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不要擠我,我要睡覺!  
   
續:不要擠我,我要睡覺!

父女倆這一見,恍如隔世,就差抱頭痛哭了.但即使沒有嚎啕大哭,也都是兩眼泛,哽咽得不出話來.

洛琪珊只顧自己的父親了,沒有留意到晏錐為什麼會跟父親一起從警局出來.

"爸爸……您還好嗎?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洛琪珊哽咽著,強忍激動的眼淚.

洛凱旋臉上的胡渣兩天沒刮,顯得很憔悴蒼老,但這雙眼里卻是滿含著對女兒的疼愛,兩手顫抖著撫摸著女兒的頭發,如同看著世上最珍稀的寶貝:"珊珊……爸爸沒事,瞧你,怎麼瘦了,是太擔心爸爸嗎?現在保釋出來了,我們一家人又可以在一起……"

是啊,一家人在一起,這看似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經過這兩天的變故,才會令人感覺,已經擁有的東西,原來是這麼珍貴,也只有家人才是自己最大的財富.

"爸,咱們回家,媽媽還在家休息,我們給她一個驚喜."

"好……我們回家……回家."

洛琪珊扶著父親上了車,渾然忘記了晏錐這個人,而她回頭看藍澤輝時,發現他也正在不遠處沖著她揮手道別.

洛琪珊的潛意識里出現了一種先入為主的觀點,認為父親能被保釋,是藍澤輝的那位朋友從中起到了作用.

這也難怪洛琪珊,是晏錐那貨將自己的心思隱藏得太深了.洛琪珊去公司找他的時候,他那麼淡然的態度,活像是那根本不關自己的事,可實際上心里早在盤算著怎麼出面保釋洛凱旋,只不過他刻意不,或許是懶得,或許是什麼其他想法,總之,他就是不想在洛琪珊面前表現出很熱心的樣子.

到底,既然洛家和晏家已經聯姻了,洛凱旋出事,晏錐無論從哪個角度考慮,都是會出手的.

但由于恰好藍澤輝也找了人保釋洛凱旋,偏偏洛凱旋又在這時候出來了,洛琪珊理所當然的就認為這是藍澤輝的功勞.

望著藍澤輝離去的身影,洛琪珊心里湧起的感激無法語……他是為了避免尷尬才這麼快走的吧,她還沒來得及聲謝謝,可是這份人,她已經深深地記下了.

上了車,洛凱旋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疲倦地靠在椅背上,洛琪珊看著父親這麼精神萎靡的樣子,很心酸.

"珊珊,剛才我們只顧話了,晏錐都走了,你們怎麼沒一起呢?"

"爸爸,您怎麼會跟晏錐一起出來的?"

"這個……我剛走到門口就碰到晏錐,還沒來記得上話呢,就看見你了,然後……晏錐什麼時候離開的,我沒留意."

原來是這樣,晏錐和洛凱旋是同時出的警局,但因為一出來的同時,洛琪珊也沖上去了,晏錐的存在頓時被忽略,沒人看見他怎麼走的.

晏錐不是那種做了事還要邀功的人,對他來,洛凱旋出來了就行,至于洛家人的感激,他真沒去想,也不會特意是他保釋的.

洛凱旋似乎是猜想到了什麼,不由得一聲歎息:"女兒啊,你和晏錐相處得不好嗎?你們領證那天也剛好是公司出事,爸爸被抓,也沒能去晏家吃飯,真是很對不住你們夫妻啊."

洛琪珊心里一疼,她和晏錐之間該怎麼相處,她已經有些迷茫了,感,婚姻,她還是個菜鳥.

"爸爸,一頓飯而已,沒事的."

"話是這麼,可如今洛家一落千丈,爸爸擔心晏家會冷落你,看不起你……都怪那個藍覃,使出卑鄙的手段奪走公司,陷害爸爸,害洛家淪落到這步田地,今後只怕你在晏家的日子會不好過了,哎,現在想起來,爸爸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不該勸你嫁到晏家,興許嫁個一般的家庭,你才會幸福."洛凱旋的緒很低落,對有些事的看法也變了,興許是他被關押的這兩天里,對人生有了新的覺悟.

洛琪珊卻沒有像洛凱旋那麼灰心喪氣,她是不會讓後悔二字充斥在自己的生活中.

"爸,您別這麼想,其實幸福不幸福,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看得出來的.幸福這東西也沒有如果可,現在我已經嫁了,不管將來是怎樣,我都只能去承認,去面對.爸您放心,女兒的膽子大,怎麼會被一點生活的挫折打倒,從17歲開始學醫就見過無數的生老病死,我不是嬌生慣養的溫室花朵,我經得起打磨的……"洛琪珊美麗如畫的臉頰浮現出一絲絲淡淡的自豪的笑容,眼神越發堅定,絕不會讓灰色的負面緒影響到自己,她能發光,她是外科醫生洛琪珊,是個膽子比牛還大的女人.

洛凱旋渾濁的眼神一亮……女兒這番話得多好啊,竟然比他這年過半百的人還要想得開.

洛凱旋本來還擔心女兒會受不了家族的衰落所帶來的天差地別,但現在看來是他多慮了.女兒這不知什麼時候養成的觀點,竟是連他都應該受到啟發的.

*辱不驚,不為世事沉浮而動搖本心,做好自己,踏實地活著.

確實洛琪珊得很對,她的生活在這段時間里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換做其他人,或許已經被打垮了,磨滅了信念.但洛琪珊卻有股不服輸不肯向命運低頭的倔犟和堅強.

這也許跟她的職業有關系,從17歲開始出國留學,20歲成為碩士,22歲成為博士……這期間,她的學習和實踐中經曆了數不清的磨練.

從她第一次解剖課開始吐得一塌糊塗還引發急性腸胃炎,之後不但沒有退縮,反而一次次地磨練自己,直到破了膽,上課再也不會嘔吐和發抖了,直到她成為老師和同學們口中的學霸……那當中所經曆的各種恐懼,一次次超越了她的極限,可她都熬過來了.這份心理素質尤其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在求學過程中遇到的種種困難和坎坷,在救死扶傷的過程中經曆心靈的蛻變,內心強大了,自然能面對人生中的起起伏伏,所以,即使家里遭逢巨變,洛琪珊也沒有感覺天塌下來,她將這視為生活必經的過程.看淡了生老病死,身外之物對她來不是最重要的.

她認為,洛家可以不是富豪,但只要雙親安康,便足以.

洛凱旋雖然獲得保釋,但不代表這案子就此了結.警方還是會繼續調查的,並且在洛凱旋被保釋期間,他的自*都是被限制的,至少出境是不可以,一旦警方傳喚,他還得配合調查.

也就是,除非找到有力證據證明洛凱旋的清白,否則,他的處境依然堪憂.那個咬死了誣陷他的人,一直沒松口,並且行蹤神秘,梁悅這兩天四處尋找都沒見到這個人.

起來這人還是洛凱旋的一位朋友,凱旋集團在海外的投資失敗,投資的就是那個人公司,只不過為了誣陷洛凱旋,在警局錄口供時,這人咬死了洛凱旋才是真正的幕後老板.

現在警方要調查的關鍵就在這里,如果能證明這個人在謊,或者明洛凱旋不是這間海外公司的老板.那麼,他就能洗脫嫌疑了.

洛凱旋父女回家了,梁悅自然是驚喜萬分,一家三口都挺激動,而洛凱旋和梁悅最關心的是誰幫了忙.

洛琪珊了關于藍澤輝的事,這讓洛凱旋和老婆都十分驚訝,可就是因為藍澤輝是藍覃的兒子,所以他們無法做到徹底放心.姜還是老的辣,夫妻倆總覺得對藍澤輝有種顧忌,盡管這件事應該感謝他,但藍覃是罪魁禍首,並且藍覃絕不會就此罷休的,不定還有後招會出.

洛凱旋和梁悅都告誡洛琪珊,不要跟藍澤輝深入接觸.就算他這個人沒問題,他背後還有藍覃.

洛琪珊沒有反駁,可她心里對這些事都有分寸和打算.不管怎樣,單論這件事,她應該要感謝藍澤輝,至于以後還會不會繼續來往做朋友,她暫時不會去想.

這晚,洛琪珊在父母的勸下,回到了晏家大宅住.

洛琪珊洗完澡之後就上了chuang,一倒頭就想睡了……這一天的忙碌和緊張,讓她身心疲憊,無暇去想晏錐的"無"了,她只想美美的睡一覺.

就在洛琪珊剛躺下去沒多久,半夢半醒的時候,感覺到身後的位置陷了下去,被單里多了一團熱源.

洛琪珊不悅自己的睡夢被打擾,眼睛沒睜開,只是兩只腿往後蹬了蹬,嘴里還聲嘟噥:"別擠我……我要睡覺……"

這妞是想將身後的人給蹬開了去,可是,男人強健的身體其實你兩條腿能蹬走的?

某男黑著臉,凝視著洛琪珊的後腦勺,牙齒咬得緊緊的……"該死的女人,居然想把我踢下去?"看這眼神,似乎是又一次被洛琪珊給觸怒了……【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晏錐出馬     下篇:續:酸溜溜的夫妻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