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別碰我,你碰過別的女人,髒!  
   
續:你別碰我,你碰過別的女人,髒!

現在這感覺就像是在做賊,但郁悶的是,分明不是自己的過錯,卻還要心翼翼躲著那群家屬.洛琪珊的心糟糕到了極點,一半是因為晏錐,一半是因為她現在不得不憋屈著,暫時避免與唐家祥的家屬正面沖突,一切都等她去衛生局之後再.

洛琪珊沒看到那幾個人的身影,松了口氣,加快了腳步往停車的地方走.

但是,洛琪珊這次是低估了那群人的決心了,實際上已經有護士向梁主任彙報唐家祥的家屬在找洛琪珊,要問清楚監控錄像的事,因為他們已經知道,不是監控錄像出故障而是那天手術的記錄根本就沒有,他們覺得受騙了,要找洛琪珊討法.可梁主任沒有通知洛琪珊……

八十米……六十米……眼看著距離目標越來越近,洛琪珊已經看到自己的車就在前方不遠處.

就在這時,洛琪珊聽到了一陣疾呼……

"她在前邊,快追!"這聲音,尖銳高亢,可不正是羅玉秀嗎!

"不好!"洛琪珊心頭一震,急忙往前狂奔,但後邊那群人可是沒命地在追啊!

時遲那時快,洛琪珊身邊突然沖過來一輛阿斯頓馬丁急刹車在她面前,司機沖著她大喊:"快上來!"

緊急況,洛琪珊顧不了那麼多,猛地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羅玉秀一群人剛追到,可阿斯頓馬丁已經啟動了……

追不到人怎肯罷休!只見一個男人飛奔上來,手一揚,一團通通的東西砸向了開車的司機!

"啪……"司機的側臉被砸,一個稀巴爛的西柿也跟著從他臉上掉到了他潔白的襯衣……

太凶殘了!洛琪珊氣得當場就想下車去,但司機卻絲毫不停留,直奔醫院大門外.

這司機可真是生猛啊,出現也夠及時,十足的英雄救美!

但就是此刻他的形象實在太……太狼狽了.

洛琪珊歉意而又關切地:"藍澤輝,你沒事吧?砸得疼嗎?"

沒錯,這個開著拉風豪車的男人就是藍澤輝!

藍澤輝繼續專心開車,只是臉上在苦笑:"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也從來沒這麼糗過,被西柿砸了臉,這點疼不算什麼,只是這衣服只怕是不好洗了,我才第一穿……"

洛琪珊一看,這衣服顯然是新的,drioni的牌子……

若換做是洛家以前的經濟狀況,就算是買百件千件這種頂級奢侈品男裝,那都是菜一碟,但洛家現在衰落了,要賠償這件衣服的話,還不是錢呢.

洛琪珊直率的性子是不會視而不見的,藍澤輝為了替她解圍而被人家砸到,弄得一身狼狽,她到是安全了,可他的臉,衣服,褲子……最主要的不是外型,而是被砸到時的那種憤怒與尷尬交織在一起的緒卻是無處發泄!

洛琪珊此刻是怒火中燒,那群人太過分太猖狂了!如果不是藍澤輝出現得及時,她要是被圍上,又將會是怎樣的景?這西柿鐵定就是砸她身上了吧.

越是氣憤就越是對藍澤輝感到歉意,瞧他脖子上的西柿殘漬,慘不忍睹啊.

她的表都寫在臉上,鼓著腮,雙目噴火,這些全都被藍澤輝看在眼里,他居然還笑了……

"珊珊,你很生氣?算了,怒氣傷肝,消消氣吧……你也不用自責,這是我自己剛才沒把車窗關好,所以才會被砸到.幸好是我被砸到,不是你."藍澤輝這樣隨口著,卻不知這話給洛琪珊心里造成了沖擊.

幸好被砸到的是他?藍澤輝心里這麼想的?

這該是一種怎樣的懷?是什麼樣的原因使得藍澤輝有這樣的想法?要多在意一個人才會這樣?被人用西柿砸到,是什麼滋味?而他卻那樣甘願為她?

洛琪珊沉默了,手卻拿著紙巾在為藍澤輝擦臉.因為她坐在後座,為他擦臉反而更方面.

心複雜,腦海里卻忽地想到了藍澤輝送的那一束花……紫羅蘭的花語——永遠的愛與美,我很喜歡你.

再聯想到藍澤輝的行,洛琪珊的眉頭越皺越緊了.

"藍澤輝,你怎麼會在醫院的?還那麼巧幫了我?"洛琪珊清澈靈動的美目望著內後視鏡里藍澤輝的面容,見他聽到這個話,竟是笑了.

"來慚愧,我是因為想當面跟你道歉來的……我特意來早一點,想等你下班,可沒想到會看見有人在追著你,我當時也沒多想,馬上就把車開過去了."

原來如此,這不是巧合,是他主動來這里等她的.

"道歉?"洛琪珊一時沒反應過來.

"你父親被保釋的事啊,我在送給你的花里夾了一張卡片,上邊寫的你應該都看了吧,可我還是覺得當面給你道歉更有誠意,現在看來,我的決定是明智的,如果不是這樣,我又怎麼能得到這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呢."

"……"洛琪珊無語,這男人,被西柿砸了還這麼開心,他的心該是有多寬多大?

恩怨分明,向來是洛琪珊鮮明的性格之一,此刻,藍澤輝的形象又加分了,看來他這個人確實不錯.但僅此而已,洛琪珊並不會因為這樣就動心了,她還是很清醒的,感激歸感激,不牽涉到男女間的感,嗯……

可是……可是洛琪珊又走神了,腦子里總有個男人的臉晃來晃去的,還有他淡淡的著:"我很忙."

忙?忙著跟身邊的女人做他們愛做的事嗎?那女人是誰?會不會是上次在晏錐辦公室見到的那個?

洛琪珊控制不住會想到某些限制級的畫面,心痛和憤怒在胸臆里沖撞,此起彼伏,洶湧澎湃!

洛琪珊自嘲地勾著唇角,心里默默在:"可惜我還天真的以為會跟晏錐來一段婚後的戀,看來是我高估了自己而低估了他.該醒醒了,什麼日久生,他這幾天在睡覺前的熱,不過是為了讓我盡快懷孕,何來感可?只是我又怎麼會安靜地做個生育工具?"

洛琪珊這一路胡思亂想的,心痛得感覺在折磨著她,是一種從前不曾體會到的深入到靈魂的苦,不出來,哭不出來,無法排解,耳邊飄來飄去的聲音都只有那女人"好疼"以及晏錐"我很忙………

真諷刺啊,在她心里極度渴望晏錐能來接她時,出現的卻是藍澤輝,而晏錐卻在*作樂.

驀地,車停下了,洛琪珊這才趕緊地回神,一看,竟是在衛生局門口.

"珊珊,衛生局到了,你去辦事吧,我在這里等你.我現在這個樣子就不下車了."

這到是實話,藍澤輝如今這形象,只合適在車里呆著.

洛琪珊再次了聲謝謝,急急忙忙下車奔向衛生局大樓.

但無論多快,洛琪珊還是晚了一步,衛生局已經下班了,在這里要查看醫院上傳過來的原始數據,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需要負責人點頭,那不是只找個保安就能完成的.

今天無法尋找到真相了.洛琪珊有些挫敗,只覺得頭頂上這片烏云怎麼都沒散開.

等……又要等到明天,今晚她又難以睡得踏實.

事不順利,洛琪珊的心自然也不美麗了,感覺走路都是腳步沉重的,她知道,此刻的自己是被負能量占據了,可暫時她還找不到宣泄的辦法.只因為她做事有自己的原則,她的醫德良好,所以才會為這件事而憂心.如果她不是一個負責任的醫生,或許她就沒這些煩惱.

灰溜溜的,洛琪珊又回到了藍澤輝的車里,從她的表就能看出,她的事沒辦成.

藍澤輝察觀色,思索了一下,然後默默地擰開了車里收音機,調到了一個他熟悉的電台,里邊正在講笑話.

洛琪珊本來心低落,煩悶著呢,可當她聽了兩則笑話之後,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銀鈴般的笑聲清脆悅耳,好像長出了翅膀飛向天際.

藍澤輝見她笑了,他也感到欣慰.

洛琪珊閃亮的明眸里重新恢複了光澤……笑,會讓人感覺好像身體都輕了一半.她應該感謝藍澤輝這麼細心,故意用笑話來逗她開心.

憑心而論,這個藍澤輝溫柔體貼又懂女人,跟他相處,很輕松,而他也會時刻讓人感受到他的重視.

可以,在晏錐面前,洛琪珊沒有存在感,可藍澤輝就是在無限放大洛琪珊的存在感.

"藍澤輝,今天的事,謝啦……不過你現在最好是趕緊回家去換身衣服,我自己打出租車回去."在這個話時,洛琪珊心里已經有了決定,她會買一件跟藍澤輝現在身上穿的一模一樣的衣服來賠給他.

藍澤輝黑亮的雙眸里露出希冀的光彩,試探著:"珊珊,這個周末,華港世紀將有個聚會,不知道你能否賞臉參加呢?實不相瞞,我上個月才從國外回來,對這邊的圈子還不熟悉,朋友很少,希望到時候你能來參加,起碼可以有個伴.至于我父親……他一再地過,上一代的恩怨不影響我們這一代的來往."

華港世紀?洛琪珊下意識地心頭抽了抽……父親過,藍覃在本市的另一個身份就是華港世紀的老總!

對,沒錯,就是華港世紀,她沒記錯!

洛琪珊對于這樣的聚會本來沒興趣,她不喜歡戴著面具跟一群有錢人交際拉關系,如果是別人辦的聚會那就算了,但這是藍覃的主辦人,是洛家的敵人辦的聚會,她想去!她要看看這個藍覃究竟是怎樣的人,她要親自接觸一下這個卑鄙又狠毒的人!

這個念頭一滋生就難以壓制,洛琪珊點頭答應了.

藍澤輝有點驚喜,他原本以為不會這麼順利的,看來是他想多了.

"那……珊珊,星期六晚上六點半,我去接你."

"好."

"ok,拜拜!"

"拜拜……"

就這樣,洛琪珊不知道自己答應的這個聚會,晏錐也會去.

洛琪珊回到晏家時,晏錐還沒回來,她吃過晚飯,洗過澡,晏錐都還是不見人影.

洛琪珊在書房看書,睡不著,腦子里亂哄哄的,還有一股一股的憋氣沒有排解出來……真是不順啊,工作上遇到問題,病人家屬不理解,而生活上,自己的老公卻在跟別的女人幽會,今晚他不會回來了吧.

洛琪珊在刻意找事做,看一會兒書又聽音樂,再不然就靠在chuang上看搞笑視頻.總之,她要盡快讓把不愉快的因子從身體里趕走!

果然,某些娛樂文化還是相當有益的,不僅是豐富人們的業余生活,更重要的是能讓你在最煩惱的時候換上一副愉悅的心,笑個暢快,笑到肚子疼.

洛琪珊看了一部老電影《大話西游》,笑聲不斷,就像從前看的時候一樣.

可不同的是,現在,她笑著笑著竟然禁不住眼角濕潤,流出了幾滴清淚……只因為看到電影里最後一個鏡頭,當悟空化身武士,他吻了紫霞,之後獨自黯然離去而紫霞帶著茫然與困惑和不舍的眼神望著他的背影,笑著……

"看那個人好奇怪,他好像一條狗誒!"!

以前,洛琪珊就是笑著把電影看完了,現在,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流淚,或許是因為生活的經曆不同了,感觸也跟多年前不一樣了.

想著她心翼翼躲著病人家屬,結果卻還是被人發現了,她急急忙忙沖進藍澤輝的車里……那時候的自己是不是也像一條狗一般卑微?

人活著,是不是都總會有像一條狗的時候?無論什麼職業什麼年齡,從年幼到年老,人生的階段里,總會有某個瞬間甚至無數個瞬間,像狗那麼活著.

這就是人生,這就是成長麼?

洛琪珊不知不覺縮進了被子,ipad還在枕頭邊放著,畫面定格在電影的最後一個鏡頭,就像是也定格在了洛琪珊的心靈深處.

可她是個樂觀向上的人.她記住這種感觸和領悟,只為了吸取教訓,而不是就此沉墮.

睡得迷迷糊糊的,洛琪珊感覺被子"不乖"了,怎麼在動?洛琪珊緊緊拽著被子,可被子還是不聽話……唔,冷啊.

洛琪珊感覺到背後一涼……這一下,她醒了,驀地轉身,一個不心就撞進了男人黑洞般的眸子里.

是晏錐,他回來了!

洛琪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開心!但這緒只維持了兩秒就急轉而下……他不是該跟女人在外邊過夜的麼?幽會啊,怎麼早就回來?

洛琪珊吸吸鼻子,纖細的手抓住被子將自己蓋得嚴嚴實實的,然後冷哼一聲:"你還知道回家啊,我以為你不會回來呢."

嗯?晏錐愕然,這話怎麼聽著有點怪怪的,似乎味道不對啊?

"這是我家,我難道不該回來?"晏錐好整以暇地凝視著她,忽然產生了好奇,她今天是怎麼了?

洛琪珊憤憤地瞪著他,沖口而出:"你不是跟女人約會嗎?還回來干嘛!"

嘖嘖……這酸得呀,洛琪珊自己是沒覺得,可晏錐就感覺到了,這莫不是傳中的吃醋?

晏錐還真沒想過洛琪珊會吃醋,她居然吃醋?稀奇啊!

這個凶巴巴的女人也有女子的一面?可最奇怪的是,晏錐不但沒生氣,反而笑得有點得意,手還不安分地伸進了被子里,摸到了她的香肩……還沒有停止的意思,他是想……

洛琪珊渾身一個激靈,急忙抓住胸前這只邪惡的大手,但他卻不想停,刻意撩撥著她的敏感……

洛琪珊羞憤,她當然知道他想做什麼,她不會讓他得逞的!

"你……你別碰我……你碰了別的女人,髒!"洛琪珊使勁拽開他的手,背過身去留給他一個後腦勺.

一瞬間,晏錐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了,真懷疑自己聽錯了,她剛才什麼來著?髒?竟敢他髒?!【今天8千字】

上篇:續:他正在跟女人做什麼?     下篇:續:她吃醋的樣子真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