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這黑鍋她是背定了!  
   
續:這黑鍋她是背定了!

動人?這凶狠的手掌在距離洛琪珊的臉頰兩厘米時,穩穩的,被洛琪珊抓住了,沒能如願地抽到她.

這時候,旁邊兩個護士以及剛剛趕到的兩位男醫生也加入了勸阻病人家屬的行列,羅玉秀想要逞凶已是不能.

洛琪珊緊緊箍住羅玉秀的手腕,神嚴肅而堅定,清澈的眸光格外亮堂,斬釘截鐵地:"你的心我可以理解,可醫生也是人,不是你發泄怨氣的對象.你老公的況,醫院會調查清楚,如果真是我主刀醫生在手術中有失誤而造成病患的感染,我會全權負責,但在結果還沒出來之前,你們不要鬧,如果吵鬧就能解決問題,還要醫生做什麼?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讓病人盡快脫離危險,照顧好他,讓他早日康複,而不是在這里做無謂的爭吵."

洛琪珊這鎮定而又冷靜的氣場,帶著一股淡淡的威儀,不以憤怒來壓人,光是這強悍的氣場便已經起到了震懾的作用.

病人家屬雖然緒激動,但聽到洛琪珊這麼,他們也不禁面面相覷……醫院會調查?不是忽悠人的吧?

羅玉秀的手腕被洛琪珊抓住,動不了,加上洛琪珊這凌厲的氣勢,羅玉秀已經有點外強中干了,先前的凶相一下子削弱不少,忽地感覺到洛琪珊力氣撤回,羅玉秀趕緊地收回了手……還真有點疼,看來這個醫生是硬茬,不好欺負啊!

"你們會調查?唬誰呢,我們不信!"羅玉秀憤憤地,那唾沫星子又濺到洛琪珊脖子上了.

"對,調查什麼?還不都是你們醫院了算嗎?"

"……"

看來家屬不是那麼好安撫的.

旁邊勸阻的男醫生和護士見狀,也紛紛出相勸……

"你們可能不知道,這位洛醫生在我們醫院是出了名的有口碑,既然她都了如果是她的責任將會全權負責,你們怎麼這麼不相信人?"

一位年輕的護士也是一臉不忿,為洛琪珊抱不平:"你們這做家屬的也太蠻橫了,事都沒搞清楚就在這兒吵吵,還想打人,這樣以後誰還敢為你家病人治療?"

家屬本來心里有氣,一點都沒覺得臉,聞更是激動.

"怎麼查?管你什麼醫生什麼口碑,俺們是農民,不懂那些!"

"什麼調查,話都是你們在,俺們又不是醫生,怎麼知道你們的是真是假?"

家屬不依不饒,這邊醫護人員也是不甘示弱,雙方都各自有理,一時間爭執不下.

洛琪珊緊鎖的眉間流露出幾分煩悶,這種況最是令人頭疼了,似乎就是有理不清的.可即使是這樣,依然要拿出耐心來.

"行了都別吵了!"洛琪珊倏然提高了聲音:"手術有監控記錄,醫院在調查時就會看,看過之後便知道是不是我手術沒做好.這麼,你們該放心了吧."

此話一出,場面頓時安靜了,病人家屬紛紛露出吃驚的表……

"監控記錄?"

"就是手術過程中有視頻記錄,監控錄像可以看."洛琪珊再次解釋.

家屬這下明白了,原來看監控錄像就能知道醫生的手術有沒有問題.

可他們依舊是半信半疑的目光看著洛琪珊.

"好了,你們去看看病人吧,麻藥時間還沒過,他還沒那麼快醒,我現在要去查看監控錄像,你們等我消息,我會給你們一個交代."洛琪珊完便不再耽擱,果斷離開.

望著她的背影,那挺直的脊梁穩穩的步伐,散發著一種神奇的力量,讓人心里震撼,並且不由得產生信任.她只是一個年輕的醫生,她用自己的光亮照亮別人,她身上的正氣和大氣,已經超越了她的年齡.

她勇敢,坦率,光明磊落敢作敢當,在這個醫患關系緊張而又敏感的社會里,她不喊口號,她只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告訴人們——不是所有的醫生都如某些人想象的那麼壞,出了事只知道推卸責任,也會有醫生有著良好的醫德,只因為那名叫"良心"的東西.

身後,羅玉秀等人都沉默了,他們心里也燃起一束光……或許這個女醫生是可以信賴的吧?希望真的能給個交代,希望病人別再出狀況了.

"好,那我們就等個結果!"

"嗯,看這監控錄像能有什麼名堂!"

聽家屬這口氣,比先前的盲目激憤要緩和了不少,也是對洛琪珊抱著希望,希望她真能憑良心做事.

醫院有專門的手術室監控中心,被授權的人員可以進入部門去查看監控錄像的內容.

由于這是醫院近期內引進的系統,還有待完善,所以並不是每個醫生護士都能隨意調出視頻來看,首先要得到領導的授權才行.

普外科主任是一位中年男醫生,資曆深,在醫院里人緣也不錯,平時與洛琪珊之間的上下級關系也沒有任何問題.

洛琪珊直奔主任辦公室,出于禮貌,她要先敲門.

梁主任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悶悶的,洛琪珊也沒在意,可當辦公室門開了,從里邊走出來一個女醫生,頭發略顯凌亂,臉還的,沖著洛琪珊笑笑,點個頭,什麼都沒,走了.

洛琪珊愕然……這?這不是跟她同一個科室的賀晴嗎?

如果換做以前,或許洛琪珊看不出有什麼異常,可是,如今她對于男女間的那種事也是過來人了,所以她會覺得賀晴那的臉色有點不對勁,分明就像是事後余韻未褪!

洛琪珊下意識地蹙起了秀眉,踏進辦公室那一刹,她愣住了……空氣里有一股很淡很淡的味道,是那種歡.好之後特有的.

這一刻,洛琪珊已經肯定了一件事……在她來之前,梁主任和賀晴正在這辦公室里偷.!

洛琪珊本來還想坐在椅子上,可想到這兒,她連坐都不想坐了……

"洛醫生,坐啊."梁主任若無其事地招呼著.

洛琪珊不動聲色,微笑著搖頭:"我不坐了……主任,我要查看一宗手術的監控錄像,病人叫唐家祥,是我前天做的一個結腸癌手術,但是今天,病人因為細菌感染而休克了,已經搶救過來,我想……"

梁主任並不意外,只是表嚴肅:"這件事,剛剛已經有人告訴我了,是病人家屬在鬧,你雖然暫時安撫好了,但多半他們也不會相信你的手術真的沒問題,所以只能讓監控錄像來證明了."

這梁主任的消息還真靈通,原來已經知道了.

洛琪珊重重地點頭,眸光清亮:"是的,我可以拍胸脯我做的這宗手術在過程中沒有問題,但我還需要看監控錄像,進一步確認究竟是不是其他什麼環節出了紕漏,如果都沒有,那就證明不是我的手術有瑕疵."

看似洛琪珊是在較真,但在對待嚴謹的問題時,就是需要這樣較真的醫生,病人才能更有保障.

"嗯……走吧,我們一起去監控中心看看."

"謝謝主任!"

洛琪珊的信心更加充足了,主任的態度是在明對她的信任麼?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監控中心,正在上班的是兩個男同事.

梁主任一進去就笑著跟他們打招呼:"郭,李,又要麻煩你們了."

"梁主任,你每次來都這麼客氣!"

那叫郭的男人到是干脆:"要查什麼,盡管."

這都是高科技的東西,查起來應該很便利,照理是不會出現意外況,但是……就在洛琪珊滿懷期待能看到監控錄像時,那兩位男同事卻傻眼兒了……

"怎麼會這樣?竟然沒有?"李訝然,一臉不可置信的神.

郭也是呆了,尷尬地:"真是對不住,那天監控設備是出了點問題,所以有可能洛醫生做的那台手術,沒有視頻記錄留下."

"什麼?!"洛琪珊的聲音陡然拔高,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居然沒有監控記錄?設備出問題?這也太巧了吧?

梁主任也是一時語塞,這況怎麼對洛琪珊如此不利呢?

"郭,李,你們再仔細找找?"

"梁主任,我們剛剛已經找幾遍了,那天普外科的手術並不多,洛醫生做的兩台手術,就只有你們所的那一台視頻記錄不見了……"李面露愧色,因為他也想起來確實前天下午監控設備是出了點問題.

洛琪珊的臉色僵硬,她無法服自己去相信這莫名其妙的巧合,怎麼偏偏就這台手術的記錄不見?偏偏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視頻記錄!

郭歉意地望著洛琪珊和梁主任,無奈地:"真對不住,我們幫不上忙了."

視頻要被記錄了才可能有用,沒記錄還什麼?一切都是徒然!

洛琪珊和梁主任離開了這監控中心,但接下來該怎麼辦?

梁主任安慰了幾句之後就走了,洛琪珊覺得自己需要冷靜一下,沒有回辦公室,而是去了醫院後邊的草坪.

坐在長椅上,呼吸著新鮮空氣,暫時不用面對激動的家屬,可以讓心稍微放松一下,清醒清醒頭腦.

一些病人或是單獨,或是在家屬的陪同下在草坪上休閑,都是出來透氣的.

有病人認出了洛琪珊,會微笑著跟她打招呼,但卻不會來打擾她.

這些病人的臉上都有著不同的喜怒哀樂,有時也能聽到悅耳的笑聲.

洛琪珊表面上看著很平靜,但她的腦子沒有停止思考,相反的,她有種呼之欲出的預感……

如果這監控錄像沒處問題,她還不會往某方面去想,可就因為出了問題,洛琪珊這心里就冒出了一個驚人的假設——手術中,只有她和實習醫生才能接觸到病人,她的一切操作都是規范的,從術前的消毒和其他的准備工作以及手術中的每個細節過程,她都可以肯定地OK,那麼,剩下的那一種可能就是……實習醫生何慧怡在為病人的術口縫合處打結時,出現了問題.

簡單來——病人受到如此嚴重的細菌感染,要麼就是自然原因,要麼就是醫生的疏忽,而假如在這後者的因素里,排出洛琪珊,問題只能是在何慧怡了.

洛琪珊越想越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更大,因為患者腹部的刀口是正常的,沒被感染,而是腹腔里邊嚴重感染,結腸上的術口不愈合,流膿,腸漏……而何慧怡整個手術過程中只接觸到了病人的結腸術口,外邊腹部那里她沒有接觸到,其他部位更沒有.偏偏就是她接觸到的地方出了嚴重問題.

洛琪珊順著這條思路下去,大膽地假設,如果何慧怡真的存在違規操作而導致病人細菌感染,那麼監控錄像又是怎麼回事?真是湊巧還是人為的?

人為?

想到這兒,洛琪珊都不禁背脊一陣發涼……可能是人為嗎?如果是,那又該是怎樣的一種陰險可怕?

洛琪珊的心越發凝重,抬眼看這天空,只覺得仿佛有一片看不見的烏云在頭頂.她憑著對醫學的熱愛和執著,走到今天,她只是想單純地為病人治病而已,其他的涉及到陰謀手段的東西,她很厭惡.可是,醫院也是個負責的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矛盾和恩怨,有是非有黑白,她就算極力回避那些東西,也還是難免會被卷入其中.

不得不,洛琪珊是個聰明的女人,思路靈活,她的那些想法看似是有些太敏感,但實際上卻是驚人的……准確.

此時此刻,實習醫生何慧怡正在賀晴的辦公室里,著剛聽來的消息,關于唐家祥的家屬先前跟洛琪珊鬧的事.

那叫賀晴的女人一臉不屑地:"放心吧,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別以為醫院里會有很多人站在洛琪珊那邊,那是以前了,現在她已經沒有了女神的光環,誰還會買她的帳?這件事就算追究到你頭上,你大可以一口咬定是她在術前做的消毒工作不到位,打死都別承認是你在觸碰病人術口之前用手去撓了脖子.只要你認定,監控錄像又沒有,那洛琪珊辯解也沒用,我和梁主任都會站在你這邊的,至于那患者家屬,鬧得越凶越好……"

賀晴年紀也不了,快40了,但這眉間眼梢還帶著一股子狐媚勁兒,功利心也很重,所以,她先前能在梁主任的辦公室里做出那種事,也是性格使然.

何慧怡一聽,頓時明白了……看樣子這賀晴也是對洛琪珊很不滿啊.這樣更好,使得她與賀晴之間更親近了.

"表姐,這洛琪珊在醫院里的人員不怎麼樣嘛,呵呵……"

"豈止是不怎麼樣,很多人都討厭她,自以為是國外留學回來的就了不起了,不把我們這些老資曆的醫生放在眼里,所以,她如果是個暗虧,那也是活該,不會有人站出來幫支持她的,她這次鐵定是要背黑鍋了!"賀晴得意的嘴臉含著一絲竊喜,她當然不會承認自己也跟很多人一樣是嫉妒洛琪珊年輕有為.

何慧怡靈機一動,立刻湊了過去:"表姐,聽病人家屬還在等著洛琪珊去看了監控錄像之後給他們一個交代,我現在過去瞧瞧是什麼況."

"嗯,是該去瞧瞧,我也想看看洛琪珊這次怎麼脫身.她要拿得出監控記錄才能為自己證實,可現在她拿不出來,那些家屬會怎麼對她?呵呵……那唐家祥今天可是差點死了,休克過去,家屬當然激動了……"

"那我們走吧,快點去看熱鬧了!"

"走!"

"……"

這兩個女人都笑得很燦爛,那狹隘的心理是巴不得洛琪珊越倒黴越好.

病房里,洛琪珊出現了,看一見這架勢,她立刻感到了不妙……這會兒,不僅是病人的老婆和堂哥堂嫂在了,還多了幾個穿著農民工衣服的男人在側.

見到洛琪珊進來,一群人活像是見到了一只綿羊的出現,呼啦一下圍上來……

"監控錄像看完了?"

"洛醫生,你要給我們一個什麼交代!"

這一雙雙彪悍的眼神,以羅玉秀為首的,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的激動.洛琪珊一下子感覺喉嚨泛堵,她在想,如果自己出監控錄像沒有,這群人會是什麼反應?【這章5千字,晚飯後還有更新】

上篇:續:出事了     下篇:續:叫晏錐來醫院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