛兩家聯姻,對家里是有益的,還她嫁過去了會對公司有幫助,結果卻是在她領證的那天,公司易主,父親被抓……

人算不如天算.這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晚一天領證,她都不用嫁到晏家了.此刻,晏家的人會怎麼想呢?聯姻的商業目的已經難以達成了,不定還會給晏家也帶去一些麻煩,晏家的人今後會怎麼看待她?晏錐又會怎樣對待她?

洛家從高處跌下來,洛琪珊也從人人羨慕的公主變成嫌疑犯的女兒,這當中的太落差,足以讓心志不堅的人崩潰.

所幸的是洛琪珊並不是個華而不實的千金姐,她意志堅強,懂事明理,即使家里處境危難,她都不會埋怨父母半句,也不至于驚慌失控.

曾經,父母給了她最好的一切,現在,況不同了,父親名下的財產被凍結,公司的董事長成了藍覃.洛家,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富豪了,如今,洛琪珊就是普通人一個,今後怕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難以改變現狀.

簡單的,就是洛家已從天堂掉到了人間,如果洛凱旋的罪名落實,入獄,那就是真的全家掉進地獄了.

*之間,洛琪珊就覺得自己好像經曆了幾年的成長,讓她更加明白,求人不如求己.只是,這一點,多少人都難以做到.人生在世,真正能遇到困難全靠自己而不需他人幫忙度過的,很少.

但是,洛琪珊有了一個初步的目標,便不會輕易放棄.

在煎熬中計算著時間,這樣的日子並不好過.洛琪珊沒睡好,天亮了才憩了一會兒,然後就開始起來做早餐.

她是在默默等待著藍澤輝那邊的消息.雖然沒有完全的把握,但總是有一點點的期望存在.

梁悅也是失眠,早餐吃過又去休息了.她不僅眼睛腫,就連臉部都是浮腫的,可想而知昨夜對她來又是一個難熬的夜晚.但她會盡量撐下去,因為老公還在警局里,她不能在這種時候倒下.

或許,洛琪珊的性格有一部分是遺傳自梁悅的,都是同樣的內心強大.

洛琪珊坐立不安地等待著,一會兒去書房走走,一會兒在花園坐,一會兒又在沙發上躺一躺……總之,她的一顆心煩躁無比,一分一秒的時間對她來都是漫長的.

終于,在10點的時候,洛琪珊的手機響了,是藍澤輝!

洛琪珊激動地接起電話,藍澤輝第一句話就是:"珊珊,我答應你的事辦成了!"

"什麼?真的嗎?"洛琪珊有些難以置信,聲音在不自覺地發抖,心一下子都提到了嗓子眼兒,急切地問:"我父親能保釋了?什麼時候能出來?"

"珊珊,你別急,我剛剛去找了一個朋友,你父親保釋的事,沒問題,但是辦起來總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大約兩時之後,你父親就可以出來了."

"兩時?只要兩時就可以了嗎?那我現在就去警局等著!"

"嗯……我們在警局門口彙合."

"好."

洛琪珊掛了電話都忍不住鼻頭泛酸,太驚喜了……藍澤輝不知道怎麼辦到了,居然能讓父親被保釋出來.洛琪珊無暇去追究其中的細節,現在只要父親先出來就好.

洛琪珊急匆匆跑上樓,想把母親叫醒一起去警局.可是,叫了兩聲,母親還睡得很熟,想必是整夜未眠呢.

洛琪珊心疼不已,干脆就自己一個人去警局,一會兒和父親一起回來,母親醒了一定會是個大大的驚喜.

半時後,洛琪珊出現在了警局門口,藍澤輝早就在那里等了.

"珊珊!"藍澤輝見到洛琪珊,頓時來了精神,趕緊地迎上去.

洛琪珊對藍澤輝抱著感激的心態,笑容也比昨天真誠了許多.在這一刻,她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晏錐……她的老公,對她家發生的事視而不見,手旁觀,可藍澤輝,是藍覃的兒子,但人家卻為了報恩,明辨是非,不惜違背父親的意願也要幫她.

兩個男人,此刻在洛琪珊心中有了一個涇渭分明的劃分.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幫自己的是晏錐而不是藍澤輝.

"我們還要等多久?你朋友那邊有消息嗎?"洛琪珊焦急地問.

"別急,我朋友已經在辦事了,我們就在這里等等."

"嗯……"

洛琪珊心里怎能不急,可又覺得總是追著問,不好意思,既然人家了會幫忙,她就再耐心地等待一下.

"藍澤輝,你的這位朋友是做什麼的?這麼神通廣大."洛琪珊不禁有點好奇.

藍澤輝卻是微微露出難色,沖洛琪珊笑笑:"這個嘛……"

見他吞吞吐吐,洛琪珊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問了不該問的話,藍澤輝的朋友興許是不便被人知道身份的.

洛琪珊歉意地:"不好意思,我不該問,你別為難了,我就是一時口快,你不用回答我的."

洛琪珊的脾氣就是直來直去的,率真,缺乏心機,但她問出之後也立刻感到不妥,忙改口,緩解了尷尬.

"珊珊,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只是,我這朋友的身份確實敏感,他也是因為欠我人,所以才會答應幫忙,這件事,連我父親都不知道,我也答應了這位朋友要保守秘密……"

"這樣啊……我理解的,你不用放在心上,其實只要我父親能保釋出來,我就已經很感謝你了,至于是誰辦的這件事,對我來並不重要."

"珊珊,你真善解人意,謝謝你的理解."

"你還跟我客氣?應該我謝謝才對."

"……"

兩人聊著聊著,這氣氛到是挺和諧的,時間也顯得沒那麼難熬了.

實話,藍澤輝這人還不錯,給洛琪珊的感覺是挺熱心的,真想不到藍覃會有個這樣的兒子,只怕他若是知道了也會氣得跳腳吧.

世事很奇妙,藍覃一手將洛凱旋從董事長的位置推下來,為了更深的報複,不惜陷害洛凱旋.這個陰險的男人,他卻有一個善良的兒子,並且,似乎對洛琪珊不只是當成朋友,不僅是報恩而已.

洛琪珊應該對藍家人恨之入骨的,可她不會料到自己會跟藍澤輝成了朋友.也許,今後對藍家的人都要區別對待了.雖藍澤輝此舉是為了報恩,但在洛琪珊心里卻是覺得自己欠了他一個天大的人債.

突然一晃半時過去,洛琪珊和藍澤輝還在警局門口,洛凱旋還沒出來.

兩人聊天中,沒留意前邊來了一輛黑色豪車停下.

藍澤輝突然舉起了一只手,落在了洛琪珊的頭發上……

"這兒髒了……好像是枯葉……"

"呃?"洛琪珊愕然,想要閃開已經來不及,藍澤輝的手已經在為她撥去發絲上的一點褐色殘葉.

這一幕,看在不知的人眼中就是一對親昵的侶.

驀地,身後響起一聲低沉的冷笑,帶著滿滿的嘲諷,還要一絲不被人察覺的怒意.

"在警局門口親熱,你們也不嫌瘆得慌!"

這聲音……

洛琪珊瞬間驚悚了,下意識地轉身,眼前一張熟悉的臉,晏錐?

"你怎麼在這里?"洛琪珊驚詫地沖口而出.

晏錐黑沉著臉,岑冷地:"我不在這里又怎麼能看見自己老婆跟別的男人親熱呢?怎麼,覺得我打擾到你們了?我不過是提醒一下,要親熱也另找個隱蔽點的地方,不然被記者拍到的話,晏家丟不起這個人."

滿以為這男人會大怒,誰知道竟是好心勸洛琪珊和藍澤輝另找地方親熱?這該他很大度呢還是根本沒將洛琪珊當成老婆,沒將她放在眼里?

洛琪珊本來是想解釋一下的,但是聽晏錐了這番話之後,她只覺得一股子火氣在亂竄,骨子里的叛逆心理在作祟,賭氣地:"晏董,謝謝你的提醒,我們,下次會注意的!"

晏錐眸光一沉,狠狠地瞪著洛琪珊,但終究是沒有再話,冷著臉,轉身,走進了警局大門.

晏錐自嘲地默念:我這是在氣什麼?有什麼值得生氣的,我又不喜歡她,她愛跟誰在一起,關我何事?只要不被記者撞見,不影響到晏家的聲譽就行了.

嗯……一定是因為怕影響家族聲譽才會生氣的,一定是這樣.

晏錐邊走邊催眠自己,只是,他不知道先前自己的表有多酸,是吃醋,他也絕對不會認.

洛琪珊望著晏錐的背影,心里的酸楚更加強烈了……他話一定要那麼傷人麼?以為她跟藍澤輝親熱,可他卻不在乎,他只在意晏家的面子.

洛琪珊一肚子的憋屈和憤怒,一時間竟忘記了追問晏錐為何出現在這里.

藍澤輝沉默了一會兒才靠近了洛琪珊身邊,關切地問:"你沒事吧?你老公好像誤會我們了,要不要,我進去跟他解釋一下?"

洛琪珊搖搖頭,嘴角的弧度噙著一絲無奈:"算了,清者自清,他要怎麼想,我們左右不了,由他去吧."

藍澤輝眼神複雜,既有對洛琪珊的心疼,也有一點欣喜……看來洛琪珊和晏錐的感並不是表面那麼好,上次在度假村看到的,多半是假象.以兩人剛才交集的方式來看,很有可能他們是在公眾面前假裝秀恩愛,實際上卻剛好相反?

藍澤輝原本是沒什麼把握,可現在卻覺得前路有了曙光和希望.如果洛琪珊和晏錐感好,他就只能跟她做朋友,但如果兩人感不好,他為什麼不能爭取呢?

此時此刻,晏錐正坐在局長辦公室里悠閑地喝茶,談事,就好像是兩個老朋友在敘舊似的.

這位叫郭鵬的局長是看樣子是跟晏錐挺熟絡.

"晏錐,我還真不知道洛凱旋原來是你岳父,這……這事兒可就不好辦啊."郭鵬似是有點為難.

晏錐不動聲色地:"郭局長,我知道給你添麻煩了,不過,洛凱旋這案子,疑點還是不少,況且,在商界,洛凱旋也算是個正當商人,沒有前科,口碑也不錯,不排除是有人故意想陷害他吧."

郭鵬眉頭一皺:"話是這麼沒錯,可我們辦案講的是證據,現在所有的證據對洛凱旋都不利……不准洛凱旋是得罪了什麼人,就連省里邊都在關注這個案子,你我能讓他保釋嗎?"

事實是,洛凱旋的保釋還沒辦下來,藍澤輝確實找了關系在走這件事,但對方還在跟郭鵬的上級領導溝通,可晏錐已經先來了.

晏錐眼底閃過一道暗芒……這個洛凱旋啊,想害他的人可真是舍得下功夫.

"郭局長,還請通融一下.洛凱旋畢竟也是五十幾歲的人了,聽我老婆,我這位岳父大人的身體其實不太好,如果這麼關下去,萬一他有個三長兩短,不也是給你們局里添麻煩嗎?至于保釋金……高一點也沒關系,另外,我剛進來的時候看到你們局子里的兩輛警車好像挺舊了.我們商會一向對人民警察擁戴有加,明天就贈送兩輛車過來,以示警民關系和諧嘛."晏錐頗有深意的目光瞅著郭鵬,諱莫如深卻又飽含睿智的光芒.

這局長果真眼睛一亮……表有所松動.

實際上,這些都不是郭鵬同意保釋的原因,最關鍵在于……這郭鵬之所以能坐上今天的位子,跟晏家暗中的支持是分不開的.曾經,郭鵬還不是局長的時候,他經手了羅德凱的案子,那案子就是晏家交到他手上的,因為那件案子辦得漂亮,之後他才順利升到了現在的位置.

白了就是郭局長欠晏家一個人,如今是該還了.如果別人來,或許依舊是無法保釋的,但晏錐就不同了,他代表晏家.

郭鵬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決定頂著壓力把這件事辦了……有晏錐的一再保證,他對洛凱旋被保釋的事也放心.

半時後,警局門口.

洛琪珊還在焦急地等待著父親,但她卻看見晏錐和父親一起從里邊走出來.洛琪珊頓時懵了,不顧一切地沖上去……"爸爸!"

【8千字】

上篇:續:要將晏錐搶到手     下篇:續:不要擠我,我要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