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大出風頭  
   
續:大出風頭

因洛琪珊的一席話,全場的人都陷入了安靜,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在腦海里浮現出了醫生在手術室里拿著手術刀手術鉗以及其他的器械,為挽救一個一個生命而忙碌的身影.

在場的誰沒進過醫院呢,有的人還得過重病,有的生過孩子,就算沒進過手術室的人但也有去醫院看病的經曆.想到這些,他們還能去嘲笑洛琪珊嗎?還會嘲笑這一把壞掉的手術鉗太寒酸嗎?

洛琪珊這把手術鉗她用了兩年,那麼在這兩年的時間里,她用這手術鉗挽救了多少生命?為多少人消除過疾病的痛苦?這冷冰冰的手術鉗不是死物,它代表著生機,代表著醫生的仁心仁術.

雖然現在這社會,醫生的隊伍了出現了少數的害群之馬,敗類,但大多數醫生還是本著治病救人原則的,假如沒有醫生,這世界將會是哀鴻遍野,慘不忍睹.

而洛琪珊代表的正是那一部分真正的白衣天使.

那些拍賣品,古董字畫,金銀首飾,在這一刻,都在手術鉗面前黯然失色.那些譏笑洛琪珊的人,這一刻,都在她神聖莊嚴的氣質下自慚形穢.如果誰敢自己不需要看醫生的,那盡可以站出來再嘲笑譏諷,可是,有這樣的人嗎?

洛琪珊並沒有因此而得意,她見到大家很安靜,知道是自己的話起到了震撼作用,但她不會得意忘形,她只是如實地講述了關于手術鉗的由來.

"各位,我之所以捐這把手術鉗出來,是因為事先知道這次慈善捐款所幫助的將會是一些得了罕見病的兒童,我是一個醫生,關于罕見病,我見得可能比大家多,感觸也很深,這把手術鉗的意義,是我希望所有的罕見病兒童都得到治療.我從到大,父母在物質上給予我的東西很多很多,但那些都不是靠我自己的能力得到的,唯有學醫,是我最實際的收獲,手術鉗對我來是最寶貴的寶貝之一,在我眼里,它是無價的."洛琪珊鎮定大氣,侃侃而談,真誠而又充滿自信的光輝,在眾目睽睽之下,她沒有絲毫緊張,她出了自己的心聲,傳遞內心的正能量,這就夠了.

完,洛琪珊沖著台下微微欠了欠身子,禮貌而優雅地結束了這段講話,邁步往台下走去……

在場的人神色各異,都在思索著什麼,有的表凝重,有的不以為然……而晏錐卻是用一種從未表現過的欣賞之色看著她.雖然這個女人總是會惹他生氣,但不得不承認,剛才那一番話,太漂亮,太震撼了,這才是晏家的女人應該有的氣度和風姿!

除了晏錐之外,還有些對洛琪珊持偏見的人,也有一些瞬間變得對她肅然起敬.她是醫生,她比很多富二代強,她有才華,她獨立堅強,她就像是一顆珍珠在發光.

沒有掌聲,但這時的安靜也是對洛琪珊的尊重.

這尊重不是因為晏錐,不因為她是晏太太,而是因為她是一名優秀的醫生.

就在洛琪珊剛邁出兩步時,卻見下邊走上來一對中年夫婦……

"洛醫生請留步!"男人先開口了,緊接著那位女士也笑著對洛琪珊:"請等一等,洛醫生."

嗯?這是什麼況?

洛琪珊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中年夫婦,她不禁納悶,自己認識嗎?

她不認識,但下邊很多人都認識.

這男人乃是本市現任證監會主席汪國斌,女人當然是他太太了.

安靜的氛圍被打破,一陣陣議論聲又開始了,都在紛紛猜測難道洛琪珊跟汪家夫婦有交?

晏錐也愣了,隨即蹙眉……想不到洛琪珊還認識汪國斌?

"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洛琪珊試探著問,心里在暗暗念叨,這誰來告訴她怎麼回事?

就在全體人都驚訝之際,汪國斌夫婦竟朝著洛琪珊深深地鞠了一躬.

震撼再次升級,下邊的人一眾嘩然,驚歎聲不絕于耳.

汪國斌,證監會主席,地位非同可,就算是超級富豪,見到證監會主席那都只能點頭哈腰的,可他兩口子居然向洛琪珊鞠躬?沒搞錯吧?

"這位先生女士,我們認識嗎?"洛琪珊有點不好意思了,努力在腦子里搜尋著,可就是沒印象.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汪國斌笑容可掬地:"洛醫生,鄙人汪國斌,你不記得我了?上個月,你做過一個手術,是一位結腸癌病人,已經60多歲了,但術後,病人況穩定,現在已經在康複中……那是我父親.洛醫生,我們全家都很感激你,特別是我父親,他老人家還等身體再好一些,要親自登門拜謝,今天真是有緣,能在這里見到洛醫生,並且有機會拍到這一把手術鉗,回家給我父親,他一定會高興的……"

汪國斌的夫人也附和著:"洛醫生,剛剛我們還不敢確定是你,不過當聽你了你的職業之後,我們就肯定了.像你這樣年輕有為的醫生太難得了,我們是特意來感謝你."

原來如此!這汪國斌的老爸居然曾是洛琪珊的病人?還是她開刀做的手術?她才這麼年輕,醫術就已經如此了不得了?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今晚的震撼真是一波接一波,刷新著人們被驚到的指數.

洛琪珊聽汪國斌這麼一,她到是想起來了,上個月有一位姓汪的老人就是她做的結腸癌手術,竟是汪國斌的老爸?下邊似乎有人在什麼"證監會?""主席?"是的汪國斌嗎?

"汪先生汪太太,你們太客氣了,治病救人是我的職責……"洛琪珊溫和的笑意大方得體,站在台上儼然就是一盞亮眼的明燈.

但這對夫婦還不只是客氣而已.

"各位……各位……"汪國斌忽然提高了聲音,台下立刻又安靜了.

證監會主席發話,能還不洗耳恭聽啊,就連藍覃站在台上都不會插話.

汪國斌面帶微笑地:"各位,鄙人有個不之請……我父親在患癌症的時候,是這位洛醫生為我父親動的手術,今天能在這里洛醫生,我很慶幸,但如果能拍到這把手術鉗回家,給我的父親做紀念,他老人家會比我還要開心.因為,剛才也聽洛醫生講了,這把手術鉗她用了兩年,是不久前才換下來的,想必我父親做手術時,用的就是這一把手術鉗,所以,這對我和我父親來都是一件珍貴的物品.各位就請高抬貴手,手術鉗就讓給鄙人吧,我出一百萬將手術鉗拍下……"

一百萬?一百萬!拍一把手術鉗?這恐怕也要創記錄了吧?如果是很貴重的東西,拍個一百萬的價格不算稀奇,但這壞掉的手術鉗本身沒有經濟價值了,

卻在這里完成了華麗的轉身,一百萬被人拍下.之所以這樣,那都是因為這把手術鉗是洛琪珊捐的!這比起那些古董字畫金銀首飾拍得高價的,更具有爆炸性的力量!

汪國斌和夫人都保持著禮貌的笑容,洛琪珊卻是驚愕了,她原想的是只要不被流拍就好,可沒想到居然有人願意花一百萬來拍下,這……這也太驚人了.

幾秒鍾後,台下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不知是送給洛琪珊還是汪國斌,總之,氣氛變得熱烈,好像先前的沉悶尷尬都不存在了.

沒人會傻乎乎跟汪國斌爭這把手術鉗,人家都了請各位高抬貴手,雖是很婉轉,可不就是明了他對這手術鉗志在必得嗎?

晏錐沒什麼表,淡淡的,只是他踹在口袋里的手松開了……如果不是汪國斌先開口,晏錐也是不會讓手術鉗流拍的,至少會開個價拍下來,這是關乎到晏家的臉面問題,若流拍那多丟人.但現在這局勢更妙,由汪國斌拍下,洛琪珊可謂是掙足了面子,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了,再也沒有人會輕視她,瞧不起她.

藍澤輝喜形于色,眼睛都亮了,看向洛琪珊的目光里更是充滿了愛慕之,恨不得能沖到台上去.

在藍覃一槌定音之下,這把手術鉗就歸汪國斌了.

洛琪珊從台上走下來的時候還覺得如置身夢中……雖她也是出身豪門,可也不會奢侈到花一百萬買一把壞掉的手術鉗.這明汪國斌對她的感謝之是相當真摯而濃厚的.這麼高調地拍下手術鉗,一是因為人家不缺錢,另一個原因就是為了給洛琪珊抬高身價.

汪國斌夫婦拿到手術鉗之後還對洛琪珊了些感謝的話,這才回到自己原來坐的地方去了,而洛琪珊也回到最後一排.

這拍賣環節就以手術鉗的歸屬而結束了,算是順利而完美的收官.令人意外的就是洛琪珊成了黑馬,手術鉗拍出了一百萬的高價,也讓她在不少人心目中的形象得到了很大提升,只除了那個鄧嘉瑜……

鄧嘉瑜一直都沒話,可心里那火苗躥得厲害……"洛琪珊算個什麼東西?憑著一張利嘴博眼球,得自己好像很神聖似的,不就是為了賣手術鉗嗎?真虛偽,惡心!"

但這些話,鄧嘉瑜只能在心里,不會真的表現出來.

藍覃簡單地總結了一下,再感謝每位捐款捐物拍賣的來賓,了些場面話之後,他下去了,這場合又交給了他的總裁去應付.

洛琪珊一直在留意著藍覃,見他從一道側門出去了,她正琢磨著該怎麼去接近藍覃時,卻聽藍澤輝:"珊珊,我要失陪一下了,我爸爸發短信給我,有事找我……一會兒我再過來陪你."

洛琪珊微微點頭,但她卻沒有真的走開,而是望著藍澤輝消失的方向,快速跟了上去!

在那道側門之後就是一條安靜的走廊,可以從這里轉到樓梯口,上天台.

洛琪珊心翼翼地輕手輕腳地走上去,望了望,這里是有監控器的……即使她萬一不幸出了什麼事,起碼這監控器能證實藍覃藍澤輝也到過天台.

洛琪珊將手機調成靜音,關閉一切消息提醒,並脫下了高跟鞋拎在手里,摒住了呼吸,一步一步走上去,一下子就推開了天台的門,果然聽見前方昏暗的光線中傳來藍覃和藍澤輝話的聲音.

父子倆聊的內容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就是藍覃對于藍澤輝先前在拍賣中的表現數落了幾句,他不該出手拍晏錐捐出來的項鏈.天台上有風,洛琪珊藏身在一處隱秘的地方,卻不能將藍覃父子的對話全都聽清楚,斷斷續續的.

難道白來了?沒偷聽到有價值的東西,洛琪珊會很失望,她這麼冒險,總不會真的白搭吧?這里還這麼冷,她雖然披著晏錐的西裝,可風大,多待一會兒都扛不住.

大約過了十多分鍾,藍澤輝竟先行離開了天台,而藍覃卻沒有走,還在欣賞著夜景.

洛琪珊躲在黑暗的陰影里,望著藍覃的背影,內心的憤恨一股一股在往上湧……等了這麼一會兒,藍澤輝沒有返回來,她是該走人還是出去與藍覃當面對質?

洛琪珊想得入神,驀地,靜謐的空氣里響起藍覃陰冷的聲音——"誰在那邊鬼鬼祟祟的,出來!"

嘶……洛琪珊心頭一驚,她已經被發現了!【一會兒還有更新!】

上篇:續:震住這一群人!     下篇:續:洛琪珊死了嗎?