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不准你再搭理藍澤輝!  
   
續:不准你再搭理藍澤輝!

在愛里打轉的人都是不可理喻的.時刻保持冷靜的頭腦那明受的刺激還不夠,只有發覺自己失去了平時的淡定,變得很奇怪,甚至做出一些反常的事,那證明,你真的在開始愛了.

君騁酒店的第三層,是名牌服飾的賣場,其中不乏一些奢侈品以及世界頂尖的品牌店,現在正是晚上8點多,一間香奈兒專賣店迎來了一對特殊的客人.

之所以是特殊,因為……君騁酒店是炎月集團旗下,而晏錐是炎月的現任董事長,來這里就跟走自家後院兒一樣.

但是洛琪珊卻是第一次跟晏錐逛商場買東西,這感覺真奇妙,讓她想起了時候第一次被爸媽帶著逛名牌店的景.

導購姐十分熱,臉上的微笑一直沒停過,那火熱的目光在晏錐身上流連,即使洛琪珊在側,導購姐依舊是肆無忌憚地打量晏錐.

誰讓他是董事長呢,導購姐不止一次接待過晏錐了,自然知道他的身份,不會因為他身邊有女人就心翼翼的,時不時拋來一個媚眼那叫一個勾魂……

晏錐無動于衷,目不斜視,走進去就直奔沙發上坐著,淡淡地吩咐導購姐將新款服裝都拿出來讓洛琪珊試穿.

洛琪珊瞅著晏錐這臉色冷冷的,看來她不換衣服是不行了.

罷了罷了,硬碰硬只會讓大家的緒更糟糕,這回,姐就不跟你計較了!

洛琪珊進了更衣室,晏錐在沙發上看雜志,每當洛琪珊換了衣服出來時,他才會抬眸看一看.

"不好看……再換."

"這個顏色不適合你,再換."

"換……"

"再換……"

"繼續換……"

"……"

試穿了好幾件,洛琪珊聽晏錐得最多的就是——"換".這個字都快成魔咒了,在她腦子里晃來晃去的.

洛琪珊很懷疑這男人是不是故意這樣折騰她啊?是她自身底子不行還是怎麼的?香奈兒是大品牌,怎麼這麼多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不適合嗎?

洛琪珊靈動的眸子狠狠瞪了晏錐一眼,然後又轉身進了更衣室,出來的時候,沒等晏錐話,她已經先開口了……

"晏錐,你要是再叫我換,我跟你沒完!"洛琪珊氣呼呼地望著他,憤懣地咬牙.

晏錐眼底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欣喜,打量著眼前的俏佳人.

粉綠色的禮服精致典雅,鎖骨以及肩膀那一片都是鏤空的,既不會太暴露又不會顯得太死板,有種欲還羞的含蓄之美.最要緊的是,這款禮服前不露胸後不露背,裙擺還到了膝蓋處……

這下晏錐不會覺得洛琪珊穿這裙子出去他很吃虧了,因為該包住的地方都包得好好的.

"嗯,就這件,不用再試了."晏錐干脆地著,起身,沖著導購姐掏出了他身上的金卡.

導購姐禮貌的接過,轉身出去收銀台了,心里卻是在感慨,什麼時候自己也能讓男人刷上這樣的卡為她買衣服,那簡直是太棒了!

洛琪珊對著鏡子皺眉:"這裙子真的合適我嗎?看起來也沒有太出彩啊."

她的喃喃低語,晏錐聽到了,沒好氣地甩個白眼來:"總之比你先前穿那件好就行了."

其實這件裙子的顏色是很挑人的,不是隨便誰穿著都好看,而洛琪珊肌膚如雪白希嫩滑,穿上這禮服,為她嬌美動人的容顏增添了幾分俏麗活潑的氣息,更加青春逼人,美得鮮活,美得有靈氣.不得不,晏錐在這方面的眼光還是挺好的.

洛琪珊心里又暗暗滋生出一絲絲甜蜜……這可是她第一次接受男人為她買衣服呢,除了自己老爸之外.

感覺還不錯……可是,看見導購姐那麼熟絡熱,洛琪珊不由得想到一個問題.

"晏錐,你以前經常帶女人來這里買東西嗎?"洛琪珊也沒多想,心里冒出這麼句話就了.

晏錐的眼神有點怪異,瞄了她一下,卻不話,徑直走了出去.

洛琪珊剛剛緩解一點的心頓時就跌了下去……哼,還真被她中了!

酸,真酸……洛琪珊腦海里不由自主地就浮現出晏錐帶女人來這買衣服時,那些女人該笑得多歡騰啊.

這麼一想,剛才那一點欣喜就沒了,好像身上這件衣服也變得十分難看.

洛琪珊板著臉,隨著晏錐一起走出了專賣店,直到進了電梯兩人還一不發.

晏錐不解地問:"怎麼了?給你買衣服還要看你臉色?你真該照照鏡子,現在你這表就像我欠你錢一樣."

洛琪珊慢吞吞地:"謝謝啊,晏董,謝謝你買了一件這麼貴的裙子給我.不過……我想你也不稀罕我謝謝,因為對著你這兩個字的女人應該很多吧,我看那個專賣店的導購姐或許經常見到你去."

"嗯?"晏錐微微一愕,隨即玩味地勾唇,上前一步靠近洛琪珊,驀地將她摟在懷里,似笑非笑地:"你是為這個才會板著臉的?"

洛琪珊不話,兩手抵著他的胸膛,全力抵抗著他帶來的蠱惑,暗暗告誡自己別被他迷惑了,臭男人,樓上還有鄧嘉瑜在等著他呢.

晏錐被她這鼓著腮憤懣的表給逗笑了,向來不屑解釋的他,此刻他忍不住:"你猜得沒錯,我是經常帶女人去剛才的專賣店,但那個女人你也認識,就是……我媽."

"你媽?"洛琪珊驚詫了,下一秒,驚覺自己這表現是不是太過異常?

但不可否認,在聽到他解釋時,她的心突突跳了跳……原來如此啊,這還差不多.

"可是……鄧嘉瑜呢?你前妻,你們一起來酒會,很愉快吧?如果沒遇到我,或許你們更高興."洛琪珊晶亮的眸子直視著晏錐,心底有一絲抽痛.

晏錐眉頭一蹙,沉聲問:"我不是鄧嘉瑜帶來的舞伴,是藍覃邀請我來的,鄧嘉瑜不過是碰巧也來."

真是這樣?這麼,晏錐和鄧嘉瑜之間沒什麼?洛琪珊瞳仁里閃過一道亮彩,低落的心好轉了很多.

"可是……那你跟藍澤輝又算什麼?你們怎麼會一起來?"晏錐的臉色又恢複了陰沉.

這夫妻倆終于是忍不住互相質問了,只因為無法再憋在心里,不問出來不舒服.

提到藍覃,洛琪珊的臉色倏地變得蒼白,身子明顯顫抖了一下,她又想起了多年前那次被藍覃灌酒還綁架的事……

"我……我是因為……"洛琪珊呼吸有點不順暢,話還沒完,電梯門開了.

走出電梯,晏錐還拽著洛琪珊的胳膊不放,霸道地:"我不管你為什麼會跟藍澤輝一起來,總之,一會兒進去之後你就跟著我,別再搭理藍澤輝,聽到沒有?"

這話,還恕洛琪珊無法立刻答應,因為她還有重要的事做,她必須要去確認藍覃究竟是不是當年那個壞人.而藍澤輝是藍覃的兒子,要接近藍覃,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藍澤輝.

"晏錐,如果你要我相信你和鄧嘉瑜沒什麼,那你也應該相信我和藍澤輝只是很普通的關系,沒有任何不正當的成分.我一會兒找他還有事,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找你,然後我們一起回家,好嗎?"洛琪珊很誠懇地望著晏錐,希望他能理解.

"什麼,你還要跟藍澤輝糾纏不清?"晏錐的語氣更冷了.

洛琪珊心頭一顫,她不想看到他發火的樣子,不想引起他的誤會,可是,她現在不能出對藍覃的懷疑,因為她怕晏錐不允許她去見藍覃.但她非見不可!這關系到她多年以來的心理障礙,困擾著她的噩夢,她要弄清楚才行,否則她的心理障礙可能永遠都治不好.

"洛琪珊,你真行……我看今晚我們也不必一起回家了,各玩各的,互不干涉,這樣不是更好?"晏錐狠狠地甩開洛琪珊的手,頭也不回地走進了宴會廳.很明顯,他在生氣,連話都帶著賭氣的成分.

洛琪珊急忙跟上去想要叫住他,可一跨進宴會大廳才發現里邊很安靜,藍覃正站在台上,原來是慈善拍賣環節開始了.只聽藍覃拿著話筒慷慨激昂地:"現在大家看到的這件物品就是炎月集團董事長晏錐先生捐贈出來的……底價是三十萬,每次叫價是增加兩萬,現在開始競拍!"

晏錐捐贈的?洛琪珊愣住了,不由得踮起腳尖伸長了脖子想要看清楚這件東西是什麼呢……【這個月都是8千字保底還時常加更,請大家別吝嗇月票啊,給點鼓勵吧!登陸客戶端投月票那是三倍哦!網頁投是兩倍!】

上篇:續:不准別的男人看見她的美     下篇:續:震住這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