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再來個晨運  
   
續:再來個晨運

第一次在清晨從他懷中醒來,這陌生而又令人悸動的暖意瞬間擊中了她心底的柔軟.不急著從退出來,反而是摒住了呼吸,欣賞起他健美的身體.

不知不覺她嘴角露出羞澀又甜蜜的笑,眼睛還在發光,心里在感歎男女之間真是奇妙,他這麼強悍,她是怎麼承受過來的呢,昨晚,估摸著興許折騰了最少兩時吧,並且還更生猛……

洛琪珊緋的臉頰在發燙,貼在他胸膛,聽到他清晰有力的心跳,還有他均勻的呼吸,她這才仔細觀察起他的臉.

沒有這麼近距離地看過,現在她可以趁他睡著了,趁在他中時,看個夠.

"嘖嘖……皮膚這麼好,緊致,不油膩,連顆多余的痣都沒有……睫毛這麼長又卷,鼻子也好有型.這嘴巴……粉粉的,也……也很軟呢……"洛琪珊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唇,想起跟他親吻時的感覺,他的雙唇真的很軟,味道她也很喜歡.

怎麼的一顆心里似乎已經越來越多的位置被他占據了,這樣看著他,越看越覺得好看,耐看,看不夠.

昨夜……那種激蕩人心的滋味還在腦海里揮之不去,有些瘋狂的片段,洛琪珊想起都會臉心跳,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嗎?那是冷冰冰的晏錐嗎?

究竟是鴿子湯的功勞還是他和她骨子里本來就有某些壓抑的愫在等待爆發.

如果不是心中有,她怎麼會一次次跟他那個?如果不是心中有,她怎麼會這麼乖巧地縮在他懷里不想動?

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他了?

這個問號,讓洛琪珊不禁一顫,呼吸也跟著開始紊亂了,不自禁地心慌慌.

就在這時,頭頂上傳來一個沙啞的男聲慵懶地:"你要盯著看多久?嗯?"

洛琪珊一驚,趕緊搖頭:"沒有……我哪有盯著看……"

晏錐眼底藏著一絲笑意,感覺到她在往後縮,攬在她肩上的手卻是緊了緊.

"你……還不起chuang嗎,都已經7點半了."洛琪珊的聲音軟綿綿的,聽起來有種別樣的誘.惑

"不急,一會兒我們不在家吃早餐了,直接去上班就行."晏錐卻是聲音更加沙啞了,似是在壓抑著什麼.

洛琪珊羞窘,她能感到他的呼吸在加重,她的腹那里分明是有團火辣辣的烙鐵……

"我……我想起來了……啊……"洛琪珊一聲輕呼,身子一陣緊繃,只因外物的入侵讓她驟然緊張了起來,下意識地抓住了晏錐的肩膀.

"你干嘛……大清早的,你……"洛琪珊顫得厲害,被這烙鐵燒得全身發軟,仿佛力氣都一下子流失了.

而晏錐卻笑得邪肆地看著她:"沒聽過晨運嗎?"

"……你……你太可惡了,我上班會遲到的."洛琪珊極力穩住心神,無奈他故意不給她思考的空間,用力抓住她的腰……

"放心,不會遲到."

"……"

這個早晨,夫妻倆將晨運當早餐了……味道嘛,當然是相當不錯的.

感這東西誰都不清自己能多有把握多了解,有時候,它就在你最不經意時紮進你心里,有時候它又像個淘氣的孩子.

看洛琪珊和晏錐,似乎真是印證了日久生.她的一顆心每天每天在悄然融化,而他心里那一座高高築起的堡壘,也在從一磚一石開始瓦解,只不過,他或許現在還不曾清醒地認識到.

晏錐和洛琪珊都今天都不在家吃早餐了,其實也不是來不及,只是覺得爺爺和母親的追問會讓人很尷尬.

車庫外僅僅幾十米的地方就是菜園子,晏鴻章笑米米地站在一片蔥綠中,沖著車庫里開出的兩輛車揮手,還提高了聲音……

"出去了要記得吃早餐啊……還有,晚上早點回來,有甲魚湯喝……"晏鴻章笑得十分有深意,這語氣分明就是洞悉了夫妻今天起得晚的真正原因,老爺子高興啊.

甲魚湯?洛琪珊和晏錐都在各自的車里,一聽這湯的名字,握著方向盤的手都抖了抖,頓時……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踩油門,加快了離去的速度.

晏鴻章不禁感慨:"哎呀……連上班都要一起出去,真是……真是感越來越好了,不錯不錯.嗯……季勻昨天要知道鴿子湯有沒有效果,今天看他們能不能准時7點來吃早餐,果然是不准時,太不准時了,哈哈哈……"

這個早晨,大宅里都充滿了晏鴻章的笑聲,沈蓉聽老爺子了之後也是欣慰不已,還要去晏家宗祠拜祭,為兩個孩子祈福,希望能早點懷上.

長輩這種殷切期盼的心,或許只有當自己做了父母,看著孩子長大成人之後才能體會到.

洛琪珊兩口子的車分別開出大宅之後不多久就分路了,一個往公司,一個往醫院.

洛琪珊還在琢磨著,難道今晚真的還要回去喝甲魚湯嗎?昨天鴿子湯,今天甲魚湯,這爺爺和婆婆該是多心急啊.

驀地,電話響了,是晏錐……不僅是洛琪珊在考慮這問題,晏錐更是聽著甲魚湯就頭大啊.

"喂,你今天晚上還是別回大宅吃飯了,我也不會去吃."晏錐懶洋洋地.

洛琪珊一愣:"嗯?"

晏錐似是在低聲歎氣,還有幾分憤憤然:"我這也是肉做的,不是鐵啊……昨天鴿子湯,今天甲魚湯,補得太過了,女人受得了,男人就受罪了,如果天天這麼喝,鐵杵都要磨成針!"

原來這子是怕這樣接二連三地補,會讓他過度消耗精力,擔心自己的寶貝吃不消.

電話那端靜默了兩秒,之後傳來洛琪珊爆笑的聲音.

"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准笑,有什麼好笑的!"晏錐憤然掛了電話,但心里並不是生氣,只覺得有點……有點尷尬.

洛琪珊此刻正想象著晏錐那憋悶的表,覺得這個早晨的心實在太美妙了,又可以支撐著自己過完這忙碌的一天.

晏錐來到公司時,已經是9點鍾了,正好趕上上班時間,助理程瑞得知老板還沒吃早餐,機靈地跑出去買了.

但沒過多久,晏錐等到的卻是一個不請自來的女人.

鄧嘉瑜,居然在這時候帶著早餐來晏錐的辦公室.

這天氣是一天比一天冷,可鄧嘉瑜一進辦公室就脫了外套,里邊只穿了一件低胸v領的羊毛短裙.她還故意露出了精致的鎖骨下那一片誘.人的嫩白令人遐想的溝壑……

"晏錐,這是我給你買的早餐."鄧嘉瑜趁勢湊近了他身邊,殷切地望著他.

"早餐?"晏錐微微一愕:"怎麼你不是有事要跟我嗎?"

鄧嘉瑜聞,笑容里多出了幾分羞澀:"是啊,有事跟你……我是想,上次我扭傷了腳,你幫了我,我應該要好好謝謝你才對.正好,這個周末,在華港世紀有個聚會,我想邀請你來……"

晏錐沉靜的墨眸里沒有波瀾,只是腦子里迅速搜索了一下關于華港世紀的訊息.

"這個周末,嗯,我會去的."

鄧嘉瑜一聽,笑容更燦爛了,欣喜地挽著晏錐的胳膊:"好,就這麼定了,到時候你一定要來!"

鄧嘉瑜滿以為晏錐是因她才答應的,卻忽略了一點……既然華港世紀的聚會,主辦人能邀請黃埔銀行的鄧家,又怎麼會忘記邀請晏錐呢?他可是商會主席.

晏錐是因為更早接到邀請,所以現在才會答應去,只是鄧嘉瑜會錯意了.

"華港世紀"是什麼?對本市來,它是新崛起的一個公司,也是屬于商會成員.華港世紀的總裁只是一個傀儡,真正的幕後老板卻是——藍覃!

所以,晏錐必須去.

他不是為了給藍覃面子,而是他想看看這個將凱旋集團奪走並陷害洛凱旋的男人,究竟是怎樣一個人?要戰勝對手,首先要了解對手,這次聚會將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晏錐的思緒不知不覺就跑了,出神了,沒留意到鄧嘉瑜已經打開了早餐的盒子,還拿起勺子將里邊的粥舀出來……

"晏錐,這是魚片粥,很香的,是我親自熬的,你嘗嘗……"鄧嘉瑜火辣辣的目光望著晏錐,居然勺子喂到了他嘴邊.【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折騰了多久?     下篇:續: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