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折騰了多久?  
   
續:折騰了多久?

話這鴿子湯真是美味,光是聞著都很香,讓人口味大開.里邊的一些藥材,洛琪珊有的認識,可還有兩種看不出來是什麼.

洛琪珊聽晏錐這麼一,心里也不由得突突地跳,悄聲問:"難道真的吃了會流鼻血?會睡不著?為什麼?"

晏錐嘴角抽了抽,沒回答,只是臉色帶點醬紫了.

晏鴻章見狀,十分淡定地:"你們不用擔心,這鴿子湯里放的補藥都是溫和的,不會太烈,對于調理身體很有好處.當初季勻和水菡決定要二胎的時候,他們也喝了不少,身體也沒有受不住,更不會晚上睡不著.放心喝吧,爺爺怎麼會害你們,當然是為你們好了."

老人多慈愛多關切啊,可晏錐還是一臉警惕,瞅著這碗湯,愣是感覺缺乏一點安全感.

沈蓉也是慈母,笑容可掬,一個勁地誇這湯好,示意晏錐和洛琪珊快點喝.

爺爺和母親都這麼,四只眼睛巴巴地望著夫妻倆,好意思不喝麼?

洛琪珊沒想太多,補湯嘛,當然是對身體有好處的,爺爺和婆婆一片苦心,為了她和晏錐的身體能調養好些,有利于生娃,這份心還是可以理解.雖然她內心真實的想法是並不急著現在要孩子,可長輩讓喝這補湯,也是一番心意,她該領的.

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半碗.

晏錐也是被兩位殷切的長輩盯得沒辦法,看來這補湯不喝是不行了.

看著兩人將補湯喝下去,晏鴻章和沈蓉笑得更深了……

吃晚飯已經不早了,又該到了洗澡睡覺的時候.

沈蓉依舊是住在主宅這邊,將那棟洋樓讓給兒子兒媳婦過二人世界.

沈蓉對洛琪珊挺好,單從這一點來,洛琪珊算是幸福的.

安靜的洋樓,三層,現在只住了晏錐和洛琪珊兩人,平時傭人打掃完之後就離開,不會在這兒待久了.

這都是在特意讓新婚夫妻倆多點自*的空間,有利于造人.

可這倆人並不像普通的夫妻那樣熱如火,總是感覺彼此之間隔著距離,而這多半是來自于晏錐的冷淡.除了在chuang上時他是一團火,清醒的時候就是一潭水.

浴室里傳來洛琪珊的歌聲,似乎心不錯.

不得不,洛琪珊是個開朗的女人,樂觀積極,在她身上仿佛有一團永不磨滅的光亮.即使現在洛家不再是豪門大戶了,父親的財產全部被凍結,並且還面臨著被陷害的危險,可洛琪珊在經曆了這些天發生的事之後依然能保持良好的心態,不*,不頹廢,更不會*.

在她的身體里,有一個的太陽,能照亮自己,也能照亮她的家人.正是她這樣的堅強和自愛,才讓洛凱旋夫婦對她感到放心,不擔心她受不了打擊,同時也為有這樣的女兒而感到驕傲.

這不代表洛琪珊就不關心父母了,她心里隨時隨地都是掛念著雙親的,只是,她對父母的愛,不會局限于名利財富方面,她相信父親是清白的,重點是父親要洗脫嫌疑.她相信白的黑不了,黑的白不了,她需要做的是照常上班和工作,不受影響,這就是她對父母最好的回報了.

所以,這樣的心態使得洛琪珊現在的日子不會太難過,加上今天還知道了是晏錐保釋的父親,她的心變得很美,洗澡也忍不住哼哼起歌來.

晏錐從這浴室門口經過,他也聽到里邊傳出來的聲音,不禁搖頭……這大晚上的精神這麼好,該不會是因為喝了鴿子湯吧?

這個……其實也不排除或許有那麼一點關系.

洛琪珊洗完澡,卻發現一件尷尬的事……沒有拿換洗衣服進來,只能裹著浴巾出去穿了.

洛琪珊站在門口有點猶豫地打開了浴室門,伸出腦袋往外邊一看……嗯,沒有晏錐的身影,外邊也沒聽到動靜,估計他不在臥室.

洛琪珊放心了,快速走出來,直奔衣櫃而去.

剛把浴巾給扒了,只聽身後傳來腳步聲,洛琪珊趕緊地又攥著浴巾,將身子遮住,緊張地回頭……

只見晏錐懶洋洋地走進來,俊美無儔的臉上浮現出嗤笑:"遮什麼遮,你渾身上下哪里我沒見過,用得著這種表麼?"

"你……"洛琪珊羞憤了,他就非要話這麼的直白嗎.不過話又回來,他得也沒錯,兩人反正都是夫妻了,她也不必太緊張.

洛琪珊抓起自己的內往身上穿,順便再套上一件睡袍.然後,淡定自若地轉身往外走,經過晏錐身邊時也沒刻意去看他.

但不看不代表不想……先前洛琪珊瞄到晏錐的睡袍領口處是敞開的,恰好能看見他蜜.色的肌膚和性感的鎖骨.洛琪珊腦子里還停留著這個畫面,實在是很美,富有觀賞性,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不例外.

只是,這男人冷靜淡然的樣子看著就來氣,他就不能主動跟她話嗎?別的夫妻都是怎麼過婚姻生活的呢,總不會就這樣悶不吭聲吧,何況,還是新婚呢,就過得這麼平淡如水,真的很……無聊啊!

洛琪珊感歎,可她也找不到合適的話題.

剛走進客廳,洛琪珊望了望沙發……對了,她忘記拿被子了,轉身又回到了臥室,可是,這時候洛琪珊才發覺,被子不在chuang上?

"咦,我的被子呢?"洛琪珊邊嘀咕邊打開櫃子,可里邊也沒有,而現在晏錐蓋的是另外一張被子.

晏錐沒抬頭,繼續玩著手里的ipad,慵懶的聲音:"你蓋的那張,媽今天將被單拿去洗了,被子還在主宅那邊曬著."

別看晏錐好像很平靜,心里卻在腹誹:這女人,脾氣還不是一般的犟,難道今天她還想繼續睡沙發?難道他不開口叫她進來睡,她就不打算來?

"這……"洛琪珊囧了,沒被子她怎麼睡沙發?

沒錯,她就是在賭氣,誰讓晏錐先叫她睡沙發的,現在他不主動開口,她才不要回到臥室睡呢.

"你如果想讓爺爺和媽媽知道我們是一個睡臥室一個睡沙發,那你就盡管去拿被子吧."晏錐漫不經心地拋下這句.

洛琪珊一時語塞,是啊,這邊已經有被子了,再過去主宅那邊拿,會引起爺爺和婆婆的懷疑,如果知道她睡沙發,只怕耳根就別想清靜了.

可她難道就這樣爬上chuang去?似乎太沒面子了吧.

就在這時,晏錐發話了……

"我警告你啊,上chuang是可以,但別再像那天那樣踢我,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

"呃?"洛琪珊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了,他這是在表示喊她回臥室睡了?

洛琪珊倏然笑了:"哈哈,這麼,我可以上來睡啦!"

她的笑聲里有著自己都不曾察覺的喜悅.畢竟,誰願意總是睡沙發呢,夫妻生活這樣過下去太沒意思了,她還是喜歡睡軟軟的大chuang.

"唔……真舒服啊……"洛琪珊躺在晏錐身邊,臉頰貼著被子感受著柔軟的觸感.

晏錐忽地放下了手里的ipad,脫下了睡袍,只穿一條內了.

"你……你干嘛……"洛琪珊心跳加速臉發燙,卻又忍不住盯著他結實的胸膛猛瞧.確實真的好迷人……

晏錐摸了摸脖子,喃喃地:"熱啊,難道你不覺得嗎?"

熱?洛琪珊經這麼一提醒,她也感覺好像今晚是有點熱.照理也不應該啊,這是深秋了,屋里也沒開空調,怎麼會發熱?

"好像是……有點熱……"洛琪珊著就將被子拉開了一些,露出脖子喝肩膀那一部分.

但兩人這麼做,並沒有緩解熱的狀況,反而是越發明顯了.

洛琪珊白嫩的腿兒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伸到了被子外邊,聲地嘟噥:"奇怪……還是熱……"

熱,當然熱了,晏錐是坐著的,上身沒穿,但也感覺身上火燒火燎的,仿佛有什麼東西在躁動.先前還有些睡意,可現在竟感覺精力充沛,這是什麼況呢?

晏錐無意中瞥見身邊的女人,那睡衣的領口已經泄露出了一片迷人的嫩白,還有露在被子外邊的腿兒……

"咕咚……"晏錐竟吞了吞口水.

同時,洛琪珊也很不爭氣地咽下一口唾沫,有種口干舌燥的感覺,望著晏錐這健美的身體,她此刻居然好想靠近他……

本來兩人就已經有些異常了,加上她這火辣辣的眼神,晏錐不由得心頭一顫:"你……這是在勾.引我嗎."

"我……沒有……"洛琪珊著竟然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更像是一個隨時可能沖上來的花癡女了.

可接下來,洛琪珊就把自己身上的障礙物去掉了,嘴里還在嚷著熱……

這一下,晏錐眼睛都直了,死死盯著眼前這白花花的一片……視覺的沖擊強化了身體里的燥熱和那股蠢蠢欲動,一瞬間就被放大了,使得晏錐呼吸一窒.

"嘶……"晏錐的喉結一陣滾動,大手已經不聽使喚地覆了上去.

"嗯……"洛琪珊一聲嚶嚀,兩人同時都感到一顫,仿佛被黏住了,再也分不開.

只因為,在燥熱的時候,觸碰到對方的肌膚,混亂的腦子里那種模糊的渴望一下子就清晰了.

洛琪珊抱住晏錐的腰,臉貼在他胸口,像只貓似的……"唔……舒服……"

這無疑是對晏錐的折磨啊,本來就躁動不已,現在更是熱血沸騰,像是被點燃的炸藥包,一下就……"砰!"

顧不得去思考了,漲得難受,必須要找到解決的方法才行.

兩個熱乎乎的身子,在這個深秋的夜晚彼此燃燒著,最原始的狂野,最深切的契合,一遍一遍抵.死*,分不清是心底真實的欲.望還是因為喝了某湯的結果,總之,這*,比那晚在度假村還要瘋狂而猛烈.

洛琪珊現在也算是過來人了,與晏錐做那個的時候會是怎樣的美妙,她體會過了,而他更是對這個充滿青春活力的女人味道格外流連.兩人都是食髓知味,誰都不會"我想做",但這倆卻用實際行動表達出這種願望.

日久生,古人的四字真可是很有內涵和道理的!

這*,臥室里充斥著女人的嬌喘和男人粗重的呼吸,還有各種*的聲音混合在一起,溫暖了這個秋,溫暖了兩顆心.

或許,若不是喝了那加料的鴿子湯,兩人還不至于這麼敞開自己,可一旦完全放開,投入,那美妙的滋味便成倍數在增長,激.滿滿,一點一點融化著彼此的心.

潛意識,是不會騙人的.當這激戰結束,已經是兩個時之後了,洛琪珊無力地躺在晏錐懷里,而他的手臂也沒有離開她,而是枕在她的後頸,兩人就這麼擁著,疲倦到不想動,抱著抱著就進入了夢鄉……

通常來講,在完事之後還能抱著入睡的夫妻,一定是有真感的.只不過洛琪珊和晏錐在清醒的時候還屬于霧里看花,彼此不肯正視和面對心底真正的聲音,只有在這樣激戰過後疲倦睡去時,才會不設防地流露出來,嘴角還有一絲他們不會知道的滿足的笑意……

晚餐的鴿子湯里,是特意加了些特殊的補品進去,配上這種湯本身就有的滋補效果,喝了之後還真是睡不著了……因為會渾身發熱,不做點運動消耗一下怎麼行?但這只是補品,不是某種對身體有害的藥物,喝了之後頂多就是像晏錐和洛琪珊這樣折騰了2時,但對身體只有好處沒壞處.

所以呢,這夫妻倆,在長輩的關懷下,又經曆了一個激.的夜晚,至于今晚會不會懷上寶寶,這可就不准了.即使沒懷上,那這鴿子湯在今後還是得繼續喝呀.

這不能怪老爺子著急,實在是奶爸幫的男人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哪有秘密可.那天晏錐被杜橙和梵狄陶侃之後,被套出了話,知道他婚後才跟洛琪珊那個了一次,這事自然傳到晏少耳朵里,然後就不知怎麼的又傳到晏鴻章耳朵里.

老爺子覺得加料的獨家秘方鴿子湯,或許能促進夫妻之間的發展.多多耕耘才可能懷上啊,所以今晚這鴿子湯是早就預謀的,而收到的效果也是十分滿意.

為了這兩個年輕人,長輩可是用心良苦啊,深夜也睡不著,還在跟晏少通電話,碎碎念著不知道鴿子湯起了作用沒有.晏少也搞笑,在電話里居然告訴爺爺,等第二天早餐的時候看看兩人是否能7點鍾准時出現就知道了.

果然還是晏少精明啊……

第二天清早.

生物鍾習慣在六點多的時候叫醒自己,可今天卻是出了例外,眼看著到了六點半,過了7點鍾,但這臥室里還沒動靜,chuang上的兩個人睡得很沉,睡姿更是……

洛琪珊整個人都被晏錐圈在懷里,以一種霸道的姿勢摟著,她就如鳥依人般縮在他寬闊的胸膛,一只手攬在他腰上.男人健美結實的身體和女人妖嬈的身軀緊緊貼合著,那麼和諧自然,好像她天生就是一塊鑲嵌在他身體上的寶石.

*無夢,睡得安穩,舒適,卻也因睡前兩時的折騰而導致精力消耗了很多,睡過頭了.

7點半,洛琪珊首先睜開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眼前一片蜜.色……這是?她在哪里?

准確地,她在晏錐懷里……呼吸的空氣里全是他的味道,還有昨夜留下的那種屬于激.後特有的氣息.

一股陌生的暖意和甜蜜湧上心頭,洛琪珊竟然沒有離開退開,而是心翼翼地呼吸著,怕將他吵醒了.可當她覺得腰腹之下有點異樣時,不禁低頭看去……這一看,洛琪珊頓時臉耳赤……天啊,他這麼強?【8千字!】

上篇:續:喝了補湯今晚會睡不著嗎?     下篇:續:再來個晨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