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出事了  
   
續:出事了

"華港世紀"是什麼?對本市來,它是新崛起的一個公司,也是屬于商會成員.華港世紀的總裁只是一個傀儡,真正的幕後老板卻是——藍覃!

所以,晏錐必須去.

晏錐不是為了給藍覃面子,而是他想看看這個將凱旋集團奪走並陷害洛凱旋的男人,究竟是怎樣一個人?要戰勝對手,首先要了解對手,這次聚會將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晏錐的思緒不知不覺就跑了,出神了,沒留意到鄧嘉瑜已經打開了早餐的盒子,還拿起勺子將里邊的粥舀出來……

"晏錐,這是魚片粥,很香的,是我親自熬的,你嘗嘗……"鄧嘉瑜火辣辣的目光望著晏錐,居然勺子喂到了他嘴邊.

喂飯這種事那麼敏感,晏錐怎麼可能感覺不出來鄧嘉瑜是什麼心思.不著痕跡地臉色,神不變,只是他輕輕一抬手,抓住了鄧嘉瑜手中的勺子,拿過來,自己吃,不需要誰來喂.

鄧嘉瑜臉色一僵,卻是什麼都沒,順勢就坐在了辦公桌的邊上……

"這粥還合胃口嗎?如果你喜歡吃,我可以經常給你送早餐來."鄧嘉瑜得很自然,就像是真的對著自己丈夫一樣.

這也是夫,只不過已經是前夫了,以前兩人沒離婚時還不見她這麼殷勤過.

晏錐差點被鄧嘉瑜這話給噎住……她還真夠大膽的.

"不用了,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家吃早餐,今天只是因為起晚了,所以才會在公司吃."晏錐淡淡地著,佯裝不知道鄧嘉瑜在想什麼.

實際上即使鄧嘉瑜現在真的對他有點別的意思,他也不會放在心上.對于這個女人,他不討厭,也不喜歡.只不過因為兩人畢竟曾是夫妻,哪怕是掛名的,可戶口本上還有過她的名字呢,要完全做到像陌生人一般對待,晏錐覺得那也沒有必要.可他也不會與她有太深的焦急,如蜻蜓點水似的便好.

鄧嘉瑜也真是好笑,曾與晏錐有過一段婚姻,在晏家大宅住過一段時間,卻連晏錐的生活習慣都不清楚.晏家的人,從家教嚴格,每個人的生活作息時間都是很有規律的.在老爺子的帶領下,大家都習慣了早上7點的早餐,晏錐也是如此,所以鄧嘉瑜以後經常來送早餐,那是很不實際的.

可鄧嘉瑜最大的優點就是臉皮夠厚.一般人會覺得尷尬丟臉的事,她或許不會.

"那……好吧,早餐這事兒就算了,不過你可別忘記剛才我們的,周末去華港世紀的聚會."

"嗯……"

晏錐當然不會忘,他還要去瞧瞧那個叫藍覃的人,這麼重要的事,他怎會缺席.

鄧嘉瑜並沒有賴著不走,她雖然是對現在的晏錐動了心,可她是個耐不住的人,不會傻乎乎的等在這里看他工作,那對她來太枯燥無聊,所以沒過多久她就走了.反正目的已經達到,確定了晏錐周末會出現,她就可以安心地回去准備了.

這上午的插曲,晏錐沒放在心上,他忙碌的一天開始,沒太多時間去想那些東西.

今天上午第一個預約的訪客,竟然是洛凱旋.這件事,連洛琪珊都不知道.

洛凱旋是第一次來晏錐的辦公室,在這里見到自己的女婿,洛凱旋心里的感慨可想而知了.

洛凱旋在短短不到十天的時間里,確實蒼老了很多,兩鬢的頭發愈加白了,精神狀態看上去不太好,起色差.這不是他自己願意出現這種狀態,實在是因為他也是年過五十的人了,遭受巨大的打擊,心理負擔重,當然整個人的狀態都是欠佳的.

晏錐對洛凱旋的態度一向是不溫不火的,沒有普通家庭里的岳父與女婿間的親切感.來去還是晏錐心里有根刺……洛家是基于怎樣的原因巴望地將女人嫁進晏家,甚至不惜暗中搞點動作,在度假村時將他和洛琪珊安排在一個房間,以至于他晚上還被喝了白酒的洛琪珊給強了.這件事,晏錐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洛凱旋也是有點不自在,眼前的年輕男子,成熟穩重,淡定自若,頗有大將之風.這是商會主席,也是他的女婿.

氣氛略顯沉悶,洛凱旋好一會兒才:"晏錐啊,珊珊跟我了,是你將我保釋出來的,不是藍澤輝……最開始我們都以為是藍澤輝,以為晏家對我們……"

洛凱旋到這里,尷尬地停頓了一下,而晏錐卻接話了.

"你們以為晏家會躲得遠遠的,是嗎?"晏錐沉靜的目光里透出一絲冷傲.

洛凱旋沒有反駁,也就是默認了.最開始確實是那麼以為的.

"這件事,晏家沒指望你們心懷感激,不過是隨手為之罷了,你不要特意跑一趟."晏錐淡淡的語氣聽在洛凱旋耳朵里,那是更加讓他無地自容了.

洛凱旋也是個狠角色,既然來了,面子什麼的,就統統放下.

洛凱旋咬咬牙,把心一橫,誠懇地:"晏錐,我今天來,確實是為了要當面跟你道謝,但還有一個原因是……我想請你,務必要保護珊珊."

晏錐聞,倏地皺眉,看洛凱旋這表,很嚴肅.

"保護珊珊?這話怎麼?她並沒有參與凱旋集團的事務,況且,那個叫藍覃的,目的是報複你和岳母,他想將你送去坐牢,可這些,都不是針對你女兒的行為."晏錐深邃的墨眸里隱隱露出疑惑.

洛凱旋無奈地搖頭:"哎……晏錐,你還不是很清楚藍覃的為人,他狠毒,就像一匹凶狼,誰都不敢保證他要報複的目標只有我和我老婆.我現在最擔心的是珊珊,因為藍覃的兒子藍澤輝,跟珊珊也有接觸,不知道他安的是什麼心,誰都不知道他是好是壞,可他是藍覃的兒子,我不放心,我怕他會利用珊珊的善良而去傷害珊珊."

起這藍澤輝,晏錐的臉色也有些沉……想起見過兩次他和洛琪珊在一起,晏錐的心莫名的煩躁.

"知道了,我會留意的."晏錐嘴上這麼,腦子里忽地閃過一道靈光……周末的聚會,藍澤輝肯定會在的.

洛凱旋見晏錐答得干脆,心里一塊石頭放下了,欣慰地點頭.晏錐給人的感覺是很值得去依靠和信賴的,洛凱旋暗暗希望晏錐和洛琪珊之間能真正產生感,因為只有那樣,晏錐才會發自內心地去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

有時候是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這邊洛凱旋還在提醒晏錐要保護洛琪珊,那邊,藍澤輝已經有所行動了.

什麼叫打不死的強,藍澤輝就是一個實例.

洛琪珊剛上班沒多久就收到了一束花……深紫色的勿忘我.

但這束花卻沒有署名,只是有一張溫馨的卡片上寫著:祝開心愉快.

簡單的幾個字,卻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是跟自己什麼關系的人才會這樣不署名地送上一束"勿忘我"?

洛琪珊抱著這束花,從醫院大門一直走到辦公室,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事都會對她指指點點,無非又是那些沒營養的風風語,她洛家已經衰敗了怎麼還會有人送花?並且還是勿忘我?

當然了,也有人自作聰明,覺得這可能是洛琪珊的老公,那傳中晏氏家族現任的繼承人晏錐送的?

但人們八卦的心又豈止是這樣就能滿足的?有人是晏家那位送的,當然就有人打賭不是.既然不是,又是誰呢?難道洛琪珊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相好?

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流,越傳越是亂七八糟,傳到了下午時,儼然已經變成了"洛琪珊收到*送花".

只不過這些人還是只能背地里議論,畢竟洛琪珊還是晏家的少奶奶,那些人不敢太過分.到這個,可又有人開始八卦當初洛琪珊在與梵狄婚禮當天突然婚宴的男主角變成晏錐……在人們眼中,洛琪珊就是一個令人羨慕嫉妒恨的存在,無論她洛家現在什麼處境,似乎她都能得到男人的青睞麼?

洛琪珊納悶,這花誰送的?她猜不到,她也懶得去猜,總之她不會認為是晏錐送的就行.

這一天過去,洛琪珊和晏錐在晚飯時果真是沒有出現在晏家大宅的飯桌上,但這並不能逃過甲魚湯的存在.晚上夫妻倆回家了,都已經吃過飯,可是,仍然在沈蓉的監督下,一人喝了一碗秘制甲魚湯.

第二天,洛琪珊和晏錐又沒在7點下來吃早餐……

同樣的,這天上午,洛琪珊又收到了一束花,這次,是紫羅蘭.

昨天"勿忘我",今天"紫羅蘭",洛琪珊覺得不對勁,這紫羅蘭的花語是——永琲熒R與美,我很喜歡你.

誰送的?

花束里有一張卡片,但卻不像昨天那樣沒署名了,這次是有署名的.

"珊珊,送你的話還喜歡嗎?昨天的勿忘我,我沒有署名,可今天我想鼓起勇氣告訴你一些事……關于你父親被保釋,我也是前天才知道原來並不是我拜托的那位朋友的功勞,他在跟別人談保釋的時候,恰好晏錐已經去警局為你父親辦好了保釋,所以當時陰差陽錯,我還以為真是我朋友起到了作用,讓你也誤以為欠了我人.很抱歉,但懇請你別認為我是在故意欺騙你.送上一束美麗的鮮花,希望你能喜歡,並且原諒我."

這段話下邊的署名是藍澤輝.

視他?洛琪珊頓時感覺這束花好沉重.藍澤輝這番話里並沒有提到向她表白的意思,可這花語明明就不是普通朋友那種啊.

但洛琪珊轉念一想……興許是自己太敏感太多心了,藍澤輝家里那麼有錢,他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怎麼會對她一個有夫之婦動心思?

"洛琪珊啊洛琪珊,你想太多了,虧你還是國外留學回來的,人家送束紫羅蘭而已,瞧把你給驚得,又不是玫瑰,你應該放輕松才對."洛琪珊就這樣碎碎念著.

這才剛吃完中午沒多久,洛琪珊在午休時間.

可這甯靜很快就被打破了,有護士報告那天洛琪珊做結腸癌手術的病人,在病房里休克了.

洛琪珊來不及多想,急急忙忙就趕去搶救.

病人的家屬剛好也是在的,原本是只有病人的老婆在看著,但在醫生搶救的這個時間里,門口已經圍了好幾個病人的親屬了.

這病人名叫唐家祥,是農民進城里打工的,和家里兩個堂兄一起都是民工,現在,堂兄和堂嫂以及唐家祥的老婆,都圍在急救室外邊.

家屬的緒很激動,一個勁地抓住護士追問為什麼唐家祥會休克,但護士現在也無法回答,只能安撫一下家屬.

洛琪珊是將這個休克的病人救活了,但況十分糟糕,一點都不樂觀.

因為這本身就是個癌症病人,雖然是做了結腸切除手術,可由于在之前就做過長時間的治療,飽受病痛之苦,身體各項機能已經很差了,但不幸的是又在手術後的第三天出現休克,即使能救活過來也是相當危險的.

為什麼會休克,因為病人出現了細菌感染,上午他還只是發熱,下午就一下子休克過去,這也是意想不到的,主要原因是他的身體實在是很差.

洛琪珊在這種棘手又危急的況下,查看了病人腹部的傷口是沒有問題的,那麼就很有可能是結腸上的術口被細菌感染了.

現在只有重新將腹部打開來檢查.

而檢查的結果猶如一記悶棍敲在了洛琪珊的頭上!

病人那曾被切除過結腸的術口不吻合,並且,流膿了!這種細菌感染已經是很嚴重,難怪病人會扛不住休克過去.

這固然是因為結腸手術本身就存在可能術後發生細菌感染的況,可這手術畢竟是洛琪珊親自主刀的,她難免會感覺到一種壓力和沉重的責任.

洛琪珊自問手術過程中是沒有差錯的,一切操作都是規范的,為什麼還會出現細菌感染,那真的是因為病人結腸里本身存在的細菌導致的嗎?

洛琪珊接下來將面臨要對病人家屬做出合理的解釋.

病人家屬的脾氣也有些暴躁,看見洛琪珊一出來,立刻就沖了上去!

"怎麼樣了醫生?"

洛琪珊病人已經搶救過來了,是術後感染造成的.

但這個法,病人家屬卻不買賬,尤其是病人的妻子羅玉秀,更是激動地抓住了洛琪珊的醫生袍,扯著嗓子凶神惡煞地質問:"為什麼我老公會休克,一定是你手術沒做好!別以為我們農民就好忽悠,細菌感染就是醫生手術不當造成的!跟我老公一個病房的那個人也是結腸手術,怎麼人家被休克而我老公就差點死了?你,到底怎麼回事!"

見此景,堂哥堂嫂也不淡定了,一個個都在指責洛琪珊,罵得口沫橫飛.

"你是主刀醫生,你別想推卸責任!"

"病人受了這麼大罪,你要負責!"

"……"

洛琪珊被人這麼圍攻,只覺得腦袋都大了,一張張血盆大口像是要把她吞了似的.

這種事,洛琪珊也不是沒遇到過,病人家屬緒激動,當醫生的一般在最開始都會選擇勸和解釋.

"你們,聽我.我不是在推卸責任,在手術之前我就告訴過你們可能會有術後的細菌感染,因為結腸里邊本來就很多細菌,那是人身體里不可避免的存在,不是手術刀能解決的,任何醫生都不敢保證做了結腸手術之後一定不會發生細菌感染.這些,你們早就有所了解."

洛琪珊這麼,雖然有力,但病人的老婆卻更加氣憤了,不由分,竄上去就抓住了洛琪珊的衣領,掄起手臂,看樣子這是要想動人?【最近每天都是8千字保底,大家的月票就記得留到月底的時候在客戶端投啊,先謝謝啦!】

上篇:續:再來個晨運     下篇:續:這黑鍋她是背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