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原來保釋父親的人是晏錐  
   
續:原來保釋父親的人是晏錐

生孩子這事,如天大,一巴掌壓下來會讓人即使反駁也是底氣不足.臥室里,洛琪珊戒備地瞪著晏錐,憤憤地:"我不想……"

"不想什麼?不想生孩子還是不想履行夫妻義務?"晏錐強健的身軀覆在她身上,語氣也是冷冷的.

"我……"

"你不想的話,就跟我爺爺去……爺爺很關心你們家的事,想當面問問你,可你忙工作,都沒時間見爺爺,不過你卻有時間去見藍澤輝."晏錐咬牙切齒,兩只手還死死按著她的香肩.

洛琪珊一時語塞,老爺子對她很好,她無法當著老爺子的面自己還沒有計劃想要寶寶.

晏錐正是抓住了她的弱點,才這麼肆無忌憚.這等于是奉旨生娃麼……

洛琪珊企圖掙紮擺脫他,可女人的體力天生比男人弱一些,加上晏錐這一把力氣,壓著她,她渾身都動彈不得.

雖然身體動不了,但嘴巴還能話,她是絕不會任由這樣被男人欺負的!

"晏錐,你什麼意思?我不過就是今天請藍澤輝吃飯,那又如何?他幫過我,我不該謝謝人家?你至于這麼氣吧啦的掛在嘴上嗎?你是我老公,可你對我爸爸的事手旁觀,你這麼冷酷無沒良心,這是一家人嗎?現在卻來跟我夫妻義務,你憑什麼?"洛琪珊心里發酸,提起這件事也是她的痛,老公沒幫她,幫她的是外人.

"嗯?"晏錐微微眯起了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臉,聞著她身上傳來沐浴後的清香,還有感受到她身體的曲線,他的精神不由得出現一絲恍惚,下意識地呢喃:"怎麼你居然不知道保釋你老爸的人是我?"

晏錐雖然不會刻意向洛家邀功,但潛意識里以為那個郭局長在保釋的時候會告訴洛凱旋,可郭局長卻是什麼都沒,所以,洛家的人不知道晏錐才是恩人,湊巧的讓藍澤輝頂了這功勞.

洛琪珊呆了呆,隨即瞪大了眼睛,驚詫地望著上方的男人:"你什麼?你保釋我老爸?怎麼可能,明明是藍澤輝……"

晏錐頓時明白了,竟是洛琪珊以為藍澤輝保釋了洛凱旋,真搞笑!

"呵,功勞我不想領,也不稀罕你們洛家人的感激,只是我不喜歡被人亂扣上些罵名,你可以去問問郭局長,到底是誰保釋了你父親."

洛琪珊驚得呆傻了,眨著眼睛,腦子里亂哄哄的,不知道是出于什麼心態,她此刻竟是驚喜多于震撼的.原來在她內心深處一直都是盼著保釋她老爸的人會是晏錐而不是別人,現在聽他出來,她卻只是震驚,並且很快相信了他.這信任是來自于什麼,她不知道……

"真的是你,可你為什麼在我去找你的時候還故意不肯幫我?"

她這話雖是疑問句,但顯然是相信他了.晏錐心里微微一松,嘴角勾起一抹玩味:"那天在我辦公室,我有親口我不幫嗎?有過這句話?是你以為我不幫罷了."

"……"洛琪珊無,回想一下,確實是,當時他沒"我不幫",只是他的態度讓她誤以為他不會出手.

太意外了,原來轉來轉去卻還是晏錐做的,他才是洛家的恩人!而她剛剛還罵他冷酷無沒良心……

"我……我……"洛琪珊結巴了,謝謝二字堵在喉嚨不出口,實在太尷尬了,自己覺得理虧,前一刻還理直氣壯的,現在她恨不得能找個底洞鑽下去.

燈光下,她緋的臉像是喝醉了一般迷人,心虛的表讓晏錐忽地聯想到一個詞"可愛",不禁心里一動……

他的一只大手繞到她耳邊,輕輕地揉撚著她的耳垂,嘴里卻輕.佻地:"以為我真的見死不救,所以你打算一直都不再讓我碰你了?那麼,現在呢?"

現在?

洛琪珊被他一針見血地中心事,瞬間就囧了,瑩潤的面頰得像要滴血,看著他灼熱的目光飽含一種莫名的電流,她全身開始發軟,無力,先前的掙紮不知不覺消失,一股*的氣息在不斷升溫升溫……最要命的是他的手在撥弄她的耳垂.

"別……別這樣……"她的聲音變得柔軟而嬌媚,流露出緊張的緒.

晏錐怎麼會不知道她是經不起撩撥的,她在這方面談不上經驗,所有的感受都還是他給予的.想起這點,他就會湧起淡淡的竊喜,身體不由得更加緊繃了.

晏錐感受到她的呼吸紊亂,更想要逗她了,眸光一暗,略顯沙啞的聲音:"別哪樣?是這樣嗎?"下一秒,他已經低頭攫住了她巧的耳垂.

"唔……"洛琪珊只覺得好像被電到,哆嗦了一下,半邊身子都被燒了起來.

本能的,她感到了危險,仿佛只要此刻不清醒過來,她就會沉醉.可是怎麼辦,在知道是他保釋了父親的時候,她的心就控制不住在狂跳,心底有個聲音在歡呼,並且,深埋在心田的某顆種子也在那一刻破土而出了.一些零散的畫面在腦中飛一般流轉,拼湊成了兩個模糊的大字……喜歡.

洛琪珊現在不能思考了,任由他像剝蝦殼似的將她身上的障礙物去掉……

晏錐剛才就忍得很辛苦,現在感到身下的人兒僵硬的嬌軀變得柔軟,他知道,是時候了……

"這次,你該不會咬我了吧?"晏錐邪魅的一笑,封住她的唇.

洛琪珊顫抖著抱緊了他的脖子,被他吻得七葷八素的,而她青澀笨拙的反應也更激起了他的征服欲,他在用行動教她怎麼接吻……這清甜的味道,這柔嫩的芳唇,讓晏錐流連不已,輾轉交.纏之間,心也越發柔軟起來.

兩人都同時沉浸在美妙的感覺里,暫時不想去考慮那些煩人的事,只遵循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盡盡興,共同制造這一刻的快樂.

這一晚的暢快淋漓,讓晏錐幾乎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為了完成生娃的任務才會這麼投入呢還是他對這個女人已經動了那麼一點心思?

亦真亦假,似夢似幻,短暫的沉醉也是好的……

而對于洛琪珊來,她之所以會在清醒的狀態下與晏錐那個,是因為她知道了晏錐就是保釋她父親的人.對晏錐的種種誤解都消失無蹤,只剩下感激和一縷剛萌芽的感,因此她才會心甘願的.並且,這一次的感覺很美好,興許是因為對這個男人有了感的緣故吧……當被他帶領著攀上最神秘的高峰時,那種震撼靈魂的美妙,深深地印在她腦子里……

晏錐今晚的興致也不錯,不止一次要了她.最不可思議的是,完事之後,他還叫洛琪珊不要那麼快去洗澡,要讓她躺一會兒才能去.

躺也就罷了,他還拿枕頭墊在她身下……

洛琪珊原本是被他折騰得渾身發軟,可見到他這麼奇怪的舉動,她忍不住聲嘟噥:"你做什麼……干嘛用枕頭……"

晏錐慵懶的聲音響在她頭頂:"完事之後別馬上洗澡,再用枕頭墊著一會兒,這樣有利于受.孕."

"……"

洛琪珊先是一愣,隨即舉起了拳頭沖他揮過來,卻被他穩穩地抓住了.

一手握著她的粉拳,晏錐的眼睛卻在瞄著她的身子,嘴角掛上一絲邪笑:"看來我剛才還不夠賣力,所以你還能有精神對我揮拳頭,那是否我應該繼續……"

"繼續?你……你想都別想,我已經精疲力盡了.我……我身上也是肉做的,我又不是機器!"洛琪珊羞憤,可不知怎的心頭又有那麼一絲絲甜.她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他喜歡跟她那個?

晏錐凝視著她酡的臉頰,還有那被他吻得發腫的唇,他心里泛起幾分異樣的悸動……這個女人,味道真的不錯,至少在這方面他感覺與她是相當契合的,她的身體就好像專門為他而生,讓他找不出一點不滿意的地方.

洛琪珊被他這火辣辣的眼神盯得發毛:"你該不會是真的還要來?我明天還有手術呢……"

晏錐蹙著眉:"你這什麼表,真以為我不用睡覺啊?"

完,晏錐起身去浴室,洛琪珊也跟著要起身,卻被他攔住……

"別亂動!"

"喂……晏錐,這誰告訴你的啊?我都這樣躺了十分鍾了還不能去洗澡嗎?"

"你就忍著點吧,這也是為了你早點懷上."

這話,讓洛琪珊心里來沒由地湧上一股酸意,有什麼緒一下子沖出來了……

"晏錐……我對你來,真的只有生孩子這一個作用嗎?"洛琪珊怔怔地望著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著什麼.

晏錐也是被問住了,站在原地,看著chuang上的女人,心有點複雜……【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是吃醋嗎?     下篇:續:你干嘛又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