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干嘛又親我!  
   
續:你干嘛又親我!

這是雙方都敏感的話題,但卻又是彼此不得不去面對的一個結.

此時此刻,洛琪珊再也不是一個頑強的潑辣的女人,她只是一個對感對婚姻對未來有著憧憬的渴望幸福的人,她的眼神變得溫柔而脆弱,她希冀能聽到某種答案,可她潛意識里也是在害怕他會出傷人的話.

為什麼要問?她不知道.她只是心里一動就問出口了.

晏錐平靜的目光刺激著洛琪珊心湖中的波瀾,他還是這麼淡然嗎?

晏錐愣了幾秒之後,終于是在眼底那一抹複雜的光亮中,轉身,走進了浴室.

洛琪珊卻在這一刻感受到了一種陌生的心痛……他,竟然不回答.可知道,女人在某些時候最不堪承受的就是男人的沉默!

沉默,可以是一把帶著倒刺的利劍,被刺進胸口時,沾滿了苦澀的汁液.

洛琪珊的心就這樣被捅破了一個洞,嗖嗖的冷風灌進去……這滋味,怎麼比當初在跟梵狄的婚禮上被甩,還要難受?難道是真的喜歡上晏錐了?

洛琪珊緋的臉頰一下子變得蒼白,酸澀的感覺更濃.

其實洛琪珊對晏錐的感是她自己一直都在刻意壓制著的,並非今天才開始,而是早就萌芽了,只是她之前也不願意面對自己的心.

或許是在那一次他幫忙解圍時,或許是在水庫里聽見他在亭子里放的那首歌曲當時他的那個背影……或許是他那次救了落水的她.或許是因為他保釋了她的父親?

這些原因,都各自有一點吧,一點點加起來,就會變多,變沉.還有……她的第一次是給了他,這也會成為她心里一個難以割舍的結.而她和梵狄之間卻是太清水了,雖是她第一次真心喜歡的男人,可在他和穎結婚之後,她的感慢慢淡化,跟晏錐之間卻有了更多的糾葛牽扯,激烈的碰撞下,當然有火花擦出來了.

可,火花卻遭遇到晏錐的冷冰冰,他在chuang上的時候可以熱如火,但轉身就能冷靜得令人心寒.

洛琪珊不禁自嘲地苦笑……怎麼會問這麼傻的問題,不是自尋煩惱麼,當初結婚就知道他對她沒感了,做那種事也是純粹生理需要和為了生孩子.難道她還渴望有別的原因?

洛琪珊內心有著屬于自己的驕傲,這一次,既然晏錐沉默,那麼,她再也不會傻得問第二次.

浴室里,晏錐站在蓮蓬頭下,溫熱的水沖著他的身體,那線條太迷人……

他卻是抿著唇,蹙著眉,心似乎不太輕松.他剛才沒有回答洛琪珊的問題,只是因為他自己也迷惑了……無可否認,在跟她愛愛的過程中,他是很享受的,甚至他都感覺自己會莫名的溫柔,但是,他內心深處始終是對自己這樁被勉強的婚姻有種心結打不開,所以他無法敞開心扉來對待洛琪珊.

實際上,他的心,在對水菡斷了念想之後,便再沒有對誰敞開過.不開這扇門,誰能走進來?他對洛琪珊的心理有些矛盾,她身上有著與眾不同的特質,每當想起她在救爺爺的時候,想起她倔犟的時候,他就忍不住上揚著嘴角,可因為這不是他主動去喜歡和追求的女人,結婚是不願的,因此他吝嗇給予她真正的感.

但感這東西很奇妙,越是壓制越是可能反彈.晏錐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受到了洛琪珊的影響了.

洛琪珊也是同樣的.這個男人,在她心里占的比重越來越難以忽視.

第二天.

一大早洛琪珊就已經起來了.昨夜晏錐那麼生猛,所以洛琪珊經過*的休息之後還是覺得身子某處有點微微的不適,她琢磨著自己是不是該去買點藥來擦呢?

一個人下樓,往大宅走去,經過一片林子,泛黃的樹葉凋零了不少,落在腳下的路面上,深秋的晨風寒意瑟瑟,天空也是灰蒙蒙的……這些都是提醒著,冬天快要到了.

洛琪珊這是第一次站在花園里的池塘邊,欣賞里面游來游去的魚兒.她雖然不是內行,但光看這些魚美麗的外觀,就知道一定都是挺珍稀的品種吧.

打量著這座幽深的大宅,洛琪珊能感受到那種莊嚴華麗而又深邃的底蘊,想起外界的傳聞,晏家大宅就是現代化的宮殿,曾有人花10億都無法讓晏家人賣掉這宅子.

聽過不少關于晏家的神話,可如今,她卻成了這個家的一員……世事真難料,她需要更加融入這里,需要盡快適應這里的生活和環境.這些想法是之前沒有的,是昨夜才開始產生的,皆因為她知道了晏錐原來不是那麼冷酷無沒良心的,他默默地幫了洛家,卻不為洛家的感激.

洛琪珊慢悠悠地走到了主宅那邊,正好是7點鍾,早餐時間到.

晏家的一日三餐都是很有規律的時間,平時早餐都是7點鍾,周末或假日會晚一點.

晏鴻章,沈蓉,晏錐,已經都坐在了餐桌上,就等洛琪珊了.

"爺爺……媽……早安."洛琪珊禮貌地微笑,坐在晏錐身邊.

晏錐神淡然,自顧自地吃著手里的面包,而晏鴻章和沈蓉就同時用格外關切的眼神看著洛琪珊……

"珊珊,睡得好嗎?"

"嗯……還好."

"珊珊,我們家這子沒欺負你吧?"

"……沒."

晏鴻章慈愛的笑容很親切,看著洛琪珊的目光就像是看自家孩子一樣.

"你父親還好吧?凱旋集團發生那種事,你父親也成了嫌疑人,最近媒體和.輿.論都對你們家很不利,珊珊,有什麼需要就盡管,我們都是一家人."晏鴻章和藹的眼神會給人一種溫暖和安心,可以看出出他的關心和真誠.

洛琪珊心里一暖,感動地:"謝謝爺爺……我父親已經被晏錐保釋出來了,目前就是在全力尋找證據證明我父親的清白,他沒做過那些事,是有人陷害他的.那個人就是現任凱旋集團的董事長,藍覃."

到藍覃,洛琪珊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拳頭.

"藍覃?"沈蓉驚訝:"藍覃這名字好陌生,如果是在本市有點名望的人,我們家理應是知道的,可這個藍覃……我是第一次聽這個人的名字,哪里冒出來的?"

晏鴻章和晏錐也同時望著洛琪珊……對于凱旋集團的變故,他們雖然知道一些,可並不是全部,尤其是那個藍覃,與洛家的恩怨是多年前的事了,晏家不知道耶很正常.現在由洛琪珊親口出來,這是最合適不過了.

洛琪珊盡量讓自己的緒保持平靜,想到藍覃那卑鄙人,她就惡心.

"藍覃……大約二十幾年前,他曾經是我媽媽的初戀.他出身一個普通家庭,但我媽媽那時候也沒嫌棄過他,可是當時我爸爸也在追求我媽媽,最初我媽媽沒理睬我爸爸,但後來藍覃漸漸露出了他丑陋的本性,我媽媽覺得他人品不好,就跟他分手……恰好那時,藍覃被人陷害入獄,他以為是我爸媽做的,所以對我爸媽恨之入骨,後來他出獄之後,看到我爸媽結婚了並且還生下了我,他的恨,更是變本加厲了……一晃二十幾年過去,藍覃從國外歸來,已成了大富豪,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奪走凱旋,陷害我爸爸.他要報複我們家,不擇手段……"洛琪珊得很簡明扼要,但這其中的糾葛曲折,已經足以讓人歎息不已了.

"原來如此,這個藍覃是從國外發跡回來的,難怪我們之前都沒聽過這個人."沈蓉若有所思,卻也是有些為洛家擔憂的.

晏鴻章到是沒有太過驚訝,早料到是有私人恩怨在其中了.

晏錐沉默不語,繼續啃面包,只是眉頭也皺得緊緊的.

"孩子,你已經是晏家的人了,你們家的事,我們不會坐視不理的.這件事,既然晏錐已經保釋出了你父親,接下來他也會幫助你們查證據,不用太擔心,只要你父親是清白的,遲早會找到藍覃陷害你父親的證據,到時候,藍覃連董事長都做不成."晏鴻章這雙飽經滄桑的眼里閃過一道久違的狠色.

晏錐差點被喉嚨里那一口面包給噎著,嘴角抽了抽:"怎麼就肯定我會去找證據,我每天可都很忙的."

晏鴻章聞,不但沒有發怒,反而是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的孫兒:"你這子,口是心非,別以為爺爺不知道你的風格,就算爺爺不開口,你一樣會去找證據,因為,洛家蒙羞,就等于晏家蒙羞,你不會允許家族的聲譽蒙塵."

晏錐無奈地瞄了一眼爺爺,無語了……怎麼爺爺這麼厲害?一下就能中他心里所想.

洛琪珊卻是心澎湃,一雙美目凝視著晏錐……他真的會那麼做嗎?可他一個字都沒對她過.這個男人,心思也藏得太深了!

可不管怎樣,洛琪珊心里是萬分感激的,晏家的態度,讓她驚喜.

"可是,爺爺……你們不會覺得失望嗎?晏家和洛家聯姻,在商業上原本該是強強聯手的雙贏局面,但現在凱旋集團已經被人奪走,而我父親也未洗脫嫌疑,洛家一落千丈,你們為什麼不責備埋怨,反而待我這麼好……"洛琪珊鼻頭微微泛,眼眶也是酸的.

晏鴻章哈哈一笑:"珊珊,看來你太瞧晏家了,太不了解晏家了.爺爺當初想讓你們結婚,並不是看上洛家的財力,也不是為了要一個雙贏,爺爺只是覺得你合適當晏錐的妻子.所以,如今洛家雖然處境不好,可晏家是不會因為這樣而看輕你和你的家人.晏家的發展,會靠自己,而不是寄望在聯姻上,你明白嗎?"

老爺子一番語重心長的話,是實,也是一種自負的表現.當然了,晏家有晏錐和晏季勻坐鎮,老爺子自負是當然的.

"爺爺……"洛琪珊不自禁地挽起了晏鴻章的胳膊,像個女生似的低著頭,其實是在趁機抹去眼角那一點濕潤.

晏鴻章這番話對洛琪珊心里造成的沖擊不,而她也感到豁然開朗了.本來還很心虛自責,想著家里衰落了,對不起晏家,可晏家是根本不在乎這個,她的擔憂是多余的.

直到這一刻,洛琪珊才有了一種歸屬感,才覺得自己真正的是晏家的人了,而不僅僅是多了一張結婚證而已.

晏家的這份恩,洛琪珊默默記在心里,她能做的就是將自己當成這個家的人,這就是對晏家最好的回報.

"呵呵呵……珊珊,快吃啊,不然一會兒上班要遲到了."

"嗯……我吃……"

有了家的溫暖,吃著東西也感覺會格外的香.

晏鴻章的問題還沒完呢,突然就轉變了話題.

"珊珊,你脖子上有點的……我看你還是擦點藥吧."晏鴻章一臉關切.

沈蓉也跟著附和:"珊珊,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服啊?"

洛琪珊有點尷尬了,怎麼感覺爺爺和婆婆今天的態度怪怪的,這眼神太過……太過有內涵了!

果然,晏鴻章一邊喝著蔬菜汁一邊打量著洛琪珊,笑米米地:"晚上記得回來吃飯,我讓陳嫂燉鴿子湯,合適你和晏錐喝."

"呃?"洛琪珊愕然,隨即腦子里迅速浮現出關于鴿子湯的功效,好像是……"滋陰壯.陽"?

難怪爺爺會適合她和晏錐喝,敢是以為她和晏錐為了要生孩子而努力耕耘,該多補補……

囧……洛琪珊耳根發熱,只能低頭嚼面包了.

沈蓉卻又補充了一句:"珊珊,鴿子湯里會放蟲草,很好喝的,你下了班就別耽擱,早點回來喝湯……還有晏錐,你這子,如果公司沒有特別的事,你也早點回家來.這生孩子是大事,不調理好身體怎麼行."

"噗……"晏錐嘴里一口牛奶差點噴到桌子上,俊臉瞬間變醬紫了,額頭滿是黑線.

"媽……我身體向來沒問題,您別得我好像很弱一樣."晏錐無奈啊,他長期健身,平時也很注意飲食起居,這身體夠好了,還需要怎麼調理?

洛琪珊見晏錐這表,忍不住笑出聲,看到他窘迫的樣子真解氣,一下子她就激起了調皮的心態.

"媽,您得沒錯,晏錐是該好好補一補了……"

沈蓉立刻點點頭:"看吧,晏錐,珊珊都你該好好補補."

晏錐的臉從色變成了黑色,扭頭瞪著身邊這笑得燦爛的女人,她一定是估計擠兌他的!

夫妻倆目光對視,晏錐咬咬牙,仿佛在:"好啊,女人,竟敢我該補一補?是我昨晚沒把你收拾到位嗎?今晚我會讓你後悔剛才的話!"

洛琪珊佯裝看不懂他用眼睛在的話,咧咧嘴,秀美一挑,甜甜地:"來,多喝點牛奶,這個也是增強營養的."

來去,晏錐儼然成了"腎虛""不行",他只能憋著氣,等會兒再跟洛琪珊算賬.

吃完早餐,洛琪珊和晏錐都要走了,一個去醫院,一個去公司.

車庫里,洛琪珊剛一上車,晏錐就很不客氣地將她的車門打開……

"什麼事?"洛琪珊一臉無害,像是忘記了先前早餐時的一幕.

"呵呵……什麼事?"晏錐冷冷地勾唇:"你好意思問?剛才誰我需要補身體的?"

洛琪珊似乎已經摸到了晏錐的一些脾氣,他有時很凶,但不會真的把她怎樣,就是裝得像.

洛琪珊無辜地眨眨眼:"不關我的事,是婆婆你需要補的,你干嘛對我凶."

洛琪珊現在是心大好,感覺一身輕松,所以也有興致逗晏錐了,只覺得看他黑臉憋氣的樣子真是有趣.

晏錐憤然,但卻沒發火,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低頭,湊近她耳後,故意將灼熱的呼吸噴薄在她耳窩……

果然,耳朵是洛琪珊的敏感和弱點,她半邊身子又開始發麻了,下意識地縮脖子,卻被晏錐扣住了.

晏錐黑亮深邃的眸子隱隱泛著邪肆的光芒,低聲:"女人……你是故意要挑釁我嗎?可別怪我沒提醒你,惹到我的下場,不是那麼好受的."

此時的晏錐,猶如邪神附體,這柔美溫潤的臉頰瞬間就變得充滿了魔魅的誘.惑,還有一種令人臉心跳的……危險.

洛琪珊吞了吞口水,硬著頭皮:"我……我才不怕你."

晏錐心里一動,她分明是在顫抖,卻還嘴硬不怕他,這逞強的女人……

"不怕麼?真的麼?"晏錐忽地打開了車門,大手不客氣地伸向了洛琪珊胸前的扣子.

"啊……你干什麼!"洛琪珊驚呼,戒備地攥著衣襟,像看流.氓似的眼神望著晏錐:"你別沖動啊……這大白天的,這還是在車庫,如果被人看到……"

洛琪珊是急之下沖口而出,沒多想,可現在卻接不下去了,因為她自己都感到這話得不對頭.

"怕有人看到?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們現在回房去就可以大戰一場了?"晏錐戲謔的眼神,故意曲解她話里的意思.

"不不不……不是的……我才沒有這麼想,我只是……只是警告你不要這麼……"

"你真吵……"晏錐一聲低喃,下一秒,他性.感的雙唇已經攫住了洛琪珊的唇瓣……

洛琪珊呆了,他……他居然又吻她了,這是在調.戲嗎?

"我……"洛琪珊想話,可這一張嘴卻便宜了這男人,他順利地攻城略地,掠奪者屬于她的香甜,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是的,晏錐也不知道自己哪門子神經發作,看到她嘴兒一張一合的近在眼前,他就忍不住想湊上去含住……

洛琪珊依舊不會呼吸,她只感到自己全身都被他燒了起來,思緒混亂,腦子成了漿糊.

意猶未盡地放開他,晏錐暗暗叫苦,腰腹以下撐得快爆了,這女人,居然對他有著莫名的魅惑力.

洛琪珊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羞憤地瞪著他:"你……你干嘛又無緣無故吻我,這又不是在chuang上."

為何?晏錐自己都不知道呢.

洛琪珊在戀愛方面是很缺乏知識的,對于男人的心思更是難以理解,所以,有些時候,她也難以溫柔了.

晏錐眼底那一抹暗色的火焰,被洛琪珊這一問,頓時熄滅了下去,憤憤地咬牙:"不知好歹的女人!"

晏錐覺得洛琪珊很奇葩,被他吻了不是該羞澀地垂首麼,居然還問他為什麼吻?他問誰去?

兩個各自開車出了大宅,可剛才那一吻卻還仿佛在唇齒間流連不去的味道……洛琪珊邊開車邊在回味著,不知不覺嘴角揚起.實話,她覺得跟晏錐接吻……感覺挺好的.

洛琪珊如果現在照照鏡子就知道自己是什麼表了,就像是懷.春的少女.

在這個冷風嗖嗖的早晨,他的吻,讓她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異樣緒.被他主動親吻,這感覺真不錯,可以維持她一整天的好心了.

吻了她,他還時不時摸摸自己的唇,坐在車子後座,若有所思.

前邊是助理程瑞在開車,從內後視鏡里看到晏錐這表,程瑞暗暗驚奇,忍不住問:"董事長,有什麼開心的事嗎?您一直在笑."

"嗯?"晏錐俊臉驀地垮下來,他一直在笑嗎?怎麼他自己都不知道.

"沒什麼,你看錯了,我沒有在笑."晏錐恢複了嚴肅,目光望向窗外.

程瑞一陣無語,董事長好奇怪,明明是在笑,卻不承認.

這個早晨,安然靜好.

洛琪珊到了醫院之後,沒多久就開始巡視病房了,她要去看看昨天做手術的那病人.

醫院里的醫生護士大都是認識洛琪珊的,除了新來的少數人之外.

更多的人知道洛琪珊是洛氏家族的千金,知道洛家如今衰落了,大家看待洛琪珊的眼光都有了明顯變化.

以往,她遇到同事,通常是對方會主動跟她打招呼,甚至有的會諂媚地纏著問她有沒有關于股市的內幕消息.很多人即使比她年齡大,卻都還叫她珊姐……可現在卻是截然不同兩碼事了.走在走道上,遇到同事,有的只是淡淡地點頭算打個招呼,有的干脆視而不見.

特別是某些人還用一種鄙夷輕視的目光看她,有的還私下議論紛紛,閑閑語不斷.

別人都會些什麼,洛琪珊用腳趾頭都能猜到了.有時聽到同事譏諷,她心里會不舒服,但多幾次就麻木了,聽到也當沒聽到,只要不涉及到攻擊她父母的論,她就一只耳朵進一只耳朵出.這樣,自己在醫院里的日子才不會難過.

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愛什麼,她管不著,她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好.

洛琪珊的這份心胸,在同齡人中,也是相當難得.

很快就到了病房,昨天那位做結腸手術的病人正躺著,護士在給他紮吊針.

"護士,我這里真的很疼……"病人指指自己動過手術的位置,虛弱地.

護士懶洋洋地瞄了一眼:"你昨天才做了手術,今天當然會疼了,忍一忍就過去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病人對于護士這漫不經心的態度很是不滿,吃力地:"我……我昨天晚上都沒現在這麼疼,這是正常的嗎?"

護士翻了翻白眼:"真是麻煩!"

這時,身後傳來了一個冷冷的帶著威嚴的女聲:"你就是這麼對待病人的嗎?護士長."

明顯的責備,出自洛琪珊的口中,她人已經走到了病人跟前.

這護士居然是護士長?短頭發,是昨天中午在休息室里被洛琪珊推出門去的另一個女人.

護士長臉色一變,卻又不好發作,只能憤憤地盯著.

洛琪珊檢查了一下病人的況,臉上出現凝重的表,似乎不妙……【一萬字!】

上篇:續:原來保釋父親的人是晏錐     下篇:續:喝了補湯今晚會睡不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