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喝了補湯今晚會睡不著嗎?  
   
續:喝了補湯今晚會睡不著嗎?

洛琪珊在工作方面的態度是很嚴謹的,為病人做了初步的檢查,也詢問了病人的症狀,但病人現在明顯的感覺只有疼痛,其他的症狀還未出現異常,這酒讓醫生比較難以下判斷了.

腸道手術後出現術口不愈合,感染,這是屬于比較常見的現象,因為腸道本身里邊細菌就多,而且腸道是蠕動的,愈合也是不易.一般的感染會是先采取藥物治療,得到有效控制,但如果出現更嚴重的後果,那就比較棘手了.

是否為感染,會有症狀表現,現在病人感覺傷口疼痛,洛琪珊檢查了病人腹部的傷口,沒有問題.病人也沒有發熱症狀,可卻是堅持比昨天感覺更痛.

這就讓洛琪珊有些頭大了……這手術是她親自主刀,過程中不存在技術操作的問題,特別是這傷口,她縫合的時候也是格外心的,現在病人的腹部傷口看起來正常,那又是什麼原因讓病人會感覺比昨天更痛?

不排除病人有術後感染的可能,但因為現在距離昨天手術的時間還不到24時,假如真是感染,或許症狀還沒那麼快出來,現在只能繼續觀察了.

看似是一點問題,不過就是病人感覺比昨天痛,可傷口不不腫……或許其他的醫生就會忽略過去,但洛琪珊是那種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尤其是在自己的工作上,她追求完美的細節,力求做到最好,所以她會將這個病人的況牢牢記在心里,隨時會詢問查看.

這一天,平靜的過去了,洛琪珊按時下班,回家……一整天,她沒有跟藍澤輝聯系過,甚至沒想起這個人.反倒是晏錐,時不時會出現在洛琪珊的腦海里.

其實這並不奇怪,洛琪珊之所以感激藍澤輝,是因為她誤以為父親是藍澤輝托人保釋出來的,但既然知道不是了,她心里就不會再感覺欠了藍澤輝的人,一塊石頭落地了,加上對藍澤輝本來就只是很普通的關系,沒了這層人債,她更不會掛念了.

可藍澤輝並沒有不是他保釋的,這是否就等于是一種變相的欺騙呢?這個問題,洛琪珊也不在意,因為……不是自己在乎的人.

藍澤輝也是一整天沒有動靜,很可能是因昨天晚上那頓飯而感到郁悶.

洛琪珊也不討厭藍澤輝,畢竟他的表現還是挺真誠的,那天叫她去警局門口等父親出來,興許真是他已經托人去保釋了,只不過恰好讓晏錐搶了先.

可對于藍覃,洛琪珊的態度是不會改變的.

洛凱旋被保釋了,難道藍覃會無動于衷麼?他處心積慮的要扳倒洛家,奪走凱旋集團不過是他的計劃之一,更重要的是讓洛家身敗名裂,名譽掃地.可現在洛凱旋被保釋,盡管洛家的聲譽已經有損了,但藍覃覺得還不夠.他要的是讓洛凱旋坐牢!

======呆萌分割線======

郊外一座廢棄的廠房里,陰冷潮濕,光線暗淡.擺放著幾架荒廢已久鐵鏽斑斑的機器,時不時還有老鼠竄來竄去.

像是不會有人在這兒,可如果仔細看,就能看見一台機*後邊有幾縷淡淡的白煙冒起.

是有人在那里抽煙?並且是一個戴著黑帽的男人.

吱呀——廠房門被打開的聲音,這男人驚悚地回頭望去,見到進來的是他熟悉的身影,這才從隱秘的角落里走出來,驚喜地迎上去.

"老板!"男人的呼聲里帶著幾分急切.

剛進來的男人警惕地四處張望,臉上表似有些不耐.

"張駿,我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老板,萬一給人聽到呢?還有,不是告訴過你,除非有緊急狀況,否則不要聯系我見面,你有什麼事,吧."

這叫張駿的男人神一僵,隨即訕訕地笑道:"是是是,我下次會記住的,不叫老板,叫名字……呵呵,藍……藍覃,我……我想離開這里."

原來,是藍覃.

藍覃面色一沉,嘴上的一圈淺淺的胡子是他刻意留的,每當他表嚴肅時,都會給人一種更陰沉狠厲的感覺.

"離開?張駿,這邊的事還沒完,你不能走."藍覃冷冰冰的眼神,有著讓人無法反駁的威勢.

張駿頭皮一麻,他最擔心的就是這個,但他不得不面對.

"藍覃,現在洛凱旋被保釋了,警方調查案子還需要一段時間,我總不能一直都在這兒耗著吧,我老婆快要生了,我必須趕回M國去."

"嗯?"藍覃陰狠的鷹眸掃過來:"你是想回去了就不再出現吧?"

聞,張駿心里一慌,急忙解釋:"不是的……藍覃,我老婆只要一生了孩子我就馬上趕過來,你放心,我不會跑的."

這個張駿,能得藍覃如此重視,不為別的,只因為他就是關鍵證人,他就是凱旋集團在海外投資的那間公司的老板,同時也是洛凱旋曾經的朋友.

而實際上,他跟藍覃才是真正一伙的.

藍覃審視著張駿,那猶如透視的目光盯得他心頭發毛,背心冒汗.他知道藍覃的心腸有多狠,他真的怕萬一藍覃不准他回去陪老婆待產……

然而,藍覃卻突然笑了:"看來你是歸心似箭,我如果強留你,你也不會甘心的.這樣吧,你老婆的預產期好像是一個星期之後,我沒記錯吧?"

張駿聽藍覃這麼,頓時感覺有了希望,連忙回答:"是!"

"好,我允許你回去,不過,你現在是洛凱旋那件案子的重要證人,你的安全問題,我應當負責……我會派人保護你和你老婆,在你老婆生完孩子之後,一個星期內,你必須盡快返回中國."藍覃看似斯文的表,眼底卻是含著讓人不寒而栗的陰狠.

所謂的保護,是監視還更貼切.

張駿一驚……藍覃果然戒心很強,對他沒有充分的信任.但這就是藍覃的性格,多疑.

張駿心里不爽,可表面上卻只能對藍覃感謝.不管怎樣,能回家一趟,親自陪著老婆生孩子,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至于藍覃要派人監視,他也無能為力去擺脫.

藍覃臉上的笑意越發深了,卻更讓張駿心寒:"我就提前恭喜你將要喜得貴子了,不過,我丑話在前頭,如今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目標就是讓洛凱旋坐牢.你是關鍵證人,如果你這次回M國之後耍花樣,動點其他心思,或是干脆跑了讓我找不到……那麼,可別怪我不念交,除非你能把你的妻兒都藏起來,不然……"

後邊的話,已經不用多了,張駿整個臉都變得慘白,暗罵藍覃太狡猾,連他心里剛剛萌芽的一點點念頭都被藍覃看穿了.

沒錯,他是想過回去之後不再出現,可藍覃卻對他早有防范了,並且剛才的話,就是在用他的家人來威脅.

張駿是見識過藍覃這人的心狠手辣,被這麼一警告,果然是有所忌諱了.

"呵呵……藍覃,瞧你得……我怎麼跑呢,絕對不會的……"

"是麼?那就好.識時務者為俊傑……張駿,你准備什麼時候走?"

"後天走.藍覃……你答應會給我的那筆錢……"

"錢的事,好,你到了家里,我自然會叫人給你送過去,不會讓你在老婆面前難堪的."

"這樣啊……謝啦."

"……"

前後不到十分鍾,藍覃就從這廢舊倉庫離開了,之後一會兒張駿也悄然離開.兩人這次見面是個秘密,除了他們自己,不會有人知道.

張駿和藍覃相識,狼狽為殲,這一點,更不會有人知道……

洛凱旋在拼命尋找對自己有利的證據,無奈張駿和藍覃早在幾年前就開始策劃了,目前看來他們的計劃很縝密,暫時找不到漏洞.洛凱旋要為自己洗脫嫌疑,那是相當不容易.

***********

晏家.

今天的晚餐,早上就已經確定是有鴿子湯了,此刻看著眼前這熱騰騰的一碗,似乎里邊還加了不少補藥?

晏家的人對于中藥材方面都有著一定程度的了解,晏錐當然也不例外.

晏錐仔細看著這湯里的藥材,抬眸瞅了瞅爺爺……

"爺爺,這湯……您確定人喝了之後不會流鼻血嗎?我身體一向不錯,用不著補得這麼厲害吧?"晏錐緊緊皺著眉頭,越看這湯越是感覺不踏實,有點擔心自己喝了之後晚上會睡不著.

那流鼻血的意思很隱晦,男人會更懂……最深層的含義也就是喝了之後今晚會很躁動,睡前運動需要很充分,才能消耗掉這補湯產生的功效.【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你干嘛又親我!     下篇:續:折騰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