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是吃醋嗎?  
   
續:是吃醋嗎?

一個城市,大不大,不,可一旦湊巧了,什麼事都可能遇到.

這頓飯也是晏錐欠下的,領證當天只在家吃了,屬于家宴,沒請杜橙和梵狄他們,至于酒席,晏錐又省了,所以既然加入了"奶爸幫",今天這頓是怎麼都少不了的.

杜橙這貨很有喜劇色彩,有他在的地方通常是不會氣氛沉悶的.而梵狄相比起結婚之前那酷冷的樣子,現在的他臉上笑容明顯多了.如果以前他是冬天,那麼現在他就是春天.

至于杜橙,單身的時候是春天,結婚之後這貨變成夏天了,走到哪里都是精力充沛,樂呵呵的,笑聲最大.

但是,晏錐在結婚之前人是處于秋天的狀態,結婚之後依舊是像秋天,沒有改變.

對此,杜橙和梵狄都忍不住要陶侃他一番了.

包廂里正播放著新一季的"爸爸去哪兒",杜橙和梵狄看得津津有味,邊吃邊看還時不時發出陣陣笑聲,來點點評.

晏錐雖然也在看,可由于他連娃都沒有,難免在發方面不如兩位奶爸.

杜橙沖晏錐眨眨眼,笑得很有深意:"晏錐,你家老爺子不是讓你早點生娃嗎,怎麼樣,這幾天累著了吧?"

梵狄聞,也回過頭來看著晏錐,一副等著他發話的表.

晏錐略顯尷尬,夾了一口菜在嘴里,含糊地:"這生孩子的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得看跟孩子的緣份了,急不來的."

"不是吧,你這麼灑脫,這麼看得開,難道表示你結婚之後這幾天都沒努力耕耘?"

梵狄更搞笑,直接伸出一個手指頭,然後好奇地望著晏錐.

杜橙眼睛都睜大了:"一次?梵老大,你猜他結婚之後到現在只做過一次?這也太瞧不起咱們英明神武的晏董了吧……咳咳……我猜,最起碼……三次,三次有吧?"

晏錐只覺得頭疼,有損友如此,是福是禍?今天來吃飯真的對嗎?

被眼前這兩個大男人盯著,晏錐想保持沉默都不行了,那四只眼睛實在太犀利……

"咳……這幾天比較忙,她也要上班,有時還要做手術,所以……"晏錐後邊不想下去了,但這俊臉上的表明了一切.

杜橙和梵狄互相對望了一眼,彼此交換一個"了解"的眼神.

"得,我明白了.梵狄,我又輸給你一罐奶粉."杜橙佯裝喪氣地歎氣.

梵狄得意地挑眉,妖孽的容顏浮現出勝利的笑容:"不錯不錯,我又為我那還沒出世的寶貝贏了一罐奶粉,算起來,杜橙你欠我四罐奶粉了."

"行行行,我記得的!"

"……"

這倆貨的對話,讓晏錐感到有點困惑,在什麼呢?好像有點搞不懂?剛不是還在問他結婚之後這幾天耕耘了幾次麼,怎麼扯到奶粉上邊去了?

鑒于晏錐這求知欲的目光,杜橙解釋:"我跟梵老大現在是習慣打賭了,誰輸了就要買一罐奶粉,我本來只輸了三次,但是剛才我們對你婚後做了幾次的問題又打賭了,結果不用,是梵狄贏了,所以我又要輸一罐奶粉.哎,我兄弟,現在奶粉賣得很貴啊,你要是爭氣點多做幾次,我也不至于又輸掉一罐嘛……"

晏錐一聽,明白了,敢這倆貨已經猜到他只做了一次?

晏錐哭笑不得,杜橙家境也挺好的,奶粉這種事對他家來根本太兒科了,怎會心痛一罐奶粉,只是看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實在是很滑稽.

"哎,看吧,不解釋就是默認了,梵狄,奶粉我是輸定了,記賬,4罐."杜橙又補充了一句.

梵狄也煞有介事地點頭:"嗯."

晏錐再次愣住了,原來杜橙先前的解釋只是為了套他的實話,見他沉默,杜橙和梵狄才確定了他果真只做了一次.

"你倆真損!"晏錐憤憤地,大有交友不慎的感覺.

"兄弟,你也別泄氣,我們精神上會支持你的."

梵狄笑著:"晏錐,你也可以開始跟我們打賭,賭注就是奶粉."

晏錐嘴角抽了抽,像看怪物似地看著倆男人,搖頭無奈地:"婚姻真是力量大,瞧你們都變什麼樣兒了,開口閉口就奶粉……一個是道上的老大,一個是某醫院未來的院長,在外邊多光鮮呢,結果卻被都是妻奴孩奴,你們離我遠點,不要傳染我."

"啥?遠點?你都進奶爸幫了!兄弟,以後等你家老婆懷孕了,你巴望著我們近點呢,到時候別來叫我們傳授育兒經驗啊."

晏錐眼一瞪:"奶爸幫難道是賊窩,進了還上了賊船了?"

梵狄佯裝很認真地拍著晏錐的肩膀:"不是一般的賊船,你忘了我的金虹一號了?"

"……"

這三個男人聊天笑,輕松愜意,互相你損我我損你,看似是有點揭短的意思,但這就是他們之間的友誼表達方式.

生孩子這事雖然是老爺子和沈蓉給了晏錐一些壓力,但他腦子還是清醒的.既然要生孩子,那麼就要禁酒,所以今天晏錐不喝酒,梵狄和杜橙也不會勸他喝的.

一杯一杯果汁灌下去,肚子也會漲,晏錐沒過多久就去外邊洗手間了.

晏錐所在的包廂和洛琪珊那間是門對門的,剛才洛琪珊這邊上了一道菜,老板拿飲料去了,所以包廂的門一時沒關,就那麼敞開著,有人從外邊經過就能看見里面的人.

洛琪珊背對著門坐的,藍澤輝斜對著門口,他能看到門外,而洛琪珊卻看不到.

晏錐從洗手間出來就直接進入了自己所在的包廂,只是,剛一跨進去他就僵住了,手握著門柄沒松開,臉上露出思索的神……

"怎麼對面包廂里坐的女人背影有點眼熟呢?還有那個男人……好像是在警局門口跟洛琪珊在一塊兒的?"晏錐想到這里,胸口驟然一緊,眸光暗了下去,迸出兩道精冷的光芒.

"怎麼了,晏二少,站在門口發呆做什麼?"杜橙好奇地問.

晏錐搖搖頭,隨即裝作漫不經心地:"你們先坐一會兒,我失陪一下,很快回來."

完,晏錐出去了,留下杜橙和梵狄面面相覷……

"他失陪一會兒,可我怎麼覺得他好像會去很久?"

"嗯,有同感."梵狄也若有所思地看著包廂的門.

"……"

另一間包廂里,藍澤輝正在為洛琪珊夾菜,殷勤而又親切.

"嘗嘗這個,是這里的招牌菜,秘制佛跳牆."

"謝謝,我自己夾就可以了……"洛琪珊看著碗里堆積了一半的菜,有點不好意思,藍澤輝還真是像太陽一樣的熱.

藍澤輝停下了筷子,卻又在給洛琪珊倒酒了.

"這是米歇爾堡酒莊釀造的教皇新堡傳統葡萄酒,88年的……不知道你有沒有喝過,是我前段時間回國帶回來的,今天開一瓶,希望你會喜歡這個味道."藍澤輝倒酒的姿勢都是很專業而優雅的,看來又是一個對酒相當有研究的人.

這種酒一般在市面上銷售的是07年或是05年的,價格適中,但藍澤輝拿出的這一瓶卻是88年的,這就很難得了,在市面上都是十分稀少的,很多酒愛好者會買回家去珍藏而舍不得喝.

洛琪珊知道這是藍澤輝的一番心意,可她卻露出了為難的表:"這個……藍澤輝,我已經不喝酒了,真是抱歉."

藍澤輝一愕,試探著問:"是身體不適?"

"不……是因為明天要做手術,所以今晚是不能喝酒的."洛琪珊微笑著解釋.

門外某男聽見了就覺得不對勁,怎麼洛琪珊不喝酒的原因不應該是她要准備生孩子嗎?明天要動手術所以今晚不喝酒,這是真是假?晏錐在門外,一不心就聽到了這些.

藍澤輝略顯失望,他特意拿了一瓶好酒來,就是為了跟洛琪珊一起分享,但她卻不能喝,這難免是有些掃興的.

"那就喝一點點吧,就一口,應該不會影響到明天的工作."藍澤輝著就給洛琪珊到了酒,確實倒得很少,只有四分之一杯.

盛難卻,洛琪珊本來就覺得自己是欠了藍澤輝的人,所以還真拉不下臉皮自己不喝.很少量的一點酒其實也沒事,在可以接受的范圍內.

就在洛琪珊拿起酒杯的時候,忽地,她發覺坐在她對面的藍澤輝表異常,驚訝地看著她的身後.

洛琪珊下意識地回頭,冷不丁就撞進一雙深邃的眼眸里……是晏錐!

洛琪珊沒來由地心頭一抽,驚愕了,這也能遇到?

藍澤輝和洛琪珊同時呆滯,晏錐卻大方地走進來,大刺刺地往洛琪珊身邊一坐,然後,二話不,將洛琪珊手中的酒杯奪了過來,俊美的面容上,輕輕勾起的雙唇淡淡地:"我和我老婆已經在准備要孩子了,所以這酒,她不能喝,就算是一點點也不行.這位……不好意思了."

晏錐云淡風輕的眼神睥睨著藍澤輝,兩個男人的目光在空氣中交彙,一瞬間已經變化了太多色彩,只有男人才能讀懂.

藍澤輝收斂起了笑容,神有點冷:"晏董,晏主席,你對女人可真是細心,既然你是珊珊的老公,你她不喝,OK,我不勸,不過,你確定要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嗎?"

洛琪珊也從呆滯中回過神來,狠狠瞪了瞪晏錐:"我跟朋友吃飯,你不需要來湊熱鬧吧,你難道不是跟別人一起來的?"

晏錐無視洛琪珊的眼神,反而對她笑得很燦爛:"我是有朋友在,但他們會吃好喝好的,不用我.操心,可你是我老婆嘛,既然碰上了,我們就一起吃,然後一起回家.".

晏錐此刻笑得溫柔無害,可洛琪珊卻感到心頭發毛,渾身不自在,他的笑意明顯不達眼底,她感覺不到親切和溫馨,反而是自動產生警惕心了……他會這麼大度?他此刻沒誤會她和藍澤輝?他這笑容怎麼看都是冷的.

但洛琪珊和晏錐也是早有默契與私下的協議,在外邊要顧及著兩家的臉面,凡事不能鬧,有問題回家私下解決.

洛琪珊看晏錐這架勢是不打算走了,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可她也總不能將人趕出去吧.

"藍澤輝,不介意多一副碗筷吧?"洛琪珊略顯歉意地.

藍澤輝到是干脆,立刻站起身來打開門,對外邊的服務員:"再添一副碗筷."

就這樣,晏錐吃飯還換了包廂,從對門轉移陣地到這里了.

包廂里的氣氛因為有了晏錐的存在而顯得怪異起來,藍澤輝明顯不如剛才那般健談了,而洛琪珊也在偷瞄著晏錐的臉色……

晏錐來了,洛琪珊和藍澤輝話就少了,並且還都感覺不自在.這到不是洛琪珊心里有什麼,她對藍澤輝沒有其他想法,純粹就是感激.她不知道保釋她父親的人其實是晏錐,以為是藍澤輝.

可洛琪珊雖然內心坦蕩,但她感覺到晏錐有意無意的眼神似乎別有含義,她吃著可口的美味都變得打了折扣了.

藍澤輝更郁悶,只能悶頭喝酒,沒人作陪,挺孤單的,而他看到視線里多出了一個用防賊的目光看他的男人,晏錐……藍澤輝也覺得滿桌子的菜肴頓時變得食不知味了.

運氣真不好,跟洛琪珊來吃飯,居然遇到晏錐,藍澤輝很後悔選了這麼個地方.尤其是看到晏錐坐在洛琪珊身邊挨得那麼近,他心里一股一股不舒服.

畢竟尷尬的氣氛不能維持太久,否則男人會覺得在女人面前沒面子.

"晏董,珊珊才結婚幾天就瘦了,不知道是不是過得不開心呢."藍澤輝這話一語雙關,其中的暗示,誰都聽得懂.

洛琪珊囧了,藍澤輝怎麼這麼問,真是……

晏錐淡定如常,略細的眉眼微微一眯,心中冷笑……這藍澤輝,珊珊珊珊叫個沒完,聽著真是不爽.

晏錐隨即扭頭故作*地對洛琪珊:"老婆,這幾天確實辛苦你了,夠折騰的,今晚我們回去早點休息,放心,我會體諒你的."

洛琪珊的臉倏地了,晏錐的話得太令人浮想聯翩了,配上他故做*的眼神,別人都會以為他指的"折騰"是指的夫妻間那個事.

可即使這樣,洛琪珊也難以辯解,她在這方面是不如晏錐精明的,不過他.

"你……"洛琪珊美目圓瞪,憤憤地在晏錐腿上重重一掐.

"哎喲,老婆,下手好重,痛啊……"晏錐故意誇張地大叫,可這一幕在藍澤輝的眼中卻是夫妻在打罵俏.

藍澤輝不動聲色,只是拿起杯子喝了兩口,另一只手卻在桌下攥得緊緊的……

晏錐何等犀利,只瞄一眼就能發覺藍澤輝心里的潛台詞,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得色……樣兒,活該受刺激!洛琪珊不管怎麼都是我的女人,你想覬覦,就得做好被打擊的心理准備.我晏錐的女人豈是你能想入非非的?瞧你這假斯文的樣子,都是男人,我還看不出那你在想什麼?子,識相就該斷了念想!

尊敬的晏董事長渾然未覺自己的這些想法帶著濃濃的占有欲啊,是吃醋嗎?

這頓飯終于是結束了,晏錐的目的也達到,最後,買單,走人,瀟灑得讓人咬牙.

望著晏錐摟著洛琪珊離去的背影,藍澤輝站在原地久久沒動,只是那雙眼,染上了一絲陰沉……

兩口子從餐廳出來直到回到大宅,都是沉默著,沒人話.晏錐也沒有了在吃飯時的笑容和得意,他心里在想什麼,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深沉氣息,似乎就令人預感不好.

洛琪珊洗完澡出來就直奔沙發,她決定今天還繼續睡這里.剛躺下,晏錐卻將她從沙發上拽起來,臉色很黑.

"洛琪珊,你是忘記我跟你過的嗎?叫你別跟那個男人在公共場合一起出現,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今天要不是我剛好碰上,你現在只怕是喝得醉醺醺的跟人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你喜歡誰,我管不著,但你如果做出有損晏家聲譽的事,別怪我事先沒跟你打招呼!"晏錐森冷的語氣,含著他不曾發覺的怒意,而這怒意是為了什麼,他不會去想.

洛琪珊不怒反笑,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晏錐這樣的話了,只是現在聽著特別刺耳,刺心,可當她還沒來得及開口話時,只覺得身子一輕……

"啊你干什麼!"

"干什麼?你又忘了,我們的任務是要盡快生孩子!"晏錐扛起洛琪珊就往臥室走去.【8千字】

上篇:續:奶爸幫的男人們     下篇:續:原來保釋父親的人是晏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